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斥敌酋天地震 甘经炼狱铁钢陶

孔祥增

曾是革命的同盟者

1924年1月20日至30日,中國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国共两党合作同盟正式形成。作为革命的同盟者,方志敏和蒋介石都有着对军阀统治祸乱横行的忧愤和对可爱的中国饱受帝国主义欺凌压迫的痛恨。他们都热切地渴望着一场轰轰烈烈的国民革命,来涤荡一切造成中国贫穷落后的因由,从而使一个统一、独立和富强的新中国诞生。“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齐欢唱,齐欢唱!”在北伐军震聋发聩的歌声中,他们都曾心潮澎湃、豪情满怀。方志敏大声疾呼:从崩溃毁灭中救出中国来,从帝国主义恶魔生吞活剥下,救出我们垂死的母亲来,这是刻不容缓的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在北伐誓师大会上发表宣言:国民痛苦,火热水深;土匪军阀,为虎作伥;帝国主义,以枭以张;本军兴师,救国救民。

同盟者的分歧

他们曾经是革命的同盟者,然而他们对所热切期待和呼唤的国民革命却有各自的解读,虽有一些共同的目标追求,但也不乏歧见甚或相互冲突。方志敏和蒋介石这对大革命中的同盟者毕竟分属于两个不同的政党,他们都至死不渝地忠实于各自的政党,可以说二者之间的分歧和冲突亦多源于此。

1924年3月,方志敏在南昌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他看来,这是他生命中最可纪念的事。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拥护者和辩护人。他说,不管阶级敌人怎样咒骂污蔑共产党……它对于阶级以及全人类解放事业的努力、奋斗和牺牲精神,只要不是一匹疯狗,都会对它表示敬意!共产党员——这是一个极尊贵的名词。我加入了共产党,做了共产党员,我是如何的引以为荣呵!从此,我的一切,直至我的生命都交给党去了。

蒋介石称:自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总理信徒自居。从同盟会会员到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再到国民党总裁,蒋介石的一生可以说与国民党休戚相关。其言:中正为国民党员,自当实行三民主义,负伟大使命以救中国。党存则国存,中正亦存;党亡则国亡,中正亦亡。作为国民党员,蒋介石所矢志的三民主义是有别于方志敏等共产党人的共产主义信仰的,并对共产主义学说进行批判和抵制。

由于意识形态的对立,从一开始国共合作的同盟就是不稳固的,蒋介石等国民党右派对于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的活动疑忌颇深。对于共产党势力的发展壮大极为焦虑不安。他诬称共产党:藉国民革命军之掩护,假本党(中国国民党)之名义,以随地扩张其党权,应用其阴谋,今日我军以血战克服之名城,明日即成彼党以阴谋袭取之营垒。非但如此,蒋介石还积极采取行动以遏制共产党等革命势力的发展。自“中山舰事件”打压中国共产党之后,蒋介石又抛出“整理党务案”,使共产党在国民党和国民政府中的地位受到严重削弱。蒋介石的这一系列反共言行,必然遭到方志做这位忠实优秀的共产党人所痛斥。北伐军进入江西以后,方志敏与蒋介石在南昌的交锋已在所难免。

初次交锋

1926年12月8日北伐军攻占南昌,蒋介石于次日即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移驻南昌。此时的蒋介石面对迅速高涨的革命形势忧心忡忡,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势力的发展深为忌惮。他曾对程潜说:“国民党是个空架子。迄今为止,国民党的工作不是国民党员在做,而是共产党员做的。”他要利用军事胜利取得的优势,组建自己的班底,遏制共产党等革命势力的发展,苦心经营东南。

在这种背景下,由方志敏担任省执委兼农民部长的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可谓首当其冲。1927年1月1日,国民党江西省第三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南昌召开,方志敏被推选为大会主席。在改选执、监委的过程中,方志敏等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继续当选。然而,蒋介石却利用国民党中常委主席名义擅自指定省党部执、监委人员。组建以段锡鹏为党部书记的新的国民党江西省党部,以“圈定”的方式。把在会上两度当选的方志敏等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排斥在外。段锡鹏等在完成对省党部领导权的控制之后,紧接着就插手农民部,以王礼锡取代方志敏担任省党部农民部长。蒋介石改组江西省党部,打压方志敏并将之排除在省党部执委之外的做法,遭到方志敏等多数执委的强烈反对。当时方志敏作为中共赣区区委委员兼农委书记,曾向区委寻求支持,要求采取对策,予以反击。无奈当时中央精神是要以让步求团结,以免妨害联合战线的巩固。方志敏以共产党员铁的纪律的自觉性服从中央、委曲求全。

