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毛泽东大胆走险棋:借美机运送中共20位将领赴前线

武文笑

发生在1945年夏由美军飞机执行的长宁空运事件,在我党我军历史上写下了具有深远意义的浓重一笔。这是毛泽东下决心所走的一步“险棋”——实施这次空运的是美军驻延安军事观察组的运输机,空运线路是从延安机场至山西黎城长宁机场。任务是把远在延安的我党党政军20名领导人紧急运到前线,以便指挥部队并反击国民党军队对我根据地的大规模进犯。

内战在即迭电延安,要求各路将领尽快返回前线

抗战的炮火尚未停息,解放战争的序幕又将拉开。1945年8月15日,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8年全面抗战的伟大胜利,国共之争再次成为焦点。从未放弃消灭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的蒋介石在权衡利弊之后,又玩起了他惯用的两面三刀的伎俩:一边调兵遣将,一边发动和平攻势。他先后于1945年8月14日、20日、23日连续3次电邀毛泽东到重庆谈判,目的就在于尽一切可能争取准备内战的时间。当时,东北、华北和华东的广大沦陷区存在许多等待受降、接管的问题,那里大多是八路军、新四军进行敌后抗战的区域,有大面积成片相连的解放区根据地。蒋介石一方面不准八路军、新四军去受降接管,下令“原地驻防待命”;另一方面借助美国的飞机、军舰抓紧运送军队,抢占各大城市和交通要点。

革命圣地延安的枣园,云集着中国共产党的精英人物。1945年8月下旬的一天,毛泽东就着昏黄的灯光,伏在桌子上研究着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的地图:目前国共两军争夺的第一个焦点是平津地区,蒋介石急于强占平、津两大城市。正在从平汉、津浦、绥远、正太铁路几个方向向平津紧急运兵,企图占领战略要地平津,然后以平津为枢纽,再强占东北。我军必须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必须从这几个战略方向坚决堵住国民党军队北上,坚决不能让蒋介石把军队运到平津。只有如此,我党我军才能确保华北、争取东北。

在这种形势下,毛泽东考虑到去重庆谈判,一定不会一帆风顺,而是会有一个谈谈打打、打打谈谈的过程。因此,党中央决定采取针锋相对的方针,将东北、华东、晋冀鲁豫等地划分为战略区,要求各地部队坚决保卫这些战略区,保卫抗战胜利的果实。

可是自1943年下半年起,我党我军各大战略区的领导同志和高级将领们大部分奉命回延安参加整风学习和中共七大,随后又参加了一系列会议,还集中在延安未能及时到达前线。眼下形势逼人:蒋介石正在调兵遣将,向我各个解放区进攻。全国七大解放区的前线都在吃紧,迭电延安,都要求各路将领尽快回到前线指挥作战。尤其是晋冀鲁豫解放区的李达已经发了多次告急电报,阎锡山已经派其第八集团军副司令兼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率4个主力师1个挺进纵队侵犯我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腹地——上党地区。但当时延安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从延安到太行山八路军总部近800公里,步行要经过黄河天险、黄土高原和晋南山地的沟壑,还须冒险穿过国民党军占领区的道道封锁线。这些领导同志骑马或者步行到各战略区需要多长时间?当初,杨得志率部从濮阳到延安走了70多天,而江华从山东滨海到延安更是用了半年时间。如果回程也按照这样的速度计算,则势必远远落后于有美军支持的国民党军的调整部署,我军的战略主动权也会丧失。这件事绝不能等,这是毛泽东在赴重庆谈判之前必须要做,而且必须做好做成功的一件大事。

毛泽东果断决定铤而走险,借美机空运20位将领

时不我待。为了能够把在延安的高级将领迅速、安全地送往前线,毛泽东和周恩来找来负责中央外事工作的叶剑英与杨尚昆商议对策。左思右想之后,叶剑英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是不是可以借用美军观察组的飞机把我军将领从延安送出去?当然这有风险。”杨尚昆觉得在理:“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但这样做确实有点儿冒险,因为要送的都是我党我军的精英,万一有个闪失,要承受多么大的压力和历史责任啊!”最后,两人决定把这一方案向毛泽东汇报请他做决定。听完叶剑英、杨尚昆的汇报后,毛泽东认为这个办法可以考虑。为慎重起见,毛泽东又召集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任弼时等同志进行了磋商,最后同意了这一方案,责成叶剑英、杨尚昆尽快与美军观察组取得联系并付诸实施,但必须确保安全,做到万无一失。关于飞机的着陆点,毛泽东再三考虑,最终他在机密军事地图上还是用笔深深地圈起长宁机场。

