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彭习军”战略大 反攻

钟山++黄旭东 樊敏涛++汤家玉

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指出:“战略退却的目的是为了保存军力,准备反攻”,“反攻是战略防御和战略进攻之间的过渡的东西,带着战略进攻前夜的性质”,“战略反攻,则不但内容是主动的,形式上也放弃了退却时的被动姿态”。1947年3月至5月,彭德怀、习仲勋联手指挥西北野战兵团,接连取得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三捷”,打出“彭习军”威名,稳定陕北的战争局势,扭转战略退却的被动局面。但此时,国民党军依然呈进攻态势,而我“彭习军”仍处防御状态。胡宗南部和西北悍匪“马家军”一再寻我主力决战,企图全歼“彭习军”,抑或将我军挤出西北,实现既定战略目标。我西北野战部队,在彭德怀、习仲勋的灵活、巧妙的指挥下,打出一场场精彩的政治仗、军事仗,实现西北战局的重大逆转。

“三战”祝捷打“政治仗”

1947年3月19日,对于国共两党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这天上午,我军主动撤离延安,延安保卫战宣告结束。也就在这天下午,胡宗南部进占延安,此时,延安已经是一座空城。3月19日上午,蒋介石坐卧不安,不断打电话询问延安状况,还派出战机飞临延安上空侦察。下午,国民党总统府接到胡宗南“战报”,一片欢腾。蒋介石大大松了口气,在他看来,共产党军队失去延安,“首脑部就无所寄托,只能到处流窜,即使他们还有广播宣传,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和他发生联系,为此就绝对不能建立中心力量了”。这就“雪我十余年来的积愤”,“为党为国雪二十年之耻辱”。21日,蒋介石致电嘉奖胡宗南:“吾弟苦心努力,赤忱忠勇,天自有以报之也,时阅捷报,无任欣慰!”

国民党党政军各部门立即开始庆祝这场“胜利”。国民党中央社接到胡宗南亲自修改的电讯稿,说:“据初步统计,共产党军队伤亡约10000余,投诚2000余。国军乃于本日上午10时,完全占领延安,刻正抚缉流亡中。”次日国民党《中央日报》在头版头条刊出《国军收复延安,生俘共产党军队一万余人》,将“伤亡”与“生俘”全部变成了“生俘”,何等有“气势”!4月4日,国民党当局组织由39家国内外报馆通讯社55人组成的中外记者团,从西安乘飞机来到延安,采访报道胡宗南部攻占延安的“陕北大捷”。胡宗南特意在延安机场举行了阅兵典礼,并宣布了蒋介石颁发的嘉奖令:胡宗南获二等大绶云麾勋章,裴昌会、盛文、薛敏泉、董钊、刘戡及有功师、旅、团长分获三、四等云麾勋章或一、二、三等干城勋章。胡宗南举行报告会,大吹大擂其“辉煌战绩”并答记者问。向来不大喜欢与记者打交道的胡宗南,这次破天荒地接待了国民党中央社记者沈昌焕与《大公报》记者周榆瑞。

紧接着,中外记者参观“战绩陈列室”,与“被俘”的中共官兵接触交谈。而这一切,都是事前精心伪造的。早在21日,胡宗南接到蒋介石的通知后,就命令部属安排此事。他们星夜在延安东北的延水河两岸建造起许多假坟,并用木牌分别标明蒋军的“阵亡烈士”和解放军“被歼人员”的坟墓。在延安20华里内设立10处“战俘管理处”,把主要在陕北各地乡村抓来的青壮年所编成的青训队500多人,和在延安城防部队整二十七师中挑选来的比较伶俐的士兵1500人,混合编成几个“俘虏队”,一律穿杂色服装,作为“共军俘虏”,加以训练,教给他们一套事先编造好的“对答”,规定这些装扮假俘虏的人每天每人津贴一元,以示奖励。他们特地从“战时干部训练第四团”挑选出一个受过训练、会演戏的湖南人扮演被俘的解放军旅长,并教给他怎样回答中外记者的询问。“战绩陈列室”中展出的“缴获”的步枪,由驻甘泉的整十七师的三八式和汉阳造两种来抵充,不足部分和一些轻重机枪就从延安城防部队整二十七师中分别抽调。这些武器白天送到“战绩陈列室”,黑夜送还部队,所有武器都贴上标签,注明“缴获”的时间、地点。

胡宗南自以为天衣无缝,其实精明的记者一眼识破其中的猫腻。在参观“被缴获的共军武器”时,有记者故意问,这些新式轻重机枪、中正式步枪,解放军从哪里搞来的?解说员瞠目结舌、支支吾吾。记者对反复出现的假俘虏,故作惊讶地问:我不是昨天在某一战俘管理处见过你吗?怎么你又到这里来了?被问的人狼狈不堪,不敢说话。

