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修水和平解放立功的吴懋松

柳秋荣

吴懋松(1885~1974),修水最后一任国民党县长。1949年9月3日,吴懋松在向新任共产党修水县长吴平办完移交手续后,告老返籍。修水的干部群众来到修河岸边,执手相送。吴懋松携家眷乘船沿修河行程十多天,于14日到达九江。在他乘坐的船上,绑着新近定做的粪桶和扁担。从此,开始了他解甲归田的生活。

吴懋松出生于清末九江府德化县仁贵乡(今庐山区新港镇)摇旗垅村一个穷苦的家庭。童年时一边读书,一边帮人放牛,断断续续读了四年私塾。14岁那年,父亲将他送到九江城的德隆和烟店当学徒。因为他对做生意不感兴趣,同时又忍受不了店主的打骂,三年后,随一个亲戚来到浙江投军,先后在浙江、安徽等地当兵。

1905年,20岁的吴懋松在安徽加入新军,随后又被选送到安徽讲武堂学习培训六个月。1911年10月,参加辛亥革命。安庆光复后,李烈钧接任安徽省都督,吴懋松开始追随李烈钧,先后担任联队长和营长之职,率部转战安徽、湖北、江西等地。为各省的独立作出了贡献。

1913年,李烈钧在江西湖口起义,反对袁世凯的专制独裁。吴懋松奉李烈钧之命带领护卫军一营,在湖口孤山一带与袁军作战。“二次革命”失败后,李烈钧潜往日本。部队解散。吴潜返摇旗垅村。当时九江的镇守使陈廷训背叛李烈钧,投靠军阀李纯。陈廷训认为吴是李烈钧的余党,于1914年2月将他拘捕。狱中的严刑拷打,也没有使吴屈服。狱头层层加码,为他戴上7副脚镣,并关了两个多月。后经全市所有商号(从铁桥头到八角石所有商铺)盖“联环保”,以及昔日的长官宋芳宾、蒋群等人的保释。才又回到家乡种田为生。

1915年12月,李烈钧与蔡锷在云南起义,反对袁世凯称帝。吴懋松前往云南追随李烈钧,参加“护国运动”。并担任护国军第四师八旅三十四团二营营长。1917年,孙中山任命李烈钧为护法护国军总司令。3月,吴懋松随李烈钧以祭黄花岗为名进入广州城,驻南海学宫。随后的几年,由于滇、桂两系争夺驻粤滇军领导权,战争不断,最后李烈钧被迫离开广东,前往上海、香港。

1920年3月,吴懋松来到上海,拜见了孙中山先生,向他汇报了部队失败的经过。孙中山“鼓励与安慰”了吴懋松,并嘱咐其在上海等待时机。孙中山将自己与宋庆龄的结婚照以及亲笔题写的“天下为公”赠送给吴懋松,并在照片背面留言纪念。8月,孙中山将吴介绍给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吴来到广东,担任潮梅绥靖处主任副官。1922年,当时担任代理大元帅职务的李烈钧来到汕头视察工作,吴向他讲述了自己的想法,“内战不息,不欲在军队生活”。后经李烈钧向汕头市长推荐,吴懋松担任汕头公安局长。

“当官要爱兵。”这是吴懋松带兵打仗时对自己的要求,每次上前线他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爱兵如亲兄弟。孙中山、李烈钧对他都很赏识。

北伐战争时期的1926年,吴懋松又来到广州,由张定瑶介绍在第三军(军长朱培德)担任参议,并随部队来到南昌。此时,恰逢吴父病故,他便告假回到老家料理父亲后事。几个月后,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吴懋松前往上海、南京等地谋事,好友张定瑶、张治中劝他去见蒋介石,吴表示不愿见蒋介石。后来吴懋松回忆说:“蒋介石这个人很滑头,在孙中山面前总说一些好听的话,是一个喜欢拍马屁的人,我们经常意见不一致。”这也许是吴懋松不愿求见蒋介石的理由。1927年以后。吴懋松退伍从政。先后担任九江公安局长,福建龙溪、江西永新、清江、铜鼓及修水县长。任职期间,他主张“培养民力、运用民力、珍惜民力。为民众作有益有效之施为”,“从政要爱民”。