1945年8月24日晚间,党中央、毛泽东作出一个重大决定:秘密让黄华与美军驻延安观察组鲍瑞德上校联系,让他派一架运输机。

于是,中央外事组与美军观察组在延安举办了一次气氛十分活跃、融洽的聚会。中间休息时,叶剑英、杨尚昆不露声色地同美军观察组负责人提及了这件事。因为是试探,叶剑英、杨尚昆自然没有将这批指挥员的姓名、职务及其他有关情况透露出去。没想到,美军观察组负责人竟连他的上司都没有请示,更无意继续探问,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美军观察组之所以如此爽快地答应了叶剑英、杨尚昆的要求,除了八路军与他们有长期的友好合作,延安方面为这种合作提供了诸多方便外,还因为他们对空运的目的地——山西黎城长宁机场,有着特殊的印象和感情。八路军及太行军民在与援华美军交往中结下的深厚友谊,给美军观察组留下了很深的记忆。且美军飞机曾多次往返于长宁和延安之间,对这条路线也比较熟悉。因此,他们对叶剑英、杨尚昆的请求很痛快地答应了。

由于这次空运非常危险,所以党中央、毛泽东采取了许多防范措施,直到行动的前一天夜里才秘密逐个通知相关人员,即在延安参加七大的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林彪、滕代远、薄一波、张际春、陈赓、萧劲光、杨得志、邓华、陈锡联、陈再道、李天佑、宋时轮、王近山、聂鹤亭、江华、傅秋涛、邓克明等20位我党我军高级党政领导和高级将领,25日上午9时到延安东关机场,不带参谋和警卫员,不准其他同志送行。

实现这次非同寻常运输任务的这架飞机是美国制造的道格拉斯货运机,属于当时美军驻延安观察组。飞机是绿颜色,舱门矮小,且由于长期使用,门已关不严实。飞机有两个螺旋桨,但起飞时需要靠人推动才能启动发动机。机舱板是弧形的,乘客坐在机身两侧的条凳上,座位是简陋的铁架子,人坐在上面直不起腰,抬不起头。但这种飞机最大的优点是比较安全,只要有块较大的平地就可以降落。

起飞和落降,两地准备工作秘密细致进行

秘密冒险空运中共将领的前期工作虽然一切就绪,但毛泽东仍然放心不下,他还派杨尚昆和叶剑英到机场亲自进行安全检查并组织登机;为了更进一步做到万无一失,乘坐飞机的每位将领身上都务必装备上为预防不测应急用的降落伞及武器以防万一;同时,通知太行军区做好接机准备。朱德司令员的英文秘书黄华担当了此次飞行的翻译,万一飞行中有什么情况,黄华将起到同美军飞机驾驶员联络的作用。

1945年8月25日早晨,事先接到通知的刘伯承、邓小平等20位各战区负责同志陆续来到延安城郊的东关机场。他们来机场前,谁也不知道同行的都是哪些人。一看到这份名单大家即知道它的厚重。

大战前夕,责任重大。聂荣臻、李富春来为战友们送行。杨尚昆让黄华简单地给各位领导同志介绍了情况。黄华说,这是美军驻延安观察组专用的飞机,每周六或者半个月在西安和延安之间往返一次,为观察组运送物资。这次是我们借用的,美国人并不知道乘坐这架飞机的都是些什么人。

这些将领们在此之前多数没有坐过飞机,一个个十分兴奋。叶剑英、杨尚昆在机场与奔赴前线的将领们亲切握手话别,反复说的都是同一句话——一路平安。登机前,前来送行的杨尚昆夫人李伯钊提议给大家照相合影留念。陈毅诙谐地说:“要是我们摔下来了,将来就用这张照片开追悼会吧!”

