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会师 高奏凯歌

曹树强

1949年9月5日,解放不到半月之久的江西赣南小县城会昌又迎来一件历史性的大事,闽粤赣边区纵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第四十八军第一四四师第四三一团在此举行盛大的会师大会,小小的会昌城顿时变成了沸腾的欢乐海洋。长途跋涉盼会师

1949年7月底,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战斗在敌后的闽粤赣边区纵队部分主力迅速北上赣南。与第四野战军南下大军会师,并护送中共中央华南分局方方出席在赣州召开的重要会议。8月19日,中央军委电令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应迅速解放赣南的瑞金和会昌两县,以迎接华南分局北上赣州开会。22日,会昌城获得解放。24日,华南分局书记方方、闽粤赣边区党委书记兼边纵政委魏金水、闽粤赣边纵司令员刘永生、闽粤赣边区党委副书记兼边纵副政委朱曼平等在广东梅县的桃源铺召开了北上动员大会。25日。边纵司令刘永生偕边纵副政委朱曼平、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铁坚率边纵直属一、二团和第七团2000多人,护送方方和华南分局领导机关及华南文工团第二队踏上了北上的长途跋涉行程,边七团担任前卫。

为了避免同国民党军大股敌人遭遇进行战斗而延误护送的时间,边纵官兵全副武装,背负粮食弹药,选择沿闽粤赣边区的高山密林和崎岖的山道向江西前进。先后经过蕉岭县的北寨、广福、下坝,武平县的将军地和平远县的差干。时值8月酷暑,天气炎热,行军极为艰苦。所经之处多是偏远的贫困山区,粮食、蔬菜供应缺乏。有时只好就地寻找野竹笋、黄花菜来吃。由于营养不足,部分战士出现夜盲症,但病员不愿让人家抬着走,而是以顽强的意志拄着拐杖前行,官兵们发扬了高度的友爱精神,互帮互助,没有发生一个非战斗减员。行军途中。方方、刘永生等领导不顾年纪大,与普通战士一样行军跋涉,做出了表率。政工人员和文工团员在行军和休息时间进行宣传鼓动,教唱《欢迎老大哥》(方方作词,胡振表谱曲)的歌曲,以鼓舞士气,活跃文化生活。整个行军途中,歌声、笑声不绝于耳,指战员保持着高昂和饱满的情绪,大家都热切地企盼着早日与南下大军会师。

南北大军庆会师

8月27日,边纵官兵进入江西寻乌县吉潭镇,然后沿着公路向澄江、盘古继续北上。这时已有解放军的骑兵侦察小分队沿着公路南下,当发现穿着绿军装,头戴缀着“八一”军徽的军帽,打着绑腿,挂着枪枝,整齐划一,威风凛凛的解放军“老大哥”出现面前时,边纵官兵们激动不已,欢呼雀跃,高喊“向老大哥学习!”“向老大哥致敬!”的口号,唱起欢快的《欢迎老大哥》的歌曲。这样一来,口号声、欢呼声和歌声此起彼伏,震撼田野山川。伴随着激动的心情,边纵官兵的脚步变得轻快起来,部队加快了行军步伐。29日早晨,部队到达会昌县的筠门岭并就地吃过早饭,又断续向会昌城进发。傍晚时分,部队抵达麻州,因天色已晚,纵队首长决定就地休息。为了不打扰附近的群众,指战员们在公路旁的草坪上露宿。30日,四野第四十八军政治部副主任李勃乘吉普车来迎接方方、朱曼平等去赣州出席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叶剑英主持的重要军事会议。方方临走时交代刘永生说:“部队就在会昌与南下大军会师,并在会昌待命。”送走方方一行后,部队整装离开麻州。当日下午,边纵指战员们从会昌县南门进城,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会昌县政府干部亲切地迎了上去,将部队安排驻在李家祠一带。部队刚安顿下来下来,会昌县城的群众就敲锣打鼓,扛着米,抬着杀好的猪,提着鸡鸭鱼,前来驻地慰问。刚刚来到会昌接防的第四十八军第一四四师第四三一团的干部战士,也来到边纵驻地进行慰问。

