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薛岳:“外战内行、内战内行”的国民党将领

孙伟

翻开中国近现代史绚丽斑斓的画卷,有一些特殊的历史人物和诡异的历史现象常引起后人浓厚的研究兴趣。比如,有人指出国民党众多将领中有不少能征善战,但属于“外战内行、内战外行”者,其中就包括薛岳。不过,在对尘封的历史仔细梳理后,我们会发现用这句话形容薛岳有失偏颇。事实上,薛岳不仅外战内行,内战也内行。

“外战内行”的抗日名将

薛岳(1896—1998),原名薛仰岳,字伯陵,绰号“老虎仔”,广东省乐昌县人。幼时胸怀大志,以岳飞自勉,早年加入同盟会,曾追随孙中山,参加北伐,后成为国民党的高级军事将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薛岳主动请缨出战,战功赫赫,为世人所公认。

从薛岳指挥的以下两个典型战例可以看出,他与国民党许多逃跑将军不同,是一位“外战内行”的国民党名将。

第一个著名战役,是“万家岭大捷”,此乃武汉会战外围战。1938年6月至10月,中国军队在武汉地区对日本侵略军展开有计划的反攻战略。战场在武汉外围沿长江南北两岸展开,遍及安徽、河南、江西、湖北四省广大地区。

1938年6月9日,蒋介石颁布武汉卫戍区战斗序列,薛岳任该卫戍区第一兵团总司令,不久改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7月,日军侵占九江之后,以第一○一、第一○六、第九师团等部队,分别由湖口、九江南犯,企图占领南昌,进而占据湖南长沙和粤汉铁路,从南面包围武汉。

8月1日,薛岳奉命指挥南浔铁路沿线和鄱阳湖沿岸的防卫,以粉碎日军从南面包围武汉的企图。经过军事布防,在南浔正面构成“反八字形阵地,如袋捕鼠,又如飞剪,敌犯右则中左应,犯左则中右应”。随即,在金官桥、星子、黄老门、瑞昌一带相继阻击日军。东、西牯岭一战歼灭敌第一○一师团大部,并将该师团阻于马回岭。

9月中旬,为解除第一○一、第一○六师团之困境,日军第二十七师团向瑞昌、武宁进犯,攻陷茶陵园、白石崖等地。薛岳迅速从南浔线正面调集主力部队,以优势兵力向敌进攻,在麒麟峰全歼铃木联队。同时,第一六○师也在三角尖、金轮峰、南康歼敌七八百名。

10月2日,日军第一○六师团乘薛岳将正面兵力调往瑞武一线之机,迂回到万家岭的哗街、老虎尖石一带,企图解救第二十七师团之危。薛岳立即调集德安、星子、瑞昌、武宁和南浔10余万兵力,以绝对优势围歼窜犯之敌。7日,薛岳指挥各路部队发起总攻。至10日,该战役胜利结束。此役历经十昼夜,全歼日军4个联队,1.5万余人。蒋介石奖励参战将士5万元。

万家岭大捷是武汉会战最激烈、最惊心动魄的一战,也是日军侵犯江南最大的一次惨败,震惊了国内外,再一次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薛岳旧友、新四军军长叶挺贺电称:“欣悉南浔大捷,尽歼丑类,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第二个经典战役,是三次“长沙会战”。当武汉失守后,长沙及其周边地区地处中部的战略作用更为凸显。万家岭大捷使薛岳威名大震。1939年1月,薛岳被蒋介石任命为代理第九战区司令长官。2月,兼任国民党湖南省主任委员和省主席,主持湘政。10月1日,正式就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开始指挥第一次“长沙会战”。

9月下旬,日军10万余人在100多架飞机和300多只舰船配合下,从赣北、鄂南、湘北分兵六路向长沙进犯。薛岳调集21个军、52个师的兵力,分别部署在赣北、鄂南和洞庭湖畔,以阻止日军从侧面进攻。他采取“诱敌深入”“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方针,将主力置于新墙河、汨罗河、捞刀河和浏阳河等正面战场,重点放在两侧山地。会战打响后,他首先令部队阻止赣北日军西进的道路。接着,又将鄂南之敌击退,断其侧翼。然后,集中兵力歼灭正面之敌。14日,湘北日军3个师团从新墙河继续南犯。薛岳又指挥第十九、第二十二、第十五、第六、第七十七、第九十五、第一○七、第一九五诸师于新墙河、汨罗河等战线逐次抵抗,将敌诱至捞刀河地带决战。10月初,他见日军势衰力竭,即令第四、第七十三军和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三军,以及第十五军团,分别由南向北、由东向西对敌反攻。同时,长沙守军从西向东、尾追部队从北向南攻击,致南犯之敌四面受击,伤亡惨重,向北突围。随即,他令各路部队乘胜追击、阻击和侧击。10月15日,赣北、湘北、鄂南各战场均已恢复到战前状态。此战“歼寇四万,长驱三百里”。蒋介石特颁布嘉奖令:“此次湘北战役,歼敌过半……举国振奋,具见指挥有方,将士用命,无任嘉慰。”并犒赏参战将士15万元。

