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小沙东海战

秦裕苗+秦建国

新四军干部队赴延安学习

1943年1月,抗日战争正处在相持阶段,斗争形势异常复杂艰苦。中共中央和华中局,向新四军各抗日根据地发出了“一面支持斗争,一面保存干部”的指示,要求各地抽调优秀干部,到延安中央党校学习深造,以适应将来形势发展的需要,准备全国性大反攻。在苏北坚持抗战的新四军第三师,组成了赴延安学习干部队。干部队由师参谋长彭雄任队长、第八旅旅长田守尧为副队长、旅政治部主任张池明为党支部书记。干部队团以上干部11人。根据中央的规定,已婚的团以上干部,夫人为脱产干部的可以随同赴延安学习。彭雄的夫人吴为真、田守尧的夫人陈洛莲、张池明的夫人张明等7位女同志也参加了干部队。为行动安全,几个领导还带了一两个警卫员,这样全队由51人组成。

2月11日,干部队从第三师驻地阜宁县的板浦启程,希望从赣榆进入滨海区,再从山东到延安。可是,干部队出发不久,就有一股日军尾随追击。最后,日军聚集了2000多人,妄图围歼干部队。在第三师警卫连和突围路上相遇的两个连的掩护下,干部队虽然摆脱了尾随的日军,但是并没能冲过日军封锁线,时间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月。这时,鬼子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苏北地区“扫荡”,在陆路受阻的情况下,大家都盼望能尽快赶赴革命圣地延安。干部队万般无奈,于是决定从海路走,利用夜色掩护,绕过连云港敌人海上封锁线,到滨海区赣榆县柘汪口登陆,然后转赴延安。

与日军激战小沙东海面

3月16日夜,一艘大型帆船扯满风帆,从盐城县盐河口出发,在黄海上向北行驶。船上乘坐着打扮成商人和水手模样的人,他们正是新四军第三师参谋长彭雄率领的新四军干部队。

据小沙东海战幸存者之一、彭雄烈士的夫人吴为真后来回忆,起航后,虽然海上风平浪静,但是,彭雄好像感觉会出事一样就是睡不着,于是他就在甲板上来回巡视了一番,又在船的四周加派了瞭望哨。

3月17日凌晨3点多钟,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海面上风突然停了,木帆船一下没有了动能,停在海面上一动不动。这里是秦山岛以南约3海里处,距离柘汪口仅有30多海里。只是,北边的岚山头和南边连云港都有日军的据点,长时间滞留,就有可能被日军发现,一时间,干部队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在征得船老大的同意后,彭雄他们决定,为了干部队的安全,木帆船随大海退潮波浪向岸远处飘去,等待起风再向柘汪口航行。

这时,夜幕下的东方,已经渐渐透出了一线鱼肚白。忽然,瞭望哨报告,在木帆船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正在迅速向帆船飞快开过来,看起来像日军的巡逻艇。彭雄赶紧让人通知干部队所有人员,布置战斗任务。把晕船体弱的人与女同志安排在底仓,彭雄和警卫员隐蔽在各仓相机行事。

小黑点越来越近了,果然是日军的巡逻艇。巡逻艇上的日军渐渐清晰可见,他们凶狠地示意木帆船停船接受检查。就在鬼子翻译官踏上大帆船的那一刻,彭雄大喊一声“打!”他和警卫员一同跃出,向日本兵开火,又将集束手榴弹扔上日军巡逻艇,炸死炸伤10余名日本兵。日军慌作一团,仓皇驾艇逃窜。逃出三四百米远后,日军清醒过来,发现新四军随身携带的多为短枪,只有一支步枪,没有机枪,打不着他们,便停下来围着木船用机枪不停地扫射。

在激战中,彭雄先是腿部中弹,接着胸部又有3处负伤。前舱的战士大都牺牲,船老大重伤,大多数水手都被打死。彭雄命令干部队节约子弹,等日军巡逻艇靠近了再打。同时,鼓励剩下的同志勇敢战斗:“哪怕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坚持战斗下去!”

