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曾山在土地革命时期的军事生涯

刘勉钰

人们往往认为,曾山主要是做苏维埃政权建设和经济工作,与武装斗争无关。其实不然。当年的苏维埃运动与武装斗争息息相关。曾山农民出身,做过工人,当过士兵,是一位从基层锻炼成长起来的地方领袖。他1925年参加农民运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时期,历任中共吉水县委书记、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主席、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江西省委代理书记等职。近年从俄罗斯和江西新干、永丰、乐安等地发现的档案材料看,曾山有着不平凡的军事生涯。今年12月12日是曾山诞辰110周年。为了纪念这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作为《曾山传》的作者,笔者就曾山在土地革命时期的军事生涯撰文,以弥补《曾山传》之不足,让广大读者从新的视角了解这位我们党、苏维埃和军队的重要历史人物。

投身教导团参加广州起义

大革命失败后,吉安的反动势力嚣张起来,杀害了工会委员长梁一清,通缉负责农运工作的曾山,直至向南京的国民党中央政府告状,要求“捕惩”曾山一家。曾山不得不暂时告别乡亲们,决心成为一名战士。于是,他到广州进入叶剑英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成了教导团通讯班的~名军需员,军衔为下士,开始了他的军人生活。

1927年¨月中旬,广东军阀张发奎发动事变,从桂系军阀手里夺取了广州全部政权。粤桂军阀矛盾发展成为公开的武装冲突,张发奎的主要兵力用于对付桂系军阀,广州城内力量空虚。中共中央命令广东省委急速发动全省总暴动。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随即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决定“立即暴动”,“准备夺取广州政权”。会后,成立了领导起义的军事委员会,开展起义的准备工作。

第四军教导团是广州起义的主力。其前身是原武汉中央政治学校的学生,革命基础很好。全团1500多人,其中有200多名共产党员。省委特别重视在教导团进行起义的组织发动。曾山是教导团的普通一兵,又与党组织没有联系,对广州起义的计划、部署以及高层意图全然不知。但他凭着自己的政治嗅觉和在基层的所见所闻,知道党正在做起义的准备工作。11月17日,张发奎发动政变,教导团利用这一时机,夺取了许多武器。官兵们唱着《国际歌》,不分日夜地开会,每个学员都准备好了刺刀,进入战斗的前夜。

为了投入战斗,曾山跑遍军营和连队去寻找自己的熟人,设法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他果然碰到一位在江西万安同过事的共产党员。经他向团党委会报告,曾山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并看到了广东省委关于武装起义的文件。起义的前夕。教导团把文书、学员、士官、伙夫、马夫和勤务兵都编在一个连里,实际上是个混合连队。选出了一个5人委员会,曾山是其中之一。规定每天早晨6-9时,进行作战训练。曾山少时习武,有一身好武艺,但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由于曾山勤学苦练,虚心向老战士学习,很快就学会了打枪,掌握了武装斗争的基本功。

起义前两天,叶剑英在全团大会上讲演,并高呼“中国革命胜利万岁!”“世界革命万岁!”的口号。曾山心潮澎湃,预感到暴风雨就要来临。

12月10日凌晨。曾山接到一条红带子,起义要开始了。他听说“张发奎要干掉教导团”,起义特别行动队把张发奎派来的团长捆起来了。张太雷向官兵们作了简短讲话,命令教导团参加起义,参加工人的革命行动,并分配好了任务。

连长布置给曾山的任务,是带领8个人执行特别的命令,即坐车到指定的地点,拿起枪和子弹,并把这些枪和子弹送到指挥部(原来的警察局)。曾山等人立即向第三师的兵营进发,找到了武器弹药库,拿了步枪、卡宾枪和子弹,装满了两车,迅速开往广州,运到了指挥部。这里已经挂起了“广州苏维埃政府”“红军总司令部”“广州工人赤卫队总司令部”的牌子。门上张贴了苏维埃政府的公告和它的政治纲领。曾山看完文件,组织把武器搬到仓库里。早晨5点钟左右,红军和工人的队伍一个接一个地来到赤卫队司令部,拿起枪投入了战斗。到早上八九点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枪支都分发完了,可是工人们还是源源不断来领枪。曾山带领8个人,一趟又一趟地来回搬运武器弹药,保障起义的武器供给。从头天夜里3点开始,一直忙到第二天半夜,竟然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坚持到任务完成。

转运武器的任务顺利完成后,曾山接到命令回到自己的连队,奉命去进攻李济深住所,那里集中了3000敌人和许多弹药。因火力射程不够,没有攻下来。12月12日清晨,曾山又奉命到司令部去参加战斗,战斗已经进行了两天两夜。

