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雷洁琼在江西开展妇女工作纪实

小 卫


雷洁琼在她主办的《江西妇女》周刊上发表了多篇文章,指出战时妇女大众参加抗日救亡的重要性,反映妇女群众的呼声,为妇女解放呼吁呐喊。雷洁琼是享誉海内外的学者、社会活动家和杰出的民主党派领导人。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北平沦陷,她毅然离开燕京大学教学岗位,奔赴江西,投身到抗日救亡中去。在江西白色恐怖的严峻时刻,她挺身而出,营救和掩护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为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

到江西筹划妇女工作

1934年,蒋介石在南昌发起“新生活运动”。同年,新生活运动促进会成立,蒋介石任会长。1936年,新生活运动总会妇女指导委员会在南京成立,宋美龄任指导长。

1936年夏,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为了讨好蒋介石和宋美龄,企图以妇女工作来粉饰国民党摇摇欲坠的统治局面,亲自到北平邀请燕京大学家政学系主任陈意到南昌筹划开办家政学院。陈意向熊式辉推荐社会学系教授雷洁琼共同商讨开展江西妇女工作问题。雷洁琼针对熊式辉要在江西开办家政学院将妇女圈在家庭里的意图,说:“今天各阶层的妇女都应从家庭中解放出来,到社会谋求职业,我们不仅要在城市开展妇女工作,还应在农村开展妇女工作。”她向熊式辉建议,以南昌市为妇女工作中心,首先设立南昌市妇女工作实验区,推行文化、卫生、生产、儿童福利及家事教育,以后逐步在各县农村开展妇女工作。熊式辉的意图是要高举“新生活运动”的旗帜,提倡家事教育,把妇女束缚在家庭中作贤妻良母,不问国事。而开展妇女工作是违反他的意图的,但他在表面上仍假惺惺地作出尊重两位学者意见的样子。他邀请雷洁琼和陈意到南昌参观,研究开展妇女工作的计划。她们推荐北平香山慈幼院院长熊芷(熊希龄之女)同往南昌。当年7月,她们三人到达庐山与熊式辉讨论扩大改组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雷洁琼向熊式辉提出一个先决条件: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只接受一个领导,就是江西省政府的领导,而不能接受多方面的领导。言外之意即江西省党部不要插手。当时江西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激烈,熊式辉属于国民党政学系,政学系和国民党江西省党部是有矛盾的。雷洁琼提出的这个条件,正中熊式辉下怀。他便高兴地接受了。

这次雷洁琼等3人的南昌之行,对嗣后开拓江西妇女工作新局面起了重要作用。

奔赴抗日救亡阵地

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当时正在广州探亲的雷洁琼毅然决定不再返回燕京大学执教。按照当时燕京大学的规定,教师在校任教满七年者,可到国外进修一年。雷洁琼自1931年由美国获硕士学位返国后,一直在燕京大学执教,至1937年已满6年,如果她继续在燕大任教一年,就可得到去国外进修的机会。但此刻她想的不是个人的得失,而是祖国的命运,民族的利益。她已将个人的前途与祖国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决定放弃大学教学岗位,奔赴抗日救亡阵地。

1937年底,雷洁琼经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指导员熊芷的介绍,应江西省政府的邀请到南昌领导妇女工作。她由广州启程,沿途冒着敌机日夜轰炸的危险,几经周折,经过三天三夜艰难的旅程到达南昌。雷洁琼来到南昌后受聘为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顾问,兼任南昌市伤兵管理处慰劳课课长。当时伤病员经常闹事,雷洁琼到任后,及时成立了伤病员俱乐部,开展文娱活动。她还发动南昌葆灵女中的一些教师参加伤病员俱乐部并开展宣传慰问活动,丰富了伤病员的精神生活。此外,她经常到病房问寒问暖。伤病员看到这位大学教授和蔼可亲,不摆架子,都愿和她谈心里话。雷洁琼每次来到病房,伤病员都齐声欢呼,鼓掌欢迎。她还多次率领南昌市各阶层妇女到伤病医院慰问,并率领妇女群众到南昌励志社慰问苏联飞行员。自1938年初至1939年春南昌沦陷前,雷洁琼率领各阶层妇女慰问负伤将士达数千人次。

