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党的一大代表王尽美与他的后人

李金陵

2001年11月,笔者采访了王尽美的长子、原吉林省军区副司令员王乃征。2008年6月,笔者参加了在山东诸城市召开的纪念王尽美诞辰110周年座谈会,期间,结识了王尽美的两个孙子——王明华、王军。去年秋天,王乃征回到济南,笔者陪同参观。几次与王尽美后人的接触,让我更全面深刻地认识了山东党组织创建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革命先辈王尽美。为了缅怀王尽美的光辉业绩,让广大读者了解其后人继承先辈遗志为革命作出贡献的情况,特为《党史文苑》撰写此文。

尽善尽美尽年华

王尽美,原名王瑞俊,字灼斋,1898年6月14日出生在山东莒县大北杏村(现属诸城市)的一个佃农家庭。他自幼聪颖好学,曾给地主家陪读,后于枳沟镇高小毕业,在家务农多年。农暇刻苦自学,酷爱进步书刊,关心国家大事,较早萌发了民主主义思想与救国救民的志向。

1918年,王瑞俊考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临行前挥毫作诗,以抒情怀:“沉浮谁主问苍茫,古往今来一战场。潍水泥沙挟入海,铮铮乔有看沧桑。”从诗的意境看,青年王尽美的这首诗所蕴涵的革命志向和豪情,与同时代毛泽东的“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和周恩来的“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的诗作异曲同工。

1919年,王瑞俊积极投身五四运动,被选为省立一师北园分校代表,带领同学参加集会、游行,开展宣传活动。1920年3月,他结识了北京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罗章龙,并成为该研究会的通讯会员。同年11月,他与邓恩铭等发起组织进步学术团体“励新学会”,创办《励新》半月刊并任主编,登载了大量有关山东教育和妇女解放及讨论社会改造问题的文章,通过具体事实剖析社会,痛斥反动当局的罪恶,抨击社会时弊,启发青年觉悟,积极宣传新思想、新文化。1921年春,他与邓恩铭等发起创建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7月,他与邓恩铭赴上海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与会代表中,他是到达上海较早的一位,参加了中共一大会议的全过程。在中共一大召开期间,他和邓恩铭虚心好学的精神以及他们在大会讨论时所发表的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见解,给与会代表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中国共产党的建立,更加坚定了王瑞俊为实现尽善尽美的共产主义崇高理想而献身革命的信心和决心,为此,他改名叫王尽美,并写了一首《肇在造化──赠友人》的诗:“贫富阶级见疆场,尽善尽美唯解放。潍水泥沙统入海,乔有麓下看沧桑。”从此,王尽美献身于为劳苦大众求解放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直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王尽美和邓恩铭参加党的一大归来后,同王翔千、王复元、王象午等人,于当年9月在济南发起成立了“山东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是共产党组织领导的公开的学术团体。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会员读书和研讨,学习《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主义浅说》等著作。它的成立和活动,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山东的进一步传播,为党培养了一大批骨干力量。

1922年1月,王尽美与邓恩铭等6人作为山东的共产党组织及其他革命团体代表出席了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代表大会。会后王尽美、邓恩铭等山东代表留苏参观考察。王尽美等从莫斯科返回济南后,积极贯彻大会的精神,广泛宣传苏俄,努力推进山东革命运动的发展。

王尽美不但是宣传革命思想的先驱,而且多才多艺。王尽美娴于丝竹,他在参加莫斯科举行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主革命团体代表大会期间,曾以琵琶弹奏《梅花三弄》等中国古典名曲,为听众所欣赏。

1922年6月,根据工人运动发展的需要,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山东分部成立,王尽美任主任。创办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山东分部机关刊物《山东劳动周刊》。时值军阀政府警察厅通令征收理发业“卫生执照”捐,王尽美趁机组织发动理发工人大罢工,迫使反动当局答应免去“卫生执照”捐、全部释放被捕工人、允许自由组织工会等三项条件。这次罢工的胜利,使广大工人受到很大鼓舞,推动了济南的工人运动,为从理论上武装工人群众,更好地开展工人运动打下了基础。

7月,王尽美被中共中央调往上海,同邓中夏、毛泽东等人共同起草制定了《劳动法大纲》。这个《劳动法大纲》实际上成为后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行动纲领。同月,王尽美与邓恩铭又以山东代表的身份,出席中共第二次代表大会,向大会汇报了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精神及列宁对中国革命的重要指示,参与制定了党的民主革命纲领。党的二大后,党中央派陈为人到山东指导工作。1922年8月,在陈为人指导下,建立了中共济南支部,王尽美任支部书记。

