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非攻:粟裕与陈毅(之十一)

少华

铁拳砸不开乌龟壳,胡琏扬言华野诸将均非对手

粟裕最初的判断是精准的。他认为,孟良崮战役后,华野如果再歼灭一个主力师或两个战斗力较差的整编师,就可以实现山东战场的战略反攻。

但是,7月分兵动摇了他的判断。1947年7月,遵照中央指示,华野实施外线出击,陈士榘、唐亮率三纵、八纵、十纵,叶飞、陶勇率一纵、四纵,由鲁中分别向鲁南、鲁西疾进,调动国民党大批部队追击,使国民党军在鲁中与陈、粟内线兵团对峙的只剩第十一、第二十五、第六十四、第九4个整编师,其中只有胡琏的第十一师为主力师。

华野高层产生乐观情绪,判断留驻鲁中的国民党军势必相继撤走,目前作战重点是截断鲁中驻敌退路。粟裕调整作战部署,下令:陈唐3个纵队迅速西进,围攻济宁、汶上,配合刘邓大军作战;叶陶2个纵队迅速攻克滕山、邹县,然后北上寻歼西援之敌;陈毅、粟裕、谭震林直接指挥4个纵队在敌全部后撤前,首先消灭位于沂源县城南麻一线敌第十一师5个团,切断敌第九师等退路,然后与叶、陶协力歼灭敌第二十五师和第六十四师。

粟裕的胃口已经由寻歼国民党一个主力师或两个稍弱的师陡升到一口吞掉国民党一个兵团。

从战后缴获的国民党作战命令看,蒋介石、范汉杰并未向鲁中部队下达后撤命令;各师本着固守待机的原则,保持着完整衔接和紧密联络,随时准备进攻。

在南麻,陈粟遇到了“狡如狐,猛如虎”的战将胡琏。

对于胡琏和他的第十一师,华野指战员并不陌生。多年来,蒋介石一直把这支部队当做“救火队”,哪里有难就派到哪里。华野老人对它的评价是,综合战斗力稍逊于敌第七十四师,而智谋狡诈胜之。

蒋介石与范汉杰精心制定“宝塔”战术,其构想是:以第十一师为“诱饵”,由新泰东北向南麻突进;以邱清泉之第五军掩护左侧背,由莱芜到新泰以北;以黄百韬之第二十五师和第六十四师、第九师(属三兵团)跟进到新泰至蒙阴一线,做梯次配备,掩护右侧背;以整编第七十五师位于新泰县做总预备队。

“宝塔”战术的核心是故露破绽,令主攻部队突进、跟进部队缓进,让第十一师与二线部队之间留下较大空隙,诱使华东野战军主力回头反扑,待华野合围第十一师、形成胶着时,二线部队迅速向南麻合围,形成决战。蒋介石希望一战逆转山东战场颓势。

6月25日,国民党发起攻势,向南麻推进。试攻3天,未遇华野大部队抵抗。28日,胡琏指挥第十一师突进至南麻郊外。

在华野司令部,陈毅指着地图上孤军突进的敌第十一师,问道:“胡琏这是什么战术?”

粟裕摇头。

“脖子往外,四脚后缩,像只乌龟嘛!”陈毅的话引起参谋一阵大笑。

范汉杰摆的就是龟阵。第十一师如同龟头,伸出龟甲,前伸至南麻;其余3个师如同龟脚紧缩在一起,第六十四师位于翟家庄、十字峪、大张庄地区,第二十五师位于东里店、店子地区,第九师位于沂水及其以西地区,他们与邱清泉的第五军形成方阵,落后于第十一师一两日行程。

陈毅、粟裕将计就计,命令主力后撤,只留小部队坚守。

7月8日,胡琏亲率7个团占领南麻城。

南麻被兵家视为“死地”。三面皆山,东面是丘陵,为高地环抱的小盆地。北面高地有隘口通向博山,沂河从南麻以南流过。一旦被围,凭地形难以固守,外援被群山险隘阻隔,不易在短时间内形成有效援救。

陈毅和粟裕之所以敢于放任胡琏长驱直入,就是看准了南麻的特殊地貌。

7月15日,陈、粟下令许世友、王必成分别率九纵、六纵、二纵围攻南麻,形成了3比1的战场优势;令成钧率七纵扼守要隘阻援。

胡琏善山地战,尤擅守堡。1943年5月,他指挥第十一师在宜昌石碑孤军迎战日军第三十九师团进攻,坚守5日,毙敌7000人,确保阵地不失,从而跻身名将之列。这次他使出浑身解数,出手就是三招。

