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文烈宏涉黑犯罪组织覆灭记

苏晨忠

出入乘坐百万豪车,生活挥金如土,在澳门、新加坡赌场一掷千金,动辄喊打喊杀,视他人生命如草芥……这些往常只能在国外和香港影视剧中才能看到的“黑帮大佬”形象,在文烈宏及其犯罪团伙身上上演了现实版。

黑道人称“文三爷”

高耸的围墙、独立的庭院,里面栽种了许多花草树木,还修建了游泳池……在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这座占地近30亩的大别墅,是村里标志性建筑。

而别墅的主人,就是文烈宏。

文烈宏,1969年12月出生。因在家中排第三,小时就被唤作“文三伢子”。而在文烈宏犯罪团伙中,只有少数几个“兄弟”能叫他“三哥”,一般的“马仔”因为辈分太低,只能叫他“文三爷”。这些年在长沙,放高利贷者、地下赌场、土石方工地及“地下出警队”等圈子,只要一听到“文三爷”三个字,无不胆怯三分。

1997年,通过包工赚了点钱的文烈宏染上了赌博恶习。在内地赌得不尽兴,他就到澳门、香港赌。从2008年起,嗜赌成性的文烈宏又将触角伸向了国外,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赌场都留下了他豪赌的身影……

与其他职业赌徒一样,“出老千”使诈、设套“杀猪”等伎俩,是文烈宏赌博赢钱的“必用招”。但自认为“赌技一流”的文烈宏,也有吃大亏的时候。2012年的一天,一时兴起的文烈宏花了500多万元,领着一众牌友和“马仔”包专机抵达新加坡豪赌。由于“手气”不佳,这趟新加坡之旅,文烈宏自己输了一个多亿。

赌博,是文烈宏最大的爱好,也是他走向犯罪的开端。为了捞取更多的“黑钱”,他除了组织他人聚众赌博,还自己开起了赌场。由于资金雄厚,文烈宏被称为“现金王”。在他开设的赌场内,所有参赌人员均无需携带现金,文烈宏提供筹码,并从中按5%“抽水”渔利。牌局结束,赢者直接拿筹码换取现金;输者只需要给他打借条,5到7天内不计利息,逾期高额计息。就这样,文烈宏除了叫手下开房、倒水做点服务,每场下来光“抽水”钱就几十上百万、甚至更多。

但于文烈宏而言,“抽水”只是“小钱”,放高利贷才最赚钱。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文烈宏干脆以其外甥的名义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从娄底、怀化等全省各地招揽一批“马仔”专门收账。“我借出去的钱,你们要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全部收回来。”文烈宏经常这样向“马仔”训示。

为非作恶 心狠手辣

20年里,文烈宏欲望日益膨胀。他以公司化模式高利放贷,约定帮规戒律,形成了成员稳定、结构严密的犯罪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文烈宏非法聚敛了巨额财富,其团伙成为一个危害巨大的典型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文烈宏涉黑犯罪组织架构呈金字塔型,文烈宏作为团伙首脑,位于金字塔的最顶端,舒开、佘彬和龚浩三人构成了第二层的三个主要分支,其他“马仔”为最底层,文烈宏的女儿文雅则是整个组织的管家。组织之外,文烈宏则通过行贿等手段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为其提供非法保护。

自2010年2月起,文烈宏在长沙市有组织地非法高利放贷和开设赌场,采取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手段暴力讨债,非法敛财,实施有组织违法犯罪80余起。严重干扰、破坏多家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工作秩序,致使其经营活动陷入停顿,所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停工烂尾,从而引发多次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甚至导致一名银行负责人自杀身亡。在长沙市岳麓区、常德市鼎城区等地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

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创始人张剑波早在本世纪初,就与文烈宏称兄道弟。张剑波有多个产业,家底殷实,但也有赌博的恶习。文烈宏利用张剑波这个嗜好,迅速将他发展成牌友,最后成为自己的“私家银行”。从2010年到2015年,因为赌博和开发房产,张剑波先后在文烈宏手里累计借了近3亿多元高利贷,连本带息还了13亿多元,但按照文烈宏的计算方式,张剑波仍欠他本金2亿多元。

逾期高额罚息、只准还息不准还本、强抵房产……文烈宏犹如蚂蟥一般,死死叮住张剑波不停地“吸血”。2014年5月,被逼无奈的张剑波开始向有关方面写信举报文烈宏的违法犯罪行为。尽管文烈宏经过多方运作,最终与张剑波达成了和解,并签订了新的债务协议,但他哪能咽下这口恶气?于是就安排小弟去砍断张剑波的手脚,称别闹出人命就行。张剑波被砍后,文烈宏还以朋友的身份去医院探望,实际上他只是想亲眼检查小弟下手是否到位。发现张剑波受伤程度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从医院出来时,文烈宏甚至想叫小弟再次“补刀”。

文烈宏的狠毒,不仅是对外人,就是至亲也概莫能外。他的妻子因不堪忍受其常年家暴,曾服毒自杀未遂;他与自己的老母亲发生口角,一言不合,一拳将母亲的门牙打掉了3颗。尽管发迹后的文烈宏住别墅、开豪车,但早已心寒的父母宁愿在家务农、拾荒度日,也不愿搬进别墅与他共同生活。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2017年2月28日,湖南省公安厅直接指挥长沙、常德警方组织抓捕行动,当天中午,在长沙市湘春路泊富广场附近,将文烈宏抓获,舒开、佘彬和龚浩等随后被抓,与文烈宏涉黑犯罪组织勾连密切的长沙“地下出警队”、常德地下团伙被一网打尽。团伙涉案人员和因文烈宏案延伸拓展被公安机关抓捕的其他相关人员达300多人。经查证,文烈宏涉黑犯罪組织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以上,其中已经追缴的境外赃款就达4000多万元。

2019年1月15日,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文烈宏案作出一审判决,文烈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赌博罪,故意伤害罪等15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其他24名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20年。

让老百姓拍手称快的是,这次扫黑除恶不仅扫掉了文烈宏黑社会犯罪组织,而且还打掉了其背后“保护伞”和“官伞”。

2019年1月21日,中共湖南省第十一届纪委第三次全会在长沙召开。大会现场播放了一部湖南省纪委刚刚拍摄制作完成的反腐警示教育片《忠诚与背叛》。片中的主人公,都是湖南省2017年落马的省管领导干部,他们用苦涩的泪水、深深的忏悔,检讨着自己的丑行,其中至少有4名落马官员都与文烈宏涉黑犯罪组织有关。周符波、单大勇就是文烈宏背后的两把大“保护伞”。

周符波因经常在文烈宏开设的赌场赌博而相识,文烈宏迅速用金钱将周符波拉下水。2014年12月,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对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文烈宏多次找时任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周符波请求关照。接受巨额贿赂后,周符波违规指示长沙市公安局暂缓侦查,并出面协调文烈宏与举报人的关系,后长沙市公安局作出撤案决定。长沙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单大勇同样如此,违规与案件当事人文烈宏接触,向其通风报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充当“保护伞”并收受巨额财物。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斗争中,法治与正义,最终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