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江西抗战之二:兄弟携手御外辱

彭月才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国范围内的抗日救亡运动汇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迫于国内外舆论的压力,蒋介石国民党当局开始与中共高层接触。7月17日,周恩来等代表中共中央在庐山与国民党方面进一步商谈国共合作抗日的问题。国共两党在江西这片土地上演绎了“兄弟携手御外辱”的辉煌历史,在南方8省乃至全国抗战中都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国共合作谈判的消息传到赣粤边区,在油山一带领导红军健儿进行游击战争的项英、陈毅等,敏锐察觉到民族矛盾急剧上升,局势即将发生重大变化。7月底,项英、陈毅在大余县池江召开了赣粤边区干部大会,决定由“反蒋”转变为“联蒋”,由“内战”转变为抗日。会后,赣南各地党组织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宣传活动。

8月8日、15日,项英、陈毅先后以中共赣粤边特委和赣南特委的名义发布了《停止内战,联合抗日》《告赣南民众书》,呼吁动员民众,停止内战,团结抗日,允许游击队奔赴抗日前线。20日,赣南党组织向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赣州专署专员王有兰,大余、信丰、南康、南雄等县政府,以及国民党第四十六师师长戴嗣夏和当地知名人士投寄宣传共产党抗日方针的书信。

在全国形势的影响下,国民党大余、南康等几个县县长发表了《告中共同志书》,提出“现在是志士抗日救国之时,欢迎下山谈判,共商北上抗日事宜”。接着,国民党第四十六师和信丰、南雄等县国民党地方当局也发表了和平谈判声明。大余县政府奉专署之命3次发出信函,邀请赣粤边区游击队负责人下山谈判。

为了不失时机,项英、陈毅决定发一个“快邮代电”给国民党大余县长彭育英,要求双方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还表示应邀赴约。8月22日,陈毅不顾个人安危,前往大余县城与国民党地方当局谈判。9月8日,陈毅代表共产党和红军游击队在池江与国民党大余县代表鲁炯雯进行又一轮谈判。经过艰苦谈判,反复协商,双方达成停战协议,并约定于11日陪同陈毅前往赣州,同国民党江西省军政当局谈判,以最后决定和实施改编手续。这次谈判终于平息了南方的内战。

11日,陈毅等人偕同彭育英转赴赣州,与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代表熊滨、第四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马保衍、第四十六师的代表和七八个县长谈判。

在赣州谈判中,双方最终达成协议:赣粤边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江西抗日义勇军”,部队集中后暂照国民党保安团待遇提供给养,其他问题报请省政府作最后决定,但对陈毅提出的与中共中央联系的要求,国民党方面借口什么“国际关系”会受影响而加以拒绝。赣州谈判历时3天,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赣粤边地区结束了国共对立,初步形成了和平的局面。

为了尽快解决南方十几块游击区的红军武装改编问题,24日国民党江西省政府派车将项英迎往南昌,与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代表熊滨谈判。陈毅随后也赶到了南昌。

在南昌,项英从报纸上得知中共中央代表博古、八路军代表叶剑英在南京同国民党中央政府谈判,以及中央社9月22日发表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据此,他确定将谈判继续进行下去。26日,双方最终达成以下合作协议:(一)国民党军队从各游击区撤退;(二)国民党释放政治犯;(三)在南昌着手建立红军游击队总接洽处;(四)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抗日义勇军;(五)游击区老债、老租废除;(六)在红军游击队集中期间,所需一切费用由江西政府负担。

29日,南昌谈判结束,项英等即日返程。临行前,项英、陈毅在南昌以中共中央分局的名义发表《告南方游击队的公开信》,指出:“余遵照最近党中央的宣言,已正式宣布停止游击战争,放弃过去一切活动,把全部游击队改编为抗日救国的武装,统一于国民政府之下,效命杀敌。各地接信后,立即听候点编,以便追随全国友军和第八路军之后,为挽救国家危亡和民族解放而作英勇的斗争。”

项、陈决定立即派人分头联络散于各地的红军游击队,向当地党组织传达中共中央有关国共合作、共同抗日、游击队下山整编等指示和南昌谈判的结果。

之后,国民党停止了对南方各地红军游击区的“围剿”,在山野丛林中坚持了三年的红军游击队陆续下山奉命改编,组成了多支抗日义勇军。一些共产党员和爱国人士也陆续从国民党的监狱中获释。10月3日,国共双方谈判达成协议,将湘、赣、浙、粤、鄂、豫、皖、闽8省边界十几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至此,江西国共合作抗战局面最终形成。○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