1941年9月下旬,日军卷土重来,这次出动陆、海、空总兵力15万人。薛岳调集了17个军共20万兵力,在正面进行“后退决战”的同时,将7个军部署于东侧山地,实施侧击,牵制敌人。经过逐次抵抗后,诱敌深入汨罗河、捞刀河伏击地带予以重创。最后,日军被迫逃回新墙河以北原据点。此役敌强我弱,我军以伤亡5.9万人、日军死伤4万人的代价堪称“惨胜”。

11月中旬,薛岳在长沙召开了第九战区官兵代表大会,总结第一、第二次长沙会战的经验教训。会上,他提出了著名的“天炉战法”。12月,日军又以12万兵力对长沙发动第三次侵犯。薛岳决定以这一新战法对敌,他选定了新墙、汨罗两河为伏击、诱敌地带,捞刀河、浏阳河以及长沙城为决战地区,各路兵力共30余万人。

12月下旬,日军向新墙河阵地发起猛攻。薛岳命守军逐次抵抗后,将敌诱致捞刀河、浏阳河决战地区。1942年1月1日,日军从东南方向进攻长沙城。他立即命令,各部按预定部署对敌进行球心攻击,并表示“本会战岳抱必死决心,必胜信念”,要求各集团军总司令,以及军、师长务必确实掌握部队,亲往指挥。4日,各部先后攻至第二次攻击到达线,完成了对日军的反包围。随即,从东、西、南、北方向“炉心”攻击,将敌击溃。薛岳见残敌突围北逃立即命令各部追击、侧击和截击。这次会战,历经半个多月,使南犯之敌伤亡5万余人。第三次长沙会战后,他获得国民党青天白日勋章一枚。

长沙城在抗战期间被誉为“长胜城”,日军对长沙发动3次攻势都以失败告终。3次长沙会战的辉煌胜利是薛岳戎马倥偬一生中的得意之笔,也是其军事生涯和政治生涯的巅峰时期,共歼灭日军10余万人。他是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被称为“国军抗日十大名将”。冈村宁次哀叹:“撼山易,撼薛将军难。”最近热播的36集电视连续剧《长沙保卫战》对此役进行了全面再现,赢得好评。

薛岳的浴血抗战极大鼓舞了国人士气,沉重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另外,还极大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1946年10月10日,美国总统杜鲁门授予他一枚自由勋章,以表彰他在抗日战争中的卓著战功。薛岳,抱有一颗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足智多谋、身体力行,所部不仅作战英勇,而且纪律严明,战斗力强。薛岳所指挥的对日作战胜多负少,是一位名副其实“外战内行”的杰出抗战将领。

“内战内行”的反共将领

薛岳既然是国民党的高级军事将领,为蒋介石所倚重,加上很会打仗,自然成为蒋发动内战的一枚重要棋子。从某种意义上说,薛岳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宿敌。红军及后来的人民解放军与他交手多次,不仅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还一度陷于被动。说薛岳“内战内行”基本上是符合历史事实的。从以下三个战例可窥一二。

蒋介石发动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五次“围剿”,薛岳被委以重任,先后任北路军之第三路军副总指挥兼第七纵队司令、第一路军代总指挥兼第七纵队司令、北路军之第六路军总指挥等,主要负责赣南的“剿共”任务。薛岳贯彻“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略,率部先占领了韶源、上冈、寿华山、兴国、古龙冈,后占领石城,直逼红都瑞金,为国民党第五次“围剿”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蒋介石令薛岳指挥第六路军和第八纵队共8个师“锲而不舍”跟踪追击,历时两年。如果说红军走了两万五千里,薛岳率部就追了两万里。中央红军主力由中央苏区出发时的8.6万余人,到达延安时,不到1万人。长征胜利后,毛泽东曾经这样笑语:“有劳伯陵兄远送。”我想,主席在此有三层含义:其一,我们红军是一支钢铁之师,虽历经千辛万苦,但终究取得了长征胜利,你奈我何?其二,对红军所付出的巨大损失深感痛惜。其三,对薛岳的气愤和无奈,其中也透出一丝敬佩。事实证明,薛岳是一个难缠的、令人头疼的对手,确实让红军吃了不少苦头。

