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诞生记

霞 飞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标志之一,在许多体现国家尊严的场合才允许使用国徽。每个中国人都在国徽上寄托了爱国深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产生同样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向全国征集国徽图案

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必然要回顾中国共产党曾经使用过的国徽。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在南方开辟了革命根据地,创建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设计并使用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国徽。

该国徽的基本图案是:左边一支麦穗。右边一支稻穗,麦穗和稻穗共同组成一个圆环状,在麦穗和稻穗组成的圆环相会处的上方,有一个五角星,麦穗和稻穗组成的圆环中间是一个地球仪的图案,地球仪图案上方是镰刀斧头图案。这个国徽所体现的思想是:共产党领导着人民建立的是人民当家做主的苏维埃政权;由工农两个阶级为领导阶级组成的苏维埃政权必将在全世界取得胜利。

虽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徽较为粗糙,但其基本元素、所表现的革命含义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制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1949年3月,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召开后,毛泽东一边指挥解放军进军全国,一边开始着手筹建新中国。1949年6月15日至1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平中南海召开,设计国徽的工作也在会议上被提出来了。

当时。许多参加过根据地建设的同志对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徽很有感情,认为该国徽很好,在此基础上修饰一下、统一起来,就是一个很好的国徽。中央高层一些领导人也认为可以使用其主要元素。毛泽东对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徽也有感情,但他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认为新中国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等共同建国,因此设计新国徽要有新的考虑;另外,既然是民主建国,就必须发扬民主,要与党内外人士广泛协商,还要请专家研究,大家一起共同设计新国徽。这个想法得到在中共中央高层和各民主党派代表人士的一致赞同。

新政协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经过讨论,决定统一设计国旗、国徽和确定国歌,由新政协筹备委员会第六小组负责。第六小组经过酝酿,草拟了一个向全国征集国旗国徽国歌的启事稿,报政协筹备委员会主席团审定后向全国发布。启事对国徽设计提出了3条基本要求:(甲)中国特征;(乙)政权特征;(丙)形式须庄严富丽。

7月中旬,国徽设计征稿启事在《人民日报》等报刊上相继刊登之后,许多工人、农民、解放军战士、部分爱国华侨都积极投入到国徽图案设计中来。但更多的是一些美术工作者,包括画家、美术教师和美术专业的学生,他们对新中国充满期待,满怀热情地利用自己的美术功底进行专业设计。

第六小组对征集的国徽图案来稿不满意

国徽征稿启事发表后,在1个多月的时间,新政协筹备会第六小组共收到应征国徽稿件112件、图案900幅。这个数量与同时征集国旗的设计图案相比是很少的,且与既定设计思路差距较大。在这些设计图案中,相对较好的有清华大学营建系设计的方案,中央美术学院张仃、张光宇、周令钊等著名教授设计的方案,政协工作人员钟灵设计的方案。但这些方案也与国徽设计原意有一定差距,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些来稿绝大多数把国徽设计成普通的纪念章,这显然和国徽的地位和价值不相称。图案也比较单调,不能反映新中国国徽所必须体现的丰富内涵。另外,在上层以及参与新政协创建的代表对国徽图案的理解有所不同,对来稿的评价分歧较大。这样,第六小组很难在来稿中选择入围者。

早在收到第一批国徽设计图案时就,第六小组发现了这方面的问题,他们决定再请一些美术方面的专家参与此事。8月,第六小组决定请徐悲鸿、梁思成、艾青3位专家担任国旗国徽初选委员会顾问。南于来稿存在明显缺陷,无论是第六小组成员还是新请来的顾问都感到从现有来稿中很难选择出合适图案。

1949年8月24日,第六小组开会讨论国徽应征图稿。大家认为,设计国徽不同于设计纪念章,主要还应该由美术专家设计为主,同时吸收广大群众的意见。虽然这次收到的国徽设计稿太少,与国徽设计思路差距较大,没有适宜的图案可供采用,但却提供了广大群众对国徽式样的意见,为今后设计工作提供了参考。最后,大家形成这样的意见:“另请专家拟制。俟收到图案之后,再行提请决定。”第六小组还决定把已经收到的国徽设计图案稿编辑成册,报中共中央高层领导和民主党派主要领导人审阅。

编辑好的国徽来稿图册发出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和各民主党派主要领导人均对来稿不满意。第六小组的同志认为,设计国徽的工作难度很大,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完成的。但是,开国大典在即,设计国徽的征稿现状又是这个样子,怎么办?人们都把目光转身了毛泽东,第六小组也决定写报告请示毛泽东。