由于敌人从北江和西江调拨了部队到广州来进行反击,军阀李福林又从沙面派了两个团沿着铁路线向广州开来,加上帝国主义分子的支持,革命形势迅速恶化。12月12日下午,敌人发动了总反攻。敌人的力量超过革命力量6倍以上。晚上8点,红军总指挥部命令所有的部队都投到司令部去。13日下午,广州苏维埃政府所在地陷落。

广州苏维埃虽然只存在了3天,但广州起义的历史意义是伟大的。曾山激动地说:“我们深信,只有苏维埃才能拯救我们的祖国。”

返回家乡领导“四九”暴动

广州起义失败后,曾山返回吉安,任中共吉安西区区委书记,领导农民暴动。

1928年5月27日(农历四月九日),曾山在吉安官田领导了一次规模较大的暴动。官田地处井冈山脚下,西南与永新、泰和相连,北与安福交界,东距吉安县城50公里,是个四不管的三角地带,但革命基础好。为了“响应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时打到永新县、向吉安迫近时,敌人在‘围剿井冈山,我们在敌人后方举行暴动”,是日凌晨,曾山率领700多农民,手持大刀、长矛、鸟铳,向隐藏在下罗村的一股国民党军进攻。由于准备充分,一举歼灭了这股敌人,威震吉安西区。接着,曾山又率队到两个地主家造反,并处决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大地主。从此,在官田一带亮出了革命的红旗,公开组织农会、妇女会,向土豪劣绅开战。

这次暴动是赣西南十多处农民暴动之一,揭开了吉安西区土地革命、武装夺取政权的序幕,对后来赣西南苏区的形成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四九”暴动后,曾山调到吉水,担任中共吉水县委书记。

1929年2月,曾山调任中共赣西特委委员。2月17日,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主力从井冈山抵达东固,与江西地方红军第二、第四团会师。红二、四团领导人李文林在向毛泽东、朱德、陈毅汇报时,介绍了曾山的情况,并说:“曾山同志对党的政治主张很明了,并很积极坚决地去干,在实际斗争中得到很多经验,确能独当一方指挥工作,并且接受党的指示非常迅速。”毛泽东连声说好,希望有这样一位同志随军行动。于是,曾山和毛泽东第一次见面后即随红四军前委活动。直至进驻福建长汀。3月20日,毛泽东主持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决定以赣南、闽西二十余县为范围,用游击战术,从发动群众以至于公开苏维埃政权割据”。在这次会议上,曾山被增补为前委委员。

潜入吉安城争取罗炳辉起义

1929年5月,曾山任中共赣西特委常委。曾山与特委书记冯任一道,遵照中共中央指示,着力加强特委对工运、农运、兵运的领导。江西省委直接指派曾山去形势险恶的吉安城巡视。曾山一到吉安。就发动码头工人。开展反对国民党公安局的登记和卖牌子的斗争,名声很大。《江西省委转录赣西特委第七号报告与赣西特委对省委去信的意见和执行的决定》中,高度评价了曾山的工作:“他在白色恐怖中,在县委残三缺四下,努力艰苦的抓住中心工作,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的做去。”曾山那时用原名曾如柏,冯任怕他暴露身份,替他改名为曾山。

根据省委“立即发动和扩大吉安与湖口两处的地方暴动”的决定,中共赣西特委极力争取吉安县靖卫大队长罗炳辉率部起义。罗炳辉系贫苦出身。对国民党的反共反人民政策不满,曾亲自释放过十几个红军。曾山向省委汇报后,省委特派员赵醒吾到吉安考察,罗炳辉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赵确认罗具有革命觉悟。于是,省委又派特委常委刘士奇、省委军委书记蔡升熙潜赴吉安。秘密发展罗炳辉入党,要他准备起义。8月,罗炳辉率靖卫大队离开吉安城,到距东同不远的值夏镇驻扎。11月8日,因赣西团的特委机关被敌人破获。导致赣西党的组织被破坏。团特委书记肖道懿叛变,“旋将吉市全部组织,概供出,于是整个吉市工作完全坍台。党的文件亦被肖全部交出。计党死负责同志三人赵醒吾、黄义、申中。其他交通员及同志死四五十人。团的同志死七十人,还有和我们接近的群众亦死十余人,并其他群众共死二百余人”。罗炳辉的身份受到怀疑。周民党吉安县县长彭学游以发饷、领取冬衣为借口,急令罗炳辉部回城,以图逮捕。此时。冯任已回南昌。曾山任赣西临时苏维埃政府主席。他一面组织特委机关转移到陂头,一面代表省委给罗炳辉写了的一封密信。信中“告诉他赣西、南特委有许多机关被破获,已从北路撤退,党命令罗炳辉率部起义”。11月11日,罗炳辉截获吉安豪绅地主唆使第三中队哗变的密信。11月14日晚,第二中队队副邓世斌深夜潜逃吉安。情况危急。11月15日凌晨4时,罗炳辉当机立断,率领部队向东固进发,宣布起义。刘士奇、蔡升熙、曾山等在东固新圩街口迎接,当地群众敲锣打鼓欢迎。罗炳辉激动地宣布:“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了!”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五团,罗炳辉任团长。曾山回忆说:“五市联防内有人叛变告密,情况非常紧急,我们便马上通知罗炳辉举行暴动。罗炳辉得通知后,带领一百七八十人,一百三四十条枪。在吉安值夏起义。”罗炳辉起义意义很大。斯诺夫人在《续西行漫记》中评论道:“罗的这次功劳只有陕北的刘志丹可以和他相比。”

