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十八洞村的表情

凌鹰

在十八洞村那几天,我们就住在杨姐家开的旅社里。

杨姐的三个女儿都出嫁了,杨姐和老伴在家里开起了个家庭旅社。杨姐忙不过来,她的大女儿就回到娘家帮母亲打理。晚上,杨姐的老伴在忙着记账,那应该是他现在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将一天的收入、开支仔细记录起来。杨姐的女儿在剥蒜子,剥了一大堆,为白天给客人炒菜准备的。杨姐在清洗一大盆红辣椒,这一家人都在为越过越滋润的日子忙碌着。

我们坐在杨姐家和她女儿聊天,问她,这房子有多少年了?她告诉我们,房子是她爷爷留下来的,原来很破旧,后来改造、修复了,但不管怎么改,怎么修,都保留着原来的风貌。这让我们感知到,这栋二层木楼,原来那么微弱的心脏现在跳得很有节奏了。苗寨的建筑,固然经历了太多的风雨,有过太多的伤痛和伤口,但不管怎么修整,这里的人们都绝不会损伤它的内心,这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一个早晨,我们起得很早,就在杨姐家前面平台上坐了一会,呼吸了一阵有点甜润的空气,然后就顺着那条铺得平平整整的村道随意地散步。走了不到五十米,碰到一个老伯,他用推车推着垃圾往外走,这样的情景本应该在城镇才有,可它就在十八洞村让我们看到了,这让我们很自然就想到了我们了解到的一个卫生事件。

十八洞村已经形成一个严格的规定,家家户户必须自觉保持房前屋后的卫生,这也是我们在这个苗寨看到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干干净净的原因。

可是,有一户人家,却依然残留着多年养成的不爱打扫卫生的陋习。村干部去找他,叫他把自己家的卫生搞好,他却说,拿钱来我就搞,没钱,我家的卫生不用你们管。

村干部和扶贫队怎么做工作讲道理,这户人家都置之不理。没办法,村干部就和党员们去给他们家搞卫生。第一次,这家人视而不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样一次次帮他家搞卫生,村民们开始说风凉话了,说给村干部听,也是说给这户人家听。不久,村干部和党員们再去给他家搞卫生的时候,这户人家就羞愧地阻止他们,说他们家的卫生他们自己搞。村干部和党员们不禁欣喜,就微笑着离开了。此后,全村居然就数这户人家最干净。

意识和观念决定一种事物的走向。

扶贫不仅仅是把贫困者的日子扶起来,把他们的生活扶起来,更要把他们的骨气扶起来,把他们的思想扶起来,把他们的做人气节扶起来。

扶贫队刚进驻十八洞村的时候,一些老百姓对村里的公益事业开口就要钱便源于此;一些老百姓不理解产业合作便源于此;一些老百姓对扶贫队怀着观望心态便源于此……

这也不能完全怪老百姓“坐井观天”,不能完全怪老百姓“小农意识”。

他们赖以生存的那块土地,他们付出了太多,他们对土地自然非常看重非常珍爱。你搞农网改造他们很高兴,你要从他们的田里地里架线,他们就会本能地心痛,就会本能地反感阻止。你把他们的扶贫款“扣押”下来,去搞他们很多人从未听说过的股份合作制,而且还是到离他们几十里的地方种植猕猴桃,虽然他们也很渴望拥有更多的果树,渴望早点赚钱长久收益,渴望早点脱贫早点致富,可他们毕竟是农民,是十八洞村的农民,是大多数都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农民,他们一下子怎么能接受?

按照以往,我们总是将扶贫理解成铺马路、盖新房,或者将整个贫困区域全部迁走,另建一个崭新的安置区。这样带给贫困百姓最直接的困惑,就是离开了他们祖祖辈辈的家园,离开了他们耕作了不知多少年多少代的土地,那样他们就找不到自己的根了,就看不到自己的祖屋了,就有了一种在云中飘浮的恐惧和不安。

十八洞村没有这样做,他们都知道习总书记的“可复制”的深刻寓意,这其中包括老百姓的住地。中国是一个农耕国家,绿水青山占据了中国版图的一大半,漫山遍野的村落更是中国古老的农耕文明的直接见证。扶贫并非是拆旧建新,并非是建高楼大厦让农村也变成水泥森林,让乡愁成为伤痛的回忆,而是要保留祖先的遗产,发掘当地文化特质,呵护一个村庄跳动的心脏和灵魂。

十八洞村是个具有近千年历史的苗族村落,保留和传承着众多的苗族民间习俗和苗族传统文化。

十八洞村的扶贫,其目的是为这个古老的苗寨治愈时间的风雨带给她的外伤和内伤,是梳理这个苗寨老祖母被岁月的风雨吹乱的长发,是抚平这个武陵山脚下的古典女子忧郁沧桑的皱纹。对这个苗寨村庄,十八洞村提出了三大原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建设与原生态协调统一,建筑与民族特色完美结合。其终极定位就是,既要让这个破败的乡村变得更清新秀丽,又在升级改造中保护传统村落,传承历史文化。

扶贫队进村之后,笼罩在十八洞村不知多少年的昏黄黯黑便一天天悄然隐退,一切事物和景象开始一点一点地走进一道道明丽的光晕。

凹凸不平的泥巴路全都变成了水泥路。

村后那条险峻难行的小山径变成了一条光亮的游道。

东倒西歪的木板残墙被修整一新,全都刷上了桐油,散发出清香。

斑斑驳驳的土墙都按照这里古老的习惯糊上了清新的黄泥。

坑坑洼洼的房前屋后和室内地面,都铺上了青灰色的石板砖。

以前只是一种奢望的电冰箱、洗衣机、彩电、自来水都长出了五彩的翅膀,纷纷飞进了家家户户。

变了,一切都变了。

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房子还是原来的房子,还是原来房子的结构、房子的模样、房子的筋骨、房子的心脏、房子的灵魂。从建筑格局看,一切依旧,一切都保持着苗家的风情,苗家的风月,苗家的风骨。

梨子寨的最高处,那株高大挺拔的梨树依然深情地站在那里,平静安然地观望着这个山寨的每一次律动,每一个表情。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