国民党统治时期,战争频繁,经常有拉夫现象。国民党军队路过一地,见到身强体壮的老百姓就带走,或当挑夫或当壮丁。吴懋松对此深恶痛绝。1929年至1931年期间,吴担任九江市公安局长。当他听到国民党兵要从九江过境,第二天清早他就赶到城东门口(今三里街),对那些上街卖菜或挑粪的农民打招呼: “明天要过兵,就不要上街来,来了要抓夫,抓走了家里就没有劳力了。”1949年,吴懋松在修水县长任上,因为完成不了2649名的征兵名额,受到国民党江西省政府的记过处分。

解放后,九江的老百姓谈起吴懋松。总是赞许有加。还有一件事给九江人留下深刻印象,每年年三十晚上,吴懋松总是每家每户敲门,警告市民:“过年三天不要玩大了,输多了将来要卖儿卖女哟!”同时还提醒人们“小心火烛”。

1931年九江发大水,地方水灾委员会派吴懋松筹备收容站,收容灾民,集中管理。可是,当时担任特务处长的蔡孟坚却诬陷吴“集中灾民是有异党行为”。吴懋松又一次遭到拘捕。并解往省城南昌。审讯十多天,吴始终不承认自己有异党行为,最后被解往南京。4个月后,经过朋友张定瑶、张治中保释,再一次回到家乡。

吴懋松一生因挫折多次赋闲在家。每次回家,他总是毫无顾忌地像农民一样挑粪种地。他对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经常说:“种田要爱地。”他种田的做法是:深耕施肥勤锄草,从早到黑在田间。他种的粮食最高亩产达到800斤,种的箩卜最大有四五斤。解放后,张治中曾评价他说:“他就是这么个人,一有事就回家种田。”

1938年3月,吴懋松接受时任湖南省主席张治中的任命,担任省政府高级参议。此时日军已攻占安庆,吴回到九江接家眷返回途经南昌时,却被江西省主席熊式辉挽留,要他就任永新县长一职。原来该县前任县长被土匪杀害,没有人愿意去永新任县长。熊式辉为了说服吴懋松,向他许诺:“我给你一个团。”吴回答说:“我去,一个人都不要;我不去,一个军都不行。”

吴懋松上任后,在地方士绅召开欢迎他的会上,吴的开场白是:“我不做贪官污吏,你莫为土豪劣绅。”在永新三年任上,吴懋松一直以这句话为工作准则。他多次化装与劫匪打交道,平息匪患。他还来到情况复杂的大山区自沙潭匪窝,与当地最大的土匪尹豪民谈判。在山寨门口,他把身上的枪交出来,只身赴会。谈判时,吴懋松告诫他们:现在日本人打到中国来了,你们在家乡搞老百姓没意义,有本事就去打日本人。在他多次说服教育下,当地的土匪接受改编,收编成一个保安团,政府给予枪支和给养。从此,永新县社会秩序稳定。

1948年10月,63岁的吴懋松接任修水县长。到任之初,他革除弊政,轻装简从,不带家眷,不设公馆,住县政府办公楼板房,在大食堂与员工同用膳,并经常穿草鞋便服深入民间了解下情,老百姓称吴懋松为“赤脚草鞋县长”。

他很少时间在办公室办公,一年中有大半时间下乡,面对面为老百姓办事。有一次在下乡途中,遇到一顶轿子里坐着年轻的教育科长,他就请该科长下来,建议与轿夫三人轮换坐,吓得教育科长跪地求饶。凡有民众来县政府控告征兵不公、苛摊捐税、恃强凌弱等事,他都要逐一接见,辨明是非,责成有关部门限期查处。他上任不久,修水

县的风气为之一新。

吴懋松为官每到一地,都要搞建设。他任九江市公安局长时,集资修建了一个“四面钟亭”。它位于九江城区的西门口,高7米左右,圆形四面钟由九江亨得利钟表行承建,为当时九江的标志性建筑。

他在永新、清江、修水等县都建有公园,都取名为“中山公园”,公园中央矗立着孙中山先生塑像。公园里建有大操场,每天清晨六时县政府的公务人员要准时到操场点名、跑步,然后布置一天的工作,吃完早饭后上班。

他的生活很有规律。原来他是抽烟的,而且烟瘾很大,每天要抽两筒。自从蒋经国在赣南开展新生活运动后,他就把烟戒了,坚持每天清晨喝一杯白开水。在清江时期,跟随他的通讯员发现他每天喝一杯开水,认为那一定是洋参水。有一天趁吴不在的时候,通讯员偷偷地喝了一口,这样才知道是真正的白开水。