当然,记者们心照不宣,只能按照事先的通知,胡乱吹嘘一通。国民党太需要这样的“胜利”!国民党的广播电台和报纸,自欺欺人地造谣说,毛泽东在“逃窜”中被“击毙”,中共中央已经“逃离”延安,解放军被“击溃”。

尽管延安是我主动放弃的,但在我军民中还是产生不小的震动。对于撤离延安的场景,杜鹏程在小说《保卫延安》中这样描写:

川道里尘土滚滚,拥挤着撤退中的人、车辆、毛驴和耕牛。牲口驮着粮食草料,车辆上装着家具、纺线车和盆盆罐罐。……

妇女们,背着孩子,挑起全家人的生活担子去逃难;老太太们有的背着包袱,有的抱着鸡,手里还拿着舀水的木瓢。小孩子们,有的扛着放羊用的小铁铲,后面跟着一条狗;有的背着书包、木刀。老汉们,有的背着农具,有的挑着被子、衣物……有些人,谁也不和谁说话,谁也不看谁,仿佛向来就不认识。他们满脸是尘土,看来,又熬累又难过!有些人,一会儿回头望延安的天空,一会儿又望路两旁的田地和山坡。平时,人们很少注意这身边习见的事物,很少注意这黄土山岭、红土山沟和那家乡上空的云彩。

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充满感情。这一去,还能回来吗?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没有人知道前途如何,只能随着人流往前走。延安老百姓多日不见曾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毛泽东,以及其他党政领导,他们非常担心毛泽东等人的安全。一些人不明就里,竟然相信国民党的谣言,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西北野战兵团的少数官兵,感觉到前途渺茫,竟然还发生逃兵现象。其他解放区的官兵们,无不挂念毛泽东和党中央的安危。解放区的领导们,通过各种途径,向彭德怀、习仲勋打听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情况。

担任政治工作的习仲勋,在协助彭老总指挥作战之时,一直在思考,如何揭穿国民党炮制的骗局,鼓舞我边区军民的斗志。从1947年3月25日到5月4日,我西北野战兵团仅用45天时间,连续取得“三战三捷”,歼灭国民党军1.4万余人的辉煌战果。习仲勋建议彭德怀,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举行一次盛大的庆祝活动,与胡宗南打一场政治仗。彭德怀非常赞同习仲勋这一想法,5月7日至10日,彭、习两次报告毛泽东,提议部队休整10天,准备开全军祝捷大会。5月10日,毛泽东电告彭德怀、习仲勋:恩来、定一今日动身去真武洞和你们商量作战方针,并参加祝捷大会。在祝捷大会上请代我及朱总司令慰问全体将士。

因彭德怀专心研究作战,由习仲勋负责祝捷大会。

5月14日,入夜时分,位于安塞县城以北的真武洞一个山坡上坐满了满怀胜利喜悦的西北野战兵团指战员、民兵和农民群众5万余人;四处点燃的数百火把和熊熊的篝火映红了夜空。从百余里外赶来的周恩来副主席在边区军民激荡群山的欢呼声中发表讲话:“同志们,西北野战部队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三战三捷。今天我们就特地在这里召开一个祝捷大会,我代表中共中央祝贺你们,代表中国人民感谢你们,同时欢迎解放战士,共同战胜民族的、和平的、民主的敌人。”“从去年6月到现在一年时间里,我们共消灭蒋介石正规军97个半旅共78万人,加上非正规军,总共是112万人。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这一年里我们基本上是在内线消灭敌人,到现在为止,内线作战就要告一段落,我们马上就要转入外线进攻作战。对夺取全国的胜利,党中央、毛主席是有信心的。你们有没有信心?”人群齐声回答:“有!”响亮的回答震耳欲聋,掷地有声。周恩来挥舞着手臂,郑重宣布:“毛主席和党中央还在陕北!毛主席在陕北继续指挥我们战斗!毛主席要我转告大家,他要和边区军民一起战斗,与陕北人民同甘苦,共患难,一天不打败胡宗南,毛主席就一天不离开陕北。”

中央撤离延安之后,在清涧枣林沟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由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机关和解放军总部,坚持在陕北指挥全国解放战争;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华北,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随后,又以叶剑英、杨尚昆为正副书记,率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大部分工作人员到晋西北地区,统筹中央后方工作。现在,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宣布,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留在陕北,直接领导与指挥陕北作战,对边区军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顿时,会场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在祝捷大会上,彭德怀代表西北野战兵团全体指战员,对党中央、毛主席的关怀,表示感谢。他说:“党中央、毛主席还留在陕北,这是对我们极大的支持。自3月19日到5月14日,我们平均每半个月消灭敌人一个旅。这个战绩超出了我们先前的预料!我们有广阔良好的回旋余地,有英雄的野战部队,最关键的是,我们有边区人民的拥护和帮助,只要我们不犯错误,不骄傲,共同努力不松懈,和人民团结一致,就能全部消灭蒋胡军!”

