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情报破译工作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滕久昕



早在红军时期,我军从事情报工作的同志们就曾经破译了国民党军队的密码,为配合红军反“围剿”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长征途中,在战事频繁、极度艰险的环境中,情报工作人员坚守岗位,连续工作,出色地完成任务,为毛泽东和党中央实施正确指挥,突破国民党军围追堵截,取得长征的伟大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抗日战争时期,在国共合作的大背景下,我党我军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其情报工作也开始由获取警报性、保卫性情报向获取军政战略情报转变。我党主要建立了四大情报网络:一是中央社会部直属情报系统,为中共中央建立重要的战略预警系统;二是重庆南方局系统,通过“布闲棋,下冷子”的办法,在国民党内部布建了一批重要的战略情报关系;三是在香港、上海的华南情报局潘汉年系统,同日伪方面建立重要战略联系,并成功打入日伪内部,获取许多重要情报;四是十八集团军和晋冀鲁豫中央局情报系统,曾把力量延伸到东北,在伪满洲国内部形成工作网络,这个情报网络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还在对敌斗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八路军、新四军经常出其不意地打击日本侵略者,共产党领导的军队随时都能掌握日军的动向,这使日军捉摸不定,首尾难顾,不知所措。其实,我军之所以能够披荆斩棘、屡建奇功,这一功劳应该归功于我军从事情报工作的同志们。情报工作的重点放在日伪占领的大中城市,争取的目标以上层人士为主。情报系统分为多个部门和站点,情报工作的每一步进展,都是在正确分析形势、抓住有利时机情况下取得的。实践证明,党中央指示明确、领导高度重视是情报工作不断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这里讲述一段有关中国人民解放军技侦情报工作创始人之一、技侦情报战线杰出的领导者戴镜元与我军情报破译工作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抗日战争爆发后,戴镜元随朱德总司令东渡黄河,奔赴山西抗日前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等一系列重大军事活动的情报保障任务。返回延安后,1938年夏,根据党中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指示,中央军委某局某科迅速建立并开辟解读国外“天书”(也称密码)的工作。随后,从各地调来的许多优秀的学员来到延安,参加业务培训,在戴镜元的带领下,从事一种破译国外“天书”的工作。他们一切从零开始,开拓创新,克服重重困难,以铁杵磨成针的坚强信念,开始了这项研究。

从外训班调来的学员,是学习外文或者教授外文的同志,从来没有接触过破译密码的工作,首次接触解读国外“天书”,没有坚强的决心、信心和毅力,是不可能完成工作任务的。这项艰巨工作要求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具有百折不挠、坚韧不拔、愈挫愈奋、愈斗愈坚的顽强精神,必须不惜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埋头苦干;否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的。确实有些很好的同志在工作一段时间后,失去了决心与信心,不愿再干这项工作,要求上前线或者去学校学习了。

毛泽东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专门针对一些同志害怕困难,不敢和困难作斗争,坚决不干或打退堂鼓行为,写了一个题词:“不怕难,只怕不干。”毛泽东的题词,不仅在当时战争年代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即便是在今天,对我们正确对待工作中的压力和困难都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时任中央军委参谋长的滕代远非常重视军委参谋部某局的工作,要求他们增强责任心,尽职尽责地开展工作。他说:“掌握敌人的情况,是军委领导人和各级指挥员做出决策的重要依据,必须及时、准确,绝不可以似是而非,更来不得半点虚假,否则就要误大事,甚至造成重大损失与伤亡。”在王家坪军委驻地,滕代远看到前线的电报总是第一时间处理,有些重要的电报他要派人直接送至毛泽东驻地,待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批阅后,立即转发下去。为此,他经常在军委作战室与参谋人员一起研究作战形势,常常工作到深夜,甚至通宵达旦。