争夺农运领导权的斗争

树欲静而风不止。蒋介石改组江西省党部的目的是要以江西省党部统制共产党等革命团体和群众运动。于是段锡鹏以省党部的名义发号施令。开始将手伸向各市、县党部和民众团体。方志敏领导的省农协筹备处就是他进攻的一个主要目标。

1927年2月20日。江西省第一次全省农民代表大会在南昌召开,方志敏为大会主席。作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以来宾身份到会,与方志敏同席而坐。方志敏致开幕词后,蒋介石发表了演说。他俨然以农民利益的保护者自居,说:“国民革命的目的,大部分是为农民谋利益的。农民只有和各界团结一致参加国民革命,才能得到自身的解放。当前各地农民运动的毛病,就是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被土豪劣绅所把持、垄断。我代表国民革命军全体将士向大家保证,愿为保卫农民的利益而努力……”蒋介石的一席话,使不少农民代表顿时充满着喜悦和希望。然而,方志敏早已看清了蒋介石的真实面目,领教过蒋介石的权术伎俩,不免对之貌合神离,暗自提防。果不其然,蒋介石又故技重演,在接下来几天的会议中,妄图再此以“圈定”的办法,夺取省农协的领导权。面对蒋介石的步步进逼,方志敏力求反击,但经过上次的教训,他知道他的主张是得不到区委主要领导人支持的,但绝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找到农协筹备处负责人之一淦克鹤等作商议,决定致电中共中央农委,请求指示。中央农委很快复电说:“须坚决反对,宁可使农协大会开不成功,也不可屈服于‘圈定的办法。”中央农委的复电,坚定了与会代表的斗争信心。大会选举结果:方志敏、淦克鹤、刘一峰、丘倜等13名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被选为执委,方志敏以省农协执委兼秘书长的身份,主持全面工作,粉碎了蒋介石妄图以省党部控制江西省农民协会的图谋,从而有力地维护了中国共产党对农民运动的领导权。

“南昌中心”的覆灭

蒋介石的打压政策开始遭遇挫折,他审视着方志敏这个敢于反抗的坚强对手,不免暗自叹息。然而处于守势的方志敏,不可能阻止蒋介石这位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在反革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927年3月6日,在蒋介石的指使下,国民党右派制造了一系列暴行,向革命群众猖狂反扑。新编第一师师长倪弼伙同AB团分子贺其粲残杀了赣州总工会委员长、共产党员陈赞贤。3月15日,蒋介石公然在南昌市20万人的集会上。公开发表为右派省党部撑腰打气的言论,说:“共产党员有不对的地方,有强横的行动,我有制裁的权力。”

面对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反革命暴行,方志敏心情十分沉重。他在寻求反击的机会,正在此时中央农委通知他去武汉出席农委扩大会议,讨论成立全国农协。他和江西国民党省党部的左派执委、监委和其他各革命团体负责人相约,决定同赴武汉向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请愿,要求制止反革命活动,严惩右派。在中央农委扩大会议上,方志敏义正辞严,联系江西的反革命大屠杀大声疾呼:“一切革命的人们必须以铁拳加诸右派狼子身上,任何对右派的姑息,都是对革命的自戕。”

方志敏同江西来武汉的各方面代表联合向国民党中央、国民政府请愿,要求立即解散非法产生的江西省党部,改组省政府,制止反革命活动。请愿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全国总工会、全国学生总会以及国民党两湖省党部,都通电声讨江西反革命事件。当时武汉国民党中央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和二届三中全会,决定撤销蒋介石的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职务,并专门作出了关于江西事件的决议:停止江西省党部执、监委职权,听候查办。随后,又决定方志敏、刘一峰、邓鹤呜等8人为中央特派员,改组江西省党部,委派当时还服从武汉中央领导的朱培德改组省政府。1927年4月5日,方志敏等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开始代行省党部职权,朱培德就任江西省政府主席。李烈钧、段锡鹏等只有出逃,蒋介石留守南昌的头目张群也只有出逃。这一下,把蒋介石苦心经营的“南昌中心”给搞垮了。方志敏等向武汉国民党中央的请愿活动获得了重大成功,取得了反蒋斗争的又一次胜利。

