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1972年:邓小平的赣南黄陂之行

廖昌义


1972年12月11日早上,这是我一生中难忘的日子。时任宁都县黄陂公社党委副书记的我正在公社办公室办公,突然电话机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办公室负责人接了电话,这是县革委会的来电,通知12日有“重要来宾”来黄陂参观。恰逢公社党委书记钟积兰去省城南昌学习了,办公室负责人便向我与曾奇伟(时任黄陂公社党委副书记)汇报了此事。我与曾奇伟得知此事后,马上碰了头,并作了分工,曾奇伟负责情况汇报,我负责接待事宜。

我将接待地点选在了公社的一个小会议室,把四张乒乓球桌一字排拢,并叫人到供销社剪来白布遮好,上面又罩了一层塑料薄膜,再挑来一些好点的凳子。

12日早上,天下着濛濛细雨,公社食堂的李师傅早早做好了早饭,我与曾奇伟吃过早饭后便开始准备迎接。曾奇伟坐在办公室等,我与曾训强在大门口等,曾训强当时掌管着展览馆和毛泽东旧居的钥匙。

7时40分,曾训强说来宾来了。接着便见一辆北京吉普开了过来,县保卫部的凌立桃主任坐在车上,没有在公社大门口停车,直接往山堂方向开去了。相隔50米,是一辆黑色的伏尔加轿车,我一眼便看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那个曾经熟悉的身影,原来这位“重要来宾”就是邓小平同志。由于司机不熟悉路,将车子开往了油榨下去的小布方向,我马上比手势,司机便把车倒了回来,我又看见后排坐着卓琳和县保卫部的王贞文。又隔了30多米,来了一部苏联产“嘎斯69”型车子(“文革”前卫生部长李德全来宁都时奖给宁都卫生模范县的),这辆车停下来了,县武装部肖修竹副部长从车上下来,他问我:“老廖,你怎么没去?”我说:“前面的车子没停,开门的钥匙都还在我这里。”

肖修竹叫我上车,告诉我是邓小平来了,我问他应该怎样称呼,他告诉我叫老首长,并说上面有规定,不要去向邓请示汇报,也不要请他作指示报告。

到观音排毛泽东旧居后下车,我忙走上前说:“老首长,辛苦了。”

邓小平回答说:“不辛苦。”他戴灰色鸭舌帽,上身穿荔枝色列宁装,下穿灰色西裤,脚上穿着猪肝色皮鞋。卓琳戴北方人的大帽,还扎了裤脚。

我见邓小平外衣内没有穿毛衣,只穿了件衬衣,又问:“首长,冷不冷?”

邓小平说:“我不怕冷,我老婆怕冷。”

打开毛泽东旧居大门,进厅堂右间,便是毛泽东原来的住房。房间很小,放了一张只有一个抽屉的简陋桌子,还有用两张长凳搭了几块棺材板的床铺。

邓小平仔细看了,先是沉思,然后感慨地说:“毛主席原来住这样的地方呀!”

讲解员向来宾介绍了毛泽东在这里居住的时间和期间所做的事情。参观完后,讲解员还补充介绍说:“这是毛主席的住地,对面有个祠堂是朱老总的司令部。”

参观完回到公社,我领着来宾到会议室休息。

曾奇伟迎来,与邓小平握手,说:“老首长,辛苦了!”

邓小平说:“不辛苦。”

在公社会议室,邓小平坐了上席,卓琳与王贞文坐在一起,我与曾奇伟一人坐一边,其他随行人员也各自坐下。

桌上已摆好了金桔子、蚕皮糕、油炸粉皮糕、油炸红薯丝、花生糖、芝麻糖等。肖修竹便对我说不在这里吃中饭了,就吃点点心。

大家坐定,肖修竹简单介绍了情况:“这是黄陂,是苏区,这里曾有过个战役,毛主席在这里呆的时间比较长。”

肖修竹几句简简单单的介绍后,邓小平说:“这个地方我没有来过。这是个好地方,是反‘围剿中心,很重要,黄陂对中国革命贡献很大,牺牲了很多人。”

接着,邓小平问:“黄陂有多少人?”

曾奇伟回答说:“有近三万人。”

邓小平又问:“机械化如何?”

我便介绍了黄陂当时推广使用农机具的情况。

邓小平听后说:“你们公社很不错嘛!”然后又问:“全县有多少公社?”

我与曾奇伟回答说有26个,接着便逐一算给他听,说到赖村时,邓小平插话问:“赖村不是于都的吗?”

我与曾奇伟解释说:“1952年与青塘一起划归了宁都。”

邓小平点了点头,就说:“我在赖村石街蹲过点,住在一个戏台的地方,蹲了三四个月时间。”

既然不在这吃饭,我就给他加了一杯竹叶青酒。他喝了酒,说这是好酒。邓小平与卓琳还吃了一些蚕皮糕,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邓小平拿了一个金桔子品尝,对卓琳说:“这个好,可以治感冒。”一会儿又说:“我们小鬼感冒了,吃这个东西好。”

坐了有一个多钟头,他们起身要走,我挽留他们在黄陂吃饭,邓小平说:“县里安排好了。”

我又问:“首长还有什么事没有?”

邓小平说:“没有。”

临走时,通过他司机用报纸包了几斤金桔子,还包了些蚕皮糕、粉皮糕、花生糖、芝麻糖。

我们送邓小平一行走出公社大门,邓小平还漫步走向刚竣工的黄陂大桥桥头,凝视古老的黄陂,并不住点头,然后才与我们告别上车,我们跟在车后不断向他们招手。临走时,肖修竹对我说首长很高兴,身体也好,走路上石梯踏两个台阶,很稳健。

11时左右,邓小平一行离开黄陂。

这事虽然过去几十年了,但我仍记忆犹新,与伟人邓小平仅短短几个小时的接触,便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他生活简朴,包括他夫人卓琳,穿着都很朴素;他很坦率,自己的问题自己说出来;他能屈能伸,具有政治家的风度;他记忆力惊人,何时何地做过何事都记得很清楚。

正是这位伟人,在粉碎“四人帮”后复出,引领全国人民改革开放,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责任编辑 刘金旭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