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非常岁月江西行

左家法

作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党的第一和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重要成员以及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陈云绚丽多彩的一生不仅与中国革命和建设始终联系在一起,而且与江西这块红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艰苦卓绝的中央苏区时期,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陈云都在江西度过一段非常岁月。

不唯上,致力中央苏区纠“左”

1933年1月中旬,奉中共中央委派,陈云千里迢迢由上海来到红都瑞金,出任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副委员长兼党团书记。

到中央苏区工作,是陈云长久以来的期盼。踏上赣南这块红土地初始,空旷的田野、清新的空气和自由放松的心境,令陈云很快就感受到苏区群众朴素的革命情怀和苏区干部勤勉的工作作风。一切都美好,他对自己将要开始的工作充满信心和激情。

然而,随着调查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扩大,陈云日益忧心忡忡。他忧虑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苏区肆意弥漫的现况,更惊愕中央苏区工人运动烙上的完完全全“左”的印记:不问实际,盲目地推行只适用大城市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劳动法》,致使苏区一些企业不堪重负而倒闭;不从具体情况出发,呆板地实行8小时工作制和青工6小时工作制,影响企业生产任务的完成;不顾企业的接收能力,强行介绍失业工人进厂,造成企业效益降低、负担过重;把大城市总同盟罢工的做法,机械地搬到苏区,危害苏区的商品生产与商品流通……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1933年4月,决意抗争的陈云毅然在苏区中央局机关报《斗争》第9期上发表《苏区工人的经济斗争》一文,对“左”倾教条主义一些做法进行了尖锐的批判:“现在苏区工人的经济斗争中,存在着极端危险的‘左的错误倾向。这种倾向,表现在只看到行业的狭小的经济利益,妨碍了发展苏区经济、巩固苏维埃政权的根本利益。这种‘左的错误非但不能提高工人阶级的觉悟和积极性,相反地,只能发展一部份工人不正确的浪漫生活。而且,这种‘左的错误,使许多企业和作坊倒闭,资本家乘机提高物价,并欺骗工人,使工人脱离党和工会的领导。这种‘左的错误领导,是破坏苏区经济发展,破坏工农联盟,破坏苏维埃政权,破坏工人阶级的彻底解放。”

为纠正实际工作中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陈云还以全总党团书记的身份,深入商店、作坊、果园等工人劳作的第一线,强力检查、督导工会工作。不久,陈云又在《斗争》第18期上发表《这个巡视员领导方式好不好?》一文,对某些领导干部不顾工人实际生活困难、不关心群众疾苦的“左”倾工作方式和领导方法,进行了详细的剖析和批评。

陈云对“左”倾错误的抗争得到了毛泽东、张闻天、刘少奇等领导同志的坚定支持。1933年5月,在瑞金召开的中国农业工人、店员和手工艺工人代表大会上,全总苏区执行局检讨了千篇一律地照抄和机械地执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劳动法》的错误。

1933年10月,在陈云、刘少奇等同志不懈努力下,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终于颁布经过修改后的《劳动法》。新的《劳动法》修改了某些脱离苏区实际的过高的经济条文,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左”倾劳动政策所造成的不良后果。

重实效,主导党的白区工作

1934年1月,在瑞金召开的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陈云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并兼任专门负责国民党统治区对敌斗争的白区工作部部长。

对自己这一次工作重心的转换,陈云感觉很亲切,也很从容。自1925年参加上海“五卅运动”始,他就一直在国民党统治区开展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白区工作经验,并与广大的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进入中央苏区后,他依然念念不忘白区工作,总是以最大的热忱关注国民党统治区每一斗争动态。

