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毛泽东重庆谈判轶事

赵英秀


1945年8月,抗战全面胜利后,摆在国人面前的问题是中国向何处去?在经历了长达八年的浴血抗战后,全国同胞都渴望建立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的新中国。蒋介石迫于国内外舆论的压力,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连续向延安发去了三封电报,假意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为了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利益,也为了表示对和平的诚意,毛泽东毅然决定前往。1945年8月28日下午3时37分,毛泽东飞抵山城重庆,国共和谈签字后,于10月11日9时45分飞返延安。在重庆谈判的43天里,毛泽东除了忙于谈判事宜,接受采访,出席各种联欢会与宴会,还频频出访,对象涵盖国民党政要、各党派民主人士以及文化界、艺术界的宿旧名流等。其间,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轶事。

两度邂逅蒋介石

1945年8月28日下午毛泽东抵渝后,当晚蒋介石在林园官邸设晚宴,为毛泽东一行洗尘。

席间,蒋介石以东道主的身份举杯,对毛泽东的到来表示欢迎,毛泽东亦举杯致谢。

是夜,蒋介石再三挽留,毛泽东暂留宿林园。分手时,蒋介石对毛泽东说:“这里很安静,希望你能睡个好觉,睡到什么时候起来都行。”

翌日,当晨光熹微时,毛泽东便起床散步了。他沿着略显坡度的柏油路走下,转而由长满青苔的石阶缓行。曲径通幽,绿树披荫,正行间,透过繁枝密叶,依稀睹见一个人低头背手向他走来。至跟前,毛泽东叫了声“蒋委员长”,蒋介石一楞,继而笑容可掬地说:“哦,润之先生,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听说你有夜晚工作,白天睡眠的习惯?”

毛泽东莞尔一笑:“有道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啊!委员长是否有同感?”

“有的,有的。”蒋介石一边应付着,一边说:“好吧,润之先生,坐下聊聊。”适好路旁有石桌石凳,毛、蒋相对而坐,揭开了两党谈判的序幕。此乃毛泽东首次邂逅蒋介石。

9月3日,毛泽东又行出访。本拟造访于右任,于右任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但又闻蒋介石在于处,于是决定先行拜访居于左近的考试院院长戴季陶。戴季陶起初甚为惊诧,寻思在政治舞台互为冰炭的双方,何言来访?正犹疑间,身材魁伟、操一口浓重的湖南口音的毛泽东已走到他面前,并热情地伸出大手与他相握,戴深为感动。从戴宅出来后,毛泽东再到于处,须经一条悠长曲折的小巷,突然见前面有人来,走近一看又是蒋介石,他客气地问毛泽东:“先生何往?”毛泽东坦然告之,适才见戴,正拟访于右任老先生,蒋介石不乏怔忡,但旋即佯笑道:“好,见见好……”此乃毛泽东与蒋介石的第二次邂逅。

亦庄亦谐论和谈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的会客厅设在张治中的公馆“桂园”。9月的一天,毛泽东的政治秘书王炳南,把王昆仑、屈武、候外庐等一一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高兴地请客人们落座,大家呈半月形围住毛泽东。

毛泽东大手一挥,潇洒地说:“你们都是无名英雄嘛!”他一面指着王昆仑这位“红学”名家。王昆仑就势说:“此次谈判,前途堪忧,恐怕收效甚微。”

毛泽东诙谐幽默地说:“国共和谈,宛似两个人谈恋爱,总要论及婚娶。现在吾党有诚意,事情先成功一半,大家再推一把,拉一把,国共两党准会结婚。”

候外庐教授担忧地说:“只怕剃头挑子一头热。国民党犹如病入膏肓、风烛残年的老人,共产党又好比是一位青春正茂的妙龄女郎。这样两人结婚自会希望渺茫。”

毛泽东插话打趣说:“老头子刮刮胡子净净面,不就行了吗?”

众人轰堂大笑。人们知晓,这是毛泽东比喻说明国民党内部的自身改造问题。

此时,王昆仑沉吟慨叹:“即使结了婚也是悲剧哟!”

毛泽东就势悠然正色道:“当前蒋介石正玩弄着发动内战与和平谈判的两面手法,牛魔王、白骨精忽而变作正人君子。我们也要变的。要学孙悟空闹龙宫,闯地府,七十二变,外加十万八千里筋斗云……”

在座的侯外庐脱口而出:“《红楼梦》有幅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不正好说明事情在向相反方面转化嘛!”

毛泽东接头风趣地说:“我们的目标是四个字‘和平民主,这与蒋介石打算正相反。不过,他愿意谈,我就谈;他愿意打,我就打;他愿意边谈边打,我就边打边谈,反正我是延安来的客人,客随主便嘛!”

一席话,于幽默中使众人深受启迪。王昆仑恍然大悟地说:“真是醍醐灌顶,顿开茅塞啊!”