习仲勋主持庆祝大会,并发表激情澎湃的讲话。他说:“胡宗南进攻边区,妄想很快地就把边区侵占掉,把边区一百六十万人民踩在脚底下。他这个妄想已经被我们这两个月的坚决斗争打垮了。这两个月的胜利证明我们陕甘宁边区完全有力量粉碎胡宗南的进攻,有力量消灭胡宗南。”

针对国民党军犯下的罪行,他愤怒地说:“胡宗南匪军侵入边区,破坏了边区的和平生活,使边区人民遭到空前的劫难。胡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无所不为。他们完全像野兽一样,经过胡军蹂躏的地方,一片凄惨,使人目不忍睹,耳不忍闻。”

针对各种谣言,习仲勋义正词严地指出:“今天这个大会完全揭穿了两个月来敌人的造谣。他们说什么‘中共中央走了,西北局走了,边区政府也走了。这只是敌人说梦话。边区人民离不开他们的民主政府,离不开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边区政府和边区人民已经是血肉相连。边区的党和政府统统始终在这里和边区人民共同奋斗。毛主席和中共中央直接领导我们,我们更加信心百倍,一定把胡宗南的军队消灭干净。”

作为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发出号召:“全边区人民紧张地动员起来,参加到游击队去,参加到人民解放军去,拿起枪杆、炸弹,去和胡宗南斗争,直至彻底消灭他。拿出过去创建陕甘宁边区的精神来,保卫自己,保卫自己的边区,保卫边区自由幸福的生活!”他鼓舞边区部队官兵说:“边区部队同志们要更加发扬勇敢精神,更加提高作战技术,更加严整纪律,紧密团结群众,继续争取更多更大的胜利,歼灭敌人!”

他还对被俘人员发出诚恳的呼吁:“从蒋介石军队中解放出来的士兵同志们,你们都是中国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我们热烈欢迎你们参加人民解放军,热烈欢迎你们和边区人民打成一片,手携手地共同打倒我们的共同敌人!”

他向边区群众发出动员令:“游击队民兵同志们,要更加广大地开展敌人侧后游击战争,更加积极地袭击敌人,围困敌人,坚持和敌人斗争,保卫自己的土地、牛羊和家庭,配合主力军消灭敌人!后方工作的同志们,要更加紧张地工作、生产,更好地完成每一个人承担的任务,用一切力量支援前线!农民们,要加紧春耕,抢耕抢种,多打粮食!工人们,要加紧生产,多造军火,多造手榴弹、地雷!前后方一致努力,为消灭胡宗南而奋斗!全边区的青年壮年要踊跃参加军队!全边区人民都要向吴满有看齐,既做劳动英雄,又做保卫边区的英雄、参战英雄、民兵英雄、歼击敌人的英雄、战斗英雄!边区共产党员们要站在斗争的最前线,紧紧地团结人民,坚定地带领人民去和敌人斗争!”

他在讲话最后振臂领呼口号:“消灭胡宗南!保卫边区!西北人民解放军万岁!边区自卫战争胜利万岁!”

劳动英雄刘玉厚、战斗英雄王有福、解放战士武寿仁和边区群众代表相继发言。安塞县委、县政府向西北野战兵团的教导旅、警备第三旅、新编第四旅、独立第一旅等7个旅赠送了7面锦旗。锦旗上写着:“毛主席的常胜军”“朱总司令的铁军”“西北人民的解放者”“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等赠言。大会还给毛主席、朱总司令发了致敬电,给全国各界发了通电。

然后,在一片欢呼声中,彭德怀检阅野战兵团主力部队和游击队。战士们换上在蟠龙缴获的新夏装,更新了一些装备。这几日,官兵们由于连续打了大胜仗,情绪特别好,吃得也不错,个个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接受彭德怀的检阅。

新华社立即把我军民真武洞祝捷的消息传播出去。陕北的军民得知党中央、毛主席和自己战斗在一起,不安、疑惧之情一扫而空,士气空前高涨。我西北野战兵团将士们斗志昂扬,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到更加艰苦的作战之中。其他解放区的军民,得知党中央、毛主席在指挥陕北战场,都吃了一颗定心丸,对打败国民党军队充满必胜的信心。

国民党“延安大捷”的骗人把戏被揭穿,蒋介石感觉受到奇耻大辱,对胡宗南严厉训斥。解放军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隆重庆祝“三战三捷”, 胡宗南更是觉得受到极大的讽刺、蔑视和挑战。一连几天,他一个人把手揣在裤袋里,在窑洞住地前的小院子里踱来踱去,不与任何人说话,也不再听陕北中共电台的广播,不再看新华社电讯稿。等待他的,将是一场什么样的结局呢?

