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军事胜利开启国共政治战

冯 都

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战役距今已近80年了,长期以来,人们往往对其取得的军事胜利给予很高评价,很少有人论及其取得的重大政治胜利。笔者通过对众多史料深入研究发现,这次反“围剿”军事之战结束后,接踵而来的是一场长达月余的政治之战。从其取得政治“三响”的丰硕战果来看,其政治战战果竟不亚于其军事全胜战果。

重磅巨响:目民党内部掀起赎救大波

随着对中央苏区第一次“围剿”战役的拉开。蒋介石万万没有料到10万大军的开篇之作,还未到1931年1月1日第三期聚歼之时,张辉瓒亲率打头阵的第十八师9000精兵,就提前两天(1930年12月30日)在永丰龙冈山谷里被红军一网打尽,师长张辉瓒乖乖投降。败讯传来,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国民政府首都南京上空巨响,在政治上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国民党军高层震蒋,蒋介石谈毛泽东色变。蒋之嫡系将领陈诚得知惨败后到处说:“十八师、五十师太不行了,等我去试试看。”第二十六路军总指挥孙连仲则讥讽嘲笑:“十八师、五十师送了一万多支枪,连个收条都没有得到。”南昌行营参谋长谢慕韩发出哀叹:“龙冈之役,全为血染;东韶之山。遍堆毙尸。”行营主任、第九路军总指挥鲁涤平更是脸上无光,致电蒋介石伤心地说:“龙冈一役,十八师片甲未还。”气得蒋介石回电骂道:“十八师失败不足为怪,一败即馁,何鼠胆乃尔。你每闻共党便张皇失措,使为共党闻之,岂不为之所窃笑呼?”

其实,蒋介石的痛心比起鲁胖子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作为最高决策者不能不假装镇静罢了。他回到家中对夫人哀叹道:“国军用了10万多兵力,还打不赢共军4万梭标兵。我的对手毛泽东简直是用兵如神。他自1927年冬以来,就一直与我周旋,他有一套蛊惑人心的穷人理论,有一套从《水浒传》里学来的毫无章法的战法,我讨厌与这样的人作战。”

政要游说中共,蒋介石厚礼请求谈判。国民党损兵折将。又向苏区奉送了大量军火。这些,他们都不后悔。让他们痛心疾首的是,培养了多年才成为“江西省剿匪总指挥”的中将师长张辉瓒落在共产党和红军手里,这个政治损失太大了,必须千方百计营救。于是,湖南军阀程潜、唐生智、何键、范石生等,纷纷写信或派出代表向中共传递信息,要求莫杀张辉瓒,双方坐下来谈判。上海三家银行表态,愿意联合担保,向红军赠送20万块银元和20担红军急需的各种西药。蒋介石为挽回惨败的不利影响,决定派员秘密去上海找中共中央举行国共谈判,慷慨许诺厚重条件。甚至允诺释放关押在南昌的100多名“共党政治犯”。

张氏全家坐卧不安,急着倾家荡产赎救。红军擒张后,张辉瓒在龙冈向毛泽东苦苦求命,只要免他一死。情愿捐款、捐枪、捐弹、捐药赎命。其妻朱性芳在长沙更是一再表示,要派其弟赴沪寻找中共。当面保证将全部家产、田地、金银、存款送给红军,以换回其夫。

蒋介石分析毛泽东的儒将性格,认为他不会匆匆处决张辉瓒。于是指令江西省政府主席鲁涤平要抓住时机着手国共谈判部署。鲁涤平决定派省府“精明干练”的秘书王信宜(系张辉瓒的亲戚),以谈判代表身份前往上海。千方百计秘密与中共中央联络人员龚饮冰取得联系,接运中共代表来赣商谈。

种种迹象表明,国民党军政高层躁动不安,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中共和红军方面完全驾驭了国共政治之战的主动权,彻底摆脱了自井冈山以来两年多的被动局面。是苏区广大军民取得的一次最扬眉吐气的胜利。