“小纸条我看过了”

重庆谈判期间,桂园警戒森严,布防周密。桂园内围由政治部特务营负责,桂园门卫则由宪兵一团把守,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团长蔡隆仁深感压力之大:中共领袖在此办公,非同小可哟!

一天,当蔡隆仁值完夜岗换班时,突遇同乡钱剑夫。这人在行政院供职。他关切地问:“是否见到毛先生了?”

蔡隆仁旋即满面愁容地回答:“见是见到了,却正为他提心吊胆呢?”

当钱剑夫追问时,蔡隆仁道出了原委:“毛先生办公累了,常常走出来散步。他走出院子,走出围墙,走出大门,竟至走到大马路上去了。如是,保卫工作太难做呀!”

“那你想了什么办法?”钱剑夫又问。

蔡隆仁说:“有啥法子呢?上前劝阻,不敢;托周恩来先生传话,不便;向上报告吧,显得我无能。”

钱剑夫沉吟片刻,说要笔墨,即刻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十六个字:“晨风加厉,向露为霜;伏莽葚虞,为国珍重。”然后叮嘱把纸条夹在送给毛泽东看的报纸中间,让毛先生过目。

翌日,毛泽东在翻阅报纸时,果然发现一张小纸条,遂问:“这是什么?”

蔡隆仁忐忑不安地说:“这是我的一个同乡写来给您看的……”

毛泽东素日博览群书,通晓古籍,知道这“伏莽”典出《易经·同人》篇,源于“伏戎于莽”之句,意指“匪盗常潜伏于丛林之中,旨在袭击来往之人”。借用此处,当说目下形势严峻,严防不虞,切忌随便行动。

毛泽东读罢纸条,对这位好心人的提醒颇为感激,继而对蔡隆仁说:“请对你这位同乡转达我的谢忱,承他的好意,我不会再单独走出桂园了。”

漫漫风雨故人情

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各项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此时,与他阔别了20多年的老朋友、著名的政治活动家、“九三学社”的创建人许德珩及其夫人劳君展,更是急于与老友想见,畅叙别情,但又担心毛泽东日理万机,无暇顾及。

可就在毛泽东到重庆的第二个周未,许德珩突然接到一封大红请帖,上书道:

兹订于九月十二日上午十时,在红岩嘴八路军驻渝办事处,谨备菲酌候教,希拨冗惠临。

毛泽东

许德珩夫妇接到请柬后,兴奋不已,按约定时间徒步走进红岩村。

老友想见,毛泽东兴致颇高,三人追忆了当年他们在北大参加“平民教育讲演团”等许多难忘的旧事。

许德珩1915年考入北京大学,是五四运动中著名的学生运动领袖,他很崇拜毛泽东。在革命时期,他在黄埔军校任教官,与毛泽东、周恩来过往甚密。许夫人劳君展还忆起1921年他参加新民学会并赴法国勤工俭学临行时,毛泽东还特意到上海半淞公园欢送与合影留念的情景。

叙谈中,毛泽东拿出从延安带来的红枣、小米等土特产相赠。一提起延安,引起两位故友的无限向往之情。此时,毛泽东谈起他初到延安时,曾获得北平的进步文化教育界朋友的关怀与支持,送来了十分珍贵的布鞋、怀表与火腿等物品。说到此处,许德珩道:“不知毛先生是否了解,这些东西是谁送的?”并指着夫人劳君展:“都是她的功劳哟!”毛泽东深为铭感地说:“原来如此!”


于是劳君展将这桩旧事实情相告。那是1936年深秋的一天,中共地下工作者徐冰、张晓梅来访,谈及延安物资供应十分困难,吃的用的均属匮乏,没有布鞋,只得穿草鞋,领导人连只怀表都没有。接着,许夫人又说:“我和德珩当即决定用我们积蓄的300元钱,由张晓梅陪我到东安市场买了12块怀表、30多双布鞋,包装妥后便交给了徐冰夫妇乘坐一辆去延安的汽车给毛先生带去,略表我们夫妇的一点心意吧。记得当时张晓梅还问要不要毛先生打个收条,我们连声说,不要啊,不要!”

故友娓娓道出9年前的这桩往事,毛泽东深受感动,随即风趣地对作陪的周恩来说:“现在补张收条吧!”顿时席间一阵欢笑。

实际上,毛泽东代表共产党当年收到这批珍贵物品时,是写了收条和感谢信的。1983年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在档案馆,找到了毛泽东于1936年11月2日亲笔写的感谢信,原文如下:

衷心感谢,不胜荣幸。我们与你们之间,精神上完全是一致的,为驱逐日本帝国主义而奋斗,为中华民主共和国而奋斗,这是全国人民的旗帜,也是我们与你们共同的旗帜。○

题图 毛泽东在重庆

责任编辑 刘金旭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