第一招为紧缩防线。他以南麻、北麻、北刘庄、石钱山、吴家官庄为主阵地,将3个旅的主力猬集东西南北各约5公里的狭小范围内。

第二招为远伸触角。他在历山、水信官庄、马头崮、太平顶等地设外围据点,依仗地形修建大量“触角碉堡”。每个碉堡要求“小而坚”,不求高大,但求隐蔽和坚固。每个碉堡派1个排驻守,储存充足粮草和弹药。

第三招是广筑子母堡。第十一师在山头村庄构筑起密密麻麻的子母堡2000多个,形成火力相互支援的反步兵地堡群,各据点间用交通壕连接,外设三至四道铁丝网等障碍,同时保证明碉、暗堡与主阵地形成立体火力网,消除侧射、斜射死角。交通壕上用树木、门板掩盖,再以土石加盖,使之能经得起大口径山炮、野炮的轰击。

7月17日,胡琏复电陈诚:“职部已作破釜成沉舟之计,不成功便成仁。”

胡琏做好了死战的打算,但华野将士并没有恶战的心理准备。

7月17日,二纵、六纵、七纵、九纵分成4路,向预定方向疾进。这天,突降大雨,持续不停,道路泥泞,河水陡涨,部分桥梁被冲毁。这给华野穿插部队造成很大困难,原定攻击时间由黄昏拖至深夜,有些地点甚至延宕至18日凌晨。

18日,大雨滂沱。由于道路受阻,重炮未能运抵前线,华野攻击部队主要依靠炸药包攻坚。因多数炸药包被雨水淋湿,不能发挥作用,攻击部队只好集中轻武器齐射,配合战士冲锋。攻击部队每攻克一个碉堡,要付出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的伤亡。攻击了整整一天,仍然逗留于敌第十一师外围工事前。

粟裕诧异:“情报不是说南麻敌军工事未成吗?”

陈毅也感不妙:“敌情与原来了解的不符啊!”

粟裕吩咐作战科副科长余冶:“立即到前线,选择合适位置建立观察所,我马上就到。”

余冶来到前线,选择在南麻东北830高地的一个山洞建立观察所。这个山洞居高临下,俯瞰南麻方向,不借助望远镜也可看到战场情况。

19日,粟裕冒雨来到830高地。这时,各部队重型武器已经运抵一线,山炮、火炮通过精确打击基本扫清全部触角碉堡及外围工事,部队向南麻核心阵前挺进。

许世友指挥九纵从西、北两个方向进攻。先头部队第二十六师以第七十七、第七十八团攻占荆山泉、480高地等警戒阵地后,直扑鲁村以东、高庄以西的崮山。

崮山,扼守着南麻西通鲁村、莱芜的公路,既是敌第十一师向外突围的通道,又是援军打通对接的隘口。胡琏命令悍将孙敬久率第十八旅工兵营据守。第二十六师发动不间歇的轮番攻击,第七十八团第一营营长重伤,第三营营长阵亡,最后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攻占崮山。率先冲上崮山的第七十八团第四连战后获得“崮山连”的称号。

孙敬久身上数处挂彩,只身逃回南麻,向胡琏报告:“师座,工兵营数百号兄弟全都拼光了。”

“都拼光了,你回来干什么?!”胡琏冷着脸,下令军法官,“就地正法。”同时传令全师:“凡阵地丢失者,一律枪决!”

从南面进攻的二纵、六纵遇到东西走向的沂水阻拦。

沂水,旱季如同一泓小溪,到了雨季,水量陡增十余倍,水流湍急,河岸由百余米猛增数倍,最宽处可达千余米。

在几次强渡不成后,王必成命令纵队分途绕道过河。第十七师第五十一团翻过燕崖南山,抵达沂河南岸南刘家庄,强渡沂河,攻占北岸北刘家庄,然后向周围扩展,控制了正面宽750米、纵深500米的前进阵地,二纵、六纵后续过河夺取了支撑点。

19日正午过后,敌第十一师防线已被压缩到方圆5公里之内,敌第十一旅、第一一八旅与位于高庄的第十八旅被暂时分割,华野九纵与二纵、六纵完成对南麻的南北夹击之势。

下午3时,粟裕下达总攻令,激战3天未下。胡琏冲解放军喊话:“我十一师可不是张灵甫的七十四师,想吃掉我,得有副铁嘴钢牙好胃口!”

20日,粟裕再次来到830前哨观察所,看到一线部队发起一波波攻击,遭到子母堡群阻拦,大批战士倒在立体火力网下。冲锋部队战术动作规整,能够有效避开当面火力的拦截,但规避侧面、斜面火力的能力较差。

他问:“攻打子母堡的战术动作过去训练过没有?”