毛泽东确定国徽设计方向

毛泽东看到第六小组的报告后,从国旗和国徽对比的角度讲了一句话:国旗上不一定要表明工农联盟,国徽上可以表明。这不仅指出了国旗和国徽的区别,也为国徽设计工作指明了方向。

9月14日,第六小组负责人向全组成员和顾问传达了毛泽东对国旗、国徽设计的意见。大家认为,毛泽东的意见抓住了国徽设计的关键,为国徽的设计确立了基本方向和主要标准。

毛泽东的这句话也提示了参与国徽设计的美术工作者,许多美术工作者即按此思路着手设计国徽。其中,张仃等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新的设计稿。他们的新设计稿共有5幅,基本上是以政协会徽为基础的,图案也大体与政协会徽相近似,但突出了工农联盟。他们在设计图案说明书中是这样解说的:“齿轮、嘉禾的结合,代表工农联盟。”“衬景及五角红星,代表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的领导。及共产主义的光芒普照全球。”“地球上面将我国版图显露出来,表现了我国特征——地域辽阔广大。”

但是,张汀等人的设计稿,最大的问题是与政协会徽相似。新中国是否能够用两个相似的标志?新中国国徽是否可以与政协会徽图案相近?许多人拿不准,都觉得这是个问题。开国大典的日子已经临近了。怎么办?毛泽东决定,把这个问题拿到政协会议上讨论。听听大家的意见。

1949年9月25日晚8时,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南海丰泽园召开会议,协商国旗、国徽、国歌等问题。会上,经过与会者反复讨论,通过了国旗、国歌方案,但大家都对国徽应征图稿不满意。但重新组织国徽设计已经来不及了。最后。还是毛泽东拍板。他说:国旗已经决定了,国徽是否可以慢一点决定,原小组仍继续设计,等将来交给中央人民政府去决定。

经过政协代表酝酿,会议一致同意国徽图案暂不提交政协大会讨论,留待将来由中央人民政府确定。大会主席团最后议定,同意政协第六小组“另请专家拟制”的意见,邀请专家另行设计国徽图案。

9月27日,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国旗、国都、纪年、国歌词谱4个决议案。由于应征的国

徽图案都不理想,会议决定国徽方案暂缺。

开国大典缺国徽,怎么办?负责开国大典具体工作的同志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在预定悬挂国徽的地方,悬挂了一幅“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典”的横标。这样,既不使大典显得有缺陷,又能够突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1949年的开国大典,就是在国徽暂缺的情况下举行的。

以林徽因为主设计的图案较好

在初选国徽设计方案时,清华大学教授林徽因、莫宗江提交的国徽设计图案,一度引起过人们的关注。但这个图案较为简略,基本元素单薄,因此第六小组要求设计者修改后再参加复选。

开国大典举行之后。刚刚成立的中央人民政府马上委托中央美术学院成立了国徽设计小组,由张仃、周令钊、钟灵等几位美术家组成。周恩来考虑到,清华大学林徽因等人的国徽设计图案相比之下较好,现在也应该多吸收一些专家共同设计国徽,因此他提议在清华大学营建系也成立一个国徽设计小组。由梁思成任主任。这个国徽设计小组一成立,就在梁思成领导下开展工作。一开始,他们主要是对林徽因、莫宗江等人原来设计的国徽图案进行修改。但是。仅仅对原来方案加以修改,还会囿于原来的思路,不能实现突破。不久,他们决定重新考虑设计思路。为此,他们请来邓以蛰、王逊、高庄协助设计。梁思成是主任,自然也参加到设计讨论中去。经过20多天的反复研究、讨论、设计、修改,最终于10月23日拿出了新的设计方案,还起草了说明书。说明书中写道:

“拟制国徽图案以一个璧(或瑗)为主体;以国名,五星,齿轮,嘉禾为主要题材;以红绶穿瑗的结衬托而成图案的整体……壁是我国古代最隆重的礼器,周礼:‘以苍璧礼天。说文:‘瑗,大孔璧也。这个璧是大孔的。所以也可以说是一个瑗。《荀子·大略篇》说:‘召人以瑗。以瑗召全国人民,象征统一。璧或瑗都是玉制的,玉性温和,象征和平……大小五颗金星是采用国旗上的五星,金色齿轮代表工,金色嘉禾代表农……”

