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美国本科教育低毕业率的原因分析

褚国飞 阎 静 房旬旬

[摘 要] 本文主要讨论了美国四年制本科大学(特别是公立大学)毕业率低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对这些原因更全面的了解,有助于我们更准确地把握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带来的潜在问题。

[关键词] 毕业率 四年制大学 社区学院 转校生

美国高等教育在美国建国以来经历了几次重要改革。这些改革推动了美国综合国力的发展。1944年,美国通过了《退伍军人法》,高等教育开始大众化。目前,美国大约有1820万大学生,在过去60年间,入学人数增加了近11倍。[1]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起,美国高等教育面临的问题日益凸显,包括教育成本上涨、经费投入不稳定等,这些问题又导致教师质量下降、校园基础设施质量降低等连锁反应。从长远看,这势必造成美国劳动力整体素质下降和经济活力衰退,从而给美国社会的整体发展带来不良影响。在美国高等教育面临的诸多问题中,大学对毕业率关心不够是美国高等教育体系存在的最严峻的问题之一。相关统计数据表明,近年来美国四年制大学的毕业率不到50%,6年完成本科学业的学生人数也仅为60%,在发达国家中位居倒数第二,仅排在意大利之前。[2]本文将主要讨论美国四年制大学特别是公立大学毕业率低的原因(公立大学每年录取人数为1360万,占大学每年总录取人数的约四分之三)。

一、美国四年制大学毕业率现状

近年来,美国四年制大学的毕业率形势十分严峻,一项来自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1385所高校的2001年秋季入学的学生中,毕业率高于50%的有764所,占所有被调查高校的55.2%;毕业率低于30%的有114所,占8.3%;毕业率在30%—50%之间的学校有505所,占36.5%。[3]也就是说,在所有被调查的高校中,有近半数学校的毕业率不到50%,且公立学校占很大比重。其中排在前10名的大学毕业率均在94%—97%之间,清一色是私立大学,后10名的在18%—8%之间,其中有3所是公立大学,包括排名最后的南方大学新奥尔良分校。

经济学家施耐德称这类高辍学率的学校为“失败工厂”。而这些公立的“失败工厂”在美国为数不少。长期以来,公立大学一直因其致力于创造平等的入学机会和收取可承受的学费而受到尊重,它们在美国国家高素质劳动力的建设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大量公立“失败工厂”的出现对美国高等教育而言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二、导致大学低毕业率的原因分析

1.经济因素是导致低毕业率最重要的原因。

造成美国大学低毕业率的原因很多,被社会普遍认可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学校学费太高,造成很多家庭无法承担。最新统计数据表明,“父母教育”、“家庭收入”、“种族与性别”、“高中期间成绩”、“大学入学考试分数”、“经济援助”及“就读大学特点”对毕业率的影响最大。在这些重要因素中,最核心的因素是“经济援助”和“家庭收入”,即经济问题。大约只有40%的低收入家庭学生在6年内获得学位,比高收入家庭学生的毕业率低22个百分点。[4]

前普林斯顿校长鲍恩和前马卡莱斯特学院校长麦克弗森等人曾专门对美国68所大学(其中21所是重点公立四年制大学)的近20万名1999年秋季入学学生的记录进行研究,并对四个州的公共高等教育体系进行了系统研究,详细考察了四年制学生在美国公立大学完成本科学业过程中面临的各种危机。研究结果显示,非裔美国学生(尤其是男生)和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的毕业率要低很多。他们发现父母受教育程度不高和家庭收入过低引起学生无法专注学习深层次原因。此外,美国社区学院转校生[5]在无法按时毕业的本科学生总人数中占很重比例,美国相关调查与统计表明,经济因素是转校生无法按时毕业的罪魁祸首。

2.信息不畅通是导致低毕业率的关键因素。

在近一半中途辍学或延期毕业的学生中,占很大比例的是那些曾经有过转校特别是逆转校经历的学生。据统计,有过转校经历学生毕业率为69%,有过逆转校学生毕业率是22%,逆转校生在读完两年社区学院又回到四年制大学的学生的毕业率是49%,而没有转校经历学生的毕业率是79%。[6]由此可见,在中途辍学或延期毕业的学生中,逆转校生占很大的比例。导致逆转校的原因是这些学生最终无法顺利毕业甚至中途辍学的根源,因而是低毕业率的一个重要原因。通过大量对逆转校生的调查分析,来自贫困家庭的生源占逆转校生总人数的四分之三以上,可以说,来自低收入家庭是这些学生的一个共性。据此,以往的很多研究笼统地将逆转校的原因归结为经济原因。但对大学一二年级学生做的一项调查发现,父母受到更高教育的家庭的学生获得更全面的相关信息,这些学生出现逆转校的情况不多。这说明很多逆转学生是由于无法及时得到需要的信息,如学科专业预习、资金援助渠道、大学新的教育制度或程序,等等。学生和家长对信息的缺乏(而这又与父母受教育程度不高有着紧密的联系),也可能导致学生中途辍学或延期毕业。

