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一省胜利或几省首先胜利”战略与湘鄂赣苏区的发展

周少玲

[摘 要] 夺取“一省胜利或几省首先胜利”战略是中共中央在土地革命时期制定的武装斗争的战略,成为指导这一时期全国武装斗争的战略依据。分析湘鄂赣苏区从被确定为中央苏区到失去这次发展机遇,改“向东南发展”成为中央苏区屏障,配合中央苏区和其他苏区开展斗争的过程,探讨湘鄂赣苏区发展呈现出的特点,对湘鄂赣苏区史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关键词] 武装斗争战略 湘鄂赣苏区 特点

夺取“一省胜利或几省首先胜利”战略是中共中央在土地革命时期制定的武装斗争的战略。从1927年11月临时中央政治局首次在《中央通告第十六号——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内容与意义》提出[1]p89,到党的六大作出了“革命先在一省或几省重要省区之内胜利”的论断[2],再到1934年1月17日中共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目前的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强调第五次反“围剿”的胜利“将实现一省或数省的苏维埃革命胜利”[3]p3119,历届中央领导一直坚持这一武装斗争的战略,这成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指导全国武装斗争的战略依据[4]。湘鄂赣苏区是土地革命时期全国六大根据地之一,从1930年开始被中央纳入夺取“一省胜利或几省首先胜利”的战略之中,直至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直接制约着湘鄂赣苏区的发展。

一、“夺取一省胜利或几省首先胜利”战略与湘鄂赣苏区被确定为中央苏区的决策过程

1930年2月,在国民党与军阀矛盾激化、中原大战爆发以及阶级斗争加剧的环境下,革命形势得到迅速发展,全国已形成六块主要区域:第一块是“北从通城南达赣州,包围到湘鄂赣三省边界及赣西南的一个广大区域”;第二块是鄂西与湘西;第三块是鄂豫皖边界;第四块是赣东北;第五块是闽粤赣;第六块是广西[5]p1125。因此,中央进一步提出了争取湘、鄂、赣三省首先胜利的主张,明确了争取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具体区域。中央认为,“目前先胜利的前途,最显著的区域,是湘鄂赣等省而以武汉为中心”,“故党配合先胜利的工作,必然要以湘鄂赣为最主要区域”,要求各地和红军“在协同动作之下汇合起来,以争取这三省的先胜利,也就是争取全国胜利的第一步”。[1]p755-7578月,中共中央“决定在湘、鄂、赣三省苏维埃区域中,成立苏维埃的中央局,以指导所有苏维埃中的工作”,“其管辖区域以所有苏维埃区域为范”。[6]p1054、10569月28日,中共扩大的六届三中全会在通过的《组织问题决议案》中又指出:“扩大的三中全会完全同意中央政治局立即在苏维埃区域建立中央局的办法,以统一各苏区之党的领导。”[7]p3210月,中央政治局在发布苏维埃区域目前工作计划中进一步明确中央局驻地和职能:“决定在中央苏区立即设立中央局,目的在指导整个苏维埃区域之党的组织,同时,并在苏区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以统一各苏区的军事指挥。”[1]p1169并要求各苏区“为要巩固各苏区根据地而向外发展,必须首先注意于各苏区的联系配合与一致的行动”。其中“湘鄂赣与赣西南的主要联系在樟萍线与株萍线,这条线以萍乡为中心的群众发动与军事巩固,是制胜敌人围剿计划的基本工作”。[1]p1167

湘、鄂、赣三省是一个广大的地区,当时已建立湘鄂赣、赣西南、鄂西、湘西、赣东北苏区以及与河南、安徽、福建、广东相连的边境地区的鄂豫皖边界、闽粤赣苏区。那么,“最主要区域”中究竟哪一块根据地能够成为中央苏区呢?1930年10月召开的六届三中全会扩大会议认为,“中国革命斗争在全国政治经济危机急剧的发展的基础上,已开始了新的时期——开始了革命战争来消灭军阀的时期”,“即是说目前在革命新高涨的形势下,已存在着革命首先争取一省或几省胜利的可能”,而“湘鄂赣三省是最有这一可能的”。[6]p1137—1140中央政治局根据这一判断,按照“农民群众发动到充分的程度,或可能发动到充分的程度”、“红军有扩充训练的可能和取得敌人武器的前途”、“有可以向前发展的前途,就是可以进而取得‘一个或者几个工业的行政的中心城市”这三个“最主要条件”,正式“确定湘鄂赣联接到赣西南为一大区域,要巩固和发展它成为苏区的中央根据地”。[1]p1167-1168