从这个《说明书》可见,这个图案设计的最大创意在于:国徽要以红绶穿瑗的结衬托图案的整体。

毛泽东提议搞国徽设计竞赛

清华大学的国徽设计方案虽有很大进步,且已接近原定设计思路,但中共中央高层和民主党派高层中仍有不同看法。

时间很快就到了1950年,国徽设计方案仍然没有确定。毛泽东提议,由全国政协出面请两个设计小组组织人力集中搞国徽设计。两个小组可以搞设计竞赛,由政协常委会在两个小组的设计稿中选择。全国政协和中央人民政府采纳了毛泽东的提议。于是,一个设计国徽竞赛在清华大学营建系设计组和中央美术学院设计组之间展开。

在清华大学的设计工作已先走一步的情况下,以张汀为首的中央美术学院国徽设计组奋起直追。他们的设计思路仍然是在原来的与政协会徽相似的图案基础上进行修改。经过大家反复讨论、研究,最后决定,在原来的设计图案基础上加进并突出天安门图形。新的设计稿很快产生。1950年春,他们拿出了一个仿政协会徽形式而以天安门为主要内容的国徽图案。该方案的特点,是突出色彩鲜艳、风格写实的天安门,形象是斜透视。

与此同时,清华大学设计小组也拿出了他们反复研究、修改的设计稿。两个设计小组的新设计稿于1950年6月10日送交第一届全国政协第五次常务委员会讨论。政协常委会看了这些图案,觉得都不满意。经过对比,觉得美术学院小组突出天安门图形的思路很好,决定下一步的国徽设计要以天安门为主要内容之一。查历史资料,当年由马叙伦、沈雁冰在6月21日执笔提交的《国徽审查组报告》中,对6月10日的这次会议是这样记载的:

计得有仿政协会徽拟制的五个图案,亦仿会徽形式而以天安门为主要内容的一个图案,另有以民族形式拟制的两个图案,一并送请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审定。常委会认为均未恰当,指示以第二种方式为主,加以修正,另制图案。

6月11日,全国政协第六小组(此时,因为国旗、国歌已经产生,该组主要是设计国徽,已经专称国徽组)再次召开会议,对中央美术学院专家提出的“仿会徽形式而以天安门为主要内容”的图案进行讨论,商议修改的基本路子。这次会议对中央美术学院的设计图案有不同意见。

会议一开始,张奚若介绍道:“昨天我参加第五次常务会议,感觉天安门这个图式中的屋檐阴影可用绿色,房子是一种斜纹式,但是有人批评它像日本房子,似乎有点像唐朝的建筑物……后来我与周总理谈过后。认为采取上述图样,房子是必须加以修改的。”张奚若基本是肯定这个图案的。只是说要修改。接着。梁思成发言说:“我觉得一个国徽并非是一张图画,亦不是画一个万里长城、天安门等图式便算完事……而天安门西洋人能画出,中国人亦能画出来的。故这些画家所绘出来的都相同。然而并非真正表现出中华民族精神,采取用天安门式不是一种最好的方法。最好是要用传统的精神或象征的东西来表现。同时在图案处理上感觉有点不满意,即是看起来好像一个商标,颜色太热闹庸俗,没有庄严的色彩。”梁思成从主题处理、写实手法、承继美术历史传统、色彩等角度提出了否定性意见。张奚若、沈雁冰不同意梁的意见。他们认为。天安门代表了五四运动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会议经过讨论,赞成国徽中要有天安门图形的人数是多数。这次会议原则上通过国徽采用天安门图形,但没有最后选定哪个图案。

6月14日,政协一届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国徽的设计再次被提上议程。周恩来亲自主持了国徽设计小组会议。会议决定采用天安门为国徽设计的主题内容之一,并要求中央美院和清华大学营建系加紧国徽的设计。

天安门为主要设计内容的原则通过后,两个设计小组开始了新一轮的设计竞赛。由于政协国徽组决定要采用天安门图形,张仃领导的那个设计组就按此思路搞,请张光宇、周令钊提供技术意见,曹肇基助理绘图,搞得很快,于6月15日即拿出其新设计的国徽图案,并写出说明书:“一、红色齿轮,金色嘉禾,象征工农联盟。齿轮上方,置五角金星,象征工人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二、齿轮嘉禾下方结以红带,象征全国人民大团结。国家富强康乐。三、天安门——富有革命历史意义的代表性建筑物,是我五千年文化,伟大,坚强,英雄祖国的象征。”说明书中还附上一份设计人意见书。

