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战地忆峥嵘

裴庆春


原福州军区邓克明副司令员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80年3月,全国政协约请他撰写革命回忆录,留下宝贵的革命史料和精神财富,教育后人,他愉快地接受了这一任务。便由全国政协出面,与江西省委联系,江西省委又通过南昌市委与原胜利区委联系,要借用笔者一年,去福州军区帮助邓副司令员撰写革命回忆录。1980年4月初,我来到邓副司令员家。

为了写好山城堡战役回忆录,1980年6月1日,邓副司令员带着我和公务员何春林前往甘肃省环县山城堡公社进行实地考察,访问群众,收集资料。我们从福州出发乘火车去上海,然后从上海乘飞机去西安,陕西省军区派了一辆吉普车送我们去山城堡,并派了陕西省军区司令部作战处的王参谋陪同我们前往。

6月8日上午,我们一行四人到达环县。中午,邓副司令员在环县人武部部长陪同下,乘车来到山城堡公社,开始察看当年战斗的阵地,访问当地群众,收集有关资料,做好撰写山城堡战役回忆录的准备工作。

山城堡公社宰羊招待邓副司令员

我们到达山城堡公社后,公社杀了一只肥羊招待邓副司令员。山城堡是黄土高原地区,雨水稀少,光山秃岭,沟壑纵横,是个靠天吃饭的贫困地区。按常规,来了一般客人是不会宰羊招待的,邓副司令员是远方来的贵宾,所以今天宰羊招待他。

中午吃饭时,每人一大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羊肉,又鲜又嫩,没有一点儿膻味,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大快朵颐。邓副司令员对公社领导说:“群众生活还很苦,你们怎么还杀羊招待我们?”公社领导说:“首长过去在这里打仗流血,今天我们请您吃点羊肉还不应该吗?要不是首长到这里来看阵地,我们请您都请不来呢!”说得邓副司令员和大家都大笑起来。

吃完午饭休息了一会儿,邓副司令员就请环县人武部部长和公社干部带路,上山去找他过去打过仗的阵地。但很遗憾,找了一个下午还没有找着,只好失望地回到公社休息。

在老乡家睡窑洞,与老乡促膝谈心

这天晚上,公社干部安排邓副司令员一行住公社招待所。邓副司令员想了解群众的生活情况,便对公社干部说:“我几十年没有睡过窑洞了,今晚我想在老乡家睡睡窑洞,请帮我找一家好吗?”公社干部说:“住招待所比较舒服,住窑洞不舒服啊!”邓副司令员笑着说:“窑洞冬暖夏凉,很好,机会难得,还是帮我找一个窑洞睡吧。”公社干部拗不过他,只好安排他去一户老大爷家的窑洞里睡觉。

晚上九点,邓副司令员带着公务员小何来到老大爷家。两人一见如故,非常亲切地聊起家常来。他问老大爷有几个子女,在干什么工作,对你好不好,一年有多少口粮,有些什么困难,老大爷都一一作了回答。老大爷说:“这里群众生活还很苦,特别缺水,吃的水要从很远的地方用车拉来。”邓副司令员听了很难过,负疚地说:“这里是革命老区,为中国革命做出过很大贡献,老区人民是有功之臣。解放几十年了,你们生活还这么苦,我们真对不起老区人民!”

当天,邓副司令员从环县乘吉普车来到山城堡,坐了一上午的汽车,天气又热,满身灰尘,小何想安排他在老大爷家里洗个澡。他连忙制止公务员不要提这个要求。就寝时,老大爷的儿媳送来两盆洗脸水,邓副司令员说:“这里水好宝贵哟,我和小何共用一盆水就够了。”于是他和小何共用一盆水洗脸、擦身和洗脚。第二天早晨,他们刷牙只用了半杯水。邓副司令员深体民艰,不忍心多用这贵如油的水啊!老大爷要留邓副司令员吃早饭,他笑着婉谢:“你们现在生活还不富裕,等你们富裕了,下次我再来吃。今天你有事吗?如果没事,请你带我去找一找山城堡打仗的地方好吗?”老大爷连声说:“好!好!好!”邓副司令员离开老大爷家来到公社,我问他:“首长,昨天晚上您睡在窑洞土炕上舒服吗?”他笑着说:“很舒服!”

