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淮海战役——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

李 兵


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我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在地方部队的配合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下,历时66天,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自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区域内,发起了伟大的淮海战役(国民党方面称为“徐蚌会战”)。战役首歼黄伯韬兵团,继歼黄维兵团,再歼杜聿明集团,解放军以伤亡13.4万余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军5个兵团、22个军、56个师,共计55.5万余人,创造了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战略决战中历时最长、规模最大、歼敌数量最多的一次战役。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解放了长江以北华东和中原的大部分地区,使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和上海直接暴露在人民军队的铁拳面前,加速了解放全中国的历史进程。广大人民群众不怕牺牲,义无反顾地投入战争之中,为淮海战役的胜利做出了永不磨灭的伟大贡献。

大决战前夜

1948年初秋时节,天高云淡,金风拂面。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这个太行山麓、滹沱河畔的小山村更是赏心悦目。此时,中共中央正在这里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九月会议)。中国已经进入了大决战的前夜,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共领导集体,正酝酿着重大决策。

人民解放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三年,中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形势发生了更加有利于人民,而不利于国民党统治集团的重大变化。国民党军队通过不断地“拉壮丁”,总兵力虽然还保持在365万人左右,但大多数是在被歼后重建或遭受过我军狠狠打击的,士气低落,战斗力不强。分布在一线的国民党正规军共249个旅(师)170万人,分别被人民解放军钳制在东北、华北、西北、中原、华东5个战场上,大多数只能守备战略要点和主要交通线,战略机动的兵力已捉襟见肘。敌人后方的兵力,战斗力很弱,而且被我游击队所钳制,无法机动。伴随着军事上的失利,国民党政府的政治危机愈加严重,国统区经济更是急剧走向全面崩溃。与国民党军队相反,人民解放军在战斗中迅速成长壮大,总兵力已发展到280万人(其中野战军达149万人)。解放区面积扩展到235万平方公里,人口达1.68亿,大部分解放区进行了土地改革,翻身农民的革命和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生产得到恢复发展。由于解放区后方稳定,我解放军兵力可以集中用于前线作战,一线机动兵力已经优于国民党军队。

毛泽东主席和中共中央审时度势,叱咤风云,在九月会议上制定了建设500万人民解放军、用5年左右的时间歼灭敌500个旅,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任务。毛泽东在会上用铿锵有力的语调,向全党全军发出了“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的号召。中央军委根据九月会议精神对全国各野战军发出了指示,要求全军年内歼敌115个旅,其中华东野战军歼敌40个旅左右,攻占济南和皖北、苏北、豫东若干大中小城市;中原野战军歼敌14个旅左右,并攻占鄂豫皖三省若干城市。一声令下,各野战军迅速行动,在东北、华北、华东、中原和西北战场上发起了强大的秋季攻势。随后,毛泽东以战略家的雄才大略,敏锐地抓住整个战局变化的有利时机,因势利导,把秋季攻势迅速推向就地组织大歼灭战、歼灭敌重兵集团的伟大战略决战。大决战的序幕被迅速拉开。


华野中野陈兵淮海

9月24的泉城济南,暑气渐消,秋意始兴。身为华野代理司令员和代理政治委员的粟裕已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这天,总攻济南的炮声已经响起,济南城即将回到人民的怀抱,华北、华东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蒋介石以大城市为主的“重点防御”体系已开始崩溃。此刻,粟裕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了地图上济南下方以徐州为中心的淮海地区,仿佛千军万马在胸中奔腾,渐渐地,一个宏大的战役蓝图在他的脑海中形成。

当日,粟裕致电中央军委并报华东局和中原局,建议华野主力由鲁南前出苏北,举行淮海战役,打击徐州之敌集团,歼敌或迫敌退守,为将来渡江作战创造条件。第二天,中央军委立即回电:“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副司令员陈毅(兼华野司令员、政治委员)也迅速复电,同意乘胜发起淮海战役,并准备率领中野各部采取分遣作战的方针,分别向豫西及陇海铁路线出击,配合华野作战。