天道酬勤。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努力,这些年轻的情报尖兵终于取得首次解读国外“天书”的胜利。2008年5月26日,组织上撰写的《戴镜元同志生平》中有一句话说道:他终于破开侵华日军驻华北后勤系统的“七码”密码,开创了我军破译外国密码之先河,在我军技侦情报工作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滕代远在1968年10月撰写《我的回忆》(未曾发表)里面写到:“我开始着手了解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部内的有关情况……第某局局长曾希圣,以后曾不愿干了,改由曹祥仁,曹不久改行,改由戴镜元为局长,正式设立了日文训练班,开始进行对日寇、伪军、伪满的天空侦察,从国内对国民党、到国际上的天空侦察工作。”从中可以看出,那时的情报破译工作真的很难、很重要。

1939年7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8周年的日子里,我军情报工作者向党中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递交了一份合格答卷,将破解国外敌人密码的科研工作成果呈报上去。滕代远还给军委某局局长戴镜元打电话,要他到延安王家坪当面汇报工作情况。从7月3日到10日,滕代远同戴镜元吃住在一起,详细了解了他们破译“天书”的情况,鼓励说:“你带领几位新参加工作的同志边教、边学、边工作,经过一年多的时间艰苦工作、钻研创造,第一次把国外‘天书钻开了,解读出来了,作出了重大贡献。……过去我们在中央苏区时有红星奖章,这次主席本来要给你们颁发红星奖章的,因为长征转移的时候没有能够把制造奖章的机器带到陕北来,所以就没办法颁发奖章了,改为发奖品。”

7月7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联名给他们写了一封嘉奖信。信中说:“你们最近以布尔什维克的毅力、突击的精神、艰苦的工作,已开始获得了研究科研工作重大的成绩,我们都非常高兴!祝你们再接再厉,继续努力,克服胜利中一些不可免的困难,为完成党中央和军委给予你们的最艰难而且是最重大最光荣的任务而斗争。兹特派滕参谋长代远同志前来慰勉,并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赠予工作出力同志的奖品,计每人布鞋、线袜、牙膏、大日记本各一件。”

毛泽东在滕代远的陪同下,接见了戴镜元,称他们为“无名英雄”,并挥笔为戴镜元题词:

步步前进,就步步胜利!

毛泽东

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中央军委参谋长滕代远也先后为戴镜元题词。王稼祥的题词是:“布尔什维克无坚不摧,攻无不克。”滕代远的题词是:“我们是中共优秀的党员,抗战英勇的战士,困难二字,在我们面前是没有地位的。”

同日,滕代远偕同戴镜元从延安回到安塞黄崖根,宣读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联名写给军委某局四科的嘉奖信,滕代远亲切地对大家说:“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联名写信嘉奖一个工作单位还是第一次,这是你们的最大光荣。”随后,滕代远向有功同志发放了奖品,勉励他们再接再厉,继续取得新成绩。他说:“这些东西在延安都是很少的,算是最好的。”

1939年冬,杨成武把被击毙的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的军大衣,派人辗转送到延安。毛泽东把这件军大衣也奖励给戴镜元。

中共中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嘉奖我军情报工作者,并且对工作出力的有功同志以物质奖励,这件事对于情报工作的开展起到不可估量的促进作用。1940年2月,他们又将国外另一种“天书”解读出来,那就是日本外务省特务系统的密码,从中破获许多重要情报,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杰出贡献,受到中央情报部的嘉奖。1941年6月16日,他们还破获德国要进攻苏联的情报,并立即发电报通知苏共中央和斯大林。由于当时苏德曾经签订过一个互不侵犯条约,苏联领导同志还有些不完全相信。结果,6月22日,德国法西斯真的向苏联发动了闪电式进攻,由于我们提前通知了苏联,使他们有所准备。后来,斯大林还专门发来电报,向中共中央、毛泽东表示诚挚的感谢。

事业的成功,首先就要有坚强的信心与决心,要有百折不挠、坚忍不拔、持之以恒、顽强拼搏的精神。只要勇于面对困难,拼命工作,我们就能攻无不克,科学事业就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正如毛泽东的题词所说:“步步前进,就步步胜利!”○

(作者系滕代远之子)

责任编辑 马永义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