指挥十万工农攻打吉安城

1930年2月7日,毛泽东在吉安陂头召开红四军前委和红五军、六军军委及赣西特委联席会议。曾山提出按人口分配土地的主张,得到了毛泽东的肯定。一年后。曾山以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名义,发出保护农民土地私有权的布告:“过去分好了的田(实行抽多补少、抽肥补瘦了的),即算分定。”邓子恢评价说,曾山对毛泽东土地革命路线的形成作出了重大贡献。

二七会议还决定将红四军前委扩大为总前委,毛泽东任前委书记,曾山为5位常委之一。总前委是红四军和红五军、红六军及赣西南、闽西、东江等苏区的指导机关。会后,曾山率领地方武装配合红军主力,在水南、值夏一带,一举歼灭了进犯苏区国民党唐云山独立第十五旅。

1930年3月,在吉安富田成立了赣西南苏维埃政府,曾山任主席。5月,曾山在上海出席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会议,并被选为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

曾山从上海开会回到赣西南苏区后,抵制了李立三的“左”倾冒险错误。坚决支持毛泽东不打南昌、夺取吉安的正确主张。二七会议肯定了中共赣西特委提出的攻打吉安是正确的。在连续进行9次攻打吉安的战斗中、曾山参加了6次,并且是第6次至第9次的攻吉总指挥。在第8次攻打吉安时,曾山组织了10万“精勇工农”。配合红二十军、红军学校学员作战,用“土坦克”掩护红军冲锋,冲到铁丝网前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歼敌1个营,击溃敌1个团。俘敌400余人。梁必业中将回忆说:“吉安东西南北,赣江两岸排满了围城的群众,举目之下红旗招展,梭镖林立,口号声、呐喊声响彻云霄。”从此,守城敌军不敢出城一步,成为“瓮中之鳖”。9月29日,毛泽东、朱德在袁州发布了第9次攻打吉安的命令。此前,曾山用赣西南苏维埃政府的名义,接连发布了数十道“通告”“通知”和“紧急通令”,布置地方武装,积极配合红军攻打吉安。10月4日,他率领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用“火牛阵”的办法,冲塌了敌人的电网,配合红一军团占领了赣西重镇吉安城。毛泽东评价说:“这次的占领吉安,是有极大的政治意义……在全国有很大的影响。”10月7日。在吉安城召开了13万人参加的庆祝吉安暴动胜利大会,宣布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成立。曾山任主席。

参加罗坊会议拥护“诱敌深入”

1930年10月25日,红军总前委和江西省行委在罗坊召开了联席会议,讨论粉碎蒋介石以10万兵力对红军发动第一次“围剿”的对策。毛泽东在会上提出“诱敌深入”的方针,把敌人引进根据地而后加以消灭。曾山参加了罗坊会议,在会上表示坚决拥护毛泽东的正确主张。

会议结束后,曾山回到吉安,向各县负责人传达罗坊会议精神,部署反“围剿”战争的各项准备工作。11月11日,曾山发布省苏军字第一号通告,宣布成立江西省军事委员会,统一指挥全省地方武装。各县成立军事部,大力动员青壮年参加红军和发展地方武装,组织赤卫队、少先队。11月17日,曾山发出紧急通令,要求全省筹集现金60万元,支援红军反“围剿”战争。他首先把在吉安城内筹集到五六万银元、一二十片金子和大量银子全部交给红军作军饷,又为红军补充8000新兵。11月18日,红军撤离吉安,分别向东固山、永丰龙冈等根据地中心转移。曾山随毛泽东一起转移。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转移到富田。11月24日,曾山发出紧急通告。要求“群众坚壁清野,把油盐柴火米都埋起来,断绝敌人粮食,使敌人没有粮食不打自垮”。在曾山的号召下,苏区群众特别是东固、富田、黄陂、小布一带的群众,以各种形式配合红军作战,严密监视侵犯苏区之敌,在交通要道设立岗哨,侦察敌情,扰乱敌人。敌第十八师向蒋介石报告说:“东固暨其以东地区,尽属山地,蜿蜒绵直,道路崎岖,所有民众,多经匪化,且深受麻醉,盖匪即是民,民即是匪。”正是在苏区群众的大力支援下,红一方面军在1930年12月30日至1931年1月3日,经过两场激战,歼敌万余人,活捉了敌师长张辉瓒,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