“攻打以地堡为核心工事的战术训练过,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密密麻麻的子母堡群。”随行参谋回答。

粟裕长叹:“教训啊!”他吩咐各攻击部队注意调整攻击战术,攻打子母堡群时,采取逐个拔除、逐步推进的办法,同时注意压制和防范侧面、斜面和敌军后面组成的交叉火力。

胡琏见招拆招,下令守堡部队改静态防守为动态防守,只要一处堡垒发生危急,相邻部队必须立即发动逆袭,遏制华野地面进攻,同时命令炮群不惜弹药实施火力覆盖。

战斗极其残酷。粟裕亲眼见九纵第二十五师第七十三团攻占高庄西山,然后又一连13次打退敌人冲锋。

在华野围攻下,敌第十一师伤亡惨重,面临弹药枯竭的困境。在战斗最危急的时刻,胡琏甚至下令将师直属部队和师司令部人员的弹药集中,全部送往前线。他孤注一掷,希望拖到21日外围援军赶到南麻;否则,第十一师将面临万劫不复的绝境。

战局重心移到了南线打援方向。

南麻战役打响后,范汉杰命令第二十五、第六十四、第九师分三路驰援胡琏,同时命令位于潍县的第八军李弥部星夜赶往临朐,截断华野主力北撤退路。

蒋介石亲临督战,他向各路援军发电:“如果整编第十一师像整编七十四师一般被共军消灭,将对各师主官实施连坐法,严惩不贷!”

21日是决定南麻战役胜负的关键一天。陈毅、粟裕、谭震林要求七纵尽最大努力顶住敌援军,二纵、六纵、九纵负责扫清子母堡群,在黄昏前后发动最后攻击。

这时,两个意外发生。一是被压缩到极限的敌第十一师为争取时间,反客为主,发动全线反攻,修补了南面防御缺口。二是黄百韬的第二十五师和黄国梁的第六十四师集中4个旅的兵力,打通了与胡琏的联系。

21日夜幕降临,三岔店指挥所面临两难抉择。

陈毅问:“如果下决心打,还要多少时间?”

粟裕估算了一下,说:“援军上来了,难度增大了,由四打一变成了四打四,约莫需要7至10天。”

权衡之际,情报部门上报最新动态:东面的李弥第八军正从昌乐、潍县地区进犯临朐,威胁华野后方安全。陈、粟、谭决定结束南麻战役,各部向临朐及其以西地区转移。

从兵力投入和伤亡情况看,南麻战役是个消耗战。此役,华野歼敌9000余人,华野伤亡人数大体与国民党军队持平。

虽然战役上打成了平手,但此役却极大地提振了国民党军士气。蒋介石专拨5亿法币的赏金给第十一师,国民党报纸吹捧胡琏为“常胜将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南麻之战列为国民革命军24个典型范例。

胡琏更是牛气冲天,公开对报界表示:“盖刘伯承、陈毅两人以次的共军指挥官,如粟裕、陈士榘、许世友、杨勇、陈锡联、陈再道、王必成、叶飞等,数年来皆与我对战多次,他们并非杰出之才。”

九纵是华野各纵中攻击能力最强的部队,这次栽在南麻,令许世友羞愤不已,事后他总结出两条教训:一是我军自满轻敌,在战术上未能彻底解决打子母堡及步炮协同问题。二是每天大雨如注,给我军运动、夹击、粮弹供应以及部队休息造成了极大困难。

最为糟糕的是,导致南麻战役受挫的两大因素在临朐战役中继续作孽。

7月24日上午,陈、粟、谭签发命令,决定趁李弥第八军尚未全部达到临朐、立足未稳之机,集中内线二纵、六纵、七纵、九纵4个纵队围歼该敌于临朐县城及其东北地区。

天气同样诡异。上午命令发出的时候,天气晴热,河谷平缓,道路干燥,下午各纵开进时,又突降倾盆大雨,平谷为川,临朐县城郊外变成了一片沼泽。齐膝积水影响了部队推进、辎重武器的运输和爆破器械的使用。

战役的进程也同南麻相似。第二纵队担负主攻临朐县城的任务,在一线指挥作战的副司令员张震回忆:

因暴雨连绵,临朐城外河水陡涨,严重影响攻击行动。我纵由西南方向攻城,扫清外围工事后,于7月26日对城墙实施爆破,因雨天受潮,炸药包失效,未能成功。当夜,又组织第二次突击,五师在西门附近的城墙上打开了约百米的突破口,但可惜突入城内的7个连队没有统一指挥,各自为战,突破口附近两侧的敌火力点也未能肃清,苦战3个多小时,最后弹药耗尽,大部伤亡。纵队当时没有预备队,难以扩张战果,又由于援军迫近,我军于30日再次撤出战斗。

南麻、临朐两次战役,华野集中内线4个主力纵队歼敌1.8万人,自身损失达到2.1万人。

如何评估这两次战役,华野司令部在《关于七月份作战检讨和今后反攻形势的报告》中称:“七月份的作战不是败仗,也不能算胜仗,只是打了个平手、消耗仗。”但在以歼灭战为主要目标的华野将士看来,这种战役打得窝心,比败仗好不了多少。陈毅在一次报告中直言不讳:“因雨季没有打好仗。打敌十一师,五天五夜只消灭了一个团。在临朐五天五夜只消灭两个营,打费县消灭一个旅,打泰安敌人逃跑了。7月打八仗只有三仗打好了。”

