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横扫千军如卷席

张宗逊 董福庆


1948年1月上旬,中央军委、毛泽东根据全国战局以及西北战场形势,指示西北野战军转入外线作战,配合陈赓、谢富治兵团打击胡宗南部,粉粹其机动防御部署,策应刘伯承、邓小平野战军和陈毅、粟裕野战军开辟中原战场。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我协助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于2月22日分路向宜川攻击前进。以第三纵队、第六纵队(1947年10月11日组成)各一部,于24日突然包围宜川,以第一、第二、第四纵队(1947年9月21日组成)全部及第三、第六纵队各一部共8个旅的优势兵力,进至宜川西南瓦子街地区设伏,以求在运动中先歼援敌,尔后攻城。

胡宗南得知宜川被围后,一面命令宜川坚守待援,一面急令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领整编第二十七师三十一旅、四十七旅和整编第九十师五十三旅、六十一旅,共约2.5万人,由洛川、宜君一线向宜川驰援,于2月28日到达瓦子街以东。待敌刘戡援军进入预伏地区后,西北野战军主力将其迅速合围,经30小时激战,予以全歼。接着攻克宜川,全歼守敌一个旅。宜川战役,歼国民党军第二十九军军部和整编第二十七师、第九十师师部及其5个旅,共3万余人,中将军长刘戡自杀,中将整编师师长严明被击毙,缴获甚多,粉碎了胡宗南阻止人民解放军南进的企图,获得了西北野战军转入外线作战的第一个大胜利,并迫使胡宗南急调裴昌会兵团及整编第三十八师向西安增援。这就造成了华东野战军和晋冀鲁豫野战军各一部联合发起洛阳战役的战机,有力地策应了人民解放军在中原战场的作战。

宜川战役后,西北野战军为扩大战果,于3月5日挥师南下,发起黄龙战役,至3月9日,解放富县、黄陵、宜君、白水等城镇,逼进蒲城,围攻洛川,进一步孤立了延安守敌。胡宗南急令裴昌会兵团并配属整编第三十八师增援洛川。鉴于洛川地形险要,城池坚固,敌兵猬集,加之黄龙山区粮食困难,人民解放军的大部队不宜久留,而西府、陇东一带敌人兵力空虚,彭德怀和我商量后,审时度势,果断改变夺取洛川的计划,留一部兵力围困洛川,集中兵力于4月16日分三路西进,相继攻克旬邑、长武、灵台、邠县、麟游、凤翔、武功、眉县、岐山等地。25日晚,第一、第二纵队会攻宝鸡,26日结束战斗,歼守敌国民党军整编第七十六师师部及其所属的一个团共2000余人,击毙中将师长徐保。

在西北野战军向敌后方供应基地宝鸡发起进攻后,胡宗南急调裴昌会兵团和马步芳部驰援宝鸡,企图夹击西北野战军宝鸡前线部队。为摆脱敌人,另寻战机,彭德怀和我当机立断,于4月28日主动撤攻宝鸡,向陇东转移。转移途中,第二纵队5月6日进占荔镇,次日拂晓向肖金镇前进。不料,突然遭到敌钟松率领的新建整编第三十六师、马继援部骑兵、甘肃保安团的堵击。荔镇和肖金镇是东去公路的咽喉,如被敌人占领,西北野战军主力有被围歼的危险。在这关键时刻,彭德怀和我果断改变原来的部署,由我亲自指挥第二纵队同敌人激战一天,掩护野战军主力脱离险境后,于5月12日胜利返回马栏地区。西府、陇东战役,毙伤俘敌21900余人,解放并一度攻克县城14座,扩大与巩固了黄龙解放区,开辟了麟游新区,将战争的主要战场从陕北老解放区推向了国民党统治区,为继续发展外线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从1948年2月至5月,我协助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共消灭国民党军53000余人,大大削弱了胡宗南集团的有生力量,有力地配合了中原、华北解放战场的作战行动。

