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论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基础

何景春+张琦+张峻玮

[摘 要] 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基础是指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体系中最基础、最原则的部分,或者说顺序上排第一的理论。这样的理论基础为科学历史观教育的构建解决了首要问题,并提供了正确的立场、原则和方法。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科学历史观教育的阶级属性及其重要性的理论认识阐述了科学历史观教育的首要问题,从而成为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基础。

[关键词] 科学历史观教育 理论基础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各级各类学校即开始了国家主导和组织下的科学历史观(即唯物史观)教育实践活动,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完备的课程体系。2013年1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再次强调了推动全党学习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的重要意义。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开展以科学历史观教育为核心内容的主流意识形态建设,不仅有着重大的现实需要,也有着马克思主义坚实的理论基础。

一、什么是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基础

通常,理论基础与学科或学科方向有关。任何一个学科或学科方向的理论体系中都应有其最基础的理论(元理论),即理论基础。所谓理论基础,通常是指一种理论体系中最基础、最原则的部分,或者说顺序上排第一的理论,也即回答或解决必要性(含重要性)和可能性,以及分析问题最基本的原则、立场、观点和方法等方面。

理论基础和基础理论不同。基础理论通常是指学科或学科方向中围绕一个基本问题而形成的知识体系,既包括对问题产生或发现的分析和研究的知识体系,也包括解决问题的路径和方案的框架体系,同时也包含研究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论体系。

理论基础虽然也属于该知识体系,但它和基础理论或基本理论不同。首先,从体系上看,它不具系统性,可能仅仅涉及问题研究和解决的某一个或几个方面的原则性的观点、主张。其次,从内容上看,它要回答或解决的是该知识体系中首要的或初始性的问题,为知识体系后续内容的构建奠定基础或开辟前进的道路,因而对该知识体系的形成具有探索上的率先性和内容上的指导性。譬如,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之间,前者即属中国共产党人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部分——毛泽东在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开幕词中就这样明确阐述了二者之间的关系:“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1]P133如果说人们经常使用的概念“理论来源”是指“一种理论的发源地,是被这种理论所吸收、继承和发展了的理论及其所运用的研究方法”[2]P1的话,则理论基础和理论来源确有相近的一面;其不同之处,则在于理论基础不仅为后续知识体系所继承、吸收和发展,而且在日后形成的知识体系中居首要或指导地位。

就科学历史观教育而言,其理论基础就是指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体系中最基础、最原则的部分,或者说顺序上排第一的理论,也即回答或解决科学历史观教育的必要性(含重要性)和可能性,以及科学历史观教育最基本的原则、立场、观点和方法诸问题,为科学历史观教育相关理论的研究解决了首要问题,并提供了正确的立场、原则和方法。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以毛泽东、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有关唯物史观教育的理论主张正是这样的理论认识,它们为科学历史观教育相关理论的研究解决了首要问题,并提供了正确的立场、原则和方法,从而成为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基础。

二、马克思、恩格斯有关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主张

作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历史观教育的历史发展有着无可替代的贡献。

他们的贡献首先在于他们阐明了科学历史观基本原理,创立了科学历史观即历史唯物主义,为科学历史观教育贡献了宝贵的内容框架。其主要内容有: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社会历史的发展有其固有的客观规律;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状况的规律和上层建筑一定要适合经济基础状况的规律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在阶级社会里,社会基本矛盾表现为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推动阶级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经济关系决定社会生活的一般过程,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又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反作用于社会存在;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等等。[3]P181这些唯物史观原理构成了科学历史观教育的最基本的内容。

同时,他们对科学历史观原理杰出的运用,即运用唯物史观原理研究具体历史事件或历史问题,为科学历史观的实践做出了伟大的示范。马克思、恩格斯这方面杰出的研究成果有《1848—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马克思,1850年)、《德国农民战争》(恩格斯,1850年)、《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恩格斯,1851—1852年)、《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马克思,1852年)、《资本论》(马克思,1867年、1885年、1894年)、《家庭、私有制与国家的起源》(恩格斯,1884年)等等。这些成果,或研究人类社会早期从原始社会到阶级社会的转变,或研究德国中世纪宗教改革引起的农民起义、农民战争,或研究当代(即马、恩生活的时代)欧洲重大历史事件——1848年的法国革命、1848—1849年德国革命、1851年路易·波拿巴政变的起因、性质和过程。在研究中,马克思、恩格斯都深刻地表达了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是人类社会历史存在和发展的基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矛盾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阶级斗争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为人们运用科学历史观观察和研究社会历史现象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作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还提出了科学历史观教育的基本原则和主张,对于世界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开展科学历史观教育具有经久而重大的指导意义。马克思关于科学历史观教育的基本理论主张有:

(1)在无产阶级革命发动过程中要加紧教育工人阶级。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在无产阶级参加的反对封建君主专制、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和小市民的反动性的斗争中,“共产党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敌对的存在,以便德国工人能够立刻利用资产阶级统治所必然带来的社会的和政治的条件作为反对资产阶级的武器,以便在推翻德国的反动阶级之后立即开始反对资产阶级本身的斗争”[4]P66。

