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四次著名的对日夜袭战

张治宇 夏志雄

夜袭新丰车站

1939年初夏,苏南在日本侵略军铁蹄的践踏下变得一片荒凉。许多千年古镇被炸得断垣残壁,一片狼藉。松江、宜兴、丹阳都被烧得面目全非。此时,新四军一支队正在苏南活动。二团一营长段焕竞率部与丹阳抗日自卫团司令管文蔚会师后,积极寻找机会打击日寇。

不久,段焕竞和管文蔚从地下党送来的情报中得知,位于沪宁线上丹阳、镇江之间的新丰火车站驻扎日军15师团的一个小队,只有180余人。他们准备于7月2日随师团开往武汉,这几天正在杀鸡宰猪,大吃大喝。因为要开拔,日本鬼子的警惕性有所下降,天天喝得酩酊大醉,有时甚至连哨兵都不派,正是偷袭的好机会。他们的夜袭计划上报后,很快得到批准。

7月1日晚10时,管文蔚率自卫团首先对日军控制的铁路、公路和电话线进行破坏,同时对丹阳的四个城门发起佯攻,段焕竞则指挥主力直奔新丰车站。23时许,部队悄悄抵达车站。突击队员乘夜色迅速进入车站,不一会,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出十多支步枪。突然,“叮呤呤——”,一阵急促的铃声响了起来。原来,狡猾的敌人为防止新四军袭击,特意在门口和过道上安装了警铃,一名战士在行动中不小心碰到了。鬼子从睡梦中惊醒了。他们顿时乱作一团,赤身裸体地还击。经数分钟白刃格斗,突击队消灭日军十余人。

随即,新四军主力从外围发起猛攻,余下的日军死守在碉堡式大楼里顽抗,我军久攻不下。驻守镇江的敌军闻讯后,陆续前来增援。

情况十分危急!

这时,段焕竞突然发现日军的兵房全是木板墙,敌人又被我逼到楼顶,新四军正好带有汽油,是火攻的好机会。他立即派人找来干柴枯草,堆在大楼旁,浇上汽油点火。顿时,火光冲天,日军被活活烧死30余人。有少数从火海中逃生的,也都成了刀下之鬼。

夜袭句容城

一支队在苏南的抗日行动连续取得胜利,把驻扎该地的国民党第三战区推到了十分尴尬的境地。但他们鸭子死了嘴巴硬,讥讽新四军只能打些小据点,扬言几天内攻下丹阳、金坛等重要据点,让新四军见识见识。陈毅得知后笑着说:“好啊,那就比试一下。只是牛皮不是吹的!我们也打个大据点句容城,给他们看看。”

当时,句容城内驻扎有日军、伪军各一个中队。兵力虽不多,但装备甚好,子弹充足,攻打这样的大据点对一支队来说还是头一回。一支队把任务交给二团。二团受领任务后,不敢怠慢,立即着手进行准备。为摸清城内兵力部署,参谋长王必成亲自带人化装入城侦察,摸清了敌人的具体位置:城中天主教堂内、县政府内驻宪兵和守备部队80余人;县商会、维持会约30余人;飞机场驻扎约60余人。

句容城距离南京、镇江很近,交通方便,增援部队一小时内就能赶到。陈毅左思右想,放心不下。战前,他和二团长、参谋长反复研究作战方案不说,还亲临二团进行动员:“同志们,打句容的意义就不多说。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我有一个要求,你们一定要个个活着回来,我等着给你们开庆功会,而不是追悼会!”战士们听后,齐声回答道:“请陈司令放心,谢谢陈司令!”

12日黄昏,二团隐蔽抵达城郊,各自进入战斗地域。二营和三营分别负责阻击镇江、南京方向援敌,一营乘夜色迅速抵达城下,守住城门。几名侦察兵悄悄爬上墙头,站岗的两名哨兵还未反应过来,稀里胡涂就送了命。城下的战士们立即爬上城墙,同时向商会、县政府、天主教堂和机场发起了猛攻。此时,驻守的日伪军正围在灯下赌博,一双双血红的眼睛正紧紧地盯在麻将牌上,根本没想到新四军会来偷袭。猛烈的爆炸声和“缴枪不杀”的呼喊声将他们震懵了,纷纷举手投降。