在第二次反“围剿”战争前夕,新成立的苏区中央局开会,讨论如何应对蒋介石20万大军的进攻。曾山是中央局委员,在会上支持毛泽东“钻牛角”的正确意见,诱敌

深入,先打弱敌。红军埋伏在东固等根据地内。方针一确定,曾山就召开县以上负责人会议,要求各游击区以团、营为骨干,领导赤卫队和少先队执行扰、堵、截、袭、诱、毒、捉、侦、饿、盲敌等10项任务,动员全省群众扩红支前,协同作战。敌第五十师师长谭道源致蒋介石电中说:“到赤区作战是漆黑一团,如同在敌国一样。”4月下旬。红一方面军主力集结于东固,总指挥部设在敖上村。但3万部队集中东固地区,粮草紧缺。东固群众自动献出储粮,自动组织侦察队、向导队、担架队,妇女洗衣,儿童送饭。在苏区群众的配合下,从5月16日至31日,红军五战五捷,粉碎了敌人的第二次“围剿”。

7月,蒋介石用30万兵力发动第三次“围剿”。曾山于8月28日发出第55号通知,“政府号召群众于红军到达某地时,即自动地拿米菜油盐柴等去慰劳红军”。苏区人民响应曾山号召,尽全力支持主力红军作战。红军经过3个月的6次战斗,取得了第三次反“围剿”战争胜利。

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曾山将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从富田迁出,先后设在于都、兴国、宁都,以便在更大的范围内动员更多的人财物支援红军。几年间,他领导的江西苏区,成为了全国苏维埃运动的中心。江西省苏区地方武装和青壮年农民,先后被输送到红军主力部队,达40个团的兵力。

1931年11月,在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选举毛泽东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按照中共中央原来意见,“副主席二人,张国焘与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后经苏区中央局与临时中央商议,改由项英与张国焘二人任副主席,曾山任中央执行委员。曾山毫无怨言。

受命留守苏区开展游击战争

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前夕,中央决定曾山代理中共江西省委书记,留在江西苏区坚持游击战争。接着,中共中央分局书记项英把曾山召到瑞金。布置他在宁都、乐安、万安、永丰、万泰、公略等地开展游击战争,并将守广昌到宁都之间的6个连的部队拨给他指挥。曾山临危受命,连夜赶回宁都安排。

1934年10月26日,敌北路军以强大兵力,向宁都进攻。曾山与江西军区司令员李赐凡率领地方部队和机关干部,突围到宁都县安福乡的西甲村。他随即召开干部会议,决定首先集中兵力,牵制敌人,全力掩护红军长征,然后突围北上,向东固集结,开展游击战争。为了统一指挥,会议决定:成立江西省军政委员会,由曾山任主席:将全省地方武装编成3个独立团,乐安军分区为第一团,省直指挥的部队为第二团,万泰军分区为第四团:各县区组成独立营或挺进游击队。

在部署停当之后,曾山、李赐凡等率部在珠良、杨砾、小布、麻田、金竹坑等地与“进剿”之敌周旋,拖住了敌人大量兵力,终于在11月间完成了牵制敌人、掩护主力红军长征的任务。

1935年1月上旬,敌北路军以4个师兵力,将中共江西省委和省直机关部队包围在军政委员会所在地小布。在突围中,李赐凡等人牺牲。曾山率红二团神出鬼没地突破了敌人的封锁线,又穿越了吉安、永丰、兴国三县交界的大乌山,来到了号称东井冈的东固地区,与胡海领导的中共公万兴特委和红四团会合,在这里辗转游击,保存力量。3月初。曾山率红二团、红四团与中共杨赣地区恃委书记罗孟文率领的独立第十三团在兴国崇贤胜利会师,合计2000多人。敌人发现这是红军的“大部队”,便增调兵力包围。曾山召集省委扩大会议,决定马上突围。罗孟文和胡海所部通过杨赣地区去赣粤边,与李乐天、杨尚奎领导的红军游击队会合,并通过他们取得中央分局顶英、陈毅的指示。曾山率红二、四团从永丰方向突围,再转往湘赣边,与谭余保的红军游击队会合。行前,曾山来到胡海的游击队,向他们报告形势与任务。曾山与胡海分手时,拿出了一面写有“艰苦奋斗”四个大字的红旗,满怀革命必胜的信念对胡海说:“这面红旗我们各拿一半,一则用艰苦奋斗的精神互相勉励:二则我们今后胜利会师时,重新把它缝合起来作为纪念。”这半面红旗。至今仍保存在江西省吉安县革命烈士纪念馆。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