在大一学生中,很多人在学习上遇到困难并无法得到及时解决,因此选择转到社区二年制大学学习,结果严重影响了他们的顺利毕业。比如,有一位高中期间品学兼优并获得足额资金资助的学生,在大一仅取得了B-的成绩,这使她长期情绪低迷并最后选择转到社区学院。在被问及为什么时,她说相信自己在社区学院会表现得更出色。研究小组指出,当这位学生无法面对B-这个成绩时,身边没有人及时开导她,她的父母本身也没有完成大学学业,面对女儿这一心理问题不知如何与她一起分析。实际上,她进入大学后成绩下滑的原因主要是大学计分方式出现了变化,以及她在写作能力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7]

3.认识上存在误区也是导致低毕业率的一个重要因素。

对毕业率低的原因分析中存在一个认识上的误区,即“错配”理论。该理论的核心假设是:少数族裔特别是非裔美国人在被大学录取时的录取分数低于所有申请者的平均分数,这造成他们在以后的学习上的竞争力偏低,从而导致这些学生在学术上取得成功的概率相对偏低。这一理论在很多反对种族和性别歧视的批评家中十分流行。据调查,不同种族和性别学生的毕业率相差较大,总体而言,非裔美国学生,特别是男生毕业率最低。很多赞成“错配”理论的学者和批评家认为这主要是因为非裔美国人在刚开始选择了竞争力过高的大学,这与他们实际能力出现了“错配”,这种“高就”最终导致了他们无法实现这些大学对学生学业的预期。

然而,与其说这些学生毕业率不高的原因是“误配”,还不如说其原因是“低就”。鲍恩等人抽取了调查数据中那些在高中平均成绩低于3.0,分别被竞争力最强、竞争力较强和竞争力最弱这三类大学录取的非裔美国学生、拉裔美国学生等人群的样本进行比较分析。结果发现这些学生实际上在竞争力最强大学的毕业率最高,这与“错配”理论的结论相反。实际上,非裔美国学生被竞争力最强的学校录取后,虽然学校对他们提出更高要求,但与此同时学校给他们提供的配套服务和总体学习氛围也更好了,因此他们可以在良好的环境下更好发展,反之亦然。由此可见,这些学生毕业率偏低的主要问题不但不是“错配”,而是“低就”。社会、学校和家长在这些学生特别是比较全面发展的学生在高中毕业后面临择校时,不应提醒他们去一些所谓的“更合适”他们发展的大学,而是要积极鼓励他们要有“更高目标”的追求。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社会对毕业时间在观念上存在一个严重误区,认为六年毕业是正常的现象。很多学生和教师就认为,“四年就毕业了好比是在10点半就离开了晚会”。[8]对此,大家必须转变观念,如果大学正常学习时间是四年,学生就应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学业。

三、启示

当前,中国高等教育正处于大众化的过程中,在教育改制过程中出现了不少问题,包括如何确保扩招后的教育质量、如何处理好学费制度改革造成很多家庭教育负担过重的问题,等等。随着中国高校的扩招,越来越多学生无法按时毕业,其中经济因素也是其中一个十分关键的原因。最近北京科技大学一直延期最终以抢劫银行告终的学生的例子就是一个典型。如何成功实现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同时确保教学质量,从某种程度上说,更好地了解美国高等教育低毕业率的原因对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有一定启示。○

参考文献:

[1]U.S.Department of Education,Digest of Education Statistics :2008 , NCES 2009-020 , March2009, http://nces.ed.gov/programs/ digest/d08/tables/dt08_001.asp.referrer=report.

[2]Frederick M.Hess, A New AEIR eport,DiplomasandDropouts:Which Colleges Actually Graduate Their Students(and Which Dont),AmericanEnterpriseInstituteforPublicResearch,June3,2009,http://www.aei.org/event/100065#doc.

[3]Frederick M.Hess,A NewAEIReport,DiplomasandDropouts: Which CollegesActuallyGraduateTheirStudents(and Which Dont).

[4]National Educ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 http : // nces.ed .gov/surveys/NELS88/.

[5]转校生包括社区学院转校生、普通转校生和逆转校生。社区学院转校生是指在社区二年制大学读完后转入四年制大学继续三四年级的学业的学生;普通转校生指从一所四年制大学转入另一所四年制大学的学生;逆转校生指四年制大学的学生(特别是大一学生)转到社区二年制大学的学生。

[6]Sara Goldrick-Rab , “Following Their Every Move : How Social ClassShapes Postsecondary Pathways ,” Sociology of Educatino , January,Vol.79 , No.1 , pp. 61-79.

[7]DavidMoltz,“Why Reverse Transfer?”April17,2009.

[8]David Leonhardt ,“Colleges Are Failingin Graduation Rates , ” New York Times , September8,2009.

责任编辑 张荣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