果然不出所料,济南战役后,国民党军队在徐州地区大量集结兵力,企图利用在徐州交汇的津浦、陇海两条铁路便于机动增援的条件,用重兵堵防的办法,摆起了一条“长蛇阵”,妄图阻止我军南下,以实现巩固江淮、屏障“首都”南京的目的。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副总司令杜聿明坐镇指挥,集结在徐州周围的敌军集团包括黄伯韬、邱清泉、李弥、孙元良4个兵团,4个绥靖区部队,从华中赶来增援的黄维兵团以及自东北战场撤到蚌埠的两个军和从长江中游增援到浦口的两个军,总兵力近80万之众,而且大多数是蒋军主力和精锐部队,兵种齐全,装备非常精良。而我军可以投入战役的华野、中野两支野战军和华东、中原两军区的部队及晋冀鲁豫军区的部分部队,总兵力仅约60万人。双方陈兵淮海,大战一触即发。面对敌人在兵力和装备上的优势,如何实现夺取徐州、就地歼敌的目标,成为毛泽东、中央军委以及前线指挥员们共同思考的问题。

10月11日,中央军委发出《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的指示,指出战役第一阶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歼灭敌右翼劲旅黄百韬兵团(即国民党军第七兵团)。针对敌军重兵密集、便于机动的特点,要求以一半以上的兵力担任牵制阻击,从东面和北面威逼徐州,使邱清泉、李弥两兵团不敢全力东援。10月22日,中央军委指示中野在攻取郑州后全军迅速东进,与华野紧密配合,孤立徐州。11月上旬,中央军委根据战事变化,决定扩大淮海战役规模,以华野主力攻击黄伯韬兵团,而后以主力转击津浦路;以中野主力迅速攻占徐州以南的战略要地宿县(今宿州),控制徐州至蚌埠之间的铁路线,两军协力,力争歼灭刘峙集团主力于淮河以北,尔后再歼灭其余部于长江以北。为统一指挥,中央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敌委员会,刘、陈、邓为常委,临机处置一切,邓小平为总前委书记。总前委成立后,中野指挥部驻地安徽省濉溪县林涣镇文昌宫同时成为总前委机关驻地。11月23日,为便于指挥,总前委移驻临涣镇以东7.5公里的小李家村。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两大野战军开始在军事、政治和物质保障等方面进行认真准备,深入研究作战计划。为全力做好支前和后勤保障工作,安徽、山东、河南、江苏、河北5省有关地区的党组织深入发动群众,动员了大批人力物力,组成了数百万民工的支前大军,在粮食、弹药、被服、医疗、运输、建立兵站粮站以及俘虏的收容管理等各个方面作了全面充分的准备。

我军在完成了战役的各项准备后,华野、中野报经中央军委批准,于11月6日晚正式发起了淮海战役。


围歼黄伯韬

11月5日,蒋介石派参谋总长顾祝同飞赴徐州,召开作战会议,调整兵力部署,确定收缩计划,并规定各部队于次日行动。6日,敌各兵团在空军的掩护下开始行动。徐州“剿总”命令远在海州的四十四军沿陇海线西撤,改归黄伯韬指挥,令黄伯韬兵团在新安镇地区等待四十四军到达后,一起向徐州方向收缩。

6日晚,我两大野战军按照既定部署,向徐州东西两面的敌军逼近并相继发起攻击。华野主力向陇海路东段疾进,主要突击集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新安镇、阿湖地区的黄伯韬兵团。人民解放军各部同时行动,使敌人无法判断我军的真实目标,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错误判断我军的主力意在攻取徐州,他一方面连续向蒋介石发电告急,一方面慌忙调徐州以东曹八集地区的李弥兵团和徐州以西砀山地区的邱清泉兵团立即向徐州收缩,同时命令已经进至蒙城的孙元良兵团折返徐州,加强防御。


黄伯韬等待四十四军到达后,于7日率六十四、二十五、一OO、四十四军沿陇海线西撤,六十三军担任侧翼掩护。我华野主力8日占领新安镇地区,发现黄伯韬兵团正在向西逃跑,野战军首长立即命令各纵队调转方向,急速前进,追击敌人。同时严令我山东兵团,排除一切困难,立即插向徐州以东之大庙、大许家、曹八集地区,坚决截断黄伯韬兵团的退路,切断其与徐州的联系。主力部队沿陇海铁路南北分为两路,在“活捉黄伯韬,全歼黄兵团”口号的鼓舞下,昼夜兼程,勇猛追击。