飞机一路颠簸,飞得很低,山川阡陌,村庄农舍,历历在目。但是谁也听不清谁说什么话。在巨大的气流冲击下,飞机歪歪斜斜飞越大蟒穿行似的黄河,飞越像无数个大鳄鱼爬行一样的吕梁山脉,向太行山南麓晋东南的黎城县方向飞去。

4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目的地——山西东南黎城县长宁临时机场的上空。长宁机场仅有一条黄土铺就的跑道,每次飞机降落时都要用点燃的火堆导航。

在早一天即8月24日,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接到中央要求接机的电报,便立即率领一个骑兵排星夜赶到长宁,准备好柴草、火堆、午饭、开水、西瓜等。

25日的长宁机场已没有了往日的寂静,上午,在长宁临时机场飞机跑道两侧,30多名八路军战士一排排威严侍立,持枪警戒,高度戒备地守卫着机场,凝视着天空。因为此次他们将迎来的是我军由延安飞来太行的一批高级将领。机上人员的安全,牵动着太行抗日根据地军民的心。临近中午时分,他们在跑道两侧燃起了3个柴草堆。滚滚浓烟直冲蓝天,向飞机发出着陆信号。

中午时分,一架大型美制绿色军用运输飞机从西南天空隆隆而至,在空中盘旋两圈之后,徐徐降落在长宁机场。当舱门缓缓开启时,20位身穿八路军制服的将领和4名美国空军士兵依次走下飞机,将领们尚未脱去身上的降落伞,就情不自禁地同先期到达机场迎接他们的李富春、蔡树藩、李达等相互拥抱、共同欢呼,并在长宁机场的美军飞机旁合影留念,记录下了那难忘的时刻。

长宁空运成功后,毛泽东遂决定飞赴重庆谈判

飞机平安落地后,太行军区迅速将飞机安全着陆的情况报告给了延安。

自飞机飞离延安后,毛泽东和党中央、中央军委最高统帅部一直焦急地等待着报告。得知平安,大家都长长地松了口气。长宁空运成功后,毛泽东遂决定飞赴重庆,与蒋介石展开谈判。

这次特别的飞行,从起飞到安全降落可以想见其使命之重大。将领们是毛泽东从延安将他们送上飞机,又悬着心通过电波得知他们安全着陆长宁机场的。因为他们是毛泽东麾下的名将,他们的生命太重要了,中国的革命、中国的解放需要他们。

这次绝密的长宁空运仅历时四五个小时,其从筹划到实现的全过程也不过几天时间。但是,这次由美军飞行员完成的看似寻常的飞行,却对后来的国共决战,对中国现代史的演变,起了极不寻常的作用。正是这次空运,使共产党本来需要两个多月艰苦跋涉的输送任务,在半天之内即告完成,其时间甚至比美军开始空运国民党先遣人员去接受日伪军投降,还早了一天。

这些久经战场考验、善打胜仗的中共将领们经过4个多小时的紧张飞行到达根据地的长宁村并不是目的地。他们先敌一步到达战区,在机场附近稍事休息便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指示精神,从太行山出发,分别奔赴各自战区之战争前线,迅速集结主力,编组野战兵团,从容自如地选择战场和战机,将敌方置于被动与不利的境地,然后战而胜之。例如,刘伯承、邓小平、薄一波、陈赓、陈锡联、陈再道等下飞机后,由黎城星夜赶到第一二九师司令部驻地河北涉县赤岸村,留驻晋冀鲁豫根据地,抓紧部署准备上党战役的前期工作并及时展开上党战役,最终取得了胜利,有力地支援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代表团在重庆的谈判。

借美军飞机送我军高级将领上前线,是毛泽东胆量与智慧并具的集中体现。毛泽东在这决定整个战局的一步棋中,把握的就是前一种“如果”万无一失,后一种“如果”志在必得,这实在是非大智大勇、气吞山河者不可为。难怪当蒋介石看到谍报人员送来的美机运送人员名单后,禁不住大叫一声:“哎呀!”他在为痛失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哀叹,同时也是为对手出人意料的胆识而惊呼。

责任编辑 吴自锋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