湘鄂赣苏区位于湘东北、鄂东南、赣西北的边境地区,地处武汉、南昌、长沙之间,东抵南浔铁路,西临粤汉铁路,北连长江航道,南接株萍铁路,是湘鄂赣三省的枢纽,幕阜山脉横贯其中。它包括湖南、湖北、江西边境地区,共20余县,东西约300公里,南北近700公里,人口300万左右,其中比较稳定的苏区约有人口100万。在它的周边地区,东面有赣东北、闽浙赣苏区,东北面有鄂豫皖,西北面有湘鄂西,南面有湘赣等苏区。控制了这一地区就能够威胁和牵制国民党政府及其军队的行动,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掌握主动权。所以,湘鄂赣苏区不仅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而且政治上也非常敏感,是国共两党的必争之地。曾担任中共湘鄂赣省委书记的傅秋涛后来回忆:“湘鄂赣苏区,地处湖南、湖北、江西三省交界……这是三省军阀和封建势力严密控制的地方,是中央苏区的一个重要战略地区。当敌人向江西中央苏区进攻的时候,它可以牵制武汉、长沙、南昌敌人的兵力;当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北上的时候,它可以牵制、拖住敌人部分兵力,配合红军长征。”[8]萧克也从湘赣苏区的角度证实了这一点:“从战略位置看,湘赣苏区是中央苏区的战略侧翼——河西战线。东与中央苏区隔赣江相邻,北与湘鄂赣苏区隔袁水、修水相望,我们向北发展就通向湘鄂赣苏区,造成威胁武汉、南昌、长沙的大局面。”[9]p152

1931年1月,中共苏区中央局发布第一号通告,正式将全国苏维埃区域划分为6个区:(1)赣西南特区与湘鄂赣边特区;(2)湘鄂边苏维埃特区(包括鄂西、湘西北);(3)鄂豫皖边特区(包括鄂东北、豫东南、皖西);(4)赣闽皖边特区(包括赣东北、闽北、皖赣边);(5)闽粤赣边特区(包括闽西、广东东北、赣东南一部分);(6)广西右江苏维埃特区。其中“赣西南特区与湘鄂赣边特区为苏维埃中心区,中央临时政府建立在此区”。并指出,“苏区发展的方向是向着南昌、长沙、武汉发展,依据政治、军事环境,争取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但各苏区除向这一方向发展外,并根据各区情形向四周发展,扩大苏区。最主要的各个苏区发展要互相连接起来,使全国苏区打成一片。”同时决定由周恩来、项英、毛泽东、朱德、任弼时、余飞、曾山(赣西南代表)及湘赣边特一人组成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周恩来任书记[6]p1339。2月,中央在关于第二次反“围剿”的指示中强调,“建立湘鄂赣整片苏维埃区域”是“现阶段中革命的中心任务”[6]p1472。6月,中央指示各地苏区和红军,“我们必能实现目前阶段中的中心任务——建立湘鄂赣整片的苏区,成为这几省有力的根据地,并建立起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以争取这几省尤其是江西革命的首先胜利。这样将更兴奋了全中国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将更巩固了中国革命的向前发展”[10]p1649。

