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论瞿秋白对创办党的第一张日报的贡献

李美玲

[摘 要] 《热血日报》是五卅运动期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创办的第一份日报。它是中共专门指导五卅反帝运动的一张日报,是中共领导五卅运动的舆论工具和战斗武器,是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号角和喉舌。作为该报主编和主要撰稿人的党中央早期领导人瞿秋白,为《热血日报》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和理论贡献。

[关键词] 瞿秋白 《热血日报》 五卅运动

1925年6月4日,五卅反帝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已进入高潮,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创办了党的历史上第一份日报——《热血日报》。该报虽仅发行了24期(1925年6月4日创刊,同年6月27日被迫停刊),却是中国共产党宣传、组织、推动五卅运动的舆论先锋和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喉舌。它的出版发行在中国现代革命史和中共新闻报刊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也为今天研究五卅运动和党的早期领导人瞿秋白留下了宝贵资料。杨尚昆在瞿秋白就义50周年纪念会上指出:瞿秋白“作为党的中央局成员,作为党创办的《热血日报》的主编,发挥了重要作用”[1]。作为《热血日报》的创办者和主要撰稿人,瞿秋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为该报的创办和发行作出了重大的理论贡献和历史贡献。

一、瞿秋白对创办《热血日报》的历史贡献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中共四大在上海举行,大会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领导权的思想,并解决了“怎么领导”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即将工人、农民等一切革命的阶级和群众组织起来,投入到革命中去。1925年,英帝国主义在上海的巡捕制造了举世震惊的“五卅惨案”,不久五卅运动的浪潮迅速席卷全国,一场大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由此开始。五卅惨案发生后,当时上海的几家报纸虽然也有个别的对此事作了报道,但总体上反应相当冷淡,或者对事实进行歪曲报道,或者对于帝国主义“惨酷的足以使全人类震动的大残杀案竟不肯说一句应说的话”,表现得十分软弱。斗争的发展呼吁强有力的领导者将各界群众组织起来,推动运动向着有利于革命的方向发展。于是,出版一份中共自己的报纸以及时指导运动成为势所必然。创办党的机关报《热血日报》便成为党在五卅反帝斗争中组织和领导“工人、农民等一切革命的阶级和群众”的重要途径和方式,瞿秋白则对此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一)瞿秋白是《热血日报》的主要创办者。五卅惨案发生的第二天(5月31日)清晨(也说5月30日晚上),以党的四大精神为指引,陈独秀在横浜桥附近宝兴里的一幢两层楼房里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紧急会议。会议决定成立行动委员会领导五卅运动,同时决定出版《热血日报》以加强党对斗争的领导、宣传,动员民众参加反帝斗争,鞭挞帝国主义者的屠杀罪恶,与反动军阀进行坚决斗争。在群众反帝斗争高涨的形势下,如果有一张中国共产党自己的日报,就能更好地及时地指导群众的反帝斗争。在1925年1月22日党的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瞿秋白当选为中央委员,与陈独秀、蔡和森、张国焘、彭述之组成中央局,并与蔡和森一起担任中央宣传部的委员。因此在党中央决定创办《热血日报》后,任务自然地落在了瞿秋白的身上,瞿秋白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报纸的创办工作中,包括确定报纸名称、题写报头、撰写《发刊辞》等工作均由他完成。例如,报名“热血”便是瞿秋白深思熟虑的结果。《热血日报》创刊的前一天(6月3日),郑振铎、胡愈之、叶圣陶、沈雁冰等创办的《公理日报》创刊,报纸旨在发表“万忍不住的说话,以唤醒多数的在睡梦中的中国人”。瞿秋白固然为老朋友们的举动而高兴,但又觉得报纸名称太温和,他说:“这个世界有什么公理呢?解决问题的,只有热血!”[2]P240因此,在《热血日报》的《发刊辞》中,瞿秋白直接阐明了报名的内涵:“洋奴,冷血,这是一般舆论所加于上海人的徽号,可是现在全上海市民的热血已被外人的枪弹烧得沸腾到了顶点了;尤其是大马路上学生、工人同胞的热血已经把洋奴冷血之耻辱洗涤的干干净净。民族自由的争斗是一个普遍的长期的争斗,不但上海市民的热血要持续的沸腾着,并且空间上要用上海市民的热血,引起全国人民的热血;时间上要用现在人的热血,引起继起者的热血。”“创造世界文化的是热的血和冷的铁,现在世界强者占有冷的铁,而我们弱者只有热的血;然而我们心中果然有热的血,不愁将来手中没有冷的铁,热的血一旦得着冷的铁,便是强者的末运。本报特揭此旨,敢告国人!”[3]P179-182可见,瞿秋白以“热血”作为报名是为了提醒国人不要忘记帝国主义残杀中国同胞的暴行,激励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推翻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反动统治。

(二)瞿秋白是《热血日报》的主要撰稿人。瞿秋白是从编刊物、当记者开始走上革命道路和党的领导岗位的。中共四大后,瞿秋白积极贯彻会议精神,以工人运动与民族革命运动的关系为侧重点,有计划、有步骤地撰写文章。在担任《热血日报》主编后,他发挥自己的特长集创办者、领导者、主要撰稿人等多重角色于一身,为该报的出版发行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该报的主要撰稿人。据瞿秋白夫人杨之华回忆,瞿秋白在上海闸北华兴路56号一间狭小的陈设很简陋的客堂里,就着一张白木长桌和几条长凳,冒着酷热的天气写社论、审文稿、当编辑、做校对,直到付印出版。据统计,在《热血日报》出版发行的24期中,瞿秋白撰写社论、时评共21篇,杂感、小言23篇,并经常撰写一二百字的编者按。例如,在《热血日报》24篇社论(包括《发刊辞》)中,就有第1、5、6、7、9、11、12、14、16、19、20、21、22、24期共14期的15篇社论出自他之手。为了写好社论,瞿秋白总是每天一早就买来新的书报阅读,根据新的材料和工人所受的帝国主义欺压凌辱的具体事实写好每一篇社论。又如,在1925年6月12日和6月13日的《热血日报》第9期、第10期,瞿秋白分别用“热”“血”“沸”“腾”“了”等笔名写了8篇杂言,题目分别是《巡捕房的假证人》《枪弹究竟应当从哪里进去?》《上帝呢,还是财产?》《贼的伎俩》《蔡廷干的标示》《也是一种爱国方法》《江亢虎辟赤化谣》《小吃齐心酒》。这些社论、时评、杂感和小言针砭时弊、用语犀利,是党领导五卅运动方针政策的集中凸显,对于运动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