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邓小平的和谐稳定观探析

李 蕊

[摘 要] 以稳定保和谐,是邓小平和谐稳定观的重要内容。在邓小平看来:一方面,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问题,是和谐社会的重要保障;另一方面,和谐社会的稳定也应是和谐的,和谐稳定是政治稳定与经济社会稳定、国内稳定与国际和平相统一的全面稳定,是安定团结与生动活泼相统一的动态稳定。

[关键词] 邓小平 和谐 稳定 全面稳定 动态稳定

邓小平的和谐稳定观作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思想的重要理论来源,近年来引起广泛关注。本文认为,以稳定保和谐的思想是邓小平和谐稳定观的重要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稳定压倒一切,是和谐社会的重要保

邓小平多次强调在中国保持稳定的重要性,强调要保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文革”结束后不久,鉴于十年动乱的沉痛教训,邓小平指出一定要坚决肃清“文革”思想的影响,拨乱反正,清除干部队伍中的打、砸、抢分子,保持政治、社会局面的稳定。他积极支持对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果断提出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口号。1978年11月底,他在听取北京市委负责人的汇报时强调,中央的路线就是安定团结,稳定局势,搞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人民吃够了十多年来动乱的苦头。动乱一下,就耽误好多事,不是三年五年能恢复起来的,动不得,乱不得啊!”[1]P122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由于改革开放政策的确定与付诸实施,使得这一时期成为建国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较快,同时也是新旧观念、矛盾与利益冲突较多的时期,随之产生了一些影响政治稳定的因素,如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出现及其蔓延。对此,邓小平反复强调要进行抵制和反击。他指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我讲得最多,而且我最坚持……搞自由化,就会破坏我们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2]P181-182为此,他提出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思想。

20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一方面由于改革向纵深推进,对原有体制的冲击程度进一步加大,另一方面由于某些改革步子迈得过快,经济发展出现过热现象,同时也由于党的主要领导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加上国际反华势力大搞和平演变,先后出现了两次大规模的学潮,社会局面很不稳定。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又一次旗帜鲜明地指出:“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丢掉。”[2] P284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邓小平把稳定看作压倒一切的大问题,看作社会和谐的重要保障,主要是基于两点考虑:一是“文化大革命”的深刻教训,人心混乱、社会不稳,和谐就无从谈起;二是改革发展的现实需要,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事都搞不成,社会和谐就失去了经济基础和政治保障。

二、和谐稳定是各方面稳定相统一的全面稳定

邓小平认为,和谐社会的稳定不仅是政治的稳定、还包括经济社会的稳定,不仅是国内环境的稳定、还包括国际环境的稳定,和谐稳定是各方面稳定相统一的全面稳定。

(一)和谐稳定是政治稳定与经济社会稳定的辩证统一

稳定首先而且最根本的是政治稳定。关于什么是政治稳定,邓小平有过很多论述,概括起来一个是“政局稳定”,一个是“政策稳定”。关于如何保持政治稳定,邓小平认为:首先是要有正确的政治方向,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其次是要加强执政党的自身建设,改善和加强党的领导;第三是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第四是坚持和完善各项政治制度,邓小平对政治稳定的核心——政权问题极为重视,并在政权建设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如各级人大常委会的建设、政协建设、民族区域自治建设、“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等。

经济稳定主要包括经济秩序稳定和经济发展稳定。邓小平非常关注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经济保持适当发展速度等问题,并指出稳定经济秩序关键是靠法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制经济,必须运用法律规范市场经济运行的规则,维护其正常秩序。

社会稳定主要体现在社会秩序稳定和民心稳定。邓小平认为,为了保持社会秩序稳定、民心稳定必须要坚持两个文明一起抓,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必须运用法律武器,正确区分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正确处理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特别是各种利益矛盾;必须运用法律来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人身权利和合法权益;必须运用法律打击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扫除社会丑恶现象,实现党风和社会风气的好转等。

(二)和谐稳定是国内稳定与国际稳定的辩证统一

邓小平指出:“中国要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必不可少的条件是安定的国内环境与和平的国际环境。”[2] P360这就是说,只有国内稳定与国际稳定相统一,中国的和谐社会才能实现。

中国的和谐稳定离不开世界的和谐稳定。邓小平强调“我多次讲过,中国人不比世界上任何人更少关心和平和国际局势的稳定。中国需要至少二十年的和平,以便聚精会神地搞国内建设。”[2] P50中国现在是最需要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的时候,如果世界发生了动乱,甚至战争,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就有可能被迫中断,已取得的成果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为创造国际上的和平环境,邓小平提出了一系列的思想。首先是坚持独立自主、和平共处的原则,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其次是主张通过对话、合作和共同开发等和平方式解决争端求得稳定,认为对有些国际上的领土争端,可以先不谈主权,先进行共同开发,在共同开发中消除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