战斗干净利落,新四军半小时就将守敌一网打尽,缴获了一大批物资。而事先吹牛要在几天内打下丹阳、金坛等大据点的国民党五十二师还是纹丝未动,牛皮不攻自破。

夜袭浒墅关

1939年4月,一支队为执行中央向东发展的方针,特派遣第六团向无锡、江阴、苏州等地挺进。六团进至武进县梅村时,与无锡、江阴等党组织领导的梅光迪、何克希游击队会合,成立了“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该组织成立后继续东移。

5月31日,“江抗”的副总指挥叶飞、吴琨率部行军至无锡黄土塘时,与日军遭遇,经过激战,毙敌近百人。首战告捷,“江抗”名声大振。日伪军得知“江抗”就是新四军后,气焰也大为收敛。

转眼到了6月22日。叶飞心想:马上就是“七一”了,何不借机打个大胜仗向党的生日献礼呢!吴琨得知后,决定夜袭浒墅关。行动前,他特意派周达明、李贯玉两名战士化装侦察,他们进入敌人据点后,一直把情况搞得一清二楚才返回。

24日傍晚,“江抗”在周达明、李贯玉两位侦察员的带领下,向浒墅关开进,12点到达车站。随着吴琨一声令下,突击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车站,利索地解决了哨兵,悄悄摸向敌人营房。日军正一个个呼呼大睡,做梦也没想到“江抗”会来袭击。突击队员接近敌营房后,迅速向窗口投进手榴弹,守敌乱成一团,一部从屋内冲出企图突围,遭到步、机枪的猛烈扫射,被迫退回屋内。营房内火光冲天,大火一直烧到弹药库,巨大的爆炸声震撼着浒墅关。

与此同时,“江抗”另一部炸毁了铁路桥,使一列急驰而来的敌货车脱轨翻车,掉进河中。“江抗”1小时内烧毁车站,炸断铁路,歼敌100余人,使京沪铁路交通中断3天,极大的震动了日军。

夜袭虹桥机场

1939年夏,新四军奉命向上海近郊挺进。一支队副指挥吴琨和廖政国率部在青浦观音堂地区给日寇重大杀伤后,开始向上海近郊追击。

他们率部连续追出六十余里,打下了几个市镇后,眼前又隐现一片房屋。带路的上海地下党同志说:“到虹桥机场了。”有个侦察员提议:“进去看看怎样?”其它人也附和起来:“对,开开洋荤吧,停在地上的飞机从来没有看见过。”

“哼,鬼子能让你看?”不知谁突然插上一句。

这下所有的人都激动起来,拍着手榴弹说:“这是什么!”

上海地下党的同志也说:“支队长,去吧!”

吴琨和廖政国商量后同意了,他们趁夜色顺利地进入虹桥机场。此时,伪警察、伪办事员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被战士们揪着耳朵从被窝里拖出来,集中关在一间屋子里,还缴获了十几支步枪。然而,他们没有发现日本鬼子,这引起了廖政国的怀疑。飞机场里不可能没有日军,于是他令部队分路搜索。

在搜索中,侦察员意外地发现有四架飞机停在机场一角,连忙向支队长报告:“飞机!”吴琨也兴奋起来:“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等他赶到时,战士们已经围着飞机热闹起来。这个说:“这不是真飞机。”那个说:“胡扯!”这个说:“真飞机为什么这样小?”那个说:“咳!日本鬼子人小飞机也小。”

就在这时,机场周围碉堡里的日军听见有人说话,开始射击,枪声越来越密。吴琨考虑此地离上海太近,敌人的增援部队很快会到,他果断下令:“烧飞机!”战士们冒着弹雨冲向机群,几个侦察员把汽油桶倒在飞机旁,然后点上一支支火把投过去,飞机着火了,机场上顿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日军弄不清我军虚实,不敢贸然出击,只是躲在暗堡里乱打枪,新四军安全地撤出了机场。敌人援兵赶到后,连新四军半个人影也没有找到。但当夜机场周围枪炮声彻夜不停,敌人的兵车来往不绝,上海日军也紧急地动员起来,如临大敌一般。

第二天,上海租界的报纸纷纷报道“新四军夜袭虹桥机场”的新闻,这一消息轰动了整个上海,茶楼酒家、大街小巷、公园里、电车上,到处都传颂新四军夜间奇袭的故事,新四军在上海人民心中的威望更高了。之后,许多优秀工人和青年学生纷纷加入新四军,为江南游击战的广泛开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