这期间,雷洁琼和妇女生活改进会指导员熊芷等在江西各界妇女中特别是中上层妇女中发动抗战救亡的募捐运动。她们奔走在妇女生活改进会董事及江西省政府各厅处的眷属中进行宣传和劝募。1938年3月8日,南昌市抗战救亡及妇女团体联合举行“三八”国际妇女节纪念大会。这一天,虽是春寒料峭,风雨夹着冰雹,但到会各界妇女800余人,场面十分热烈。陈少敏(新四军驻赣办事处)、雷洁琼、潘玉梅(妇女生活改进会)、左诵芬(妇声社)参加了主席团,雷洁琼主持大会并讲了话。她在讲话中宣传抗日救国纲领和方针政策,号召各界妇女动员起来,反抗全国人民当前的主要敌人日本帝国主义,鼓励妇女走出家门,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去,在民族解放斗争中解放自己。雷洁琼满怀激情的讲话,博得全场热烈的掌声。大会结束后,雷洁琼和各团体负责人率领参加大会的妇女800余人冒着风雨游行,一路高呼口号,高唱抗日救亡歌曲。

1938年4月,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江西分会在南昌成立,熊芷和雷洁琼等17人当选为常务理事。理事会下设6个委员会,熊芷任设计委员会主任,雷洁琼任组织委员会主任。在九江沦陷前,雷洁琼几次经受沿途敌机轰炸的艰险,和江西省政府民政厅厅长一起前往庐山脚下的德安县接送难民及难童到南昌。

当年12月,长沙发生了一场大火,这是在国民党反动派指使策划下的一个大阴谋。全市人民在大火中伤亡惨重,哀鸿遍野。南昌市敌后援会组织抗日救亡团体慰问团,到长沙慰问灾民。雷洁琼代表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参加了慰问团。长沙大火及敌机轰炸后的悲惨景象,使雷洁琼悲愤感叹,增强了她抗日救国的决心。

亲聆中共抗日方针政策

抗战爆发后,国民党政府被迫同意中共发布的《国共合作宣言》,同意改编红军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当时南方游击队遍布江西省边界,游击队改编的一切事宜必须和国民党江西省政府洽商,国民党政府同意在省边区组建新四军,并在南昌设立新四军驻赣办事处。

1938年l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新四军诞生了。新四军驻赣办事处同时在南昌成立。新四军少将参议黄道(党内职务是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宣传部长兼统战部长)任办事处主任,陈少敏是东南分局妇女部部长。新四军驻赣办事处是中共在国民党统治区南昌设立的一个合法机构,是中共在江西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领导核心。办事处成立不久,黄道和陈少敏得知燕京大学进步教授雷洁琼已不远千里来到南昌抗日救亡阵地。他们通过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干部、地下党员刘贵英代为邀请雷洁琼和该会副总干事潘玉梅到办事处赴晚宴。这是雷洁琼第一次和共产党领导人面对面共商抗日救亡大业。黄道向雷洁琼阐述当前抗日战争形势和中共的抗日纲领、路线和主张。他们谈到如何联合南昌市各抗日救亡团体,发动妇女参加抗日救亡活动,雷洁琼感到十分高兴。辞别时她和黄道、陈少敏紧紧握手说:“希望我们今后工作上加强联系,多给我们帮助。”通过这次和中共的接触,雷洁琼对当前抗战形势及中共抗战方针政策有了明确的认识,她感到精神上有了支柱,工作上有了依靠。

新四军在南昌成立后,中共中央长江局东南分局也迁到南昌。分局党委委员陈毅曾来到南昌,对抗日救亡团体及学校作报告。有一次雷洁琼到南昌葆灵中学听陈毅作抗日游击战争的报告,陈毅在报告中强调指出:新四军要执行挺进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根据地的新任务。他的讲话热情洋溢,内容丰富生动。雷洁琼听了这个报告,对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战争和人民群众的力量及作用有了具体的认识。共产党员为国为民的奋斗精神,又一次激励了她。

抗战爆发后,平、津相继沦陷。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成千上万的爱国青年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纷纷南下奔赴抗日救亡阵地。当时军委会在南京组织了很多东北、平、津等地流亡青年参加的战地服务训练班。南京沦陷后,一部分流亡青年——其中有燕京大学毕业生梁思懿(地下党员)和清华大学毕业生高景芝(地下党员)由南京乘船到安徽芜湖,由芜湖徒步一个多月,历尽艰辛,于1938年1月抵达南昌。当梁思懿和高景芝探听到雷洁琼老师也在最近来到南昌,并在妇女生活改进会担任领导工作时,十分欣喜,两人立即投奔雷老师。雷洁琼对梁、高二人的爱国精神大为赞赏,立即随同她们前往流亡青年的住所探望。她看到这些青年穿的军装虽然已经破烂,满身泥垢,但却个个精神饱满。当梁思懿把雷洁琼介绍给大家后,青年们高兴地围拢上来,和雷洁琼握手。雷洁琼和大家围坐在草炕上谈话,她从当前的抗战形势谈到即将在江西省开展农村妇女工作,发动妇女参加抗战救亡的前景,鼓励她们留在江西工作。雷洁琼的谈话诚挚亲切,爱国热诚溢于言表。青年们听了雷洁琼的讲话后,受到极大的启发和鼓舞,她们感到雷老师是一位青年们足以信赖的师长和领导。在梁思懿和高景芝的带动下,当时有20余人表示愿意留在南昌参加妇女生活改进会工作。她们大多数是民族解放先锋队队员,其中也有共产党员。这些青年分配到江西省各县,成为发动农村妇女参加抗战救国的骨干。

