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张学良与张大千的奇妙画缘

孟红

张学良是中国近代著名爱国将领,他有一个风雅的嗜好,即喜好书画、鉴赏和收藏。张大千则是享誉海内外的国画大师,其绘画造诣高深,作品神韵秀丽,风格别具,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这两位身世、经历、禀赋、才能等截然不同的文武奇才,本应属风马牛不相干,却有着久长的书画奇缘。

争购名画

1930年,张学良在北平以重金购得几幅清初艺术大师石涛的山水画,当他兴致勃勃请名家鉴赏之后,却发现买来的是出自画坛新秀张大千之手的赝品。张学良发现自己上当后,好几天闷闷不乐。

1931年,张大千北游故都,寄居长安客栈。当听到张学良误买了自己临摹之画事情后,非常紧张。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份十分考究的请柬送到他的面前,莅临北平的张学良邀请他参加一个大型宴会。

酒席间,张学良谈笑风生,对张大千一直十分客气,不曾问及假石涛画的事。他不但没有一丝懊恼,相反却向赴会的北平名流和党、政、军要人热情介绍张大千,满面笑容称赞他的画风,说他的画技高超,摹仿石涛的作品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这是张大千与张学良第一次带有戏剧性的相识情景。事后,张大千感慨地说:“张学良既有少帅的威严,也有儒将的风度,更有文物收藏大家的气概”。对张学良博大的胸襟深为叹服。从此,两人联谊交往,张学良对张大千的画总是挚爱有加,张大千也为结识这样一位身居要职、豪爽侠义的朋友而高兴。此后,虽然张学良军务繁忙,张大千作画无暇,但两人经常忙里偷闲在一起小坐,长则数小时,短则十多分钟。

后来,张大千以石涛的笔法,画了一幅《黄山九龙瀑图》赠送给张学良,画中还题了一首借景寓意颂扬张学良雄才大略的诗:

天绅亭望天垂绅,智如亭见智能水。风卷泉水九叠飞,如龙各自从潭起。

有一天,张大千逛琉璃厂,在一家古玩店中偶然惊喜地发现了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珍稀画作——《红梅图》,经仔细鉴赏他认定这是清初著名画家新罗山人的真迹。新罗山人的花鸟画传世较多,而山水画遗留较少。张大千见这幅山水图纵横不羁、变幻灵奇,知是新罗山人的杰作,随即问价。老板开口400大洋。可是张大千身上现洋无几。怎么办?他便向老板请求保留三天,三天之内现金取画。老板想了一会儿,免强答应。

三天后,张大千凑足400银圆,满心喜悦前来取画。谁知老板说他来迟一步,画已易手。收藏家最恨发生此类事件,忙了三日,告贷集资,到头来一场空欢喜,实在令人恼火。按照张大千的脾气,抬手就会给食言者一记耳光,可是又怕和老板闹僵,失去交情,所以强压怒火,打听买主姓名,以便加价寻求转让。老板劝他打消念头,说再高的价钱买主也不会将该画转让。张大千得知情况,叫苦不迭。

原来,真是巧得很。张大千刚走不久,张学良就带着卫队也来到这家琉璃厂觅购宝物,同样一眼就看中了那幅《红梅图》画。老板吞吞吐吐,说是已有了买主。张学良问有没有付定金,老板说没有付。既然没有付定金,少帅认为就不能算成交。再说,老板也不敢得罪这位三军副总司令。更何况,一下就能多赚200块大洋,店主当然乐不可支。张学良当即让副官交足款项,心满意足地将画带走。张大千听说画被张少帅争购而去,气已消了一半。君子成人之美嘛!

