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致用同志

丁习军

2019年3月4日14时10分,毛致用同志因病逝世,一颗搏击90个春秋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毛老您走了,您走得匆忙而从容——没有痛苦,没留遗言。您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离去时没带走一沙一叶一片云彩,却给我们留下了“听党的话,跟党走,服务人民,夹着尾巴做人”这笔用您一生的实践总结出来的宝贵精神遗产。

您任湖南省委书记时的助手沈瑞庭同志惊闻您去世的消息,彻夜难眠,含泪写下挽联:

爱党爱国爱民爱家,

一片丹心唯奉献;

忠实诚实扎实朴实,

两袖清风乃楷模。

沈老题写的挽联饱含深情,高度概括了您一生的信仰追求、高尚品格和奋斗精神。

用双脚丈量湘赣大地

在连饭都吃不饱的艰难岁月里,您肩负时代崇高责任,带领人民群众苦干实干,开创了农业和农村工作的新局面。那是1964年,时任岳阳地委副书记兼岳阳县委书记的您,在湖南省委的指导下,培养和总结岳阳县毛田区发动群众治山治水治土,开展科学种田增产增收运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型经验,曾多次受到党中央、毛主席的充分肯定,成为湖南乃至全国农业战线和农村工作的一面旗帜。

在实践中成长起来的您,更懂得实事求是的可贵。上世纪70年代,您到湘西偏远山区麻阳县西晃山脚下的拖冲公社大酋大队蹲点,对高寒山区是否适合种双季稻的问题进行实地跟踪调研。通过试验,您发现种植早稻虽然多一季收成,但晚稻却不能在寒露季节扬花结实。您掌握了第一手情况后,果断要求各地种双季稻必须根据本地的气候实际,因地制宜。您又提出,高寒山区不能种晚稻,可以改为种一季杂交中稻加一季油菜,这样既可提高粮油产量,又可增加农田肥料。这一种植模式延续至今、多年受益。

您在江西的工作局面也是从实事求是开始的。1988年4月,您由湖南省委书记转任江西省委书记,参加第一次常委会时,您说您刚到江西对省里的情况还不熟悉,请常委会批准您两个月时间主要做三件事:一是找副省级以上领导干部和部分离退休老领导谈一次话,看看他们对省委工作有什么意见建议。二是找省直厅局级单位主要负责人谈一次话,看看机关的工作作风和工作开展情况。三是到部分市县进行一次调研,看看基层同志对省里的工作有什么期盼。

您的为人、您的工作作风,赢得了人们对您的信任和尊重。德高望重的宋平同志这样评价您:致用同志作风民主,联系群众,团结同志,实事求是,善于把中央的方针政策同本地实际相结合。

您曾主政湖南、江西近二十载春秋,您扎根广大人民群众中间,殚精竭虑、夙夜在公。田间地头、建设工地、矿井车间、码头车站、学校街区、菜场商店、牛羊猪圈、自然灾害现场……人们总是在最需要最困难的时候,见到您不知疲倦、呕心沥血工作的身影。

您用双脚丈量着湘赣大地,用您坚实的足迹写满您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和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您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情景,是党员领导干部和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的一个生动缩影。

为科技工作当“后勤部长”

您一生事业的巅峰,注定与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紧密相连。您担任省委书记不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这为您服务人民提供了更大舞台。您顺应历史潮流,在改革开放初,以推动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思想大解放活动,使湖南迅速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正确道路。由湘入赣后,您又以开展“解放生产力大讨论活动”贯彻落實邓小平同志南方讲话精神,促使江西提速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机制,开启了江西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新局面。

人们不会忘记:1984年11月,您主持通过的《关于建立长沙、株洲、湘潭经济区的问题》;1988年2月,您的《关于加速湘南开发的几点意见》;1992年2月,您主持通过的《昌九工业走廊总体规划要点》等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对湘赣两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都产生了重要作用和深远影响。

您断言,没有文化就没有现代化,没有人才就搞不成现代化。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还尚未成为广泛社会共识的年代,您礼贤下士、带头尊重知识分子。参加1979年2月20日您主持的湖南省科学家、教授座谈会的专家们,还清晰记得您在四十年前的郑重承诺:“省委省政府是科技工作的后勤部,我毛致用就是这个后勤部的部长,今后专家教授们有用得上我的时候,就直接找我毛致用。我毛致用就是为大家服务的。”您的真诚打动了每位与会者,也开启了科技兴湘科技强省的新征程。

也正是在这次座谈会上,您得知我国著名生殖医学科学家卢惠霖教授创建的湘雅医学院生殖研究中心缺少购买科研设备资金的困难后,从不批钱的您破了例,指示省有关部门从当时湖南十分紧缺的外汇储备中,挤出20万美元专款专用,保证了卢教授科研工作顺利进行,使数以万计的不育不孕家庭梦想成真。

2019年3月5日,您去世的第二天,正在海南三亚一线搞科研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得知消息后,发来唁电,深情回忆与您在长达半个多世纪工作生活中结下的深厚友谊,称您在领导推动农业现代化,特别是大力支持杂交水稻科学研究,以及在全国迅速推广普及等工作上作出了重大贡献。