中共江西省委成立后,一直处于地下工作状态。党的各级组织也按白区工作方式,利用合法身份执行党的各项决议。江西省委先后派遣了一批女干部参加妇女生活改进会工作。省委根据当时的政治形势,通过地下党传达对江西妇女工作的指示。这些进步青年团结在雷洁琼周围,成为她的左右手,在雷洁琼的领导和进步骨干力量的带动下,扭转了原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为“新生活运动服务”的工作方式,把江西妇女工作引向民族解放、妇女解放的方向。

营救地下党员

1938年春,江西省妇女工作改进会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逐步向江西各县农村推进。首先遴选赣东的贵溪、弋阳和上饶三个县为试点,这三个县是土地革命时期方志敏烈士亲手创建的红色根据地。

南昌沦陷后,1939年春新四军办事处由吉安转移到上饶。贵溪、弋阳和上饶三县人民群众在新四军办事处的领导下,掀起抗日救国的热潮。但在此时,国民党反动派掀起的反共高潮也随之而来。江西省国民党反动派把魔掌伸向妇女生活改进会派驻贵溪的妇女干部。高景芝和徐凯(地下党员)是妇女生活改进会驻贵溪县办事处干部。她们深入农村,发动妇女大众参加抗日救国活动,举办妇女干部训练班、识字班、歌咏队。抗战救国、保卫家乡鼓动了被压制禁锢在山村的妇女,使她们开始觉醒起来,参加抗战救亡运动。当时国民党在表面上作出与共产党合作抗战的姿态,实际上却是执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反人民的政策。抗战救亡运动一开展起来,他们就害怕了。高景芝和徐凯发动的妇女抗日救国运动,遭到贵溪国民党顽固派的压制。

1939年元旦,妇改会干部在县城举行庆祝元旦晚会,演出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送郎去当兵”等剧,观众情绪热烈,全场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演出结束后,国民党特务突然冲入后台,将尚未卸装的演员高景芝、徐凯二人逮捕。妇改会工作人员将这一突发事件及时打电话给南昌妇改会负责人熊芷,熊芷十分焦急,立即与贵溪县长通电话质问,县长答复:“这是奉上级命令,我没有办法呀!”

此时雷洁琼也得知这一消息,她气愤地对熊芷说:“我们快去见熊式辉,请他设法将她们二人放出来。”她们匆匆前往熊式辉寓所,向熊谈到高、徐二人被逮捕的情况。熊芷说:“高景芝、徐凯是我们的好干部,她们在贵溪工作很有成绩。昨晚她们突然被捕,不知犯了什么罪?”高、徐被捕是熊式辉和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向贵溪县下达的命令,但熊式辉听后却假惺惺地装出吃惊的样子说:“有这事么?我不知道呀!这是贵溪县政府干的。我可以叫秘书打个电话给贵溪县长了解一下。”

秘书打过电话,向熊式辉报告说:“贵溪县政府说高景芝、徐凯二人没有被捕,只是要她们留在县政府,不要到外面活动。”

雷洁琼气愤地对熊式辉说:“她们两人被拘留在县政府,不能外出,失去自由,这不是被捕么?高景芝是北平清华大学毕业生,我过去在北平就认识她,我很了解她,北平沦陷后,她为了参加抗战救亡,历经千辛万苦,千里迢迢来到南昌,她是一个淳朴的爱国青年。徐凯是本省爱国青年,她们工作积极,是我们的好干部。希望你下令给贵溪县,恢复她们的自由。”

熊式辉对雷洁琼这位有声望的进步教授和熊芷这位社会知名人士,在表面上不得不退让,只好下令通知贵溪县政府释放这两个爱国青年。

参加庐山妇女谈话会

1938年5月,日军攻占徐州,准备大举进攻中原,夺取武汉。在这危急的时刻,武汉各界妇女要求团结起来,参加抗战救亡,妇女抗战救亡团体在武汉纷纷成立。

5月20日,宋美龄在庐山召开妇女谈话会,为期5天。谈话会主要是讨论如何开展抗战时期的妇女工作,邀请全国妇女工作领导人、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宗教界人士、著名作家、教育家、抗战救亡工作者以及广东等12个省市妇女代表共计52人参加。谈话会是全国妇女抗战救亡统一战线的会议,以邓颖超为团长的陕甘宁边区妇女联合会代表团参加了谈话会。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领导人熊芷和雷洁琼以及由她们推荐的代表劳君展和彭道真也参加了。参加谈话会的还有李德全、沈兹九、史良、吴贻芳、刘清扬、沈慧莲、张霭真、唐国祯、刘衡静等。邓颖超在会上作了“陕、甘、宁边区妇女运动”的报告。报告阐述了中共抗日主张以及在当前抗战形势下如何发动边区广大妇女群众参加抗战救亡的经验。雷洁琼听后受到极大的启发和鼓舞,对边区妇女艰苦奋斗积极参加抗战救亡的精神深为感动,对如何开展江西妇女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对邓大姐这位德高望重、挚热可亲、平易近人的中共妇女运动领导人十分钦佩。

