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毛泽东为发动人民公社化运动进行的一次调查

罗平汉




毛泽东十分重视调查研究,并且提出了两个著名的口号:“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不做正确的调查同样没有发言权”。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对于调查研究一开始仍是重视的。1955年底至1956年春,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研究工作,并于1956年4月发表《论十大关系》的著名讲话。令人遗憾的是,此后一段时间里,由于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不足,特别是在农村生产关系的变革上急于求成,在农业生产合作社尚未巩固的情况下匆忙实现人民公社化,造成了严重后果。其间,毛泽东也作了一些调查研究,但由于多种原因,并未取得成效。1958年8月,他对河北、河南、山东三省农村进行的、旨在发动人民公社化运动的调查,就是一个例子。

“一天吃五顿也行嘛”

1958年8月4日,毛泽东离开北京,决定深入农村去亲自看一看“大跃进”的火热场面,实地调查农村新的基层组织的实现形式。当天下午,他来到了离北京仅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河北省徐水县。

毛泽东之所以把徐水作为视察的第一站,因为徐水是1958年“大跃进”中迅速崛起的一颗新星。

195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今冬明春大规模地开展兴修农田水利和积肥运动的决定》后,深受旱涝灾害的徐水人民立即行动起来。这个只有31万人口、10多万劳动力的小县,在1957年至1958年冬春之际的大搞农田水利建设中,提出了“山区、平原、洼地一齐治,防洪、防涝、抗旱结合搞”的口号,8万多名劳动力组成大队、中队,在工地搭棚宿营,并组织随营食堂。经3个月苦战,治了27个荒山头,整修及新建梯田25335亩,挖水窖2257个,新修山区水库及平原水库174座,开挖与改建坑、塘1360处,开泉14处,开挖渠道146条、长353华里,新打成机井163眼及其他井2658眼,加上将于汛期前完成的石榴山中型水库,全部工程总计可蓄水1.95亿方。

1958年1月,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谭震林到保定地区视察,听取了徐水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关于开展农田水利建设情况的汇报,并肯定了徐水的做法和经验。徐水的水利“大跃进”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肯定后,中共河北省委十分重视。1958年3月,河北省委召开四级干部会议,张国忠在会上作了《苦战三月改变全县自然面貌》的发言,介绍了徐水开展以水利建设为中心的农业生产“大跃进”运动的经验。3月11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张国忠的发言,并且还为此配发了《徐水创造了好经验》社论,对徐水的经验作了充分的肯定。这样一来,徐水顿时成了国人尽知的先进典型。

8月4日下午4点半,毛泽东在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处书记解学恭、河北省副省长张明河、保定地委第一书记李悦农和徐水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陪同下,首先到了县城东面的南梨园乡大寺各庄农业社。“大跃进”发动后,各地不断地报告粮食获得了大丰收,而且一些“卫星”田号称亩产已达数千斤甚至上万斤,因而毛泽东对徐水粮食产量很关心。在农业社的俱乐部里,他问乡党委书记詹登科、农业社党支部书记阎玉如和社主任李江生:

“今年的麦子收得好吗?”

“很好!比哪一年都强。”李江生回答。

毛泽东又问:“每亩平均多少斤?”

阎玉如回答说:“754斤!”

毛泽东听后笑着“啊”了一声,用赞叹地语气说道:“不少呀!”

随后,毛泽东又询问夏秋作物的预计产量和全县的总产量有多少。张国忠汇报说,今年全县夏秋两季一共计划要拿到12亿斤粮食,平均每亩产2000斤。张国忠又说,主要是山药(即甘薯)高产,全县共种了春夏山药35万亩。

听张国忠这么一说,毛泽东不觉睁大了眼睛,满脸笑容地看了看屋里的人,说道:“要收那么多粮食呀!”又说:“你们夏收才拿到9000多万斤粮食呢!秋季要收11亿斤呀!你们全县31万多人口,怎么能吃得完那么多粮食啊?你们粮食多了怎么办啊?”看来,毛泽东对徐水秋收能否收到那么多粮食是有所怀疑的。

众人没想到毛泽东会问这个问题,一时答不上来。过了一会,还是张国忠答道:“我们粮食多了换机器。”

毛泽东说:“又不光是你们粮食多,哪一个县粮食都多!你换机器,人家不要你的粮食呀!”

李江生说:“我们拿山药造酒精。”

毛泽东说:“那就得每一个县都造酒精!哪里用得了那么多酒精啊!”

说罢,毛泽东自己笑了起来。这时,张国忠也笑着回答说:“我们只是光在考虑怎么多打粮食!”