王尽美按照党的指示,积极开展工人运动。从苏俄回国后,深入淄博矿区发动工人,组织矿业工会。后调北方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工作,随后被派去山海关、秦皇岛等地领导工人运动,并领导建立了秦皇岛地区第一个党小组和京奉铁路总工会及山海关分会。后因敌人通令缉捕,中共中央于1923年2月调他重回山东,负责党的领导工作。

职业革命家的王尽美还长于丹青。1923年5月,王尽美筹备并主持了在济南教育会场举行的马克思诞辰纪念会,会场上悬挂的马克思巨幅画像就是王尽美所绘制。

1923年,王尽美根据中共三大决议,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并于1924年1月出席国民党在广州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2月,又以中共山东省地方执行委员会负责人的身份去北京参加李大钊组织的国民会议运动讲演大会。归途中,在天津饭店受到孙中山的接见,并被孙委以国民会议特派宣传员。这期间,他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方针,积极建立与发展国共合作的革命统一战线,并利用国共合作的有利形势,积极扩大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发展党的组织,使山东党的工作迅速发展。

1925年3月,中共山东地委建立,王尽美等任委员。

长期的忘我工作和艰苦生活,王尽美患上了肺结核病,终于累倒在革命的岗位上。1925年春节前夕,在济南与反动的基督教徒连续进行三天大辩论,因疲劳过度吐血晕倒,进院治疗。时值工人运动蓬勃发展之际,他心急如焚,毅然出院,抱病赴青岛投入战斗。他与邓恩铭一起组织领导胶济铁路全线、四方机厂工人大罢工,并取得胜利,随后成立了胶济铁路总工会。3月12日去北京参加了孙中山先生的葬礼。4月,又去青岛与邓恩铭一起领导青岛纱厂工人第一次联合大罢工,迫使日本资本家签订了九项复工条件。同年6月,因肺病复发,在组织的安排下回到故乡北杏村养病,后因病重又回到青岛医院治疗。病危期间,他请青岛党组织负责人笔录了他的遗嘱:“全体同志要好好工作,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和共产主义的彻底实现而奋斗到底。8月19日,王尽美在青岛医院病逝,终年27岁。

王尽美虽然只活了27年,但他的革命生涯却长达10年,而且是冒着白色恐怖,奔波于全国各地,时刻有被捕甚至牺牲的危险;他忍受着疾病的折磨,宵衣旰食,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做出了不朽贡献。他践行了他的志向,尽善尽美尽年华。他是党的一大代表最早辞世的。他像一颗璀璨的流星,虽然短暂,却在广袤深邃的天空划出了一道耀眼绚丽的光芒,将永远闪耀在历史的星空和人民心中。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在青岛视察工作时,曾特意向山东党的负责同志讲起王尽美,说:“你们山东有个王尽美,是个好同志。”1961年8月21日,董必武去武汉途中,深情地怀念起王尽美,在列车上挥笔写了一首《忆王尽美同志》的诗:“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舟泛语从容。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

乃斗乃征乃永生

2001年的11月,天气已十分寒冷,而沈阳更是零下七八度。笔者随着山东电视台摄制组走进了离沈阳市西南部的南湖公园不远处的一个部队干休所,拜访了82周岁的老军人──王尽美的长子、原吉林省军区副司令员、顾问王乃征。我第一次聆听王乃征用依然浓重的乡音,讲述着他父亲和他自己的革命岁月。

由于有一位职业革命者的父亲,王乃征出生后,父子之间聚少离多。仅有的几次相聚,对于年幼的王乃征来说都是很模糊的。在王乃征的记忆里,父亲个子高高的,很少回家,回来后也总是往外跑。印象最深的是,那时他常常要到村里的学校叫父亲回家吃饭。父亲因为在外读书,思想活跃,每次回到家里总要去村小学找老师们说话,一说就是很长时间,常常忘了回家吃饭。到了王乃征上学的时候,王尽美回家时除了去村小学外,也常常关心孩子的学习,总是要求王乃征把写字本拿出来检查。

其实,父亲对王乃征走上革命道路的影响并不大,而是他的战友把他引上革命道路的。王尽美去世时,不到七岁的王乃征对于父亲生前所从事的事业,似懂非懂,并不能真正理解,只知道父亲是在“为穷人们做事”而已。王尽美是王家唯一的成年男性,当他的遗体运到村里安葬后,组织上见他家的生活非常艰难,曾打算把王乃征兄弟俩带走,但祖母就是不同意。就这样,王乃征留了下来,并在村里上学。1932年,王乃征考入诸城初中。临毕业前的一年,曾与王尽美一同组建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的王翔千辗转打听到了王乃征的消息,便给他写信,表示很想看看他。

很快,学校放假了,王翔千来诸城找到王乃征,对他说:“你们家那么困难,以后你上学的事我负责了。”并告诉王乃征将来懂事了,“如果要参加政治活动的话,就参加你老子的那个党”。