薛岳率部从江西至大西南,马不停蹄,虽然“全剿”中央红军主力的任务没有完成,但给中央红军很大的威胁和杀伤力。另外,他还为蒋介石统治西南各省扩充了势力。薛岳一占领贵阳,就任命其亲信郭思演为贵阳警备司令,以中央军取代了黔军为贵阳城防军。他任贵阳绥靖公署主任后,以“追剿”红军为借口,干预黔省经济、政治、军事、文教等各种事务。他还奉蒋介石之命,组织人力调查和整理黔省政府主席王家烈有关反蒋和贪污等方面的材料,迫使王家烈辞职而以吴忠信代之。同时,他以第二路军前敌总司令名义直接指挥和调动黔军,吞并王家烈部的侯之担师,拉拢收买王家烈的嫡系何知重、柏辉章师归附国民党中央军。后来,又借第二路军集中整编之机将王部大量裁减,并停发军饷,煽动王的部下闹事,迫使王家烈再次辞去第二十五军军长职务。可见,薛岳利用“追剿”红军之机“捞草打兔子”,趁机为蒋介石在西南各省扩充了中央军势力,为此受到了老蒋的嘉奖。1935年4月5日,薛岳晋升为陆军中将。1937年5月,薛岳就任滇黔绥靖公署副主任兼贵州省政府主席。

第二个战例是解放战争初期的淮阴战役。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发动了全面内战。在战争初期,由于国民党军占有兵力和武器的绝对优势,导致解放军有两个重大战略性失败(北有张家口,南有淮阴),造成解放军一度被动的局面。

内战爆发后,薛岳任徐州绥靖公署主任,指挥所属部队向苏北、山东进攻,投入了反共、反人民的战争。7月中旬,薛岳指挥部队分三个方向向淮南、淮北和苏中进攻,国民党军基本上取得了主动,并消耗了人民解放军相当的兵力。

8月19日,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在徐州与薛岳召开军事会议,商定进攻淮阴的战略计划,兵分北路、中路、南路三路展开进攻。8月底,在完成了进攻两淮的准备后,薛岳指挥李延年兵团分三路进攻运河以东。精心的部署为“明攻沭阳,实取淮阴”,但在战役实施中却让人感到,国民党军既可能“北攻沭阳,断敌归路”,也可能“南下泗阳,攻取淮阴”,使得我方弄不清国民党军的真实意图。因而,虽然在战役开始前山东野战军就知道了国民党军进攻淮阴的计划,但司令员陈毅和参谋长宋时轮仍然认为薛岳的主攻方向应为沭阳,从而将山东野战军主力部署在了宿迁、沭阳、渔沟之间,在泗阳只放了一个久战疲惫的华中九纵,而淮阴更未布置一支有力部队,这给了国民党第七军和第七十四师可乘之机。9月10日,第七军突然南下突破九纵防线,于12日攻占泗阳。13日,第七十四师越过泗阳,投入战斗。陈毅这才发觉上当,急调第五旅、淮南军分区等各部队赶赴淮阴布防,山东野战军主力南下攻击第七十四师侧翼。中共中央军委也电令粟裕火速北援淮阴。但薛岳已命第七军除一部协同第七十四师进攻淮阴外,主力在泗阳一带组织防御,阻住了山东野战军主力的增援。18日,粟裕部赶到淮阴附近未及投入战斗,19日淮阴即告失守。20日,国民党第七十四师击败华中野战军第六旅,攻克淮安。淮阴战役以国军获胜而告终。薛岳后来在鲁南战役中丢了两个师,1947年3月3日蒋介石以“指挥无力,名声低落”的罪名撤了薛岳的职。

淮阴素以“华中京都”之称,古往今来一直是军事要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与薛岳对阵的是粟裕的军队。粟裕即便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对这次失利只字未提,但还是很尊重这位厉害的对手,评价薛岳时说他指挥“机敏”,是一员“国军的干将”。毕竟,解放战争时期薛岳的表现在众多国民党军将领中已属不易。

