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再论大革命时期的江西农民运动

卢 诚

[摘 要] 本文深刻地剖析了大革命时期江西农民运动蓬勃兴起的原因;阐述了波澜壮阔的江西农民运动的兴起、发展、低潮等发展历史脉络;总结了江西农运对开创井冈山、赣东北、东固等革命根据地,培养和锤炼革命干部,支援北伐的历史功绩及其经验教训。

[关键词] 大革命时期 江西农民运动 原因 经过 功绩

1924年至1927年大革命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及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推动下,江西农民运动蓬勃兴起。与其他省份相比,江西农民运动开展早、发展快、规模大、水平高、功绩卓著、影响深远,在江西农民运动史上前所未有,充分显示了江西农民巨大的革命热情与革命力量,在江西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今天,回顾和研究这一时期的江西农民运动,对我们了解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农民革命斗争的理论与实践,认识农民运动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重大作用,无疑大有裨益。

一、大革命时期江西农民运动蓬勃发展的原因

大革命时期,江西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并走在全国前列,不是偶然的,它有着深厚的社会历史根源。

1.共产国际的“指示”。1925年4月至1926年11月间,共产国际执委第五、第六、第七次全会先后召开,相继通过《关于农民问题的提纲》、《关于中国问题决议案》,明确指出:农民问题“是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基本问题”。中共应“争取农民”,帮助“建立农会”。共产党的“基本任务”是“引导”农民把“切身的政治和经济的要求,与反对军阀及帝国主义……结合起来”,在工农同盟的基础上“组织独立的革命民族政权”。[1]共产党是农民运动的“指导者”,国共两党应制定“农村革命政纲”,帮助农民“推倒乡间劣绅土豪的官僚政权”,“改造县政权”;实行“减租”、“除去各种杂税”;保护农民佃权;“没收反动军阀的寺院地产”和反对武汉政府的“买办、地主、劣绅之土地”;“解散民团地主武装”,“武装贫农和中农”;政府要支持农会,等等。[2]斯大林在会上发表了《论中国革命的前途》的长篇讲演。他谈到“中国农民问题”时,强调了农民在中国革命中的重要性,要求“国共两党、国民政府立即从言论转到行动”,“唤起中国千百万农民起来革命”,“建立农民协会”,帮助农民解决土地问题。“至于用夺取地主土地的办法,还是用减租减税的办法,则视情况而定。”[3]谭平山等把共产国际的“决议”和斯大林的“指示”带回中国。中共是共产国际的支部,认真贯彻了共产国际的“决议”和“指示”。“决议”和“指示”对江西农运的发展起着添薪加火的作用。

2.中国共产党对农运的新认识。中共二大明确指出:“中国三万万农民乃是革命运动中的最大因素”,“大量的贫苦农民能和工人握手革命,那时可以保证中国革命的成功”。[4]1923年6月,中共三大宣言指出,中国迫切需要一个民主革命,因此,“拥护农民的利益是我们一刻都不能忽视的,对于工人农民之宣传与组织是我们特殊的责任;引导工人农民参加国民革命更是我们的中心工作”。[5]大会通过了《农民问题决议案》,这是中国共产党专门就农民问题做出的第一个决议。

3.共国合作的实现。1924年第一次共国合作的实现,农民运动得以公开。国民党一大闭幕的次日(1924年1月31日),孙中山主持召开国民党一届一中全会,决定设立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农民部,“专理农民事宜”。[6]共产党人彭湃、阮啸仙、罗绮园、林祖涵等参加农民部工作。1926年1月,中共在上海成立了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毛泽东担任书记。中央农委拟订的《目前农运计划》,将江西列入重点开展农运的省份,“在目前状况之下,农运发展应取集中的原则,全国除粤省外,应集中在湘、鄂、赣、豫四省发展”,“江西—应注重从吉安经南昌至九江一线”。[7]

4.毛泽东就地指导。江西农民运动的兴起与发展,与时任中共中央农委书记的毛泽东的重视、指导密不可分。为加强对江西农运的领导和培训农运干部,中央采纳毛泽东的建议,在汉口开办“湘鄂赣省农民运动讲习所”。1926年下旬,毛泽东从上海经九江抵南昌。在南昌期间,毛泽东会见了林伯渠、方志敏等人,要求做好筹办农讲所经费、选派学员等事宜。1927年2月,江西省第一届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在选举省农协执委时,蒋介石玩弄“圈定”阴谋,为挫败其玩弄“圈定”阴谋,方志敏打电报给武汉中央农委书记毛泽东,得复电说:须坚决反对,宁可使农协大会开不成功,不可屈服于圈定办法。最后,成功地捍卫了党对农运的领导权。