从决裂到对抗

1927年3月26日,蒋介石离开南昌前往上海。南昌中心的覆灭,使蒋介石恼羞成怒。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开始公开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4月18日,蒋介石等在南京另立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以“护党救国”的名义,公开宣布清党反共。面对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的行径,以武汉为中心的革命势力立即掀起声势浩大的反蒋讨蒋运动。方志敏更是义愤填膺,在南昌积极投身于反蒋活动。1927年4月中旬,江西省农协发出通電,声讨蒋介石反动罪行。5月中旬,在方志敏与肖素民等主持下,南昌市各界人民于顺化门外大校场举行讨蒋大会。方志敏和蒋介石这一对革命的同盟者至此完全决裂了。

八一南昌起义后,中国共产党走上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统治的道路。方志蟛积极响应,在弋阳、横峰秋收暴动的基础上,后来逐步建立赣东北根据地,至1933年成立以方志敏为主席的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根据地趋于成熟巩固,鼎盛时期版图含有赣东北21个县,闽北13个县,浙西21个县,皖南17个县,共有72个县之多,是当时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六大主要根据地之一,成为中央革命根据地强有力的东北屏障。1934年11月下旬,方志敏率领红十军团向浙皖边、皖南出击,攻淳安,趋分水,迫临安,克旌德,一度威逼杭州,震动南京。蒋介石急调重兵追击堵截,红十军团因奉命孤军深入,在怀玉山区陷入同10倍于己的敌军艰苦奋战的困境。1935年1月29日,方志敏在德兴陇首封锁线的高竹山不幸被俘。方志敏同蒋介石由革命的同盟者一变而成战场上相互厮杀的敌人,直至战斗到生命最后一息。

我要消火你,岂能降你

方志敏被俘之后,蒋介石立即密令国民党驻赣绥靖公署主任顾祝同,要尽力劝说方志敏“归诚”。顾祝同也随之将这道密令层层下边。因此,从玉山到上饶,从上饶到南昌,直至方志敏被关进南昌蒋介石“驻赣绥靖公署”军法处看守所,形形色色奉旨劝降的人,都像走马灯似地围着他身边转。

对于蒋介石来说,方志敏这个曾经被他用圈定的办法也最终没能圈掉的省党部执行委员,这个敢于反抗的省农协秘书长,这个使他苦心经营的南昌中心覆灭的坚强对手,这个发动起义、带领红军同他战斗到底的斗士被俘,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令他兴奋不已的消息。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仇怨,蒋介石何尝不想杀之而后快。但他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特副是红军主力突围北上,要最后消灭,尚需花费极大的气力,而浙皖闽赣边界的方志敏余部,又仍在顽强抵抗,很有些伤脑筋。要收拾民心、稳定局势,方志敏正是羽得着的人啊。因此,劝降便成为从上到下精心策划的对方志敏所采取的一项特殊措施。

从国民党弋阳县长张元伦到国民党驻赣绥靖公署军法处副处长钱协民,直至驻赣绥靖公署主任顾祝同都不能改变方志敏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坚定信仰。方志敏正气凛然的正告他们:“吃人的国民党,你想我投降,呸!你是什么东西,一伙强盗!一伙卖国贼!一伙屠杀工农的刽子手!我是共产党员,我与你是势不两立,我要消火你,岂能降你?我既被俘,杀了就是,投降,只证明你们愚笨的幻想而已。”最后,顾祝同只得电告蒋介石:方志敏“实在不可屈”。

于是,蒋介石亲自出面了。据方志敏的爱人缪敏所写的回忆录《方志敏战斗的一生》记叙:没过几天,蒋介石由武汉坐着飞机来到南昌,他带着私人秘书到监狱来见志敏同志。他向志敏说道,“方先生,你很有才干,我希望你报效‘祖国作事,我还要倚重你的”。志敏同志毅然地回答他道:谢谢蒋先生,我的生命只有三十六岁,你快下令执行吧。对于方志敏的“顽同不化”,蒋介石感到异常的气愤,离开南昌后不久,便下达了“秘密处死”的命令。1935年8月6日,方志敏在南昌下沙窝英勇就义。

从革命的同盟者到兵戎相见的沙场对手,方志敏虽最后被俘敌手,但他铁骨铮铮,正气凛然,至死不屈其志。正所谓:丹心照日月,赤胆壮英豪;痛斥敌酋天地震,甘经炼狱铁钢陶。这便是方志敏英雄本色的写照。

责任编辑梅宏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