在中央苏区领导白区工作,虽有不能深入第一线参加战斗的缺憾,但却也给了陈云一个领导全盘工作的制高点。他根据过往斗争的经验教训,全面系统地制定了一系列工作方略。

把白区工作建立在深厚的群众基础之上,是陈云指导白区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则。他明确指出,派游击队去白区开展活动,这是过去在白区工作中经常采用的方法,然而,它不应成为今后使用的主要方法。他认为,在白区建立党的组织和群众组织,依靠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开展斗争,这才是最根本的开展白区工作的方针。

培养当地干部,推动白区工作,是陈云指导白区工作的重要思想。他认为,当地干部更加了解本地群众的情绪、呼声和要求,更加熟悉他们的工作、生活,和他们有着天然的联系,也便于在白色恐怖环境中隐蔽立足,更便于保存和发展党的力量。

在斗争中提高群众的政治觉悟与政治积极性,是陈云指导白区斗争的又一重要思想。他一再强调,在白区发动和领导群众开展斗争时,不要提出过多的要求,不要提出过高的、不切实际的口号,同时又不要放过每个机会提高他们的斗争勇气和政治觉悟,务必使每一次斗争都能取得胜利。

陈云还极为重视对国民党士兵的工作。他经常告诫在白区工作的同志:做好白军士兵的工作,既可以扩大党的政治影响,壮大红军的力量,也可以削弱国民党军队的实力,动摇南京反动政府的统治。

此外,对于在白区建立秘密工作,以利于斗争的长期进行;对于加强党对白区工作的领导,确保白区工作的正常进行;对于发动白区群众开展拥护苏维埃和红军的斗争以及苏区用实际行动帮助白区工作等等方面,陈云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陈云求真务实的斗争策略,在指导党的白区工作健康、持续发展的同时,也深刻地影响到党的其它方面工作。1934年6月,中共中央将陈云撰写的《建立白区工作的几个重要问题》一文作为前言,编录进宣传手册,在中央苏区范围内广为宣传、推广。

遭磨难,下放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

1969年10月,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不公正对待的陈云,被林彪以战备为名发布的一号战备令,疏散到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蹲点”。这是陈云自1934年10月跟随中央红军长征后,第三次重返江西这块红土地。此前,一次是1953年到国营三二0厂(现南昌飞机制造公司)视察;一次是1961年8月上庐山出席中央工作会议。

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位于南昌市南郊,是一家属于半军事化管理的大企业。到厂初始,工人们对陈云这位犯有“右倾错误”的原中共中央副主席都很敬畏,碰面时也很紧张、拘谨。陈云不困惑、不气馁,仍然坚持下到铸工、金工、容器、机修、锻工等生产车间看望工人,了解生产情况。

在工休之余的一次攀谈中,一位青年工人竟紧张地将自己说成是“江西莆田人”。听罢,陈云拍拍这位工人的肩膀幽默地说:“如果你是江西莆田人,那这里就是福建南昌市了。”短短的一句话,不仅驱散了工人们的紧张心理,也一下子把陈云同工人的距离拉近了。还有一次,一位老工人见到陈云时,敬重地双手抚膝、弯腰,行了旧式的大礼。见状,陈云也连忙弯腰回礼,并与老工人手拉手、头碰头地聊了好一会儿。陈云真诚、平等待人的举动,深深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位工人。

陈云非常关心、体贴工人。他经常下到职工食堂,看饭菜花样,问品种价钱,并一再向大厨师傅们强调:“炊事工作很重要,如果食堂搞不好,工人就吃不好,身体也会不好,就会影响生产。”在金工车间看到装配班的工人们还是沿用高强度的手工操作方式时,他发动技术人员科技攻关,改进了装配方式,大大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在锻工车间看到满屋都是灰尘烟气时,他指导车间修改了加热炉升火程序,极大地减少了屋内的烟雾和灰尘,有力地保障了工人们的健康。

尽管背负着所谓的“右倾错误”,陈云仍然坚持讲真话、讲实话。当时正值林彪、江青一伙大批“唯生产力论”,厂里成天都在研究、布置这一中心工作。陈云很焦虑,他不顾自己的政治处境,找到厂领导说:“我参加了十几次会议,怎么没听过你们讨论生产问题。你们这里是否不研究生产?一个工厂只突出政治,不研究生产,经济怎么发展,国家怎么发展!”