山东兵团按预定计划,于8日突破敌人防线,进逼贾汪。恰在此时,我埋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党员,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率领其所属的五十九军全部和七十七军大部共2.3万人在贾汪、台儿庄举行战场起义,徐州之敌顿时大乱,徐州北部、东北部的门户洞开。山东兵团乘机迅速穿过起义部队的防区,直插徐州东侧的预定目标。这一突然的变故大出敌人所料,守敌在好似突降天兵的解放军面前顿时乱作一团,山东兵团各部在激战中击败守敌和黄伯韬兵团的先头部队,于11日拂晓占领了曹八集,随后与北进的第十一纵队会合于徐州以东的大庙、候集地区,不仅完全切断了黄伯韬兵团的退路,而且占据了阻击徐州东援之敌的有利地形。这时,尾追而至的华野主力乘敌人混乱之际,展开猛烈攻击。至11月11日,黄伯韬兵团的四个军被全部包围、压缩在以碾庄圩为中心的纵横十余公里的狭窄地区内。担任侧翼掩护任务的敌六十三军被我军包围后于12日拂晓被全歼,军长陈章被击毙。

为配合华野作战,中野主力于11日夜间向津浦线上的战略要地宿县地区开进,发起徐蚌作战。15日晚对宿县发起总攻,16日凌晨占领宿县,全歼守敌1.2万人。至此,中野和华野一部密切配合,控制了徐州和蚌埠之间的100公里铁路,切断了徐蚌线,完成了对徐州的战略包围,保障了围歼黄伯韬兵团的作战。

黄伯韬兵团被紧紧包围之后,敌人方才看清了我军的真正意图。蒋介石急令邱清泉、李弥兵团由徐州东援,限于20日与黄伯韬会师;令蚌埠的第六兵团(兵团司令李延年)和第八兵团(兵团司令刘汝明)合力向北增援;严令黄维兵团急速东进参战。

12日开始,徐州东援之敌邱、李兵团,以12个师的强大兵力,在大量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沿陇海铁路及两侧向我军阵地发起疯狂地攻击。担任正面阻援的华野三个纵队,以血肉之躯抵挡敌人的强大火力。至22日,邱、李兵团连续猛攻10天,伤亡万余人,损失坦克34辆,前进总共不到20公里,眼见黄伯韬兵团在不远处被歼而无可奈何!

由蚌埠方向北进的刘、李兵团,被我中野一部阻于固镇以北任桥地区,4天只前进了15公里。我中野主力在攻占宿县后,即以第一纵队开赴蒙城,与阻滞黄维兵团的第二、第六纵队会合,坚决阻击黄维兵团东进。直到黄伯韬兵团被全歼时,黄维兵团仍被我军阻于浍河上游的赵集地区无法前进。

从12日起,在兄弟部队奋勇阻击敌各路援军的同时,华野围歼黄伯韬兵团的五个纵队,从四面向敌人展开猛攻。敌人凭借武器装备上的优势,在空军的掩护下拼命顽抗。

16日晚,寒风阵阵,天地间一片漆黑,我军以黑暗为掩护,集中优势兵力和火力,向敌人阵地发起猛烈攻击。一时间,万炮齐鸣,烈焰冲天,我军将士前赴后继,向敌人阵地勇敢冲击。进入村落后又与敌人展开逐屋争夺,战斗进行得相当激烈。

到18日,敌人终于抵挡不住我军的进攻,敌一OO、四十四军被我军全歼,一OO军副军长杨诗云、四十四军军长王泽浚被生擒,敌二十五、六十四军也遭到重创。19日晚,我军乘胜对碾庄圩敌兵团总部发起总攻,冲锋号角响彻了淮海平原。经过一夜激战,我军于次日晨攻占了碾庄,全歼敌兵团部和二十五军大部,黄伯韬慌忙逃至六十四军军部,继续组织顽抗。21日晚,我军向敌阵地发起最后攻击,22日全歼敌军,六十四军军长刘镇湘被生俘。兵团司令黄伯韬看着司令部周围一片狼藉,国民党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陈于野外,顿时感到一片悲凉,他心灰意冷,缓缓地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在以歼灭以黄伯韬兵团为主的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作战中,我军共歼灭敌军1个兵团部、8个军部,18个整师,重创敌各路援军,共歼敌17.8万余人,攻占了宿县城,切断了津浦铁路,孤立了徐州,为下一步更大规模的歼敌创造了条件。

血战双堆集

黄伯韬兵团被歼后,我军下一步作战有3个可以歼灭的目标:一是被阻于赵集地区的黄维兵团,二是徐州及其以东的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三是位于蚌埠及其以北地区的李延年、刘汝明2个兵团。此时,蒋介石为了挽回危局,于11月23日决定徐州的邱清泉、孙元良2个兵团沿津浦路南下,向符离集攻击;蚌埠、固镇的李、刘2个兵团向北攻击,赵集地区的黄维兵团向东攻击宿县,妄图三路会攻,夺回宿县,打通津浦线。

