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论当代中国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多元化

刘畅然

[摘 要] 知识分子的本质是“具有较多知识”的社会成员,其他因素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为知识分子;但是,知识分子的分类及其阶级属性,则往往与知识分子个体所从事的职业及其对社会的态度直接相关。“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论断具有二重性,即进步性和阶段性。考察当代中国知识分子阶层的阶级属性,主要应该从与职业密切联系的社会生产关系的角度去认识。随着中国知识分子阶层自身职业分布结构的重大变化,其阶级属性也相应地呈现为多元化。

[关键词] 知识分子 传统论断的二重性 阶级属性 多样化

一、科学认识知识分子的概念及其范围界定

关于知识分子的概念及其范围的界定问题,是研究知识分子阶层的一个基本理论问题,也是探讨知识分子理论的起点。对于这个问题,国内外均有广泛的探讨与研究,但究竟什么是“知识分子”,其范围应该如何界定?至今一直没有统一的认识。

国内外对“知识分子”的理解是多种多样的,不过从总体上看还是比较接近的。关于知识分子概念的定义,国外的主流看法是,知识分子是受过专门训练,掌握专门知识,以知识为谋生手段,以脑力劳动为职业,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群体。这一群体,属于通称的“中产阶级”的主体。也有一些西方国家的学者认为,知识分子是一群受过相当教育、对现状持批判态度和反抗精神的人,他们在社会中形成一个独特的阶层。前苏联则把知识分子定义为从事脑力劳动的专业人才。目前,国内学术界一般认为,知识分子是具有较高文化水平,以创造、积累、传播、管理及应用科学文化知识为职业的脑力劳动者,主要分布在科学研究、各类教育、工程技术、文化艺术、医疗卫生等领域。也有一些辞书将知识分子解释为具有中专以上学历或具有同等文化程度与专业水平的,以从事脑力劳动为主的,致力于知识的创造、发现、积累、应用和传播的精神文化生产活动的劳动者。《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是这样界定知识分子的:“具有较高文化水平、从事脑力劳动的人。如科学工作者、教师、医生、记者、工程师等。”[1]

通过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国内外对“知识分子”的界定包括三个主要方面:⑴具有较多知识;⑵从事与知识相关的脑力劳动方面的职业;⑶对社会抱有某种有别于其他阶层的态度。其中前两点几乎为国内外绝大多数人所一致认同,第三点也得到了相当多的学者特别是很多西方学者的认可。这种观点类似于中国古人所讲的“士志于道”或西方人所说的“社会良心”及“社会正义”。同时,这种观念与近代知识分子概念的产生有着密切的历史渊源。

然而,综观国内外对于知识分子这一概念的定义,我们可以发现,这些定义在反映知识分子主要特征的同时,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瑕疵。其实,普遍性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最本质的特征是“具有较多知识”,而与其所从事的职业及其对社会的态度没有必然的联系。就是说,只要是“具有较多知识”的人,实质上就是知识分子,即广义的知识分子。无论其从事什么职业、有无职业,也无论其对社会持有何种较为固定的心态。例如,一个受过多年高等教育的博士,无论其从事何种工作,他都属于知识分子;一个在学校从事过教学工作的合格教师,无论其改行做建筑工人,还是失业在家赋闲,他都一直属于知识分子,而不会因为其职业状况的变化而改变,只是这个人又增添了其他新的身份而已;一个满腹经纶的文化工作者,无论其对社会持有喜欢、褒扬,还是厌恶、贬损的态度,都不会影响他做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社会身份。当年猛烈抨击社会黑暗面的鲁迅是知识分子,同样,身为统治阶级代言人的“反动文人”也是知识分子。那么,以什么样的标准去衡量一个社会成员是否“具有较多知识”,从而判断其是否属于“知识分子”呢?这就要依据社会历史环境的变化,与时俱进地去把握。例如,建国初期我们可以将读过初小的人称为“知识分子”,但在当今则明显不妥。

知识分子的本质是“具有较多知识”的社会成员,其他因素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为知识分子;但是,知识分子的分类及其阶级属性,则往往与知识分子个体所从事的职业及其对社会的态度直接相关。在揭示知识分子最本质的特征之后,我们可以从广义和狭义两个层面,对我国的知识分子阶层展开深入的分析与探究,从而客观地把握界定“知识分子”的具体尺度。