毛泽东说:“也要考虑怎么吃粮食哩!”接着又说:“其实粮食多了还是好!多了,国家不要,谁也不要,农业社员们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顿也行嘛!”

毛泽东与徐水县干部关于粮食多了怎么办这一段对话,曾被正在这里体验生活的作家康濯写进了《毛主席到了徐水的报道》中,公开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接着,毛泽东参观了大寺各庄农业社的粮食加工厂、缝纫组、幼儿园、医院、供销部、公共食堂、供销社和养猪场,到地里看了庄稼。当地干部告诉他,县里有许多“卫星”田,有的计划山药亩产25万斤,有的甚至计划亩产100万斤。听到将有那么高的产量,毛泽东不禁又笑问道:“你们的粮食吃不完,怎么办呀?”又对乡、社干部说:“粮食多了,以后就少种一些,一天做半天活儿,另外半天搞文化,学科学,闹文化娱乐,办大学中学,你们看好么?”陪同的人自然齐声说好。

回县城的路上,毛泽东又与张国忠等人谈到了劳动大协作、军事化问题。张国忠说,这是逼出来的,并汇报说修了一个比十三陵还大一点的水库,是按主席关于一穷二白、多快好省的指示办起来的。毛泽东说:“这是形势逼人。”毛泽东又问:“办食堂老年人同意不同意?”张国忠回答说,开始有思想不通的,说吃了大锅饭。毛泽东开玩笑似地说:“你们这不是大锅饭吗?”张国忠回答说,现正进行共产主义教育,除生活用品外,关于房屋、树木、羊群、自留地都要转为公有。毛泽东问:“十个人有三个不赞成吗?”张国忠说:“没有,连两个也没有。”

到了徐水县委,毛泽东对解学恭和张明河说:“这里的干劲不小哩!”又对众人说:“世界上的事情是不办就不办,一办就办得很多!过去几千年都是亩产一二百斤,你看,如今一下子就是几千上万!”

毛泽东接着询问了河北省其他地区的粮食产量,又了解了徐水去冬今春实现水利化和今年抗旱的情况,要求徐水县要早抓明年的粮食规划,多种小麦,多种油料作物,种菜也要多品种,这样来满足人民的需要。又说:小麦地一定要深翻,翻到一尺以上;以后人民就主要吃小麦,玉米和山药喂牲口,喂猪;猪喂多了,人民就多吃肉。最后,毛泽东说:“下边真好啊!出的东西真多啊!北京就不出什么东西。你们说,北京出什么呀?”张国忠回答说:“北京出政治领导,出党的总路线。”对于这个回答,毛泽东十分满意,不断点头。

在陪同毛泽东回车站的路上,张国忠对毛泽东说:“群众爱戴党爱戴领袖,请主席看群众这股热情。我党在群众中真是扎根了。”毛泽东点了点头,说:“我们打仗几十年就是为了这个,为了让人们吃饭,为了吃好。”

“是不是搞万人公社”

8月5日上午,毛泽东从河北定县火车站乘汽车前往安国视察。在去安国的途中,毛泽东又问前来迎接的安国县县长焦国驹:小麦亩产多少?明年计划多少?怎样实现?焦国驹一一作了回答。当焦说增产的主要措施之一是深翻土地,并且要普遍深翻1.5尺时,毛泽东关切地问道:45万亩土地,深翻一尺半以上,能翻完吗?焦国驹作了肯定的回答。

在视察中,毛泽东对粮食问题格外关心。在路上,他又问焦国驹:今年每人收多少粮食?焦回答说:按亩产3000斤计算,全县35万人,人均4000斤。毛泽东对此有些将信将疑,问道:是甘薯吧?焦答:主要是甘薯。毛泽东又问:你们打了这么多粮食怎么办,吃多少?焦答:搞点储备,让社员多吃点,人均吃450斤。毛泽东说:粮食那么多,每人可以吃到六七百斤,土地也应该有休整时间。

随后,毛泽东来到了安国县流村(毛泽东视察后改名为八五村)红星农业社,看了该社的丰产试验田。此时正值大热天,陪同的人员请毛泽东到试验田边的窝棚里休息。这时,乡党委书记郭建向毛泽东汇报了并社的情况,毛泽东听后表示: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社可以二三千户,四五千户,五千户,六千户。可见,毛泽东对办大社是很赞成的。

在离开安国去定县车站时,毛泽东同中共保定地委第一书记李悦农谈了很多话。

毛泽东首先谈到了并县、并社和乡社合一的问题。他问李悦农:“你们有多少县?多少社,多少人,平均一个县有多少人?”李悦农一一作了回答,并告诉毛泽东,全地区已经合并了4个县。毛泽东听后说:“并的是不是少一点?要并大一点,并到几十万人的大县,头少了好领导。”