深远影响:海内外狂热评述声浪纷至沓来

国民党从1930年10月起,天天叫嚣要大规模“围剿”红军及其根据地。但由于他们内部各怀鬼胎,勾心斗角,所谓的“围剿”战役拖到12月底才得以实施,许多国家派来的记者等候着重要新闻,都一无所获。不料,战役打响后,他们却得到了意料不到的重磅新闻。

国民党军大败,震惊了日、苏、港媒体舆论。1931年1月1日,东洋日本国民在狂热欢度元旦佳节之时,突然看到《读卖新闻》以斗大标题刊登爆炸性新闻,披露了中国国民党军队9000余人被工农红军全部歼灭,连蒋介石的心腹干将张辉瓒也束手就擒,日本民众纷纷奔走相告,议论纷纷,惊为奇闻。我国一代文豪郭沫若当时正在日本,他亲眼看见几家报纸把捉杀张辉瓒当做特大消息报道,讽刺蒋介石拙劣无能的意味充斥字里行间。

193 1年春,苏联《真理报》《共产党人》《革命东方》等各大报,均及时刊登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消息。纷纷赞扬朱毛红军4万人打破10万敌军“围剿”,大大增进了苏联人民对中国红军的了解。上海党中央秘密出版的《红旗》《捷报》刊物,也转载了外电消息,并发表评论。盛赞中央苏区红军获得了空前伟大的胜利,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战绩。

香港媒体也不示弱,《文汇报》《大公报》都抢登头号新闻,《南华早报》还发表署名文章说:“张辉瓒是装备精良的王牌师师长,南昌出发时曾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结果遭到覆灭的下场。”《中共军人志》鉴于毛泽东运用一整套科学战略战术,惊呼“红军以内线穷寇困兽之计,破外线国军长蛇之势,树立了中国近代军事史上罕见的战例”。

中国工农红军大胜,震动了共产国际和斯大林。龙冈大捷歼敌近万并活捉敌师长张辉瓒。这是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大事。它极大地震动了共产主义运动的指挥中心共产国际,震动了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斯大林。

1931年上半年,叶剑英从苏联回国,辗转来到中央苏区。5月初到龙冈苏区中央局驻地的组织部报到并分配工作。他在第二次反“围剿”前线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毛泽东时,第一句话就说:“红军活捉张辉瓒。震动了共产国际领导人啊!”(笔者注:当时共产国际总书记是布哈林)毛泽东笑曰:“我这位湖南老乡,名气更响啰,我已把他的名字写进诗词了。”毛泽东带他到红军指挥部后继续说道:“张辉瓒给红军不仅送来无线电台和9000支枪,还送来两位难得的专家。一位是唱电台主角的王诤,一位是张辉瓒的保健医师李治。”

叶剑英听后十分赞赏朱毛的才智,他进一步告诉毛泽东:“有人看到斯大林在他的‘记事本里写了15个字:‘龙冈,四万打败十万,朱毛捉到总指挥。他肯定了朱毛红军创造的经验。提出过‘向中国井冈山学习的口号。还在《共产国际》杂志上介绍你的简历,称你是‘中国共产党的奠基者、中国游击队的创立者、中国红军的缔造者之一。这样,朱毛领导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不仅饮誉苏联,还通过杂志的介绍,传遍东欧各国。”(笔者注:斯大林长期把重要珍闻写在“记事本”里,如1951年2月,驻中国大使尤金对刘伯承、陈毅说。斯大林在“记事本”里也曾写过“淮海,六十万战胜八十万,奇迹,真是奇迹”。这是其中另一例。)

这次中央红军作战取得的伟大成果,如此震动共产国际,震动各国媒体,震动港澳舆论,在历史上极为罕见,完全应该看做是中共和红军取得的最为重大的政治成

果。从这一角度来说,中央苏区任何战斗胜利,都无法与之媲美,无法超越它的深远影响。

军民反响:杀与不杀张辉瓒形成了白热化

第一次反“围剿”的政治影响力在外界如此巨大,炒作得沸沸扬扬,而江西苏区就像一个有严重“耳背”的人,听觉不灵。其原因主要是赤白两地阻隔,无法通信,苏区又缺乏大功率无线电台,无法与上海党中央乃至共产国际联系,加上国民党视张辉瓒的人质谈判为高度机密,媒体无法透露。半个多月过去了,革命阵营内部是如何应对呢?笔者从三个角度来窥视存在的严重反差。