学习,尤其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学习,是陈云“蹲点”时期的又一重要生活内容。其间,他系统研读了《马恩选集》、《资本论》、《列宁全集》、《斯大林文选》、《毛泽东选集》、《鲁迅全集》等随身带来的两大皮箱书籍,且每有心得,都会与身边工作人员交流:“列宁的文章针对性很强,都是针对当时苏联革命中发生的问题写的,文章也很生动,很吸引人。毛主席的文章也有这个特点,针对性很强……”

忧民生,考察新余、萍乡

在江西“蹲点”期间,陈云始终忧虑“政治挂帅”中的经济工作,尤其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工农业生产。

1971年9月9日,经江西省委同意,陈云如愿踏上新余、萍乡参观考察之旅。此前,他已在南昌先后考察了江西氨厂、南昌钢铁厂、井冈山汽车制造厂、南昌电缆厂、洪都机械厂等大中型骨干企业。

新余是江西钢铁工业重镇。陈云与秘书、警卫员等一行四人乘火车抵达新余后,即开宗明义地对前来迎接的县委领导说:“我只是走走看看,你们忙你们的工作,我不用陪同。”在此后三天的参观行程中,陈云一再坚持“不休息,抓紧时间看”,几乎走遍两大钢铁企业——新余钢铁厂、江西钢厂的角角落落。

在年产60万吨焦炭的新钢焦化分厂参观时,看到轰然出炉、冒着青烟的焦炭,陈云欣慰地板起手指对厂领导说:“100吨焦炭,可以炼六、七十吨铁,60万吨焦炭,就可以炼40万吨左右的生铁,焦化厂的贡献不小啊。”在江钢五分厂参观热穿孔和冷拔生产工艺流程时,陈云指着无逢钢管样品满怀期待地对分厂负责同志说:“还要多增加一些新的优质产品,以后非常有用。”

9月15日,陈云一行继续乘火车至萍乡。在下榻的市委招待所,当市委领导颇有兴致地汇报到“抓革命、促生产”情况时,陈云忍不住地插话道:“凡是抓革命促生产有利的就是对的,凡是抓革命促生产不利的就是错误的。”听到群众派性组织有相互打斗现象时,他又严肃地指出:“打人历代都是犯法的,打人就是不对。”

陈云不满足于听情况汇报、看书面材料,执意要到实地去看看。9月17日,对冶金工业有着特殊感情的陈云再一次走进钢花飞溅的冶炼厂——萍乡钢铁厂。在依次看过最能显示冶炼规模和能力的三个100立方米高炉后,陈云语重心长地对厂领导说:“钢铁工业是国家的重点产业,经济发展离不开钢铁,国防建设更离不开钢铁。你们的工作很重要,责任也很重大。”

安源是中国工人运动的策源地和湘赣边秋收起义的主要爆发地之一,也是陈云此次行程的最后一个参观点。在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以及总平巷、工人夜校、工人俱乐部和秋收起义军事会议所在地——张家湾等革命旧址,陈云多次重复同样的一句话:“千万不要忘记过去!”

回到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不久,陈云又深入到南昌县“八一”公社调研农业生产情况。

1972年4月22日,在周恩来总理积极推动下,陈云终于结束两年零七个月的“蹲点”岁月,带着江西人民的衷心祝福重返北京。

非常岁月江西行,是陈云光辉一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的艰辛曲折历史上占有特殊地位。岁月如梭,尽管与江西人民休戚与共的日子已久远,但陈云当年创建的革命功绩,以及他在战斗、生活中展现出来的革命胆略、领导艺术和求实精神依然熠熠生辉。

红土地人民永远怀念陈云!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