西府、陇东战役之后,为配合东北、华东、中原、华北各野战军先后发起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央军委要求西北野战军独立担负西北战场的作战任务,牵制胡宗南部,使之不能抽调兵力增援其他战场。为实现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我协助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积极展开战略性出击,从1948年8月至11月间,在八百里秦川东部先后进行了澄(城)邻(阳)、荔北和冬季攻势作战三个战役行动,共歼敌6万人,打破了胡宗南的“机动防御”计划,并将胡宗南的重兵继续牵制在西北战场,有力地配合了各兄弟野战军发动的人民解放战争的伟大战略决战。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中国内战的军事形势发生了有利于人民解放军的根本性变化。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指示,西北野战军改称第一野战军,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我任第一副司令员,赵寿山任第二副司令员,阎揆要任参某长,甘泗淇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第二兵团(6月编成)。全野战军共15.5万余人。

1949年2月17日,彭德怀离开西北前线,前往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出席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第一野战军的工作由我来主持。春节刚过,我指挥第一野战军,在渭河以北的泾河、洛河之间,发动了春季攻势作战,一度占领铜川、蒲城、淳化、耀县、富平等城,歼灭胡宗南集团7300余人。胡宗南集团害怕被全歼,开始实行战略退却,从铜川、蒲城、耀县等地后撤,企图与青海马步芳部和宁夏马鸿逵部相配合,以陕中、陇东为防御重点,确保西北,屏障西南,迫不得已时则退据陕南、川北。我同野战军司令部的领导干部研究了当时出现的新形势,并报请中央军委同意,决定不等华北野战军的部队入陕,不失战机地发起陕中战役。第一野战军各部队于5月15日多路西进,对敌展开追击作战,先后解放了咸阳、周至、武功、扶风等县,20日占领西安,尔后又克凤翔、岐山、眉县,并在麟游歼灭胡宗南集团第五十七军1个师。陕中战役,共歼敌35600余人。5月25日,彭德怀返回第一野战军司令部。7月10日,我又协助彭德怀发起了扶眉战役,歼敌44000余人,迫使胡宗南集团残部向陕南逃窜,从而取得了西北战场大会战的第一个回合的完全胜利,解放8座县城和八百里秦川西部广大地区,使西北战场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

扶眉战役后,第一野战军的强大攻势直指马步芳、马鸿逵部的巢穴。7月下旬至8月上旬,第一野战军发起陇东追击战,以摧枯拉朽之势,连续追击20多天,前进千余里,歼敌11900余人,相继解放平凉、天水、庆阳、通渭、武山、定西、临洮、榆中、临夏等城镇20余座和陇东广大地区。至8月中旬,第一野战军主力兵临兰州城下。

为加速解放大西北的进程,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我以极其旺盛的精力努力协助彭德怀发起了兰州战役。兰州,是国民党在西北进行反动统治的中心。该城三面环山,北临黄河,有天然屏障和永备型工事,又因第一野战军的部队长途行军作战,准备不足,故激战竟日受阻。在此情况下,彭德怀和我随机应变,命令各部停止攻击,总结经验教训,研究改进战法。经三日准备,于25日拂晓对兰州国民党守军再次发起进攻,战至黄昏,攻占了南山主阵地,守军伤亡惨重,全线溃退。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乘胜追击,于26日2时攻占兰州西关,抢占黄河铁桥,切断了敌守军退路,并迅速攻入城内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到中午12时,第二兵团一部肃清城内守军残部,第十九兵团(1949年4月奉命调归第一野战军建制)全歼东关守军。至此,兰州解放。马步芳部主力2.7万余人被歼,其余国民党守军分别向永登、西宁逃窜。

兰州解放后,在彭德怀和我的指挥下,第一兵团主力继续西进,相继攻占民和、甘都、化隆等地。9月5日,解放西宁。逃往西宁北部的国民党军残部2000余人向人民解放军缴械投降。9月23日,第十九兵团解放宁夏。9月28日,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胜利到达安西。至此,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和副长官马鸿逵部被全歼,甘肃、宁夏、青海三省全部解放。

笫一野战军相继解放陕西、甘肃、宁夏、青海4省后,国民党新疆守军处境更为孤立,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争取下,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将军于9月25日通电起义,国民党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率政府工作人员亦于26日通电起义,新疆宣告和平解放。

在全国解放战争中,笫一野战军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下,在彭德怀司令员和我的直接指挥下,经过广大指战员近三年艰苦卓绝的战斗,取得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辉煌战果,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51.3万余人,其中,毙伤11.2万余人,俘虏23.1万余人,争取起义13万人,投诚3.8万余人,生擒国民党军将级军官197名,出色地完成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伟大历史重任,解放了大西北,并以一部兵力配合笫二野战军解放了西南地区,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的永远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责任编辑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