广义的知识分子,泛指具有较多知识的人,其中包括狭义的知识分子在内。其唯一的本质特征,是相对于同时代的其他社会阶层的人而言“具有较多知识”。狭义的知识分子,则除了符合“具有较多知识”这一知识分子的本质特征之外,在大多数情况下,还要具备一个从事与“具有较多知识”直接相关的,即脑力劳动方面的专业技术职业的条件。也就是说,对狭义知识分子的界定,“具有较多知识”是先决必备条件,“从事脑力劳动方面的专业技术职业”是一般性原则条件。在大多数场合我们所讲的“知识分子”,一般是指狭义的知识分子。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狭义的知识分子主要指在科技、教育、文化、卫生等领域工作的脑力劳动者。

另外,应该明确指出的是,知识分子是社会成员因其“知识”因素而获得的社会身份,作为社会成员的个体则往往同时具有多种社会身份。例如,大多数法官既是司法人员又是知识分子,同时还是广义的公务员。不过,一个社会成员的多种社会身份有主次之分,一般以其所从事的职业为主要社会身份。由于划分社会身份的标准不同,一种社会身份只是反映一个社会成员的某个侧面而不是全部。

二、关于传统知识分子阶级属性论断的评价

在这里所讲的“传统知识分子阶级属性论断”,是指长期以来一直沿用的“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论断。

我们党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认定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发展过程。在建国以前,一般是将知识分子看作是小资产阶级。到建国前夕的1949年四、五月间,刘少奇在天津视察工作时,提出了教员、记者、演员、工程师、技师等脑力劳动者“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基本观点。[2]1956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会议,周恩来作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周恩来在报告中指出,知识分子的面貌“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们中间的“绝大部分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3]。但在1957年以后,特别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对知识分子的认识偏离了正确的轨道。1971年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错误地提出了“两个基本估计”,即认为解放后17年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基本上没有得到贯彻执行,教育战线是“黑线专政”;大多数教师和解放后培养的大批学生的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的大多数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并将这种认识扩展到整个知识分子阶层。这种错误论调把“文化大革命”前17年的教育战线说成一团黑,把广大知识分子打成“臭老九”,这是当时极“左”路线的表现,完全不符合我国知识分子阶层的实际。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党中央才通过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并根据我国知识分子队伍的大体状况,明确地把我国知识分子的阶级属性重新定位为“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论断具有二重性,即进步性和阶段性。一方面,它客观地反映了上世纪90年代以前我国知识分子队伍总体上的阶级状况,并且这种提法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具有非常进步的时代意义。那时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认定,主要是以狭义知识分子的一般状况为依据的,这部分人占我国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构成了当时我国知识分子队伍的主体。我们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客观地去理解“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论断。首先,这一论断是从总体上讲的,即是根据占知识分子绝大部分的知识分子队伍主体的一般状况而概括的,并不排除小部分知识分子从属于工人阶级以外的其他阶级、阶层情况的存在。其次,这一论断是从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同工人阶级的其他部分的根本利益是完全一致,都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并且都在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在思想观念和实践活动方面共处于同一立场的角度考虑的。其三,这一论断与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知识分子队伍主体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中所处的地位比较单一的状况是相适应的,这是确认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客观依据。当时,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属于全民所有制或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职工,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中,他们与工人阶级其他阶层的地位基本相同,理论上同属于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其四,这一论断在当时作为一种知识分子政策,非常有利于知识分子阶层的拨乱反正,从而提高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和充分发挥广大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积极性与创造性。正是基于这种实际情况和拨乱反正的历史背景,1978年3月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代表党中央郑重重申:“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工人阶级自己培养的脑力劳动者,与历史上剥削社会中的知识分子不同了。……他们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自己的知识分子,因此,也可以说已经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一部分。”[4]另一方面,“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论断又具有其阶段性,即它是对一定历史时期内我国知识分子阶层所处阶级状况的概括。随着我国各方面改革的深化和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事业的发展,我国知识分子阶层的总体状况和阶级归属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继续完全套用传统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论断,已经无法全面反映知识分子阶层阶级属性的现状。所以,我们有必要根据客观实际情况的变化,与时俱进地推动关于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理论的发展。

三、中国知识分子阶层自身结构的重大变化

社会阶层结构是指社会阶层系统中不同社会成员之间的构成方式与比例关系,它是依据某些特定的原则、标准和方法,对社会成员归属的划分,从而确定各类社会成员在社会结构中的位置。有关知识分子阶层自身结构的问题,国内外学者依据不同的标准,进行了多种多样的划分。有的将知识分子的构成分为专业技术人员群体(包括工程技术、农业技术、卫生技术人员)、教学科研人员群体和学生群体(大中专院校的学生)等多个群体;有的将知识分子分为直接从事物质资料生产的知识分子、从事精神产品生产的知识分子、从事社会事务管理的知识分子等多个类别;有的将知识分子按照能级结构,即按照高级、中级、初级三个能级进行分类,等等。