早在黄伯韬兵团被全歼之前,淮海战役总前委的首长们就已经开始谋划下一步的战役计划,并预料出蒋介石的举动。总前委审时度势,决定趁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迟迟不进,黄维兵团远道疲劳,孤军冒进,在浍河以北布置“口袋阵”,诱敌入阵,聚歼黄维。各部队按照部署,相继到达指定地点。


23日拂晓,黄维兵团以十八军为中路,十军为左,十四军为右,八十五军殿后,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气势汹汹地沿蒙(城)宿(县)公路及其两侧向南坪集方向进攻,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解放军在给予敌人重大杀伤后主动撤退,24日上午,敌军开始展开,先头部队渡过浍河,进入我预设的袋形阵地内。敌军渡河后发现处于背水作战的不利态势,慌忙又缩回南岸。就在这时,我军乘敌人撤退之机,七个纵队全线出击,向敌军发起猛攻。此时天色渐晚,敌军见四面八方都是解放军,不知道到底埋伏了多少人马,顿时吓得乱了阵脚。但敌军毕竟也是训练有素的部队,在黄维的指挥下渐渐稳住阵脚,与我军展开激战。在敌人的强大火力面前,我军指战员英勇顽强,猛力合围。大家的耳边响起了总前委书记邓小平斩钉截铁的话语:“我们要以破釜沉舟决心,不惜最大牺牲,歼灭黄维兵团,即使中野打光了,能消灭这支王牌军也是值得的!”经过一番血战,到25日早晨,我军终于将黄维兵团包围。位于包围圈外的敌十八军的四十九师,首先被我军歼灭。

25、26日,各纵队继续向被围的黄维兵团展开猛烈攻击,但敌人的防御能力很强,我军伤亡较大,进展不快。黄维发现自己的兵团已陷入解放军的重重包围后,头脑渐渐清醒起来。他集中十八军的第十一、一一八师,第十军的第十八师和第八十五军的一一O师4个主力师为第一梯队,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向我阵地猛冲,准备向东南蚌埠方向突围。就在这紧急关头,一件令黄维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突围第一梯队中的前锋一一O师的全体官兵在师长廖运周的带领下突然起义,全师加入了解放军的行列。

原来,早在1927年3月,廖运周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参加了南昌起义。之后又被组织上派到冯玉祥部队做地下工作。抗日战争初期,廖运周参加了保卫正定和台儿庄等战役,因作战勇敢,治军有方,被擢升为八十五军三三OO旅旅长。其后又升任八十五军一一OO师副师长、少将师长。从此,廖运周想方设法在部队里安插地下党员,控制要害职位,一一O师逐渐被共产党的掌握,随时准备伺机起义。

26日,战事正酣。黄维突然派人把廖运周叫到兵团部,提出了他准备集中4个主力师全力突围的计划。廖运周一听,不禁倒吸口凉气:黄维的这招果然厉害。如果集中4个主力师全力突围,很有可能一举突破解放军的防线。他心念至此,忽生一计。说道:“司令长官的计划果然高妙,我一一O师愿意在最前方做先锋,打头阵。”黄维一听,当即欣然同意。


廖运周回到师部后立即派人穿过火线去将情报报告中野首长,请求突围时我军突然散开,等一一O师通过后,组织火力堵击后续的敌军。中原野战军立即同意了起义计划。

27日,黄维按计划组织突围,一一O师迅速进入我军阵地,后续敌军正准备跟上时,发现“缺口”突然不见了,阵地上布满了解放军将士,顿时傻了眼。我中野第六纵队和陕南十二旅抓住战机,向敌人猛烈开火,敌人一片片地倒下。敌人见一一O师反戈,顿时军心大乱。黄维精心组织的突围计划化为泡影。

28日,黄维再次组织大规模的突围,又以失败而告终。多次突围无望,黄维被迫调整部署,固守待援。我军见敌人调整部署,也及时改变了作战方法,采取掘壕前进、迫进作业的攻坚战术,实施稳扎稳打,逐点攻击,攻占一村、巩固一村,紧缩包围圈。至12月2日,黄维兵团被压缩在以双堆集为中心的纵横5公里的狭小地区内。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