二、湘鄂赣苏区未能完成将“湘鄂赣打成一片的苏区”任务,失去成为中央苏区发展的历史机遇

作为中央苏区的首要条件,就是苏区必须是一块较完整、面积较大的区域。而“湘鄂赣苏区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将苏区打成一片”[11]p371。湘鄂赣苏区要成为中央苏区,首要任务就是要将苏区连成一片,这也成为湘鄂赣苏区的中心任务。为此,中央苏区中央局按照1931年初中央制定的《关于全国苏维埃区域划分隶属编制纲要》,撤消了中共湖南省委办事处(即湘委办事处),成立中共湘鄂赣特区委,隶属中共苏区中央局,下辖湖南平江、浏阳,江西宜春、万载,赣北修水、铜鼓、宜丰、瑞昌、武宁,湖北通城、阳新、大冶、大阳、鄂城、通山,鄂南即湖北蒲圻、咸宁、崇阳等18个县委,明确了湘鄂赣苏区版图,将鄂东、鄂南苏区划入湘鄂赣苏区版图,使原独立发展的湘北、赣北、鄂东、鄂南4个特委结束了分散状态,苏区疆界北抵长江南岸,南至湘赣苏区。但当时各县苏区面积大小不等,万载、阳新、通山约占4/5,修水、蒲圻、大冶约占2/3。3月,中央苏区中央局派滕代远以中央巡视员身份到达湘鄂赣苏区,在修水上衫主持召开湘鄂赣地区党的负责人会议,成立了以李宗白为书记的中共湘鄂赣特区委员会(代行省委职权),为湘鄂赣苏区的发展提供了组织保证。7月,又在浏阳东门楚东山和平江长寿街(后迁上衫)分别召开全省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和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正式成立湘鄂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湘鄂赣苏区由此进入全盛时期。

对于中央在湘鄂赣苏区建立苏区中央局战略部署的重要意义,湘鄂赣省委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认为“湘鄂赣边区处于湘鄂赣三省政治中心的长沙、武昌、汉口、南昌、长武路、南浔路、湘江、赣江包围之中,因此它在政治上、军事上、交通上均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它成为湘鄂赣三省的枢纽。另一方面,它入境湘鄂西、鄂豫皖、赣西南苏维埃区域的中心区域,成为这些联系的锁练,因此它在巩固苏维埃区域,造成苏区根据地,将湘鄂赣三省苏区打成一片,取得一省和数省首先胜利,有非常严重的意义。所以,中央明白指出争取一省和数省首先胜利,以湘鄂赣三省为最成熟的条件之下,边境苏区的工作应比任何苏区的工作主要得多。”[12]p580湘鄂赣苏区能否顺利地与赣西南联成一片,直接关系到中央战略决策能否实现,影响到中央苏区能否在湘鄂赣地区建立。

为此,湘鄂赣苏区在“省委成立以后,对苏区打成一片的工作,是充分注意的”[11]p371,根据中央战略部署,省委制定中心任务,转变工作路线,要求各地“加紧抓住赤区群众,发动和争取白区群众斗争,建立边境苏区中心根据地,将边境革命势力打成一片,有阵地的巩固的向外发展,与湘鄂西、赣西南、鄂豫皖取得联系,促进湘鄂赣三省革命的首先胜利之实现,是目前党的最迫切的任务”[12]p581。并进行了具体部署,要求(1)保障已有苏维埃区域,恢复失败的工作;(2)建立中央临时政权;(3)消灭苏区中的赤白夹杂现象。(4)重新平均分配土地。(5)巩固红军与造成红军铁军。(6)扩大与改造地方武装。(7)建立坚强有工作能力的苏维埃政府。(8)正确的执行经济政策。(9)加紧发动和领导工人阶级斗争。(10)反富农斗争与加紧贫农团工作。(11)加紧白区工作。(12)建立城市交通工作。(13)开展士兵工作。(14)开展反帝工作与互济运动。(15)加紧妇女工作。(16)建立肃反工作。(17)加紧青年工作。(18)加强党的主观力量。

