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初期共产党组织在四川的活动策略

薛梅

[摘 要] 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升级,作为抗战大后方的四川地位日益重要。为了抵御外辱,中共中央迅速部署,逐渐恢复了党的组织在四川的力量,并领导民众积极支援抗战,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此举遭到国民党的多方压制。对此,共产党在四川的组织运用巧妙的策略,取得了组织民众支援抗战的领导权。

[关键词] 抗战初期 共产党组织 四川 活动策略

在以往的研究中,大家比较关注四川人民为抗战做出的贡献,而较少关注中共力量在此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本文拟通过考察抗战初期,在国民党的压制下中共四川组织的恢复及动员民众支援抗战的情形,以纪念那些为抗战胜利做出默默贡献的共产党人。

一、积极的统战工作,促使中共组织在四川恢复

由于受王明“左”倾路线的影响,加之地方军阀的阻止和破坏,到1935年5月底,“党在四川的组织,除个别外,均遭破坏,活动停止”[1]P46,发展中的抗日救亡运动也基本被破坏殆尽。因此,为了重新推动四川抗日救亡运动的复兴,必须重建党组织在四川的力量。此时,刚伸入四川的蒋系势力正试图统一川政,与原四川实力派刘湘的矛盾日益加深。为了在各方势力的博弈中赢得利益,刘湘对中共的态度有所改变,加之冯玉祥、张澜等民主人士的积极推进,党组织在四川的力量逐渐恢复。刘湘曾对其亲信说:“希望共产党往右一点,我往左边一点,共同反蒋”[2]P101。说明此时刘湘已有联共反蒋的打算。为了动员地方实力派联合抗日,中共也正在积极寻找机会,希望尽快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5年,中共上海局指派张曙时来川指导工作,据张曙时回忆,“我们的(统战)工作步骤就是要利用刘、蒋矛盾……使刘湘能主张抗日,反对不抗日,由过去反共到不反共的一面。使……四川局势……转成为抗日运动中有力的一部分”[3]P247。

因此,为了使统战工作顺利开展,张曙时等通过四川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张澜的关系来影响刘湘。1935年7月,在张澜的促成下,刘湘派代表王干青去陕北与中共取得联系,随后中共又派代表李一氓到成都进行商谈,达成了中共与川康联合反蒋抗日的协议。随后,刘湘还为红军资助了一笔现金,购买了大量急需物资运往陕北[4]P71-74。可见,此时刘湘对中共的态度极为诚恳,也希望尽快与中共建立盟友关系。1936年,随着蒋系势力对四川的控制日益深入,蒋刘矛盾处于剑拔弩张境地。在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感召下,加上中共通过张澜对刘湘宣传团结抗日的主张,刘湘的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并派代表张斯可去广西与中共及桂方签订了一个重要协议,即刘湘与中共发生联系以来签订的唯一重要文件“川、桂、红协定”。它的主要精神是“团结一致,共同抗日”,如果蒋不抗日,就联合起来反蒋。据当事人田一平回忆,“大约从一九三五年或一九三六年起,刘湘就先后派代表去延安。我们知道的有叶雨苍作为刘湘的代表去延安见毛主席,商谈双方合作等事项;一九三七年王干青以刘湘的川康绥靖署顾问身份,为联合抗日事宜,两次代表刘湘去延安。”而每次毛主席都会写亲笔信和带礼物给刘湘,以增加刘湘对中共的好感。后来,刘湘还设立了秘密电台与延安保持密切联系[5]p86。

至此,中共已成功完成对刘湘的统战工作,这为党组织在四川开展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1937年,中共正式派罗世文来川工作,他一面作为顾问住在刘湘部下蔡军识处,一面做其他军阀的统战工作,积极为中共人员在四川的活动营造一个宽松的环境。

二、运用“打进去”的策略,抵制国民党对抗日救亡运动的压制

面对日军的蹂躏,刚恢复的四川共产党组织也没有落于人后。七七事变之前,他们就领导成立了“重庆救国会”“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都学生救国联合会”等。全面抗战爆发的第二天,共产党人立即发起成立了“成都各界救国联合会”,召开了援助平津抗日将士的市民大会,并改名为“华北抗敌后援会”[6]P1。在中共力量的感召和动员下,四川省各界群众掀起了各种形式的抗日救亡运动,并且多为共产党和进步势力所领导,极大地威胁了国民党的统治。为了争夺民众运动的领导权,国民党四川省党部饬令成都市人民团体执委会,召集成都市工商界民众团体代表300余人,在省党部召开谈话会,并要求今后的民众工作,“组织方面应该统一,庶免力量分散,至于组织工作,即邀同军政代表筹备抗敌团体为政府后援”[7]。各省要尽快成立统一由国民党领导的抗敌后援团体,否则一切均为非法。针对先前由共产党组织成立的“华北抗敌后援会”,国民党四川省党部明确要求其并入由国民党统一领导的“四川省各界抗敌后援会”。为了争取四川抗敌救亡运动的合法与公开,四川共产党人在充分争取到自己的权利后,双方达成协议,即“在‘华抗领导成员进入‘省抗领导机构,‘华抗下属组织,原‘各救会领导机构不变的条件下结束华北抗敌后援会”[6]P3,并定于7月19日在国民党四川省党部大礼堂召开成立大会。