赠画、借画

1935年10月,张大千应杨虎城之邀赴西安小住。数日后,正要准备回北平,这时张学良却特地来拜访他和索画。张大千因急于出行,允日后补赠,但是张学良婉言道:“你先画吧,之后我用专机送你回北平。”张大千欲拒不能,只好又留了下来,精心绘制一幅《华山山水图》。画成后,张大千提着画,在炉边烘烤,因离炉火太近,不慎被烧着起火,连他的胡须也被烧了。当时天色已晚,张大千为了答谢张学良,遂秉烛重新再画,画出一幅更为壮丽的《华山山水图》。张学良闻之,非常感动。

斗转星移,岁月荏苒。1959年秋天,著名国画大师、张群的乡友张大千从巴西飞往中国台湾,主持《张大千画展》。张群也是张大千画展的暗助者之一,其中缘故不仅是二张之间早年就有的同乡之谊,同时张群和张大千也是刚刚解除“管束”的张学良之友。在张大千画展期间,张学良在张群的玉成下得以前往台北中山堂观看张氏画展。嗣后,张大千在张群的安排之下,亲往台北北投张学良住宅拜访他。

张大千、张群和张学良三人除画趣相投外,又都是地道的“美食家”。所以当张大千品尝了赵四小姐亲自下厨烹饪的菜肴以后,在赞许赵四小姐多年来对爱情坚守如一、甘于清贫寂寞的同时,亦向张学良和张群当面提议少帅要给赵四小姐以公开名分的问题。张大千认为:“只有这样才合乎情理!于夫人毕竟在美国住的时间太久了,她也应该成全赵四小姐的一番美德!”尽管张大千的话入情入理,也颇得张群赞同,但是当时由于种种原由,对于和于凤至离婚一事张学良还不能下最后决心。正是这次张大千大胆的提议,多多少少促成了张群日后一直致力于张学良与于凤至的离异。为此可以说,张大千是张学良与于凤至离婚的首倡者。

1961年3月,侨居海外的张大千专程飞回台湾省亲。这本来就是众人关心的新闻,其间又派生出另一个令人轰动的消息:张大千向有关方面提出,请尽快批准他探访张学良的请求。局外人不知晓张学良与张大千以往鲜为人知的交往,所以对张大千这位名冠中外的艺术大师来台后,在紧密的日程中又加上探访张学良的这一安排大为不解。对于张大千的这一请求,台湾当局并没有为难。因为张大千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一直乔居巴西,潜心研究学问,专注绘画艺术,料定两人相见不会涉及政治,所以很快就同意了。

这一天,风和日丽,春光明媚。张大千直奔台北市区北投复兴路70号的张学良府第。张学良和赵四小姐早已在门口迎候,两位老朋友再次相见。他们相互拥抱,仔细端详,都说岁月无情,老了!老了!入厅落座,两人谈笑风生,妙语迭出,连坐在一旁的赵四小姐也插不上嘴。叙谈不久,他们就又提起了当年争购《红梅图》的事。张大千不无遗憾地说:“那天我要是带足了钱,这画就是我的了。”

张大千赴台省亲结束,就要登机回巴西了。张学良偕赵四小姐赶到机场送行。临别时,张学良送上一件用红绸子包卷得很精美的礼物。张大千说:“汉卿,可问是何贵物?”

张学良微微一笑说:“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不过你一定回府后打开不迟。”

飞机升空后,张大千无法忍耐急切的心情打开红绸子一看,原来正是1931年他在北平琉璃厂欲购而未能得的新罗山人《红梅图》。张学良在便笺中告之30年前强行购得此画,“非是有意夺兄之好,而是爱不释手,不能自禁耳”。

张大千见画,心潮起伏。张学良的深情厚谊令他激动不已,他对张少帅的高尚品格愈发钦佩有加。回到巴西家中后,他的心情仍然无法平静,感慨万千。为了回敬张学良的情意,他闭门谢客,欣然提笔,专心致志地伏案画了一幅《腊梅图》,请人捎给张学良,以报知遇之恩。张学良收到这幅精品,爱不释手,将画挂在书房,时时观赏,以解想念老友之情。30年的岁月见证了他们之间的情深友于。