由于红军先后两次攻打长沙,引起了敌人震惊,结束中原大战后的蒋介石派重兵“围剿”湘鄂赣苏区,致使苏区遭到重大损失。对此,中央特别指出:“为要使红军的胜利,继续向前发展,而完成湘鄂赣打成一片的苏区,则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加重苏区周围白色统治区域的工作……将易与非苏区的群众联系起来。各地赤白区域对立的现象,必须在群众的联系上,在宣传鼓动的扩大上求得根本消灭。”[10]p1659按照中央要求,湘鄂赣省委一直在积极进行贯彻落实。湘鄂赣省委第一次执委扩大会议特别强调,“边境党应将修铜宜三县之间以及与湘东南、鄂东南之间、平修岳之间的赤白夹杂现象消灭”;“鄂东应向修水、武宁、上高发展,平江应向长沙发展,使湘鄂赣边苏区与湘赣苏区和中央苏区根据地取得联系”;“同时要防止因此而忽略向武昌、长沙、岳阳中心城市与长武路发展,和鄂北及湘鄂西取得联系的另一极端的错误倾向”。[12]p582之后又发布通告,要求各县游击队对赤白夹杂的区域进行游击工作,加紧对白区的骚扰和防范工作,建立中心工作,建立被敌人占领苏区的秘密工作、处置逃亡群众、镇压苏区内奸,反对保守偏安和逃跑主义,“坚决的执行消灭苏区赤白夹杂现象的任务”,将苏区联成一片。[12]p614-615至1931年7月,只有岳阳、通城、湘阴、宜丰、武宁、长沙等县新增了小块苏区。

要完成中央赋予的任务,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消灭“赤白夹杂现象”。湘鄂赣苏区面临着国民党接二连三的大规模军事“围剿”,尽管取得了第一、第二次反“围剿”胜利,巩固了湘鄂赣中心苏区,但“许多区域失败,区域仍旧还是落在敌人手里,新的苏区更没有丝毫的发展”,“消灭苏区赤白夹杂的现象的工作还很少痕迹”。[12]p603、614到1932年春天,湘鄂赣苏区“各县只是保持原状”:平江、浏阳、修水、铜鼓、万载、宜春、萍乡、宜丰、通城、通山、阳新、大冶、鄂城、瑞昌、武宁、崇阳、咸宁、蒲圻、加鱼等18个苏区县,其中万载、阳新、通山的4/5,修水、蒲圻、大冶的2/3,宜春、萍乡、铜鼓、鄂城、宜丰的1/3,通城、咸宁、崇阳、武宁、加鱼的1/5,平江和浏阳因攻打长沙得而复失,仅剩1/6。在湘鄂赣省委成立后,鄂东、鄂南、修水分别发展了8个、3个和1个新苏区,平江和浏阳缩小了4个区,其它各县没有变化。然而,湘鄂赣苏区当时“赤白夹杂现象”比较突出,平(江)、浏(阳)、修(水)、铜(鼓)、万(载)、宜(萍)连片一块,鄂东一块(包括黄安、麻城、黄陂、孝感等县),鄂南(包括咸宁、蒲圻、崇阳、嘉鱼、通山、通城等县)一块,宜丰一块,“赣北与鄂东只隔三十里以上的白区,通城、蒲圻只有七十里路的白区,这些白区中有党与群众的组织”,致使湘鄂赣与赣西南苏区之间相隔的大片白区未能连结起来。[11]p371但赣西南、闽西苏区在取得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连成了一片,中共苏区中央局(1931年1月15日在宁都小布成立)也在此时从永丰龙岗迁至瑞金。11月,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成立,标志着以瑞金为中心的由赣西南、闽西苏区组成的中央苏区正式形成。正如石仲泉所指出的那样:“形势的变化,历史使湘鄂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称谓失之交臂,错过了一个极好的发展机遇。”[13]p10

三、湘鄂赣苏区“向东南发展”,成为中央苏区屏障,配合中央苏区和其他苏区开展斗争

中共中央因形势变化改变了在湘鄂赣苏区设立中央苏区的计划,但并没有因此调整“争取一省或几省首先胜利”战略,反而因三次反“围剿”的胜利更加坚定了实施这一战略的决心。中共中央认为“争取这个胜利已经不是遥远的前途而是今天行动的总方针”,因此训令各地“首先将大江以南与大江以北的各个苏区汇成两个大的苏区”,并对中央区等六大苏区军事行动作出了具体的部署。其中,要求湘鄂赣“十六军主力可向樟树方向移动,威胁敌人进攻苏区的后方,以帮助中央区与红军一方面军,占取赣南的一、二中心城市,并巩固之。同时并帮助鄂东南与鄂南及株萍武长路附近的苏维埃运动与土地革命更加开展与深入,以便与鄂豫皖互相策应及取得联系,造成时可以威胁敌人进攻其他苏区的后方的形势”[5]p1914-1915。随后,中央发布告全党同志书,强调:“这一任务已经不是将来革命发展的前途,而是目前所要实现的摆在议事日程上的斗争任务。一切我们工作的布置,就要拿这一任务的完成为中心。”[5]p19211932年1月9日中央发布《中央关于争取革命在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决议》,要求“将中央区,闽粤赣,赣东北,湘鄂赣,湘赣边各苏区联系成整个一片的苏区,并以占取南昌,抚州,吉安等中心城市,来结合目前分散的苏维埃根据地,开始湘鄂赣各省的首先胜利”。