这天上午,邓副司令员在老大爷的带领下,再次上山找阵地。找来找去,直到中午才找到,这个阵地叫马掌子。找到阵地后,邓副司令员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他吩咐小何送给老大爷20元钱,以表示对他的感谢。这年8月,邓副司令员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时,在会上呼吁各级党政领导要关心老区人民的生活疾苦,迅速解决老区人民的吃水问题。他的这一呼吁,引起了与会领导的重视,使老区人民的吃水问题逐步得到了解决。

在阵地上回忆峥嵘岁月

邓副司令员站在马掌子阵地上,精神焕发、兴致勃勃地向大家讲述当年打仗的情况:

1936年10月,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将台堡胜利会师后,蒋介石反动集团大为恐慌,急忙从全国各地调集五个军的兵力,进驻陕甘边区,妄图乘红军长征疲惫、弹药缺乏、给养困难、立足未稳之际,一举将我红军主力消灭于黄河以东的靖远、海原地区。敌主力胡宗南部队,气焰十分嚣张,追击红军每天前进100余里,来势汹汹。

根据当时情况,毛泽东指出,红军虽然困难很多,但这一仗必须要打,而且一定要打好。因为这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仗,初战的胜败,对政治、军事关系重大。毛泽东制定的战役方针是:红军打击的重点是胡宗南部队,要对他们进行歼灭性打击;对敌毛炳文、王均部则予以威胁牵制,相机予以打击,以利尔后争取他们参加抗日;对不愿继续打内战而有抗日要求的东北军王以哲部则积极进行统战工作。打的方法是逐次转移,诱敌深入,寻找战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如果歼敌条件不成熟,宁可再退让一步。

根椐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和一系列指示,红军三大主力于十月下旬开始由会宁、将台堡地区向北转移到宁夏的海原、打拉池地区。至11月15日,红军各部分别转移到豫旺堡、土井居以东和环县以西以及萌城、甜水堡地区。在逐次转移过程中,我军曾与敌人打过几次小仗,歼灭了部分敌人。

11月19日,红军三大主力迅速转移到环县山城堡以东、东北和东南地区,占领有利地形。这时,毛泽东认为歼灭胡宗南主力部队的时机已经成熟,即与红军前敌总指挥彭德怀共同研究了作战部署,决定在山城堡以东、东北和东南三面埋伏,放开西面,让敌人上钩。果然不出所料,胡宗南主力七十八师二三二旅及另一个团紧随我军之后,于20日进至山城堡地区,构筑工事,进行作战部署。

毛泽东和彭德怀将红一军团第四师部署在山城堡以东之城隍原附近地区,任务是向刘渠、山城堡进攻。当时红四师师长是李天佑同志,政委是黄克诚同志,我是该师十二团团长。11月21日吃过早饭,红四师按预定的作战部署向指定地区前进。下山后,李师长要我们在韩山堡(地名记不大清楚,可能有差错)地区集结待命。不久,红一师就开始向马掌子山的敌人阵地发起了猛攻,进攻几次还没有把敌人阵地攻下来。由于白天进攻对我不利,红一师就决定黄昏以后再发起进攻。当时我很想打仗,就打电话向李师长请战,要求带一个连去配合红一师把敌人的阵地拿下来。李师长批准了我的请求,我非常高兴。李师长为什么同意我带一个连去参战呢?我估计彭总可能给了红四师配合红一师夺取对面敌人阵地的任务。

接受这一战斗任务后,我马上要通信员告诉伙房,今天我要提前吃晚饭,帮我买只鸡来炒辣椒吃。接着我就去红五连(当时番号已改为十二团一营二连),对连长、指导员说:“今晚我要带你们连去配合红一师夺取敌人阵地,可以买一头猪杀给全连同志吃,大家吃得饱饱的,打起仗来有劲。”我要连长王永禄同志把全连同志集合起来,作了战前动员。

吃过晚饭,我带着红五连的连排干部到我团部驻地左翼山坡上去观察地形,了解一下敌人阵地设防和火力配备等情况,发现敌人防御阵地左翼山脚下有一条200米左右长的小河沟,小河沟离敌人阵地山脚下有六、七十米高,地势陡峭险要,敌人在这个方面没有设防,是个薄弱环节,但不利于我们进攻,因无法爬上去。如果我们从红一师阵地的右翼半山腰沿小河沟上面的高坎运动,迂回到敌人后方向敌人阵地发起进攻,这样就有把握攻下敌人阵地。如果这样打,红一师必须密切配合,把敌人的注意力和各种火力吸引到红一师进攻的正面,才有可能成功。

黄昏后,我带着红五连从韩山堡出发,来到红一师师部指挥所,陈赓师长问明我的来意后,就要我去红一师阵地找独立十三团具体研究作战部署。来到阵地上,我把我的作战想法讲给独立十三团团政委魏洪亮听,他同意我的打法,于是分头去做准备工作。