这次谈话,王乃征受王翔千的影响很大,并从他那里得到了《大众哲学》等进步书刊。事情过去了几十年,王乃征还是始终把王翔千看做自己革命事业的引路人。

1937年10月,王乃征加入了父亲参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此后,王乃征在家乡成立了诸城县乡村党支部,成为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并组织了后来发展到3000余人的抗日游击队。解放战争开始后,他主动要求来到了东北前线,在萧劲光任司令员、陈云任政委的辽东军区担任分区队列股股长兼警卫营营长,后又担任分区作战科科长。1948年东北解放,王乃征被选调到东北军区机关工作,后被提拔为东北军区军务部部长。1966年,王乃征被任命为吉林省军区的参谋长、副司令员、顾问(正军职待遇),直至1983年离休。

在“文化大革命”中,作为吉林省军区参谋长的王乃征,虽然没有像地方官员那样挂着牌子、戴着高帽去游街,但是看到被打、砸、抢搞得乱七八糟的城市,他非常心痛。1968年,根据军委关于解放军支左的指示,王乃征被结合到吉林省革委会,任政治部主任,他竭尽全力保护了一批老干部,保护了省档案馆,为稳定吉林作出了贡献。

在常人看来,作为王尽美的儿子,也许是一种可以炫耀甚或可以标榜的身份,但长期以来,王乃征却以这种身份时刻提醒自己,要像父亲那样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在与他谈话过程中,我时时能感受到他的谦逊与随和,他总是在说着父亲,而很少谈到自己。

1964年秋天,王乃征到北京参加会议时,时任总参谋长的罗瑞卿将军听说王尽美的儿子也来参加会议,就请他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王明华(王乃恩长子)告诉笔者:祖母去世以前,曾对回济南探望的伯父(王乃征)和我母亲说过,一定要面谢主席和董老,感谢他们这些年精心照顾。王乃征在几十年的革命工作中,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艰辛,也遇到过很大的压力,但他从来没有向组织伸手,也没有寻求组织的任何照顾。离休之后的王乃征,并不满足于闲适的养老生活。每天的大部分时间总是静静地看看书、写写东西,偶尔也到所里参加活动。同时,王乃征还是军区学术委员会、关心下一代协会和老战士书画协会的成员,晚年生活过得丰富而有意义。

王乃征的小儿子王军说,父亲的晚年应该说生活得很充实,帮助各级党史部门收集资料,投入了他晚年的大部分精力。他曾主动联系罗章龙、张文秋、董良翚(董必武女儿)等人,还多次前往北京、上海、广州、山东、秦皇岛山海关桥梁厂等地重走祖父战斗和工作的地方,参观访问,了解情况。

王明华透露:“晚年的伯父王乃征也有不痛快的时候,特别是80岁以后,经常思念已经去世的几个孩子。伯父家除王毅、王军弟弟外,伯父母还有四个儿子。同其他的革命先辈家庭一样,孩子出世后不久即寄养老乡家。老二、老三是双胞胎兄弟,同老大三人幼小时即因疾病和饥饿早亡。王德是四子,伯父母决心自己带着。由于东北冬天的严寒,王德还是得了心脏病,虽经北京301医院全力救治,但终于无力回天。由此,我成了下一代子女中最大的了。王德去世后,我伯父将有王德的全家照寄到我父母家,不忍心再看到孩子的笑脸,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在我父母处。”

王军告诉我:“父母亲的晚年经常手捧四哥王德的遗照发呆,往往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父母思念哥哥的情景,常令我和姐姐心碎……”

2008年的秋天,89岁高龄的王乃征再次来到山东济南。我又一次领略了他的风采,并陪同他重游大明湖,瞻仰了王尽美当年从事革命工作的旧址。期间,王乃征精神矍铄,谈兴甚浓,挥笔书写了多幅书法。他高兴地说,明年春天我还要来山东,争取到老家诸城看看。当他听说济南师范王尽美研究室准备编辑出版《王尽美遗著及研究文集》时,更是激动和欣慰,表示“你们编好了,我还要看看”。

遗憾的是,今年6月王乃征逝世,这一愿望没能实现。王军姐弟深知父亲对早已故去的四哥的一片深情,在安放父亲骨灰盒时,特意将四哥王德的照片摆在骨灰盒上,盼望他父子俩泉台相见,永叙亲情……