心存大爱自得民心

您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您告诫各级领导干部要重视教育,要舍得在培养人才上花本钱。在那些岁月里,作为省委书记,您过问和关注最多的就是教育的事、教师的事、学生的事。上世纪80年代,您接到了就读于革命老区湖南平江县四中的学生来信。信中诉说自己被大学录取,但家里兄妹多、条件不好,没钱交学费上学的苦衷。您当即请来有关部门负责人研究解决办法,使当年全省200多名存在同样情况的大中专新生,全部在政府财政的补贴下得以继续上学。之后在湖南和江西,类似的就学情况也都较好得以解决。

在您的身上始终闪耀着共产党人和领导干部大爱无疆的光芒。上世纪70年代末,主政广东的开国元勋习仲勋,面对“十年浩劫”给广东造成的深重灾难,特别是农业濒临崩溃,1000万人缺粮的困境,心急如焚,找到时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的您,得到了您的积极响应和慷慨支援,帮助广东人民解了一时之急。习老生前不止一次地说,致用书记帮了广东老百姓的大忙!您去世后,习老夫人齐心同志专门委派儿子习远平代表全家前往您家中吊唁。在您的遗像前,远平同志饱含深情地回顾了这段难忘的历史岁月。然而,您在生前却从未向任何人提及此事。

您平生谦逊低调,从不张扬,但您走得并不寂寞。在您离世的当晚,您的子女们为您在家中设立了简朴的灵堂,自发前往吊唁的人络绎不绝。为您送行的不仅有您的亲朋好友,有真诚为您服务多年的医护人员和身边工作人员,更有您深切关爱的各界干部群众。

对您的怀念,人们发自肺腑。宁夏泾源县委一名干部在微信中说:“毛老既可居庙堂之高,又可处江湖之远。他从一个农家少年成长为国家领导人,又从国家领导人卸任后,在农村过着‘小屋三间、坐也由我、睡也由我的农夫生活。古有‘文官告老还乡、武将解甲归田,今有毛老落叶归根、化泥护花、泽被桑梓、造福一方的善举。毛老的为官为民为人之道,达到了一种抛弃了私心杂念、在平淡中升华的境界,一种不为物喜、不为己悲的境界,一种甘于寂寞、淡泊功名的境界。有了这样的境界,人生就无所谓风雨荆棘,无所谓委屈困惑。”

人们对您的怀念,不仅仅因为您是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我国农业和经济建设战线杰出领导人,更因为您是一位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和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

始终坚守清廉本色

在江西与您共事达十年之久的吴官正同志于3月4日给您的长子叙保、女儿永红发来唁电:

毛致用同志与我共事多年。他坚强的党性,坚定的信仰,驾驭大局的才能,对人民群众深厚的感情,对工作极端负责的态度,节俭务实的作风,与人为善的精神,为政清廉的形象,等等,给我们江西广大干部群众留下了难忘记忆。致用同志是我们做人做事的楷模,也是令我敬佩的兄长,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吴老的话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您为什么如此深受干部群众爱戴敬仰呢?答案是亲民和清廉。在您的从政生涯中,无论您的职务如何变化,但您做人的本色和做官的底线从来没有改变。您身居高位仍骑单车上下班,吃食堂排队打饭,出差自己洗衣服,出行轻车简从,您与干部群众打交道平易近人,您在生活上不搞特殊化……

一次,您到怀化山区调研。晚餐时,当地领导看您路途辛苦,年龄最大,交代食堂师博为您加了一盘炒鸡蛋。当鸡蛋炒好端上来的时候,您非常严肃地对当地领导说,领导干部不能搞特殊,说着亲手将这盘炒鸡蛋分给了在同一食堂就餐的干部职工。对于吃饭这件事,您一向看得很重,常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党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无论职位多高、权力多大,只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职责,没有以权谋私搞特殊的权力。我们是人民的勤务员,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从小事做起,这样人民群众才信服你。

您自己从不搞特殊,也决不允许家人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搞特殊。上世纪90年代,一次您发现担任副厅长的长子乘坐单位公车回家,您一改平日里的慈父形象,严肃地要长子说明情况,您还让时任江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马世昌赶来一起把情况讲请楚才算过关,但过关的前提是长子必须按照您的要求补交油费,往后凡私事不得动用公车。

在一些不了解您的人看来,您太过较真太过严苛。但与您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您是律己严待人宽。上世纪80年代,您得知一名曾在“文革”中参与诬陷过您的干部身患重病,急需转院到长沙治疗的情况后,您不计前嫌,亲自帮助联系医院并将家属安排在自己家里吃住。這需要何等的肚量和胸怀啊!人们为之钦佩时,您却认真地说,做人不能小家子气。

纵观您的一生,忠诚老实、务实担当、清廉朴素,始终是您不变的人生信条。您不愧是“可敬可亲的人民公仆”。

后人敬仰即不朽,活在人心便永生。致用同志风范永存!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