吴懋松在汕头任公安局长时,二儿子出生。收到的礼品很多,其中有金碗、金勺、金筷等。人们常说,“官不打送礼的”。可是吴对送礼的人说,这些东西我不能收,必须退回去。他还给每个送礼的人发十块钱作为车资。

禁赌是吴懋松每到一地的工作重点。1949年元宵节前后,得知修水县城有些权贵、大商贾和省裕民银行行长等在甘祠聚赌,他立即带领警察前往抓赌,之后每人罚食盐50担归县库。还有一次是深夜12点,他化装成卖馄饨的人,进人赌场,将几个正在赌博的公务人员逮住,对于这些政府人员的惩罚办法,是罚他们到公园里拔草,一时该县赌风大刹。

1944年,抗日战争到了最关键时刻,“十万青年十万军,一寸河山一寸血”。吴懋松从民族利益出发,毅然送正在学校读书的3个儿子参军。他们都入伍进入二零八师青年军。行前,吴懋松勉励儿子:“战阵必勇,报国荣亲,杀尽倭虏再团圆。”

1949年5月,九江、南昌相继解放,吴懋松在主政的修水县坚决拥护共产党提出的《约法八章》,维持地方秩序,为修水和平解放立下了功劳。他的行为也得到了邵式平省长的嘉许。

6月,渡江南下的解放军解放了赣北各县,进逼修水。修水反动势力惊慌失措,保安团长吴抚夷主张一战不胜则走,吴懋松则主张和平解放。他急速召开修水各界人士会议,分析形势,统一大家认识,最后与会人员都同意坚守县城,维持地方秩序,等待解放军的到来。

早在这年3月,吴懋松到南昌参加国民党江西省最后一次行政会议后回到九江,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在九江工作的3个儿子和担任九江县国民党自卫大队的副大队长陈文彬(吴的亲外甥)都在场。吴懋松给家里人交待:“我决定不走,迎接解放。”并对陈文彬说:“你也不要走。要保证老百姓的安全。”还警告说:“你不这样做,那我们今后就不认了。”事后,陈文彬一直坚守九江,配合中共九江地下党组织和民盟九江联络站,为维护地方秩序迎接解放军入城做出了贡献。

武宁县解放后。吴懋松明令各机关单位将文卷财产等应移交物品造具清册,妥善保管,以待移交人民政府。同时主动电请江西省长邵式平派员接收。6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四十三军一二九师三八六团不费一枪一弹和平解放修水县城。

6月23日,人民解放军三八六团奉命调离修水继续向南进军。团政治处主任唐占印在走前曾面谕吴懋松,在南下接收干部到来之前,要他“暂时维持,协助供应,支援前线”。吴懋松严格遵守人民解放军的《约法八章》,指示武装部门及时移交枪支弹药,并重组警察队维持社会治安;督促旧职人员坚守岗位,律己敬业;告渝工、商、学界,照常开工、开市、开课;发动群众抢修公路,方便解放大军进军长沙。为筹集军粮。他一面派员分赴各乡督促筹措;一面组织县城米商成立粮食公营处,稳定粮价。一月内筹粮27万余斤,有力地支援了驻军和过境部队的供需。

当时,江西省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给吴懋松发来电报,电文如下:

修水县吴懋松先生公鉴:代电悉先生在该县人民秩序未建立前维持秩序有益地方并驰电请交尚可嘉许已派昊平县长前往接受仰即切实办理移交手续一切遵照约法八章为要特覆

主席邵式平

副主席范式人方志纯

7月初,南下干部大队一行68人抵达修水,成立了中共修水县委和县人民政府,书记梁定商。县长吴平。7月19日,吴懋松将旧政府的财产和档案资料全面移交新任县长吴平。

解放后,吴懋松历任九江市人民代表,政协第四、五、六届副主席,省政协委员,民革九江市委第五、六、七届主委,一直居住在九江塔岭北路的老房子里。他在房前屋后开荒种菜,研究养蜂。他曾写过一幅对联:“种菜养蜂大鼓干劲,益群爱党永抱初心。”他给后人立下家训:“俭朴、勤奋、正直、忠诚。”1974年吴懋松病逝,享年89岁。

吴懋松去世后,子女们发现他竟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后来还是政协出钱为他做了一套中山装。老人的遗体火化后,骨灰一直存放家中,直到20年后归葬祖籍摇旗垅村。

责任编辑马永叟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