毛泽东又问:“是不是搞一乡一社?”李悦农回答:“我们已经有这个酝酿,省委已经有过原则指示。”毛泽东说:“好!是不是搞万人公社。在平原地区万八千人搞成一个社不要紧,社里工、农、兵、学、商都有,不只是农业。”又说:“合作社应该是全的,有农业、有工业,也要有商业,有民兵,有武装。”

在谈到徐水军事化时,毛泽东问李悦农:“徐水的军事化,你们推广了没有?”李悦农说:“已经通知各县各搞一个试点乡,尚未推广。现在省委正派人总结徐水食堂化和军事化这方面的东西。”毛泽东说:“徐水这样干是逼出来的。张国忠讲,全县11万劳动力,弄4万多去打井、修水库、办工业,还剩7万多劳力,非常不足,就逼出了军事化,像军队一样,组织起来会大大提高劳动效率。”

毛泽东又问:“你们能不能弄一批枪来?把他们武装起来。”接着又说:“徐水劳动力共11万人,其中青年男女可能有5万人,20%的发枪,共需1万支。有几十个团,又是战斗队,又是生产队。5万人里1万支枪,5亿人,1亿支枪。全国这样组织起来,就把美帝国主义吓死了。”

一路上,毛泽东还谈到了平原造林、养鱼、深翻土地、县办工业等问题。当车进入定县县境时,李悦农告诉毛泽东,定县的韩家洼今年打的粮食可能够若干年吃。毛泽东问:“韩家洼打了这么多粮食,粮食多了怎么办?”李悦农说:“现在我们的中心是研究如何多的问题,多了怎么办还没有考虑。”毛泽东指示道:“要研究这个问题,一个是多吃,一个是国家合作社储备。”又说:“你们明年是不是少种点甘薯,要大量地多种小麦。华北人要多吃小麦,主要是吃小麦、谷子、苞米、稻谷。”

可见,此时的毛泽东对于亩产三四千斤未必完全相信,但对于这年粮食获得了大丰收却是深信不疑的,而且对于农业生产能“大跃进”也是充满信心,所以他才一再提出了“粮食多了怎么办”的问题。

“不要提万斤口号”

8月6日下午4时,毛泽东来到了河南新乡县七里营视察。当走到公社大院门口,看到了“新乡县七里营人民公社”这块牌子时,他停下脚步,一字一顿地念起来。中共新乡县委第一书记胡少华随即对毛泽东说:“这是全县的第一个人民公社。”在此之前,河南农村掀起了小社并大社的运动,这些大社名称各不相同,有的称大社,有的称集体农庄,也有的叫公社。七里营是全国最早将大社命名为人民公社的地方,于是,旁边的中共新乡地委第一书记耿起昌问道:“他们起这个名字怎么样,行不行呀!”毛泽东用肯定的语气说:“人民公社这个名字好!”

当毛泽东问到全县有几个这样的公社时,胡少华答道:“全县原来有60多个小乡,成立了60多个高级社,后来合并成10个联社,七里营是我们县第一个人民公社。我们正在开战地会,准备都改成人民公社。”毛泽东又问:“人们喜欢这个名字吗?”七里营公社党委书记徐占才回答说:“喜欢!”

毛泽东又问七里营公社种了多少亩棉花,产量有多少。一个公社干部说:“今年七里营种了10200亩棉花,保证亩产500斤,按2000斤做工作。”毛泽东听后说:“你们的口气很大啊!”

毛泽东又问七里营公社有多少土地,多少人口。社干部回答说:“有6100户,31000人。”当听到一个公社有这么多人时,毛泽东问:“社这么大,管理不容易,有没有困难?”得到的回答是没有什么困难。

随后,毛泽东到了棉花地里,观看了女社员喷射杀虫药剂的表演,并称赞棉花长得好,当得知七里营1万多亩棉花有5000亩是这样的,每亩保证皮棉1000斤,争取2000斤时,他兴奋地对陪同的中共河南省委第一书记、省长吴芝圃说:“吴书记,有希望啊!你们河南都像这样就好了。”吴芝圃说:“有这么一个社就不愁有更多这样的社。”毛泽东说:“对!有这样一个社,就会有好多社。”

8月6日晚上,毛泽东到了郑州,在这里接见从嵖岈山赶来的中共河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史向生,并详细地询问了嵖岈山卫星公社的情况。史向生将刚拟出的《嵖岈山卫星公社试行简章》草稿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接过简章草稿后边看边说:“如获至宝,这东西好,给我吧。”