5.江西地方党、团组织对农运骨干的精心培养。1925年9月,国民党江西省党部成立仅仅两个月,就在农民部部长方志敏的建议下派出淦克鹤等农运积极分子去广州农讲所参加第五届学员班学习;1926年3月,又派出丘倜、陈奇涵等5名农运骨干参加广州第六届农讲所学习。1927年3月,成立才一个月的省农民协会又在方志敏的领导下派出149名农运骨干赴武汉中央农讲所学习。4月份,省农民协会又在南昌市系马桩创办江西农民运动训练班,共产党员邵式平任教育长兼党支部书记,并请时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的朱德来训练班讲军事课。这些农运骨干成了组织和发动农民的先锋。

6.江西农民盼求革命。这是江西农民运动兴起的直接原因。北洋军阀反动统治之下的江西农民,遭受残酷的经济剥削、政治压迫和文化奴役。在经济上,江西农民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残酷剥削与压迫,封建地主阶级不到农村人口的10%,却占有农村土地的60%以上,有的地方高达80%。如新建大塘程天放等几家大地主,霸占土地4万余亩,剥削农民8000余家。地主以地租、高利贷等手段,对广大无地或少地农民进行残酷的剥削。“兼之连年水旱存臻,农民生活,更频于绝境,在这种痛上加痛层层压迫状况下农民,其需要解决之情,实为急切又急切,所以江西农民运动,在客观事实上,实大有进展的可能”。[8]在政治上,北洋军阀自1913年在江西建立反动统治以来,依靠帝国主义的支持横征暴敛,攫取大量军费,驯养大批反动军队,把暴政强加于江西人民头上,人民没有一丝一毫的政治权利。在文化上,封建地主阶级和封建军阀势力还以族权、神权的其他迷信思想麻痹江西人民。“在这种痛上加痛层层压迫状况下的农民,其需要解放之情,实为急切,所以江西的农民运动,在客观事实上,实大有进展的可能。”[9]

二、大革命时期江西农民运动的历史脉络

大革命时期的江西农民运动大体经过了兴起——发展——低潮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24年11月至1926年7月),江西农民运动的兴起阶段。国共合作后,江西党组织创始人赵醒侬、方志敏、袁玉冰,在创建江西地方党团的组织时,根据农民占江西人口85%以上的实际情况,在开展工人运动的同时,花大力气开展农民运动。他们派遣共产党员回家乡,利用夜校等形式,宣传马克思主义,启发农民阶级觉悟,秘密发展农民党员,建立农民协会。1924年11月,赵醒侬、方志敏等在南昌近郊扬子州秘密开展农民运动,并组织建立了全省第一个农民协会——扬子州农民协会。1925年春,共青团永修特支书记曾宗藩,在该县大路边曾村开办农民夜校,成了曾村农民协会,会员有60多人。淦克鹤、李德耀等人到应场、城山、罗圣殿、虬津等地开展农民运动,建立农民协会。4月,永修即成立了县级农民协会,有会员1200余人。在吉安,曾延组织20多名进步青年学生秘密组织“觉群社”,号召农民组织起来,抗租抗捐。万安从1925年2月开展农民运动,组织农民协会,发展会员1000余人。方志敏1925年夏回到家乡弋阳,开办贫民夜校,培养农运骨干,并在湖塘村秘密组织了农民协会。同年7月,国民党省党部成立,赵醒侬、方志敏、邓鹤鸣等7人被选为执行委员,方志敏任省党部农民部长。从此,中共江西地方组织就通过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组织,积极发动农民,开展革命活动,先后派人在赣县、南康、吉安、新建、九江、永修、戈阳、都昌、乐平、鄱阳等县农村,进一步开展农民运动。1926年2月,国民党江西省党部还决定在南浔铁路一带、鄱阳湖沿岸、赣江流域、赣南等重要地区开展农民工作。到北伐军未到江西前,江西有永修、都昌、吉安、九江、万安、弋阳、星子等7个县建立了农民协会,全省有区农会28个,乡农会120个,会员6172人。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