1971年,张大千准备在美国旧金山砥昂博物馆举行40周年作品回顾展。张大千一般不轻易为人作画,但凡赠予者多为挚友。而这次画展,顾名思义展出的作品应该是不同时期的代表作。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向散居世界各地的友人们筹借他当年赠予的珍品。但有些人托词不肯借展,有些人借给的并非张大千开列的得意之作,这令张大千非常为难。张学良也在求助借画名单之中,他既擅长收藏,又擅长鉴赏,自然明晓自己手中所藏作品的优劣,挑来挑去选中了1935年张大千回赠给他的那幅《黄山九龙瀑图》,寄给张大千。此画上款为:以大涤子法写奉汉卿先生方家博教;下款是:乙亥十一月,大千张爰。张大千接到这幅蕴含旧日情结的画卷,心潮难抑。他铺开画纸,凝神为至交张学良作了一幅《梅花图》。搁笔后,他仍觉意犹未尽,又在上面题写了一首七绝《赠汉卿学良兄》:

攀枝嗅蕊许从容,欲定横斜恐未工。看到夜深明月蚀,和画和梦共朦胧。

菜单藏品

张学良和张大千有缘通过收藏字画,成了莫逆之交。即使在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期间,张大千也不避风险,数访张学良。1964年张大千返台,病愈出院后即去北投复兴路和张学良会晤。那时张学良被特工层层隔离,张大千是通过种种上层关系才得以和张学良见面的。老友相会,当然少不了谈诗论画说收藏。

1978年,在海外漂泊多年的张大千举家定居台湾。张学良、张大千、张群、王新衡四人情深意笃,来往频频,后来发展到每月相聚一次,轮流坐庄。相聚内容即兴而定,或结伴郊游,或品尝佳肴。此后,时间久了,台北流传起“三张一王,转转会”的雅号。

1981年元宵佳节的第二天中午,张大千在台北摩耶精舍寓所,特意以大风堂名肴宴请张学良与赵四小姐。为了助兴,张大千还邀请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江北申夫妇、张群及其长子张继正夫妇作陪。酒足饭饱、宾主尽欢后,张学良别出心裁地要把菜谱拿回去留做纪念。这菜谱是张大千亲自拟定和书写的,上面漂亮工整地写着红烧鱼翅、干贝鸭掌、红油蹄筋等十多样佳肴。这份出自驰名中外的大画家之手的菜谱弥足珍贵,但张学良珍重情谊的心意更使在座的人感叹不已。年届八旬高龄的少帅说:“请允许我将这份菜单留作纪念,大千先生,请您题个跋,落个款如何?”张大千自然允诺,欣然命笔,当场写下宴会时间、地点和宾客姓名,并落款钤印。

回家后,张学良将菜谱接裱成一个长卷,并特地留下三尺空白之地,然后再次来到大风堂拜会张大千。张大千看到这份装裱精美的菜单竟然极富创意地留有三尺空白,立即明白了张学良的用意。张大千随后在接裱的一半多长的空白处,欣然一气作画:连缀着一撮鲜绿萝卜缨的五棵圆润的红萝卜,与翠叶纷披的两棵大白菜互衬生辉,相映成趣。点染丹青后,他又洋洋洒洒题诗一首:

萝菔生心芥有孙,老夫久已戒腥荤。脏神安坐清虚府,那许羊来踏菜园。

汉卿兄以爰所书菜单装成见示,卷有余纸,试涂数笔博笑。

壬戌闰四月十六日

这本是一份普通的菜单,可经过张学良独具匠心的设计,立即成为一件有诗有画有书法的艺术品。十年后,在美国华盛顿“张大千回顾展”中,众多的参观者无不对这份独具匠心的菜单倍感兴趣。更有与此相关的逗趣之事是,在1995年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上,除了张大千的书画作品外,还有四张画家亲笔所书的菜单供收藏者竞投,其中包括张大千1966年为女儿婚宴及1967年为女婿生辰定的菜单,四张菜谱估价为2.5万至3万港币。

张学良和张大千世交深重,善始善终,成为千古佳话。“张大千纪念馆”坐落于内江城北沱江东岩园顶山上,正门匾额“内江张大千纪念馆”为张学良将军亲笔题写。○

责任编辑 彭月才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