朱毛认为刀下留人能做大文章。红军对待俘虏的政策是“优待白军俘虏”。张辉瓒被俘时身上没有武器,没有反抗,承认自己是张辉瓒,让红军押下山去见朱毛。两个月前,毛泽东经历了“国民党悬赏10万元捉拿,杀害发妻杨开慧,派人去挖毛氏祖坟”这三大揪心私仇,本可通过剐割张辉瓒解恨,但毛泽东是个目光远大的政治家,考虑问题始终坚持从革命大局出发,模范执行党的俘虏政策。毛泽东先是从指挥所来到龙冈街。给张辉瓒松绑,席地而坐,幽默审问敌情,对书写反动标语严加驳斥,最后给他讲解当前形势和革命道理。接着,为防不测,由总前委监管,带着张辉瓒离开龙冈,步行30华里,把他关押在君埠。沿途有人用石头扔他,毛泽东亲自出面做工作,对大家说:“把张辉瓒打死就不知道敌情了。”

在红军追歼东韶之敌的行军路上,毛、朱进行了一番精彩对话。毛泽东说:“国民党有个‘黄埔,共产党也要有个‘红埔。”朱德领悟其意说:“要得,张辉瓒是喝洋墨水的,可让他去红军学校当教官。”毛泽东又说:“打败仗的教打胜仗的,今古奇观。”朱德也说:“好让我们的战士了解,敌人是怎样打败仗的。”这天夜晚,毛泽东长久默不作声,他想了许多,最后对朱德说:

“张辉瓒在我们手里,可能要打政治牌,蒋介石决不会无动于衷。往后有好戏看。”

20天来。张辉瓒被各地赤卫队员解去戴上纸糊高帽,游乡示众。毛泽东见状后说:“对张辉瓒控诉、公审、批斗、呼口号都可以,触其灵魂,斗其思想,使其认罪,将其教育改造过来,但绝不能一擒就杀。”他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继续说:“你们必须严格执行政策,不论俘虏的是军官还是士兵,一律给予优待。让俘虏帮助我们做瓦解敌军的工作。”毛泽东的话的确有深邃的道理,若把张辉瓒杀了,好看的政治大戏就看不到了。

周恩来认为可与蒋氏首打谈判牌。周恩来在1931年1月召开的六届四中全会上继续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负责军委和特科工作。他得知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打得很好,还抓到了师长张辉瓒后,非常高兴,每天都注视着国民党蒋介石的动静,当他几次听到南京、长沙有人传递信息,欲寻我党中央的秘密地址后,立即要求中央联络员龚饮冰密切注意观察。

国民党谈判代表王信宜在上海辗转找到了龚饮冰后,每天等待着共产党的响应。周恩来将此事提交到中央常委讨论,认为蒋介石为了一个师长,赎价不低,对我党、我军有利,不能坐失良机。敌人派来的谈判代表只是省府的一个秘书,官衔不高,我们也应派出地位对等人士。基于去的地方是白区城市南昌,可能对我不利,因此须派两个人去,以便磋商和互相照应。中央研究结果,同意周恩来意见。中央还向红一方面军总部写了一封信,要求朱德做好放回张辉瓒的准备。

周恩来思虑良久,决定派中央军事部副秘书长李翔梧为红军代表、中央特科涂作潮为中共代表,另外还派一个年轻通讯员化装送信去江西,面交朱德。周恩来对他们说:“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现在却急切地找我们对话了。这是国共分裂后第一次同蒋秘密打谈判牌,人质掌握在我们手里。要借此机会一面揭露国民党反人民的罪恶,一面要敏锐地提出更多要求来达成协议。总之,你们要见机行事。”

龚饮冰将李、涂二人引见给王信宜,并于次日将他们送往龙华机场。接着由王陪李、涂二人登上王带来的飞机,于1931年2月上旬飞往九江,然后乘火车抵达南昌。

周恩来的安排和打算,与远在江西的毛泽东的想法不谋而合。遗憾的是,那位送信的年轻人离开上海后,在赤白交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不得而知,反正朱德一直未见到这封信。据史沫特莱说:“几个星期后,通讯员才来到朱德指挥所,这时张辉瓒已经被杀了。”