考察知识分子阶层的阶级属性,应该从社会生产关系的角度去认识知识分子阶层的内部结构。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1992年中共十四大以后,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与发展,知识分子阶层的自身职业分布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知识分子不再是青一色公有制(“全民”或“集体”)经济关系下的职工,而是分属于多种所有制经济关系下的“知识人”。除公有制单位的知识分子之外,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民营科技企业的创业人员和技术人员、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个体户、私营企业主、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等新的社会成员,也绝大多数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阶层中的各个群体,几乎存在于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

四、知识分子阶级属性较为单一状况的终结

随着中国知识分子阶层自身分布结构的重大变化,其阶级属性也相应地呈现为多元化。在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条件下,知识分子的社会分布更加广泛,他们在社会生产关系中的地位与作用日益多样化。在我国的知识分子当中,虽然有相当一部分人仍然属于工人阶级的一个阶层,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知识分子的阶级属性是绝对单一的或较为单一的。“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的论断,使很多知识分子所处的阶级状况无法得到客观的、令人信服的解释,这种传统认识已经无法较为全面而客观地反映我国知识分子阶层的阶级归属。

我们应该按照划分阶级的客观标准,对各类知识分子的阶级状况进行具体考察,从而得出科学的结论。依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划分阶级的客观标准是人们在生产关系中所处的地位,主要是对生产资料的不同关系。从目前情况看,一方面很多分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中对生产资料的关系与工人阶级其他阶层中的大部分人依旧是基本相同的,但另一方面也有相当多的知识分子在这一点上与前者是有所区别的。因此,我国知识分子并不都同属于工人阶级,除很多仍属于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之外,还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是从属于其他阶级的知识分子,即使针对狭义上的知识分子中的一部分人来讲也是这样。在当代中国社会,没有知识分子的阶级、阶层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想象的,实际上各个阶级、阶层均拥有自己的知识分子。即工人阶级有工人阶级的知识分子,农民阶级有农民阶级的知识分子,其他阶级或阶层有其他阶级或阶层的知识分子。例如,在农村有一些受过相当教育,具有较多知识,但并不是国家或集体单位职工的人。他们有的搞个体幼儿教育,有的行医诊病,有的是农业方面的技术人员,也有的从事其他专业技术方面的经营。在这些人中,有些还具有大学毕业文凭。他们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但从本质上讲,从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中所处的地位看,他们是农民阶级的一部分,应该是农民阶级的知识分子。在城市里,随着我国各方面改革的深化和社会的发展,也有相当一些受过较高教育,但并非国家、集体或其他性质单位职工的知识分子,从事职业教育、幼儿教育、艺术教育、法律咨询、文学创作、专业技术服务及其他服务业等方面的个体、私营工作。从对生产资料的关系看,对这些知识分子的阶级属性也应该根据具体情况作具体的分析。这些情况充分说明,知识分子阶级属性较为单一的状况已经终结。

与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相联系,我国属于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知识分子相对较多的现象将存在一个较长的时期,但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特别是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发展,知识分子阶层的这种状况将发生明显的变化,即工人阶级以外的知识分子队伍将呈现快速发展、比例不断有所上升的趋势。在我国,各阶级的知识分子没有本质的区别,其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只是由于他们在社会生产关系中对生产资料的关系不同,表现为分属于不同的阶级。知识分子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而是分属于各个阶级的一个阶层或分属于某个阶层的一个群体。知识分子做为一个阶层的社会独立性也是相对的,因为知识分子阶层中的不同群体,往往与所在阶级或阶层的关系,要比同知识分子阶层的关系更为密切。

工人阶级以外的知识分子是一支蓬勃发展的社会力量,我们在研究知识分子问题时绝不能忽略。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文化知识相对集中在知识分子身上的状况将长期存在,“能不能充分发挥广大知识分子的才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们民族的盛衰和现代化建设的进程”[5]。因此,我们应该积极研讨知识分子理论,更广泛地调动知识分子的积极性,使各阶级的知识分子都能够充分认识到自己在国家现代化建设事业中所处的特殊重要地位和肩负的共同使命。○

参考文献:

[1]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Z].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1612.

[2]韩亚光.1949年刘少奇在天津是如何提出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的?[N].学习时报,2002-12-30(3).

[3]周恩来选集(下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272.

[4]邓小平文选(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89

[5]江泽民.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N].人民日报,1992-10-12(1).

责任编辑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