第三个战例是新中国成立初,薛岳精心构筑“伯陵防线”企图阻挠我军解放海南岛。这里涉及有三个问题:首先,薛岳在海南岛是如何构筑这条防线的;其次,为什么又要放弃这条防线;再次,撤出海南岛的影响,国民党军队伍有没有受到损失。

1949年2月,蒋介石为笼络粤籍地方要人,扭转败局,重新起用薛岳为广东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薛岳上任后,打着“广东人民大团结”的旗号,苦心经营广东,加紧布防,妄图阻止解放军对广东的进攻。但这些都已无济于事,10 月,解放军入粤。12月1日,薛岳转到海口,被任命为海南防卫总司令,统一指挥海南陆、海、空三军,阻止解放军解放海南,但麾下已无国民党正规军一兵一卒。他没有办法,只好将原广东省的6个保安师运到海南,编成了第四、第六十三、第六十四军,每军各两个师,又利用军舰和飞机在海南构筑了一道“伯陵防线”。毛泽东当得知薛岳在守海南岛时,特地告诫解放海南岛的前线将领“遭遇薛伯陵务必持重”,让前线将领千万不能轻敌。

由于此前解放军刚在金门失利,不会很快地发起渡海战役,加上海南岛距大陆较远,解放军的炮火无法直接支援登陆部队,所以薛岳最初的打算是想以海南为基地,从这里“反攻大陆”。他准备和蒋介石商议:“你守台湾,我守海南岛。”

1950年3月5日,解放军发起海南岛战役,海南国民党守军兵无斗志,一触即溃。4月22日,薛岳在征得蒋介石同意后,命令所部3个军撤退。5月1日,3个军全部上船撤往台湾,同日海南解放。关于薛岳撤离海南岛的原因主要有三:

第一是海南的守军派系林立,残兵败将,有如惊弓之鸟,战斗力低下。薛岳建立的防线貌似强大,却依然没有改变国民党的派系纷争,上下斗志不强。他事先已经看出了这个问题,并向蒋介石汇报。

第二是常年征战沙场,前后跟共产党军队拼杀,中间跟日本侵略军鏖战,此时他对战事已经深感厌恶。

第三是将主力保留,专门守卫台湾。这是最主要的原因,美国人只能帮助国民党协防台湾。所以,蒋介石决定:宁使海南丧失,也不能使台湾陷入险境。当海南岛受到解放军进攻的时候,急令薛岳所部撤守。

薛岳率部撤离海南岛,从战略上和效果上看是成功的,因为没有在海南将部队拼光,而是丢车保帅,主要防守台湾。更重要的是,国民党军虽然没有守好海南,却全部退出,实力并未受损。台湾最后“保住”了,当然也有薛岳的一份功劳。

到台湾后,薛岳渐渐远离了政治中心,与蒋家父子始终保持着不温不火的关系,后半生的生活也过得很平淡。薛岳是“中华民国”史的一个重要亲历者和见证者,晚年对世态炎凉看得很透,也乐得逍遥自在。1998年,薛岳去世,终年103岁。

品味历史的遐思

薛岳的确骁勇善战,其“外战内行、内战内行”的经历是特殊的,不能复制,个中故事值得后人细细品味,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历史启示:

首先,薛岳能征善战,立下了汗马功劳。虽然薛岳对蒋介石毕恭毕敬、忠心不二,但由于个性耿直、不善钻营,因此这一张张“漂亮的成绩单”有时也成为前进的绊脚石,总免不了受到同僚们的排挤。薛岳偶尔也得到国民党的重用,但保定军校出身的他终究成不了蒋介石的嫡系,得不到真正的信任。

其次,薛岳再能打,但终究不能挽救蒋家王朝的覆亡,不能挽救国民党军的溃败,这个结局也是薛岳等将领不能掌控和左右的。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是政治腐败,一党独裁,加上国民党军队的派系斗争严重,导致民心尽失。一句话,是历史和人民经过多次比较,最终选择了共产党,抛弃了国民党。

最后,像薛岳这样对抗战有重大功劳、对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进程又有一定阻力的国民党名将还有不少,但仍应对这个特殊的群体报以敬意。当前,像薛岳这类人的故事宣传得不够,虽然人们可以选择性记忆,过滤掉一些东西,但历史终究不应该忘怀这些曾经为民族解放做出重要贡献的英雄们。○

责任编辑 彭月才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