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话剧《关汉卿》创作始末

熊坤静

作为中国现代著名的戏剧家、作家、诗人和中国话剧奠基人,田汉毕生创作话剧剧本63部、戏曲27部、歌剧2部、电影12部和大量的诗歌以及散文评论等,作品字数总计达1000万字,话剧《关汉卿》是其最重要的代表作。那么,我国话剧史上的这部经典杰作究竟是怎样创作出来的,其前后情形又如何呢?

不服气自加压力

新中国成立后,田汉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局长、艺术事业管理局局长、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兼党组书记、全国文联副主席、北京戏曲实验学校校长等职,公务异常繁忙,无暇创作,因而从新中国成立到1957年的几年间,他没有新作问世。由于好多年不动笔写话剧,以致连他自己都感到“不止是手生了,心里好像也没有把握了”。

这一天,在应邀参加印度大使馆举行的晚宴时,朋友陈家康对田汉说:“瞧你头发都快白完了,也写不出什么来了,就写一首旧诗送给我吧。”尽管田汉愉快地答应下来,“心里却是很沉痛的”。对于当时的不服气心态,他后来回忆道:“我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吗?”“托尔斯泰七十二岁写了《复活》,我现在还不到六十,体力又好,吃得、睡得、走得、坐得,不弱于人嘛……我是作家,党需要我写出新的作品来。”他遂下定决心“今年就写”,并很快付诸行动。

纪念会确定目标

就在田汉考虑写什么时,适值世界和平大会将中国元代戏剧家关汉卿确定为世界文化名人,并决定于1958年6月为其举行创作活动700周年纪念大会。田汉闻讯后激动异常,当年元月份就开始着手准备为关汉卿纪念大会写报告,集中阅读了《元史》《新元史》《元曲选》《马可·波罗行纪》《录鬼簿》《中国通史》和《关汉卿戏曲集》等书,并认真研究了关汉卿的剧作尤其是《窦娥冤》,深切地感到关汉卿的确是一个爱憎分明、感情强烈,富有不屈不挠战斗精神的戏剧家。因此,他在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举办的“关汉卿学术研究座谈会”所作的专题报告中,盛赞关汉卿是中国现实主义戏剧文学传统的主要奠基人之一,其许多作品都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范例”。他还号召广大戏剧工作者要向关汉卿学习,“踏着关汉卿的巨大足迹前进”。对关汉卿的无限钦佩,激发了田汉的创作热情,于是,他决定给关汉卿“写个戏”。

创作中精益求精

1958年3月初构思创作伊始,田汉就面临一个巨大的困难,就是史书中对关汉卿的生平事迹的记述很少,如《录鬼簿》《析津志》等著作中有关关汉卿的记载仅寥寥数笔。然而田汉并未灰心退缩,他更加悉心地研读、考证史料,梳理出各种人物关系。为了搞清元朝包括政治制度、阶级关系、文化政策等在内的政治社会背景以及关汉卿的活动和他周围一些人的情况,田汉就前往中央戏剧学院和北京大学访问周贻白教授和翦伯赞先生,得到大力支持。周教授给田汉借来一部《元典章》,这部书对了解关汉卿时代的社会状况大有帮助;翦伯赞从《青楼集》里找出当时“名满大都”的元代女艺人朱帘秀、赛帘秀等人的材料,为田汉解决了《关汉卿》这部话剧中女主角的难题。

之后,田汉和秘书黎之彦携带全部资料于3月15日入住西山八大处长安寺(文联作家招待所)。在创作过程中,田汉深入研究史料,并充分施展其艺术想象力,运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手法,把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有机地结合起来,同时还融入了自己在国统区从事戏剧运动的亲身体会。因而,有时情之所至,他便忘了喝茶、吃饭,有时奋笔疾书通宵达旦,与关汉卿同悲同喜。从3月21日开始写一幕,仅用了10天时间就完成了这部八场戏的剧本初稿。又经过数日修改,然后约请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导演和演员焦菊隐、欧阳山尊等以及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报》的同志来长安寺听读《关汉卿》第二稿。大家对剧本报以热烈的掌声,同时又各抒已见,提出了一些修改建议,认为朱帘秀写得比关汉卿感人。

田汉很重视同志们的意见,遂结合自己对关汉卿逐步加深的理解和认识,再次对剧本作了修改。他又在原稿上增加了关汉卿西山看病、拯救二妞和他秉烛创作《窦娥冤》、斥责叶和甫劝降等几场戏,以此来反映关汉卿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展现其以笔作刀枪同统治阶级顽强斗争的气概,从而使关汉卿的性格更加鲜明、突出。

《关汉卿》的第三次修改稿经《剧本》月刊1958年5月号发表后,旋即“引起了戏剧界的震动”,整个剧坛为之欢呼:“田老不老!”郭沫若一口气读完了剧本,连夜给田汉写信,称赞该剧“写得很成功”,并提出了一些具体意见。《戏剧报》和《剧本》两刊编辑部还联名邀请一批戏剧家和历史学家,开了个座谈会。田汉根据同志们的意见,又对《关汉卿》作了第四次修改,而后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排演。

1959年6月的一天,在一次外交宴会休息时,周恩来总理对田汉说:“田汉,我在广州看了粤剧《关汉卿》,红线女演得很好,唱得更好,戏改得也好嘛。他们把《关汉卿》的喜剧结尾改成悲剧结尾了,你可以看看去。”后据红线女介绍说,将《关汉卿》的结尾改为悲剧是周总理建议的,田汉遂高度重视这个问题。经过一番深入思考,他切实感到,尽管《关汉卿》原来的喜剧结尾不无道理,根据一些记载,朱帘秀后来是在南方生活的,而且“让这一对经过苦难考验的艺术伴侣成为永不分离的双飞蝶,也是符合人民愿望的”,但现在看来,这样处理还是“浪漫色彩多了点”,“还是周总理说得对,因为从历史上看,从压迫者对待被压迫人民看,后者只能以悲剧结束了”。于是他遵照周总理的建议,把话剧《关汉卿》也改成了悲剧结尾,让关汉卿与朱帘秀这对有情人最终劳燕分飞,从而更增强了该剧的现实意义。

演出后反响巨大

6月28日,北京隆重举行了“世界文化名人关汉卿戏剧创作700周年纪念大会”,田汉所作《伟大的元代戏剧战士关汉卿》的专题报告受到与会者的热烈欢迎。当晚,在首都剧场举行的世界文化名人关汉卿戏剧创作700周年纪念演出开幕式上,田汉陪同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观看了话剧《关汉卿》的演出。

该剧一经公演,立刻引起轰动。欧阳予倩称赞《关汉卿》是“一个成功的好戏”。阿甲以《舞台上出现了大戏剧家——关汉卿的动人形象》为题,赞扬该剧创作的成功。紧接着,全国的话剧、粤剧和越剧等许多剧种都上演了《关汉卿》。日本的文学座、俳优座和民艺等三个著名剧团以在大阪、神户、京都和东京等地联合演出话剧《关汉卿》来纪念关汉卿,促进中日友好。演出受到日本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反应极佳,认为是中国近年来的优秀史剧”。看了戏,观众又踊跃购买《关汉卿》剧本。在东京新宿第一剧场演出时,应日本广大人民的要求,日本最大的广播电台日本放送协会(NHK)还播出了实况录音和电视,从而大大增强了话剧《关汉卿》在日本的影响。○

责任编辑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