在战斗中,几个警卫员发挥了巨大作用,机智顽强地和日军战斗。交锋多个回合,日军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剩下的人不死也伤,只好驾着巡逻艇向连云港方向逃去。

下午,海上渐渐起了风,干部队在船老大的指导下扯起篷帆。伤痕累累的木帆船,顽强地向着赣榆县柘汪口驶去。

就在这时,从连云港方向又增援了四条日军巡逻艇。他们保持群狼阵型,远远地交替发起猛烈进攻,但是都被英勇的干部队用驳壳枪和手榴弹打退,始终不敢靠近木帆船。

由于木帆船过重,吃水深,在离海岸线很远的地方就搁浅了。最后,干部队领导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决定弃船。轻伤的一律自己下海,重伤的互相照顾,背到岸上去。大家互相鼓励,吃力地向岸边游去,誓死不当俘虏。狡猾的日军见干部队弃船登岸,集中火力封锁上岸的去路。新四军干部队不断有人负伤倒下,游在最前面探路的田守尧和陈洛莲夫妇,不幸被海流卷入海底光荣牺牲。

武工队增援击退日军

3月17日傍晚,我所在的芦阳区柘汪乡武工队正在训练。忽然,一个渔民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在岚山头一带海面传来激烈的枪声。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是新四军干部队遇袭,猜想一定是我们的人在海上和日军巡逻艇打起来了。我们在武工队队长陈永和的带领下,背着枪兴奋地冲到海边。远远地望见海面上,有几艘小艇和一艘木帆船,不时传来歪把子机枪“咯咯咯,哒哒哒”和三八大盖的“啪扣,啪扣”的射击声。

当时,海滩上只有三艘木舢板。我们几个人赶紧抬起一艘木舢板,冲进了淹没小腿肚的海水里。原先准备的沙包,现在总算起作用了,堆放在船头码起了射击掩体。然后,按照训练时的做法,一个人上船准备射击,两个人推着一艘木舢板,向大海深处的目标挺进。

因为,柘汪周边没有高山,没有深水码头,滩涂一直延伸到几海里处,木舢板都是推着走。平日里渔民打鱼回来,也是用木舢板从大船上接鱼虾。现在,我和几个武工队队员,在后面用力推着木舢板,恨不能使上吃奶的劲,能早一点赶到事发海域,去打击日军,帮助受困的自己人。

等我们把木舢板推到海水齐腰深的时候,已经能够听见日军巡逻艇“突突突”的响声,远远地看清铁甲巡逻艇上穿黄色军装的身影。在木帆船跟前的海里,飘浮着一些身穿灰黑色衣服的人。日军密集的子弹从我们身边、耳边呼啸着飞过去,打得木舢板木屑纷飞,海水像开了锅一样四处翻花。我们在海水里低着头弓着身子,靠着船帮的掩护,用劲推着木舢板,向敌人一点一点靠近。陈永和同其他两个队员,则卧倒在船头沙包后面,一枪一枪地向敌人射击。

这时,忽然听到队长的一声欢呼。我抬头一看,原来在我们木舢板的一侧,县海防大队的几艘大船,在大队长陈永平的带领下,向日军巡逻艇冲了过去。大个子陈永平,和我们是一个村庄的人,他是个不怕死的好汉。只要一和小日本打仗,就要从机枪手手中抢过机枪,亲自搂着勇猛地射击。虽然机枪有点毛病,打不了几枪就爱卡壳,他总是一边骂娘,一边让机枪手给他用捅条通一通机枪管接着再打。每一次战斗,机枪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很快,鬼子见大势已去,机枪不打了,巡逻艇掉头加足马力溜走了。

等我们爬上木舢板,刚刚松了一口气,蹦蹦跳的心一下又悬到了嗓子眼上。只见眼前的海水一片血红,我们赶紧和海防大队的同志一起跳到海里捞人。

后来我们得知,在这场战斗中,新四军第三师参谋长彭雄、第八旅旅长田守尧、第八旅旅供给部部长伍瑞卿、涟东县独立团政治处主任吴毅、滨海县总队副总队长张友来、第三师军需科长曹云,陈洛莲、张明、赵鹤英、张铎4位女干事,战士戴文天、杨从善等共16人光荣殉国。特别是牺牲的几名团以上干部,都是经过万里长征、身经百战的优秀将领,也是党中央准备重点培养深造的对象,尤其是彭雄、田守尧的牺牲,更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

不久,我们来到柘汪西南的赣榆抗日山烈士陵园,参加了新四军第三师隆重举行的追悼大会。烈士们的遗体就安葬在这里,会场摆放了花圈,插了许多杨柳枝。追悼大会由中共滨海区委书记、滨海军区政委符竹庭主持,中共山东分局书记、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一一五师代师长兼政委罗荣桓亲临祭奠。追悼会后,新四军领导表扬了我们柘汪武工队不怕牺牲勇救干部队,还奖励了三箱子弹。

几十年过去,小沙东海战中抗日军民同仇敌忾,与日寇血战的光辉一页,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中;抗日山烈士陵园,作为滨海地区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激励着一代代年轻人扛枪卫国,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责任编辑 吴自锋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