外线兵团被撵着追,叶飞、陶勇获赠“面包”“西瓜”代号

雨季分兵,不仅内线兵团陷入被动,外线兵团更是遭遇困厄。

陈唐兵团出击鲁西南,受挫济宁。

战前情报显示,济宁城驻有国民党部队4000余人。陈士榘、唐亮下令三纵主攻。济宁是国民党军物资囤积地,守军才1个团。三纵指战员笑逐颜开,纷纷嚷道:“好打,好打,三包炸药一响,咱们就进城了!”

7月16日夜,三纵冒雨赶到济宁城西北的杨家庄。部队还未宿营,第七师师长贺健、第九师师长郭廷万就跑到司令部请战。

司令员何以祥、政委丁秋生觉得正好利用实战锻炼两个师的攻坚能力,答应由第七、第九师联手攻城,由第八师当预备队。

17日,第七、第九两师分两路攻城,很快占领城关。战斗中,郭廷万发现守军力量充足、火力强劲,感觉不对头,提审俘虏:“城里到底有多少人?”

俘虏说:“4个团。”

郭廷万睁圆双目:“说清楚,到底几个团?”

“确实是4个。”俘虏一一报上番号,“整编第七十二师2个团,整编第七十师1个团,整编第三十二师1个团,还有一个榴弹炮营,大概1万余人。”

“麻烦了。”郭廷万紧急向司令员报告。

三纵马上调整部署,将攻城能力最强的第八师调上去,攻打东门。何以祥、丁秋生将指挥所移至东门附近的蒋家林村,靠前指挥。

18日晚,3个师发起总攻。第八师组织爆破组,将3个重达15公斤的炸药包塞进东门城墙根,一起引爆,城墙纹丝不动,爆破组全部阵亡;第七、第九两师舍弃坚固的城门,选择城池的一段,架设梯子强攻,也没取得进展。

陈士榘、唐亮听闻攻城受阻,又进一步查明守军总兵力多达2万,急调负责打援的八纵第二十二师前来增援。又经过了两天准备,部队于20日晚9时发起总攻,4个师各打一个城门。

很快,四个方向都传来消息,四门均有部队突进城去,但很快又被切断后路。打到第二天清晨,突进城的部队全部牺牲,缺口被重新堵上。

战斗异常残酷,争夺最激烈的东南角,仅国民党军即遗尸1000余具。负责主攻的三纵牺牲极其惨重,全纵伤亡3200余人,其中连排级战斗骨干达300余人,第九师参谋长贾耀祥、师政治部主任王羽等负重伤,第二十三团团长景健忠等人牺牲。

21日,国民党第五军和第七十五、第八十五师增援济宁。当晚,陈士榘命令停止攻城,一口气后撤130里,退至郓城一线。

出击鲁西的叶陶兵团更加不妙。

7月中旬,一纵、四纵挥师西进,进攻滕县、邹县,控制津浦铁路兖州段,配合右路陈唐兵团斩断敌重要补给线,而后进抵枣庄东北待机。

陈、粟的意图是“等华野北线兵团南麻、临朐战役得手后,南北夹敌一个兵团”。这原本是一记妙招,但随着内线兵团在南麻、临朐战役接连受挫,孤悬于鲁南的一、四纵队攻守之势逆转,陷入险境。叶飞回忆道:

我华野北线部队于南麻、临朐地区反击敌整第十一、整第八师,由于暴雨,没有打好。而鲁南也是连日大雨,大小河沟水位暴涨,兰陵以南地区,地势低洼,淹成一片泽国。交通断绝,北进困难。这样,不仅没有达到南北夹击的战役企图,反而被敌抓住我华野两个主力纵队孤悬鲁南敌后的弱点,妄图吃掉我们。敌人在电报和无线电话中,把一纵称为“面包”,四纵称为“西瓜”,只要打开报话机,就可以听到吃“面包”啃“西瓜”的一派狂言。他们认为“面包”“西瓜”吃定了!因为合击我两个纵队的是五个整编师的兵力,后续的欧震兵团三个师即将赶到,南面的台儿庄、运河一线又有冯治安的两个军!

陈毅见情势危急,驰电陈、唐,命令已经撤至郓城一线的三纵、八纵、十纵火速赶回兖州地区,接应叶陶兵团突围。陈、唐率部东渡运河,于21日重返兖州、济宁地区,控制运河渡口,选择泗河接应点,准备架桥物资,同时向陈、粟建议,叶陶部队向东突围。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