天黑以后,我们按共同商定的打法开始行动。我带着红五连秘密迅速运动到敌人阵地左翼,离敌人阵地后方还有二、三十米远的开阔地,不易通过,只好暂时停止运动,隐蔽起来。刚过几分钟,红一师就开始向敌人阵地发起猛烈进攻。轻重机枪声、军号声、冲锋喊杀声震撼山谷,敌人的注意力和各种火力都集中在红一师进攻的方向。这时,我红五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通过开阔地,迂回到敌人阵地后方,向敌人阵地发起猛烈进攻。连长王永禄带着第一排首先冲上敌人阵地,很快消灭了敌人一个排。这时敌营指挥所发现我军从他们背后打来,大为恐慌,急忙将他们的主要兵力和火力转移到红五连方面来。我红五连战士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奋勇冲杀,干部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敌人为了打开一条逃命的退路,纷纷向我们冲来,与我们短兵相接。红五连战士浴血苦战,与敌人展开白刃搏斗,杀得敌人尸体狼藉,狼狈逃窜。王永禄同志一马当先,带着第一排冲入敌营指挥所,击毙敌副营长一名。敌失去指挥,乱作一团。这时独立十三团在魏洪亮同志亲自指挥下,机动灵活,英勇作战,同时攻上了阵地。敌在我南北夹击之下,大部被歼。残敌见大势已去,纷纷缴械投降,还有一部分敌人则向北仓惶溃逃。在这次战斗中,红五连俘敌百余人,缴枪百余支,缴获弹药一大批,我仅伤十余人。

红五连夺取敌人阵地后,根椐战前规定的信号,我就在阵地上打了三发红色信号弹。这时四面八方响起了冲锋号声,各兄弟部队便一齐向敌人阵地发起了攻击。不久陈赓师长来到我们阵地上,表扬我们这一仗打得很好。并命令我们继续向山城堡方向前进,追击敌人。我立即命令一个排看守俘虏,打扫战场,自已带着红五连两个排继续向山城堡前进,一路上只见敌人丢弃了许多武器弹药,追过一条小河沟,敌人丢弃的军用物资更多,遍地皆是,可见敌人逃跑时是何等的狼狈!我命令我团三连和五连在两翼分别搜山,又抓到500多个俘虏,搜到了一大批武器弹药。

深夜11点,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原定夺取敌人阵地后,各路红军都要向山城堡前进,进行合击。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遇到一支兄弟部队呢?陈师长和李师长怎不派人来和我联系呢?是不是情况有了变化?根椐过去作战的经验,与部队失去联络,孤军深入,往往会吃亏的。于是我决定撤回部队,命令战士把缴获的枪支上的机柄和刺刀卸下,要俘虏兵挑着枪返回红四师师部驻地。

午夜1时许,部队押着俘虏回到红四师师部驻地韩山堡时,四师政委黄克诚高兴地迎接我们胜利归来。他对我说:“不知你们走到哪里去了,我派好多通信员找你们都没有找到。”我说:“政委,我们的作战任务是红一师陈赓师长给的,你当然是找不到的。”我接着问黄政委:“原计划攻下阵地后,红军都要向山城堡前进,为什么停止前进了呢?”黄政委笑着说:“我们已经胜利地完成了战斗任务,所以部队都撤回来了。”黄政委听到我说山沟里还有不少散兵和枪弹没搞回来,真可惜,他就命令我带着部队再去山城堡附近搜山,把敌人的散兵和丢弃的枪弹搞回来。因这时已是深夜,大家肚子都很饿,黄政委就搞来了一些干粮,要大家克服困难,匀着吃一点。吃完干粮,我就带着部队去搜山。这时东方已微露曙光,搜山很方便,看得清清楚楚。经过三、四小时的搜山,又抓到了四、五百个俘虏,搜到一大批武器弹药,满载而归。

山城堡战役,从11月21日下午开始,至22日中午结束,共歼敌三个团。我领导的红十二团,毙敌200余名,其中敌副团长、副营长各一名,俘敌1100余名,缴获迫击炮2门,各种枪600余支,还有大批弹药。

山城堡战役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最后一仗,也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最后一仗。经过这次战役,粉碎了敌人对红军和陕甘革命根据地的进攻,对巩固陕甘革命根据地、贯彻“逼蒋抗日”的方针、促进国内和平的实现,都起了巨大作用。

我们听了邓副司令员介绍山城堡战役的情况后,心情十分激动,对红军的英勇善战不禁产生崇敬之情。

6月9日下午,邓副司令员怀着四十四年前战斗胜利的喜悦心情,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山城堡。○

责任编辑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