铮铮铁骨王乃恩

王乃恩(王杰),王尽美的次子,战争年代和哥哥王乃征有着同样的家庭背景,也有着同样的人生经历。只不过到解放后,一个留在了军队,一个到了地方;一个在东北,一个在江南。兄弟俩一北一南,在各自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地为党工作。虽然工作岗位不同,但都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和党的各项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王乃恩1951年担任义乌县委副书记,1953年9月任县委书记。1954年4月离开义乌,调到浙江省委组织部,担任党员管理处副处长。1956年,在苏联专家帮助下,我国第一座自己建设的大型电站──新安江水电站上马,浙江省委把王乃恩调去,担任新安江水电工程局党委常委、组织部长。两年后,他又被调到瓯江水电站工程局,担任党委副书记。1962年末,浙江省委根据中央组织部的意见,将王乃恩调到上海的华东局,任组织部组织处副处长。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上海工作的王乃恩,成了造反派批斗的对象。

王乃恩在家被抄后,就与爱人曹健民商议:“有可能我被抓走,或者把咱们夫妻隔离,记住,无论任何时候,受任何磨难,咱们都不能胡言乱语,要实事求是,斗争到底!”

“老王,你放心吧,我们都是共产党员,都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我知道怎样办。让我惦记的就是你这身体,能挺住造反派的棍棒吗?”曹健民说完,泪眼汪汪地望着王乃恩,然后起身为他收拾衣物。这位刚强的妻子像往日为丈夫准备外出工作时一样,为他准备一切,准备送丈夫进“牛棚”。

两天后,王乃恩进了“牛棚”,造反派逼他交待问题,写检查材料。倔犟的王乃恩一言不发,一字不写,任凭这帮恶棍拳打脚踢,毫不屈服。这样,他又被罪加一等,成了死不改悔的走资派。1968年底,他被送到郊区五七干校进行劳动改造。在上海第七纺织厂担任车间支部书记的曹健民也靠了边。王乃恩被抓走后,她也被厂里的造反派关了起来,逼她交待王乃恩的问题。她拒不交待,造反派就给她加上“假党员”的罪名,挂牌批斗。

1969年5月末的一天,上海市的几个造反派来到了干校,把正在劳动改造的王乃恩叫到屋里,宣布他无罪,立即解放。

原来,党的九大虽然是在极左思潮和个人崇拜的狂热气氛下召开的,但是,毛泽东依然怀念昔日的战友,特别是中共一大代表中的那几位为革命事业献身的同志。毛泽东在开幕式的讲话中再次提到了山东的王尽美,讲到了王尽美对中国革命的贡献。毛泽东的讲话确实改变了王乃恩一家人的命运,在京的造反派急忙把最高指示电传给上海的造反派。上海的造反派头头们有点慌了,毛主席在九大讲话中都提到了王尽美,可是他的儿子还在劳动改造,这怎么交待呢?于是抓紧落实毛主席指示,急急忙忙派人宣布王乃恩解放。

王乃恩得知真相后,思绪万千。他从心里感激毛主席,是他老人家在这动乱中救出了自己。2001年的秋天,我们在上海王乃恩家里采访他,当他谈到是毛泽东主席救了他时,激动得泪流满面。

王乃恩被解放后,安排到上海市静安区调查组工作,着手整顿混乱的革委会。在当时造反派一手遮天的情况下,他不为权势左右,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王乃恩组织力量深入调查,在掌握大量确凿事实后,硬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对王洪文、张春桥手下把持着静安区革委会的一个干将进行审查、批判,开除出革委会,发配小三线监督改造。与此同时,王乃恩以秘书长的身份协助静安区委筹备党代会,并拟在会后留静安区委任领导工作。由于此事处理结果完全违背了王、张等人的意愿,王洪文下令、马天水操办,不顾还有两天就要召开党代会,宣布把王乃恩立刻调离,送到离市区很远的一个大型工厂劳动改造。其实,王乃恩对这一结果早有预料,只是绝不为了个人利益玷污了党的事业。

林彪反党集团被粉碎后,毛泽东在周恩来的协助下,在全国开展批林整风运动,揭发批判林彪集团的罪行。竭力稳定党和国家的周恩来总理又把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罪行同批判极左思潮结合起来,鼓励各级干部抓生产,抓业务。在这种形势下,王乃恩才从工厂调出,分配到川沙县工作,担任县革委会副主任,分管工、青、妇、文教和农业。

在川沙县,混进县常委的几个造反派分子,竭力想控制住管理干部和党员的组织组,千方百计想把他们的小兄弟拉进组织组。然而要进这个组,必须经过分管党群的革委会副主任王乃恩同意。王乃恩严把进人关,决不允许一个造反派分子混入。于是,造反派们对他软硬兼施,当面甜言蜜语、阿谀奉承,王乃恩不为所诱,秉公办事;背地里,他们耍阴谋,放暗箭,狂妄地打击报复,王乃恩仍不动声色,坚持斗争。在那乌烟瘴气的动乱年代,王乃恩用自己坚强的党性为川沙县人民保住了一片晴朗的天。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