湘鄂赣苏区在取得了三次反“围剿”的胜利后,“保存了现有的苏区”,“牵制了很大数量的白军”,“对中央苏区的胜利确实有很大的帮助”,但湘鄂赣苏区由于在执行中央向东南方向发展将苏区联成一片的指示方面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因而受到中央尖锐的批评[14]p1。1932年1月,中央局致信湘鄂赣省委,认为湘鄂赣省委存在“不了解创造革命根据地巩固向外发展”,“不去真正的艰苦的去动员广大工农基本群众”等缺点,这些缺点不仅是“立三路线的错误继续”,而且也是“造成湘鄂赣苏区始终流动不巩固的原因”[14]p3。强调目前的政治形势是“中国和国际间革命大发展的时期”,“苏区党的任务就是抓住目前这一形势努力争取革命在一省几省胜利。首先要取得一、二个较大的城市,打通苏区联成一片,来更大开展革命战争的局面一切工作的中心要放在积极向外发展、扩大革命战争,发展苏维埃,响应配合和领导全中国反帝国主义的民族革命运动。”为此,中央明确要求湘鄂赣苏区“应当是向东南即是向袁水樟树方面发展,扰乱敌人后方;配合中央区红军工农群众的行动首先取得赣州、吉安两个城市。在这一战争中要使湘鄂赣与湘赣苏区打成一片”,并指出“湘鄂赣苏区的中心根据地不是平浏,而应当是铜鼓万载一带”,使之成为中央苏区主要根据地与后方[14]p5-6。

同年2月,湘鄂赣省委召开第二次执委会,总结了近半年的工作,贯彻落实苏区中央局的指示精神。会议强调,苏区根据地不应机械地确定在平浏,而应转变到赣北(修水),并成为省委工作的中心。但湘鄂西中央分局认为,二次执委会《决议案》只是“一般的正确,能够站在自我批评的立场揭露省委过去右倾的错误,接受中央分局和中央的指示”,但不够具体。于是先后两次给湘鄂赣省委发出指示,进一步强调中央局下达的任务。第一封信要求“湘鄂赣苏区以修铜万为中心,向南发展,与湘赣省打成一片,这个基本原则没有变更。但是,将鄂东、鄂南苏区与赣北苏区打成一片,这是向南发展之主要先决条件。因此,扩大通山、崇阳、通城三县苏区,消灭几十里赤白夹杂的现象”,是“刻不容缓的急务”,要求湘鄂赣“定出一个扩大通山、崇阳、通城苏区和消灭赤白夹杂现象的具体工作计划”[14]p69-70。围绕这一中心任务,湘鄂西中央分局对湘鄂赣苏区各方面工作都作出了具体指示,提出了明确要求。第二封信虽然对湘鄂赣苏区的工作进行了表扬,称赞红十六军在赣西北、湘鄂东、鄂南游击数十县,牵制敌人六十团以上的兵力,是“一个伟大的力量”,但仍然提出了批评,认为湘鄂赣苏区强调困难,没有充分估计自己的力量,并利用这些力量克服困难争取新的胜利,对国际路线还没有充分的了解和执行,没有积极准备向敌人进攻;并强调,湘鄂赣苏区“应该先将修水、铜鼓、万载巩固起来发展到樟树、袁州一线,以与湘赣省和中央区取得联系”,要求巩固红十六军在通城通山取得胜利并造成新的苏区[14]p77-78。湘鄂赣苏区的地位与作用由此发生了转变:“向东南发展”,牵制敌人,沟通联系,由原来的发展成为中央苏区变为配合中央苏区开展斗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