(2)在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要对广大青少年进行免费义务教育。恩格斯在1847年的《共产主义原理》一文中指出,无产阶级专政建立后,为了消灭私有制,工人阶级的国家需要实行货币赎买、国营企业竞争、税制改革、一切社会成员劳动义务制等12种措施。其中一种就是“所有的儿童,从能够离开母亲的照顾的时候起,由国家公务机关教育。把教育和工厂劳动结合起来”[5]P686。在《共产党宣言》中,马、恩又强调指出,为了废除私有制,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建立后需要采取10条措施,其中第10条规定,“对一切儿童实行公共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4]P53。

教育什么?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主要是两个方面。

一是思想政治教育,即开展无产阶级世界观和方法论(包括唯物史观)教育。譬如,在《共产党宣言》里,马克思、恩格斯借反驳资产阶级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责难间接地提出了无产阶级教育主张:“你们的教育不也是由社会决定的吗?不也是由你们进行教育时所处的那种社会关系决定的吗?不也是由社会通过学校等等进行的直接的或间接的干涉决定的吗?共产党人并没有发明社会对教育的作用;他们仅仅是要改变这种作用的性质,要使教育摆脱统治阶级的影响”[4]P49。由以上论述我们可知:第一,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教育的内容和目的是由一定的社会物质资料生产方式决定的,资产阶级的国家教育实质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和意志;第二,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不是要消灭教育,而是要改变教育的资产阶级性质,即实行无产阶级性质的教育;第三,无产阶级教育的本质是消灭阶级的教育,即共产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教育(主要是唯物史观教育)。

二是职业技能教育。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后,“用整个社会的力量来共同经营生产和由此而引起的生产的新发展,也需要一种全新的人,并将创造出全新的人来。……由整个社会共同地和有计划地来经营的工业,就更加需要各方面都有能力的人,即能通晓整个生产系统的人”;对一切儿童实行公共和免费的教育,也就是实行职业技能教育,“使年轻人很快就能够熟悉整个生产系统……使他们摆脱现代这种分工为个人造成的片面性”[5]P688-689。

(3)共产党人之所以要进行科学历史观教育,主要是因为共产主义革命任务的艰巨性,需要进行科学历史观方面的教育工作。因为“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4]P52,在这一历史进程中需要对社会成员进行长期的科学历史观教育工作。当然,无产阶级开展科学历史观教育,也是从自己敌人那里学习来的经验。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第一章“资产者和无产者”里说,“资产阶级处于不断的斗争中:最初是反对贵族,后来又反对其利益同工业进步相矛盾的一部分资产阶级,并且经常反对一切外国的资产阶级。在这一切斗争中,资产阶级都不得不向无产阶级呼吁,要无产阶级援助,这样就把无产阶级卷进了政治运动。于是,资产阶级自己就把自己的教育因素(‘教育因素在1888年英文版中是‘政治教育和普通教育的因素——编者注)即反对自身的武器给予了无产阶级”[4]P41。换言之,无产阶级政党开展科学历史观教育及其他思想政治教育,是对历史经验的有益借鉴。

当然,马克思、恩格斯生活在当时资本主义发达的西方国家,无产阶级革命迟迟没有取得胜利。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他们也深知在社会甚至在学校里开展科学历史观教育很不容易。1894年,恩格斯在致瓦尔特·博尔吉乌斯的信中说,“在德国,达到正确理解的最大障碍(指对唯物史观中经济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因素的理解),就是著作界对于经济史的不负责任的忽视。不仅很难抛弃学校里灌输的那些历史观,而且更难搜集为此所必需的材料”[6]P223。由于无产阶级没有掌握政权,建立不起科学历史观教育的常规制度,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对于科学历史观教育和宣传只能寄希望于工人运动的发展而自发产生的对科学历史观的需要。譬如,1892年恩格斯为《共产党宣言》波兰文版作序时说,“近来《宣言》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测量欧洲大陆大工业发展的一种尺度。某一国家大工业愈发展,该国工人想要弄清楚他们作为工人阶级在有产阶级面前所处地位的愿望也就愈强烈,工人中间的社会主义运动也就愈扩大,对《宣言》的需求也就愈增长。这样,根据《宣言》用某国文字销行的份数,不仅可以相当准确地判断该国工人运动的状况,而且可以相当准确地判断该国大工业发展的程度”[4]P23。因为《共产党宣言》的基本精神就是唯物史观,所以传播《共产党宣言》就是传播唯物史观,传播科学的历史观。

列宁在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建立后,领导布尔什维克党和政府制订苏维埃教育计划时,非常强调唯物史观的教育,他指出,“只有用人类创造的一切财富的知识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7]P228。由于唯物史观教育重在以唯物史观指导的历史课程的教育和学习形式进行,所以,他更强调对青年学生历史知识的教育和引导。1920年底,列宁在评注一份关于教育工作者提纲时,就曾建议在所有的职业技术学校(相当于我国的初中)里设置包括《共产主义》《通史》《革命史》《1917年革命史》等在内的普通课程[8]P299。通过历史课程特别是无产阶级革命史的教学,培养用科学历史观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提出的科学历史观教育最初的原则和主张,为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后续丰富和完善奠定了基础。

