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朱德与“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的提出

赵宝云 冯小卫 贺养平

[摘 要] 陈毅和朱德两位中国无产阶级军事家,对提出“毛泽东军事思想”学科概念贡献了个人重要智慧。陈毅在1944年5月至1945年3月期间为七大起草的《建军报告》中,最先使用“毛泽东军事学派”概念;朱德1945年5月30日在七大作军事问题结论时,明确提出“毛泽东军事思想”学科概念。

[关键词] 毛泽东军事思想 朱德 陈毅 中共七大

一、“毛泽东思想”概念是“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提出的前提

毛泽东思想是一个涵盖众多学科的思想体系,其涵盖的学科思想包括毛泽东哲学思想、毛泽东经济思想、毛泽东政治思想、毛泽东科学社会主义思想、毛泽东军事思想、毛泽东文化思想、毛泽东教育思想、毛泽东科技思想等若干学科思想。值得研究的是,由于毛泽东思想形成产生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战争年代,因此在毛泽东思想所涵盖的诸多学科思想中,“毛泽东军事思想”学科概念,是在1943年7月“毛泽东思想”概念被明确提出,继之1945年4月至6月召开的党的七大把毛泽东思想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后,最早被明确提出的学科思想概念。

提出作为毛泽东思想所涵盖的学科思想之一的“毛泽东军事思想”学科概念,必须以“毛泽东思想”概念被提出为前提。“毛泽东思想”概念提出的历史轨迹是:1941年3月,我党理论工作者张如心在《论布尔什维克的教育家》一文中,首先开始使用“毛泽东同志的思想”的提法;继之延安时期我党重要领导人之一的王稼祥同志,1943年7月8日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中,首次明确提出“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概念[1]。正是“毛泽东思想”概念在1943年7月8日被明确提出之后,陈毅和朱德两位我军无产阶级军事家,开始酝酿、并最终在党的七大召开期间的1945年5月30日,提出作为毛泽东思想涵盖的学科思想之一的“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

二、“毛泽东军事学派”“毛泽东新军事学派”等概念的提出为“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的提出奠定了基础

在筹备召开党的七大会议期间,陈毅在为七大起草的军事报告中,提出了“毛泽东军事学派”“毛泽东新军事学派”两个新概念,这为朱德在七大上明确提出“毛泽东军事思想”学科概念作了理论准备。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由于革命战争的原因,我党召开每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间隔年份,及每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开会的会期,往往很不规范,党的七大召开正是如此。七大的筹备过程是,1944年5月1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作出决定,准备筹备召开七大。鉴于军事问题是七大将要讨论的最重要议题之一,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成立以朱德为召集人的“军事问题报告委员会”,着手起草七大军事报告。陈毅系“军事问题报告委员会”成员之一,在朱德领导下陈毅执笔起草七大军事报告。陈毅承担执笔起草七大军事报告任务后,执笔于1945年3月1日完成了题目为《建军报告》的七大军事报告。在这份报告中,陈毅提出了“毛泽东军事学派”“毛泽东新军事学派”两个新概念。

陈毅起草的《建军报告》第六部分,首先在报告标题上使用了《论毛泽东军事学派》这一当时令人耳目一新的标题。在该标题下论述“毛泽东军事学派”形成的社会基础时,陈毅在回顾总结中国革命军事斗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精辟指出:“北伐革命、苏维埃运动、抗日战争这三次大革命的实践证明中国马列主义者毛泽东同志的政治路线的正确性,他已经成为中国广大人民的政治的精神武器。这一条正确的政治路线运用到军事领域,便又创造出中国革命的军事理论,中国革命的战略战术,完整的军事理论系统,构成了完整的中国革命军事学派,即毛泽东军事学派,现就这一伟大的理论命题作一番考察。”接下来陈毅采用与其它三种军事学派作比较的研究方法,对“毛泽东军事学派”这一新概念作出五点论述:“毛泽东军事学派有别于中国旧时代的孙吴兵学”;“毛泽东军事学派有别于近四十年来取法西欧的镀金的中国旧军事学派”;“毛泽东军事学派也有别于苏联的革命军事学派”;“毛泽东军事学派是在反对新旧教条主义的斗争中创立起来的”;“毛泽东军事学派是在长期的反对军事路线上的两条战线斗争中发展起来,创立起来,坚强起来的。”[2]