三、和谐稳定是安定团结与生动活泼辩证统一的动态稳定

邓小平所追求的稳定不是“万马齐喑”,更不是死气沉沉、死水一潭,而是活而不乱、活而有序,是安定团结与生动活泼辩证统一的动态稳定。胡锦涛在概括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六大特征时,把“安定有序”和“充满活力”也列在其中,表述不同,但思想内涵是相通的,是对邓小平和谐稳定观的继承和发展。

关于追求一种什么样的政治局面,毛泽东曾有过描述,他说:我们的目标,是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过了20多年,邓小平在粉碎“四人帮”后重新出来工作不久,多次引述了毛泽东那段引人入胜的话,并使之逐步具有了既安定团结又生动活泼,既稳定又发展,既民主又集中这样的时代内容。

(一)和谐稳定要处理好稳定与改革发展的关系

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具有全局意义的重大关系,是社会是否和谐发展的重要标志,邓小平对此高度重视。他认为,改革、发展、稳定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关系,要保持三者的相互协调和相互促进,在社会政治稳定中推进改革和发展,在改革和发展中实现社会政治稳定。

稳定是改革发展的前提。深入考察邓小平关于保持政治稳定重要性的论述,可以发现他在谈稳定问题时,几乎都是将稳定和改革发展联系在一起的,始终是把稳定作为改革发展的前提条件加以论述的。他强调:“中国一定要坚持改革开放,这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希望。但是要改革,就一定要有稳定的政治环境” [2] P284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政治局面,国家整天处在动荡中,再好的愿望也要落空,再好的计划、方案也无法实施。

稳定的目的是为了改革发展。正如邓小平所说:“总结经验,稳这个字是需要的,但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2] P368“要注意经济稳定、协调地发展,但稳定和协调也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问题要搞清楚。”[2] P377

改革、发展也是保持稳定的重要手段。邓小平曾经深刻指出:“为什么‘六·四以后我们的国家能够很稳定?就是因为我们搞了改革开放,促进了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得到了改善。”[2] P371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维护社会稳定,不能依托于对旧体制的固守,而要通过改革的深入和扩大来实现。因此邓小平多次强调,改革才是中国的出路,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深化改革、加快发展,才能真正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

(二)和谐稳定要处理好稳定与民主的关系

邓小平认为,稳定是民主的前提。他说:“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可以说,没有安定团结,就没有一切,包括民主、‘双百方针等等,统统谈不上。过去我们已经吃了十来年的苦头,再乱,人民吃不消,人民也不答应。反之,我们在社会主义安定团结的基础上,就一定能够有计划、有步骤地实现可能实现的一切,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要求。”[3] P252

邓小平还认为,民主是实现稳定的必要条件。在实现和谐社会的政治目标方面,邓小平多次强调要充分发扬人民民主,保证全体人民真正享有通过各种有效形式管理国家、特别是管理基层地方政权和各项企业事业的权力,享有各项公民权利。另外,邓小平还从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角度思考了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他说:“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总的来讲是要消除官僚主义,发展社会主义民主,调动人民和基层单位的积极性。要通过改革,处理好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处理好党和政府的关系。”[2] P177即要解决因官僚主义而产生的干群关系、党政关系不和谐问题,促进社会和谐。

邓小平强调,要把握民主的“度”。早在1957年,结合当时的波匈事件,他就明确提出要小民主,不要大民主,他说:“现在有的地方不是讲闹事吗?有些人不是讲大民主吗?有些青年总觉得大民主解决问题。我们是不赞成搞大民主的。”[4] P273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总结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大民主方式的沉痛教训,又逐步提出要把社会主义民主同资本主义民主、个人主义民主严格区分开来,一定要把对人民的民主和对敌人的专政结合起来。离开四项基本原则,抽象地空谈民主,那就必然会造成极端民主化和无政府主义的严重泛滥,造成安定团结局面的彻底破坏。

综上所述,在邓小平看来,社会的和谐,既包含稳定协调,又高于稳定协调。他所主张的稳定是全面、动态的稳定,是政治稳定与经济社会稳定的辩证统一,是国内稳定与和国际稳定的辩证统一,是安定团结与生动活泼的辩证统一。这些思想对今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伟大实践,同样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参考文献:

[1]邓小平思想年谱(1975—1997)[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2]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3]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4]邓小平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责任编辑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