三、毛泽东、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有关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主张

1949年9月,当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的时候,毛泽东在为新华社撰写的批判美国国务院《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的五篇评论之一——《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中,明确指出,“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观的实际的事物相联系,如果没有客观存在的需要,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即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我们是反对历史唯心论的历史唯物论者”[9]P1515。毛泽东如此郑重的声明,是对科学历史观教育重要性清晰的回答,也宣示着新中国成立后全国范围的科学历史观教育制度即将建立。

中国共产党人有关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理论主张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继承和发展,是现代中国科学历史观教育理论构建的主要理论基础,也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科学历史观教育入宪的主要理论渊源。

由于中国先进分子是“从接受唯物主义历史观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的,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社会有关唯物主义历史观、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等概念并没有严格的区分,所以中国共产党人有关科学历史观教育学习的主张最初常常体现在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或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学习的主张之中。譬如,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实践中,毛泽东就主张,为了民主革命的胜利和将来向社会主义社会的前进,中国共产党人“应当努力在工人阶级中宣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并适当地有步骤地用社会主义教育农民及其他群众”[10]P704。

如果说在1940年1月,毛泽东认为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和学习主要是在工人阶级群众及其先锋队组织里进行,即“用共产主义的立场和方法去观察问题、研究学问、处理工作、训练干部”,而不是在全体国民中实施、当做“整个的国民教育和国民文化的方针”[10]P705的话,那么在1949年6月,鉴于中国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和新民主主义政权即将在全国范围的建立,马克思主义宣传学习不能作为国民教育和国民文化的方针的主张开始被放弃:因为有了人民的国家政权,“才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上,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使自己脱离内外反动派的影响(这个影响现在还是很大的,并将在长时期内存在着,不能很快地消灭),改造自己从旧社会得来的坏习惯和坏思想……并继续前进,向着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前进”[9]P1476。这就是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学习,不仅必须在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组织里进行,而且也可以在全体人民范围内提倡和实施。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一方面继续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学习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主张历史知识的教育和学习。他“突出强调了历史教育的目的是批判封建主义、资产阶级思想,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确立和巩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历史教育的内容,重点是近现代史”;“历史教育的对象,重点是干部和青年”[11]P23。

邓小平科学历史观的形成遵循这样一种途径,即:“从童年到成年人一直受到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历史观系统教育、影响,并在革命化、社会化、现代化生活和工作环境中……自觉地通过总结社会实践经验和研究、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逐步地确立。”[12]P10因此,在科学历史观的养成方面,他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历史知识系统教育和学习的重要性。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他就号召全体党员要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还要学习党的历史,“以提高他们的觉悟程度,使他们在思想上也具备着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共产党员的条件”[13]P247。1977年,邓小平重新出来工作不久,针对军队干部的训练教育问题,他指出:不仅要使他们学好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和有关专业知识,而且还要使他们“学点历史”[14]P79,以提高军队干部的素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邓小平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更加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历史教育是中国革命胜利和历史发展的一种“精神动力”,并指出:“历史教育的内容,重点是中国革命史和中共党史;历史教育的对象,重点是青年”[15]P35。

以毛泽东、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科学历史观教育的主张方面有共同的特点:一是都主张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系统教育和学习,并没有特别地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系统教育和学习同科学历史观教育和学习区别开来,甚至在一定意义上把科学历史观或历史唯物主义等同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或科学社会主义,比如毛泽东曾讲“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16]P15,邓小平亦言“马克思主义,另一个词叫共产主义”[17]P173。学界也曾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哲学就是“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不仅是马克思哲学的‘基础和核心,而且是全部马克思哲学。它本身就蕴涵着自己的认识论、方法论、范畴论”[18]P3。可能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论认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形成了寓科学历史观教育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和学习的教育制度、教育模式。二是都主张学习历史,特别是学习中共党史和中国近现代史。例如,毛泽东1939年5月在中共中央干部教育部召开的学习运动动员大会上的讲话中第一次提出建设“无期大学”型政党思想,在“无期大学”里,大家学习的主要内容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历史和文化、当前运动的特点和规律。以后,无论是在民主革命时期,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关于学什么的主张,侧重点可能有不同,但这三个方面的主要内容则没有什么变化。邓小平基于“懂得些中国历史,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精神动力”的历史教育功能认识,在新中国成立前后都主张所有党员、军队干部都要学点历史;在改革开放新时期进一步强调“了解自己的历史很重要”,“要用自己的历史教育青年,教育人民”。当然,尽管历史教育并不等同于科学历史观教育,但由于历史教育包含科学历史观教育,特别是其中的历史知识教育是科学历史观教育的基础和重要途径,所以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又形成了寓科学历史观教育于历史课教育的系统的教育制度、教育模式。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