陈毅在论述“毛泽东军事学派”这一新概念形成的历史背景时指出:把中国马列主义者毛泽东提出的“这一条正确的政治路线运用到军事领域,便又创造出中国革命的军事理论”,从而“构成了完整的中国革命军事学派,即毛泽东军事学派”。由于在此前的1943年7月5日,王稼祥已提出“毛泽东思想”概念;那么陈毅提出“毛泽东军事学派”的提法,显然就不仅具有坚实的社会实践基础,而且又同样具有坚实的思想理论根据。在该报告中陈毅还使用了“毛泽东新军事学派”的概念,陈毅指出:“一切旧军事学派,必须让位于我们毛泽东新军事学派。”[3]

陈毅在起草七大军事报告中首先使用“毛泽东军事学派”“毛泽东新军事学派”新提法不到两个月后,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45年4月20日通过),该决议中出现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的表述用语。该决议这样指出: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同志不但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规定了中国革命的正确的政治路线,而且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以来,也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规定了服从于这一政治路线的正确的军事路线。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从两个基本观点出发:第一,我们的军队不是也不能是其他样式的军队,它必须是服从于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服从于人民斗争和根据地建设的工具;第二,我们的战争不是也不能是其他样式的战争,它必须在承认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条件下,充分地利用敌之劣点与我之优点,充分地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以求得生存、胜利和发展”[4]。

如果说,陈毅起草七大军事报告《建军报告》时,使用“毛泽东军事学派”“毛泽东新军事学派”两个新提法,在一定意义上仅是陈毅个人观点,还未得到全党赞同、成为全党共识;那么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使用“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的表述则表明,我们全党已经集体赞同使用“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这一新用语。这两方面情况表明,七大召开前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已处于酝酿提出阶段。

三、朱德从“毛泽东同志的军事理论”“毛泽东同志的军事学说”到“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的正式提出

朱德在党的七大会议前期作《论解放区战场》军事报告时,使用“毛泽东同志的军事理论”的用语;在七大会议后期作关于军事问题结论时,朱德更明确地提出“毛泽东军事思想”学科概念。

1945年4月25日,朱德在七大作《论解放区战场》军事报告时,使用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理论”“毛泽东同志的军事学说”两个新提法。

朱德在《论解放区战场》报告第三部分,在讲到我们党是从中国革命战争的实际出发,创造性地运用正确军事理论指导中国革命军事斗争的实践时,朱德指出:“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和八年来的抗日战争,已经产生了合乎中国人民需要的正确的军事学,这是又有理论又有实际的军事学。毛泽东同志的许多军事著作,便是这种新军事学的代表作品。这些著作中的思想,过去可以根据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各种战例,现在则可以根据国民党战场与解放区战场的各种战例,来证明它的正确性。抗日战争的实践,是检验和证明毛泽东同志的军事理论之正确的尺度。”[5]在军事报告的《结束语》中朱德又指出:“为着争取抗战的胜利,我在这大会上特别号召同志们去认真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军事学说,一如认真学习毛泽东同志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学说一样。所有部队、军事学校、军事训练班,都必须以毛泽东同志的军事学说作为基本教材,作为教育的灵魂,以便于在思想上加强武装自己、战胜敌人。”[6]

党的七大会期时间长达50天(1945年4月23日——1945年6月11日),七大会议期间朱德除在会议前期作军事报告外,还在广泛听取七大代表讨论审议军事报告意见的基础上,在其后一个多月的1945年5月30日又作了关于军事问题的结论,在关于军事问题结论的第一部分,朱德在吸纳、集中全党智慧的基础上,明确使用了“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毛泽东军事思想”两个新概念。朱德指出:“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也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用辩证法来分析中国的政治,同时也分析中国的军事。”接下去朱德又进一步明确指出:“毛泽东同志运用辩证法分析了我们中国的实际情况,认为应该进行土地革命,土地革命应该在农村中进行。军队的产生、发展、壮大要依靠农村,依靠根据地,依靠根据地的政权来养活。这就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特点。”[7]在上述论述中,朱德不仅明确提出“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而且精辟概况出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主要特点。至此为止,以朱德在七大上明确提出“毛泽东军事思想”概念为标志,在毛泽东思想所涵盖的诸多学科中,“毛泽东军事思想”学科概念被最先明确提出。○

参考文献:

[1]辞海:1999年版缩印本[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1761.

[2][3]陈毅军事文选[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2.322—328,327.

[4]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982.

[5][6][7]朱德军事文选[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7.528—529,540,548—549.

责任编辑 梅 宏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