受害群众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从历史上看,张辉瓒紧跟老蒋走反共道路,对革命者大肆屠杀。1929年他任南昌卫戍司令时,杀害进步人士1000多人。1930年底,他咬牙切齿地对官兵发誓说:“吾党与共匪势不两立,此番不剿清。誓不生还,愿吾汝辈共勉之!”当十八师来到东固后,张辉瓒找不到红军决战,就下令烧杀三天,将苏维埃政府、红军学校、医院、工农银行焚烧无遗,对东固无辜群众进行灭绝人性的狂杀。

龙冈万功山活捉张辉瓒后,人们拍手称快,普遍认为必须处决张辉瓒,因为自古以来都是“血债要用血来还”。尤其是东固广大群众,更强烈要求镇压张辉瓒,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有的人还认为。若不杀张辉瓒,会引发“谁是真AB团。谁是假AB团”之嫌。

东固杀张:国共谈判夭折,但政治声威久远

面对群众的一片怒吼,刚成立的苏区最高党组织——苏区中央局(总前委同时撤销)十分为难,代理书记项英出于消除群众对党、对红军怀疑的考虑,擅自批准将张辉瓒解往东固公审,没有制定防范和避免斩杀的措施。当毛泽东得知此讯时,为时已晚,他忧虑地找何长工出主意,何长工觉得张辉瓒民愤太大,不让批斗恐怕不行,但不能杀,建议毛泽东不要出面,由他去做说服工作。

形势骤变,谈判告吹。1931年1月28日,东固群众3000多人(含苏区干部和当地红军100多人维持秩序),在镇郊举行“活捉张辉瓒公审大会”,因敌机经常袭扰,故安排在下午3时开会。大会时间很短,当人们的愤怒声讨达到高潮时,会场上掀起了一片“剥皮”、“抽筋”的喊杀声。为了节省子弹。并避免敌机听到枪声,人们将张辉瓒拖到台下,用马刀割颅,随即将首级置于木匾上,次日拾至赣江漂流。1月30日,张辉瓒的首级被陂下村群众捞起,挂在樟树上,再次开会声讨。三天后又投入赣江。2月5日,张辉瓒的首级漂流到吉安,国民党第七十七师哨兵在浮桥边捞起,翌日用小吉普运往南昌,由鲁涤平辨认。鲁涤平认定后痛哭流泪,下令呈报蒋介石。2月7日,《江西民国日报》以特大新闻将此事刊出,披露于世。此时,中共两位谈判代表刚到南昌,从报童手里买了一份报纸,看后吓了一跳,深知谈判告吹,赶紧化装逃离南昌,返回上海。这样。双方期望值都很高的国共谈判半途夭折。蒋介石暴跳如雷,气急败坏地进行最凶恶的报复。

统战失策。弊大于利。处决张辉瓒对广大苏区人民来说。是合乎情理的,但对中国革命的伟大事业来说,则是弊大于利。或者叫眼前利益多,长远利益少。朱德在延安对史沫特莱说:“我们对杀张辉瓒感到很后悔,因为蒋介石对此十分狠毒,杀害了我们许多在狱中的革命同志。”后来几次反“围剿”想再活捉敌师长就非常困难了,因为他们怕步张辉瓒被杀的后尘。

产生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一是王明“左”倾路线的干扰,如苏区中央局一味满足群众的要求,没有权衡利弊,去做过细的思想教育工作;二是苏区许多人基于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极大愤恨,统战意识十分淡薄;三是上海党中央与江西苏区无法沟通,互不了解有何动作;四是由于总前委的撤销,毛泽东无法在苏区起到执掌舵手的作用。

尽管杀张辉瓒导致国共谈判流产,大批硬件收入(蒋介石开列的交换清单)没有得到,但仍然取得了许多无法估量的政治效应。事实雄辩地证明,第一次反“围剿”胜利后取得的政治战果,在中国革命史甚至国际共运史上都留下了极为精彩的一笔。

责任编辑张荣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