可是,共产党人加入到国民党统一领导的抗敌后援团体后,并没有得到充分动员民众的权利,反遭多方压制。面对日益严峻的形势,共产党人深知民众对抗战取得胜利的重要性,对此共产党采取的策略是“打进去”,取得民众运动的领导权,以合法的名义发动群众、组织群众。1937年10月17日,中共在给全国救亡运动的指示中明确表示:“共产党员不应该拒绝去参加国民党所包办的、有群众的抗敌后援会。他参加的目的是在争取后援会的群众走上积极抗日的道路,团结其中“左”倾的积极分子在自己的周围,并利用后援会的合法组织与其中的积极分子去开展群众的救亡运动。但要达到这一目的,共产党员必须用一切方法在后援会内,在群众中,提出自己的积极主张,公开批评国民党统制与包办政策的错误,要求后援会的民主,进行驱逐个别坏分子的运动。”但是,“共产党员决不应该以参加抗敌后援会的活动为满足,或等待抗敌后援会来分配我们的工作。共产党员应该利用一切可能与机会,坚持发扬民权、改善民生以动员群众的方针,独立自主地组织各种群众的救亡团体,发展多方面的救亡运动”[8]P360-361。

派往四川工作的同志认真执行了党中央的指示,他们利用抗敌后援会的合法性,加入抗敌会积极活动,并利用刘湘等地方实力派保护他们在后援会的活动,使四川的抗日救亡运动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为了取得动员民众支援抗战的权利,共产党通过各种关系派原为国民党员、后为共产党员的钟汝为担任抗敌会主任秘书。由于钟汝为熟悉各式各样的国民党党员,抗敌会主任常务委员陈炳光又多接受钟的意见,而另一位主任常务委员陈紫舆又具有进步倾向,和钟是朋友,所以,处理日常事务的钟汝为实际上大权独揽。而组织组长周荫堂,虽是国民党CC派,但在省党部内受排挤,每天只到会坐一坐,不过问事。副组长李仲阳是刘湘控制的县训生,对共产党也多能包容[9]P118。这样,中共在四川的组织就成功取得了省抗敌后援会的领导权,并积极利用“成都学联”组织学生骨干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走上街头或乡村,开展形式多样的动员活动,积极动员民众支援抗战。

从1937年12月20日张曙时给党中央的报告中,可以窥见四川党组织的活动情况:“自我秋月返川后,适他们以抗敌后援会的组织来分裂救国运动,想用党政军编制来统治民众。我们在民族统一阵线及和平合法公开的原则下,群众一致参加抗敌后援会去争取工作,以工作来代替他们统制。救国会活动,暂时保留作推动机关,以后援会为工作工具,取得公开合法的基础。……抗敌后援会上层内部计划的人,我们群众与同志皆打入去开展实际工作”[10]P59。可见,正是因为共产党人渗透进了抗敌后援会内部,取得了动员全川民众支援抗战的领导权,才推动四川抗日救亡运动达到高潮。

三、结论

面对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运动,此时的国民政府既有奋起抗敌的决心,又对唤醒民众充满疑虑,所以它要求所有的抗日救亡团体统一归国民党领导,否则为非法。但国民党对热情高涨的民众运动又多方压制,坚持片面抗战路线;而共产党人深知抗战最深厚的伟力存在于民众之中。所以,为取得动员民众支援抗战的合法性,中共四川地方组织在接受了中共中央的指示后,采取“打进去”策略,取得了抗敌会的实际领导权,并通过多种形式向民众宣传,鼓励民众支援抗战,使大多数处于蒙昧状态、不愿关心国事的基层群众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增强了民族感情。面对艰苦的战场形势,他们踊跃为前线将士捐款捐物,甚至有人还组成战地服务团亲自上前线为将士服务。总之,在整个抗战期间,由于中共四川地方组织的周密策划,推动了四川抗日救亡运动达到新的高潮,为我国取得全面抗战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参考文献:

[1]段渝.抗战时期的四川[M].成都:巴蜀书社,2005.

[2]邓前程,徐学初.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推动地方实力派走向抗日战争的——以四川为例的统战史考察[J].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9).

[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西南地区文史资料协作会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西南[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

[4]崔宗复.张澜先生年谱[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5.

[5]重庆市文史资料研究会编.重庆文史资料(第22辑)[Z].重庆:西南师大出版社,1984.

[6]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编.四川抗日战争大事记[M].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

[7]省党部昨召开会议筹备组织抗日团体[N].新民报,1937-07-15.

[8]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1938)[G].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9]成都市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编.成都文史资料选编·抗日战争卷上·救亡图存[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7.

[10]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八年抗战在蓉城[M].成都:成都出版社,1994.

责任编辑 彭月才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