这个意见书主要针对梁思成的观点,解释设计思路。关于主题处理问题,他们认为:齿轮、嘉禾、天安门,均为图案主要构成部分。尤宜以天安门为主体。即使画成风景厕亦无妨……不能因形式而害主题。关于写实手法问题,他们认为:自然形态的事物,必须经过加工才能变成艺术品。但加工过分或不适当,不但没有强调自然事物的本质,反而改变了它的面貌。关于继承美术历史传统问题,他们认为:梁先生意见的精神是好的,但继承美术上历史传统,应该是有批判的。我们应该继承能服务人民的部分,批判反人民的部分……关于色彩运用问题,他们认

为,北京朱墙、黄瓦、青天,为世界都城中独有之风貌,庄严华丽,故草案中色彩主要采朱、金(同黄)、青三色,此亦为中国民族色彩。但一般知识分子因受资本主义教育,或受近世文人画影响,多厌此对比强烈色彩,认为“不雅”……实则文人画未发展之前,国画一向重金、朱,敦煌唐画,再早汉画,均是如此。更重要的是广大人民,至今仍热爱此丰富强烈的色彩……倘一味强调“调和”,适应书斋趣味,一经高悬,则黯然无光,因之不能使国徽产生壮丽堂皇印象。

美术学院设计组拿出了新的设计稿,清华大学设计小组不甘落后。他们由梁思成亲自挂帅,组织力量,全力投入设计工作。这个小组主要成员有:建筑学家林徽因、画家李宗津、建筑专家莫宗江、建筑设计教师汪国瑜、朱畅巾、胡允敬、张昌龄,以及研究中国古建筑的罗哲文等。他们的目标就是要在1950年第一个国庆节在天安门城楼挂上新中刚的国徽。梁思成、林徽因此时身体不好,但他们仍然来回奔波于中南海和清华大学之间,抱病和大家一道共同讨论、研究、修改。

国徽组同意采用天安门图形之后。在周恩来的提示下,粱思成收回了自己的意见。已接受以天安门为题材设计国徽,并将天安门设计成正立面图案。但他提出了自己的新思想。他说:“老百姓知道天安门过去是皇宫的大门,现在要赋予天安门一种新的意义,就是用五星红旗照耀着,这个天安门是在五星红旗下面才取得了新生。”他还提出:“国徽不是平面画,还要制作模型,要悬挂,所以不能太复杂,要简化天安门和周围的环境。‘五四运动等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在天安门广场。而不是发生在天安门城楼上,天安门在历次事件中只是个背景。”梁思成的主要意见是,国徽图案可以用天安门图形。但一定要简化。意思明确后,经过反复设计,清华大学设计小组于15日拿出了3幅新的国徽设计图案。

国徽组开会讨论国徽图案

6月15日晚8时,国徽组再次召开会议。讨论清华大学新绘制的3幅图案和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小组的新图案。会上,梁思成首先发言介绍清华大学设计小组的图案。他说:“国徽悬挂的地方是驻国外的大使馆和中央人民政府的重要地方,必须庄严稳重。第一,国徽不能像风景画;第二,国徽不能像商标;第三,国徽必须庄严。”

田汉提出不同的意见,指出:“梁先生最要避免的是国徽成为风景画,但也不必太避免。我认为最要考虑的是人民的情绪……梁先生的离我们远些,张先生的离我们近些。所以我认为他们两位的意见需要统一起来。”

田汉的意见得到与会多数人的赞成。于是,会议决定把清华大学设计的国徽图案中的第一式与第三式进行合并,用第一式的外圈,用第三式的内容,请梁恩成再整理绘制。这个决定,实际上是把修改、设计国徽的主要工作交给了清华设计小组。

会议一结束,梁思成立即带领设计小组投入到紧张的修改、设计工作中去。按照梁思成“国徽要稳要正、天安门图形要简化”的主张,清华大学设计小组于6月16日向国微小组提交了新修订的国徽图案。该图案使用红底和金色,同时将天安门图形进行了简化处理。

接到新修订的国徽图案后,国徽小组立即开会研究。会上。大家将清华小组和中央美术学院小组的设计方案进行比较,边比较,边讨论,发言者不光是说赞成哪个图案,还要说出赞成的理由,充分体现了民主精神。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