在谈话中,史向生向毛泽东讲起了公社办食堂的情况,说农民在食堂吃饭,既节省了时间,又解放了妇女。毛泽东对此很感兴趣,详细地询问了食堂粮食如何存放、吃饭如何维持秩序等,并称赞公共食堂是新生事物。

史向生又汇报了嵖岈山公社的规模和生产组织情况,当听到农民劳动时已经军事化了,按班、排、连的编制进行生产,又听到一个公社有5万多人口时,毛泽东感慨地说:大的多了,公的多了。这在古代,一个诸侯国了。又说,比之古代诸侯国,公社是又大又公,多了公的特点,是“一大,二公”。

毛泽东又问群众的纠纷公社如何调解,史向生告诉他,由公社民政部门来调解处理。毛泽东听后表示:这带政权性质,既是经济组织,又是政权组织,实际上基层组织,这叫政社合一。又说:大集体,小自由,不要统得太死。

接着,史向生汇报了嵖岈山公社的组织结构,当听到公社采取工、农、商、学、兵结合,实行统一管理、统一规划、统一分配时,毛泽东说:工、农、商、学、兵,那么工业、商业、学校都包括了,是五位一体啊。两个招牌换成一个招牌,是政社合一。

在谈到公社的名称时,毛泽东说,人民公社这个名字好,包括工、农、商、学、兵,管理生产,管理生活,管理政权。

8月7日,毛泽东到襄城县的梁庄农业社、十里铺乡薛元农业社等地,了解烟叶和谷子生长的情况,并向梁庄农业社的党支部书记张富德等详细询问了烟叶的种植和收获等方面的问题。接着,又前往长葛县五四农业社,观看了麦茬玉米的长势。当地干部指着一片已长至6尺多的玉米地说,这里有40亩玉米,计划亩产2万斤;并说附近的另一块干部玉米试验田,计划亩产2.5万斤。毛泽东称赞这些玉米长得好,又问中共长葛县委第一书记吕炳光今年的产量。吕炳光说:“保证1500斤,争取2000斤。”毛泽东笑着问:“能达到吗?”吕炳光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一定达到,秋后到北京给主席报喜。”

第二天,毛泽东的专列从郑州东行。车到商丘车站时,他提议下车看看。在中共河南省委和商丘地委负责人的陪同下,毛泽东来到了商丘县道口乡中华农业社“七一”试验站,到一块红薯试验田参观。他问商丘县委第一书记刘学勤:“这块地亩产多少?”刘回答说计划施肥30万斤,亩产13900斤。毛泽东有点不相信,笑着说:“亩产13000斤,秋后我再来看。”在返回火车站的路上,毛泽东问刘学勤:“你相信那亩产13000多斤的试验田吗?”刘学勤说:“不相信。”毛泽东说:“脑子太热。没有科学根据,不符合实际。”毛泽东又问:“你们种了多少亩红薯?过去亩产多少斤?”刘学勤作了回答后,毛泽东说:“过去亩产2000多斤,今年真能搞到四五千斤,就翻了番,当然很好了。给下面打招呼,不要提万斤口号。”

“还是办人民公社好”

8月9日零时30分,毛泽东来到山东兖州,在专列上同中共山东省委副秘书长谢华、济宁地委书记高逢五、滕县县委书记王吉德、滋阳(今兖州市)县委书记任志明、滋阳县中匈友谊农业生产合作社支部书记周庆和、滋阳县长安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扈镇才谈话。

毛泽东详细地询问了干部群众对“大跃进”的态度、当地粮食生产情况等。在问到粮食产量的时候,高逢五说今年全区亩产600斤,前年250斤;周庆和则说他们社今年全年亩产1500斤,明年小麦可达3200斤;扈镇才表示他们社今年亩产1080斤,明年小麦亩产计划2500斤。高逢五也说全地区明年亩产1200斤到1500斤。毛泽东问:采取什么措施保证明年的产量?高逢五回答说:深翻1.5尺到2尺,底肥8万斤,种子最低25斤,丰产田50斤。毛泽东接着问:你们考虑过没有,粮食多了怎么办?周庆和与扈镇才回答说:多了好,群众吃饱了都卖给国家。毛泽东说:北京、上海、济南反正都是这样多的人,国家能卖多少?谢华说:多了还可以出口。毛泽东说:出口也不要那样多,美国的粮食就无人要。接着又问:口粮多少,还是(人均)360(斤)?又问两个社干部:你们吃多少?周和扈说:去年是360,实际上还多,前年是430。毛泽东又问:今年呢?周和扈回答说:今年完成计划,完成统购粮每人还有1000多斤。毛泽东说:可以多吃一点嘛!每人是否可以吃到500斤?吃得饱的,苦战三年,你们有这个口号吗?大家都说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