培训妇女干部

沪、宁沦陷后,上海、南京、无锡、镇江等各城市流亡青年学生一批又一批涌集南昌,向江西省政府和新四军驻赣办事处要求参加抗战救亡工作。熊式辉同意新四军驻赣办事处提出组织“江西青年服务团”的建议,青年服务团团员经过短期培训后,大部分分配到江西省各县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其中有些是由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分配到南昌的流亡青年,有些是中共地下党员。熊式辉对这些流亡青年到基层参加抗战救亡是不放心的。

1938年6月,熊式辉决定在南昌梅岭设立江西省地方政治讲习院,在青年服务团中招考900人到讲习院受训,并调训各县乡镇人员,受训时间为3个月。熊式辉任院长,许德琦任训导长,蒋经国任副训导长兼总队长,王造时任教育长,罗隆基、雷洁琼等为训导教师。雷洁琼主持第一期妇女干部训练班,招收学员60人,30人是由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送的,另30人是经讲习院招考录取的。雷洁琼在妇女干训班讲授“妇女运动史”及“社会发展史”等。她运用理论联系实际的教学方法,阐述抗战时期妇女工作的意义。例如她以苏联妇女领袖克鲁斯卓娅的妇女工作理论,结合当时抗战形势,提出妇女工作的方针和任务以及妇女工作的重要性。她常说,妇女在社会上所处的地位,是衡量一个国家进步或落后的标志。雷洁琼还对讲习院各班900余学员宣讲妇女工作的重要性,要求这些学员在基层工作中支持协助妇女工作。

开拓江西妇运的宣传阵地

雷洁琼是江西妇女运动宣传阵地的开拓者。在她的倡导和主持下,妇女生活改进会先后出刊了《江西妇女》(周刊)、《江西月刊》(月刊)、《农村妇女》(月刊)及《江西妇女组训丛书》等书刊。《江西妇女》周刊在江西《国民日报》附刊刊出,由雷洁琼亲自审稿,保证了周刊质量。在雷洁琼的积极筹划领导下,1938年“三八”国际妇女节,《江西妇女》(月刊)问世了,由高景芝担任主编。这是继《妇声》(新四军驻赣办事处主办的《妇声》社主编的本省第一个妇女刊物)之后又一个有影响的妇女刊物。雷洁琼十分重视刊物的政治方向,她亲自向国内进步人士邀稿。《江西妇女》面向全省广大妇女群众,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从理论上阐述战时推动江西妇运的意义和作用,及时报道全国妇运动态和江西开展农村妇女工作的经验。它以全省数10个县的妇女工作为基地,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得到江西进步人士及各界妇女的好评与支持。通过《江西妇女》这个平台,进一步密切了妇女生活改进会与群众的关系,推动了各阶层妇女参加抗战救亡。在当时国统区的各省妇女刊物中,《江西妇女》别具一格,它在江西妇运中充当前哨,成为抗战时期江西妇女运动的革命园地。为适应各县组训农村妇女的需要,由雷洁琼主持编辑出版了《农村妇女抗战丛书》,丛书分为7种:《抗战常识》、《卫生常识》、《防空救护常识》、《怎样领导妇女队》、《抗战戏剧选》、《抗战歌曲选》及《民族英雄故事》等。通过这套丛书向妇女群众宣传政治常识及科学常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农村妇女的政治素质和文化素质。

自1938年“三八”妇女节《江西妇女》创刊至1941年5月雷洁琼离开江西,这期间她在《江西妇女》发表了多篇文章,指出战时妇女大众参加抗战救亡的重要性,反映妇女群众的呼声,为妇女解放呼吁呐喊。

青年的良师益友

1939年6月,雷洁琼应江西省政府聘请主持第二期战时妇女干训班。她对熊式辉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妇干班学员必须经过考试,择优录取,而不能接受通过特殊关系送来的学员;二是妇干班工作人员必须由省妇女生活改进会调任。熊式辉对雷洁琼独立自主地主持妇干班是不放心的,他以两面手法对雷洁琼说:“雷先生,你提出的两个条件我一定照办。”又别有用心地说:“这期学员只限于招收江西本省中学毕业生,不能招收外地流亡青年。”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