9月5日,南北大军在会昌县城的中心文家塘举行规模盛大的庆祝胜利会师大会。这天晚上。文家塘会师大会会场点起了几十盏明亮耀眼的汽灯,灯光下是一张张喜气洋洋的笑脸。主席台中央横幅上写着“南北会师大会”几个醒目的大字,台下第四三一团的600多名战士盘坐在会场右边,边纵战士居中,县城的500多名群众居右。大会还未开始时,南北大军开始互相拉歌,你来我往,整个会场的歌声、掌声、啦啦队声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第四十八军第一四四师副师长,第四三一团团长、政委已在主席台就坐,边纵司令员刘永生、副司令员铁坚,政治部主任徐扬在会昌县政府领导的陪同下,走上了主席台时,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晚上7点多钟,刘永生宣布会师大会开始,顿时鞭炮齐鸣,会场四周负责警戒的战士同时向空中放枪。刘永生首先代表边纵讲话,第一四四师副师长接着代表南下大军讲话,并将写着“敌后人民干城”的锦旗送给边纵。会昌县政府领导代表全县人民对南北大军会师表示热烈祝贺,向南北大军赠送大量的慰问品,并赠给边纵锦旗一面,上面写着“人民英雄钢铁意志,高奏凯歌铁流会师”。之后,南北大军表演精彩的文艺节目。解放军老大哥表演了陕北秧歌和大合唱,华南文工团第二队演出了《欢迎老大哥》《兄妹开荒》等节目,接下来是边纵战士集体大合唱《闽粤赣边纵队军歌》,整齐的嗓音里爆发出了团结自信的力量:“金沙暴动,工农起家,三年游击战争,碧血鲜花。抗日锋火正猛烈,健儿们龙岩集结。慷慨上征途,转战江南江北。二十年艰苦斗争,风寒雨雪。千百次惊涛骇浪,天崩地裂!为民族,为人民高举毛泽东的旗帜!”联欢晚会开至深夜,在全场合唱《团结就是力量》的雄壮歌声中,尽兴而散。

会师大会以后,边纵在会昌驻地开展了向解放军老大哥学习的活动和为回师粤东进行整训。9月8日,在李家祠召开了“参谋工作会议”,请第一四四师副参谋长分生作了“关于参谋的职能与怎样做好参谋工作”的报告。第四三一团向边纵赠送了作战炮、八二迫击炮、六○炮和轻重机枪等一批武器弹药。15日,边纵召开了庆功和南返誓师大会。16日,边纵的指战员们雄纠纠、气昂昂的挥戈南返,执行歼灭粤东残敌的任务。

深情难忘忆会师

南北大军会师这一历史性的事件,深深地印记在当年的参与者的脑海中,成为终生难忘的大事和宝贵的精神财富。边纵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铁坚就是其中一位,他深情难忘这次历史性的会师,每当有不同地方的党史工作者采访他,询问当年会师的历史情景时,他总是激动不已,显得兴奋和自豪。2005年5月,由铁坚口述,康模生整理的回忆录《从长征到粤东》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在书中,铁坚深情地回忆道:

“方方同志身材魁伟,爬山很不方便,在烈日烤炙下,豆大的汗珠一粒粒直往下掉。为照顾方方同志的身体,上高山时,我们扎了一条竹椅要抬他,但是任你说什么,他也不肯坐。他说‘不行!我空手走气都喘不过来,抬我的怎么喘气?背一二十斤都上气不接下气,抬着一个人要分摊百把斤,如何喘得过气来?部队白天行军,晚上宿营,住下后他就开始写东西,经常工作到深夜。

“8月30日(笔者注:作者回忆时间有误)下午5时,我们护送中共华南分局领导行至江西寻邬的吉潭,迎面来了一支部队。

“哎,老大哥!不知谁眼尖,这么说一声。一下子,所有目光一齐向前看去。只见前面的队伍一个个头戴红星帽,身穿绿军装,整齐划一,威风凛凛,果然是老大哥来了!一时间‘向老大哥学习!向老大哥致敬!的口号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震撼原野山川。和大军会师,我们战士早也盼,晚也盼,今天终于到了。双方想见,高兴得握手的握手,拥抱的拥抱,那种高兴劲头实在无法形容,不少同志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9月3日(笔者注:作者回忆时间有误)晚,为了庆祝会师,我们两支部队开了联欢晚会,又一次成为两军胜利会师的热烈场面。台上节目尚未开始,场内早已歌声洋溢。老大哥喝完一首歌,我们就报以雷鸣般的掌声,拉他们再唱一首。老大哥也不放过我们,也拉我们唱。拉来拉去,像赛歌一样,整个会场歌声、掌声、拉拉声汇成欢乐的海洋。

“晚会开始,帷幕轻轻一拉开,又一幕动人的情景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第一次看到了老大哥表演的陕北秧歌,优美的动作配上热烈、铿锵的锣鼓声,把我们的心花都扭开了!

“边纵文工团演出的《欢迎老大哥》,也获得老大哥的赞赏和热烈掌声。这是一个表演唱,歌词是方方同志抽空写的。战士们心里难以形容的话,全让表达出来了,所以每个同志都喜爱唱这首歌。歌词是:老大哥!老大哥!你威名大呀功劳多。蒋介石这个活阎罗,见你一来就打哆嗦。你过了渤海跨长城,越过了黄河过长江,到处解放人民笑呵呵!老大哥!老大哥!又要你南征来奔波。我这个呀小弟弟,三年的游击虽不错,要是没有你老大哥,解放广州解放华南,就还得要再拖。欢迎呀!欢迎呀!欢迎我们的老大哥!一起打到广州去,一起生捉活阎罗。解放广东,解放全中国,我们一起来欢舞高歌!”

责任编辑马永义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