痛击“二马”收复失地

“二马”即青海马步芳和宁夏马鸿逵,在我“彭习军”与胡宗南集团鏖战之时,马步芳兵团、马鸿逵兵团乘机向我发动进攻,先后侵占陕甘宁边区陇东、三边大部分地区,进行极其野蛮的“清剿”。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恣意妄为,甚至将捉到的干部、民兵、战士割头破肚,残暴异常。国民党军统帅部决定,胡宗南部主力待命延安,以“二马”向东逐步紧缩包围圈,企图围歼我西北野战部队于安塞、志丹地区。

真武洞祝捷大会之前,根据中央军委、毛泽东的指示,周恩来、陆定一在“西野”司令部同彭德怀、习仲勋等会商作战计划,决定我野战兵团主力在安塞地区休整后,于6月西出陇东,歼灭马步芳、马鸿逵集团有生力量,收复庆阳、合水,尔后相机南下关中或北上三边,以调动胡宗南部主力,相机歼敌。5月14日9时,周、陆、彭、习致电毛泽东,报告西北野战兵团作战方针。同日17时,毛泽东复电周、陆、彭、习:“完全同意六月作战方针,除留警七团于现地外,全军出陇东。”

“彭习军”于5月10日至19日休整期间,补充大批俘虏,开展形势任务教育,深入进行“诉苦”活动,全面组织军事训练,充分发扬军事民主,共同研究马部特点和打骑兵的战术。同时,各级领导机关完成对陇东地形和敌情的侦查准备。彭、习还特意召开西北野战兵团团以上干部会议,统一认识,研究收复陇东作战方案。

5月19日,彭德怀、习仲勋发布西进陇东、歼灭马步芳部整编第八十二师的命令,决心首先歼灭分散孤立之敌,然后攻占庆阳、西峰镇。以第一纵队(欠第三十五团)和陇东骑兵团为右路纵队,先歼蒋台、元城、曲子之敌,尔后以骑兵团留曲子向环县侦察警戒,主力向庆阳城北开进;以新四旅附野直炮兵营为中路纵队,先歼悦乐、阜城之敌,尔后向庆阳逼近;以第二纵队及教导旅为左路纵队,歼灭合水之敌,并准备歼灭可能前来增援之敌第一百旅;另以第三十五团和警备第七团转移至安塞以北地区,向延安、蟠龙一线靠拢,以迷惑胡宗南部。当天,彭德怀、习仲勋将决心和部署电告中央军委。20日,习仲勋在政治部主持召开政治工作会议,讨论群众纪律和政治工作,提出今后一个时期政治工作中心是做好解放战士的工作。这一日,毛泽东在电文中称道:“我彭习军(只有六个不充实的旅)对付胡宗南三十一个旅的进攻,两个月作战业将胡军锐气顿挫,再有几个月,必能大量歼敌,开展局面。”

5月21日,三路纵队分别从龙安镇、真武洞和安塞出发,经艰苦跋涉,翻越山高路险、人烟稀少的狮子山、子午镇等地,5月28日、29日先后隐蔽到达预定的怀安、悦乐、合水的攻击准备位置。于行军途中,彭德怀、习仲勋接到毛泽东26日发出的指示:“你们到达陇东攻击准备位置后,望照蟠龙攻击范例,事先进行两天至三天之详细侦察,确有把握然后攻击;如无把握宁可改换攻击目标,不要勉强攻击预定之敌。”彭、习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命令各部抓紧进行侦察,做好准备工作。要求参战部队于5月30日拂晓,同时对蒋台、悦乐、合水三点发起攻击。

左路纵队因突发情况提前于5月29日7时仓促发起攻击。5月28日,左路纵队到达合水以东20余里的蒿草铺时,教导旅第一团前锋尖刀哨与“青马”外出游击扫荡之小部队遭遇,短暂激战后,西野一名侦察员被“青马”骑兵抓走。左路纵队担心敌得知情况后逃跑,于是提前发起攻击。以第三五九旅和独立第四旅的第十二团包围、攻击合水,以教导旅和独立第四旅的主力控制合水以西、以南地区,阻击可能增援之敌,并做好攻击西峰镇的准备工作。

左路纵队攻击发起后,马步芳部顽强抵抗,经一昼夜激战,第三五九旅等部攻占二郎山、南寺原和东关等据点,敌军则依托城垣及葫芦巴等制高点固守待援。合水、庆阳均由马步芳部整编第八十二师新编骑兵第八旅守备。合水被围后,庆阳守军千余人立即骑马驰援,5月29日午后,援敌进至合水西南十里铺之华庆寺、白家沟地区,被教导旅等部击溃。此战,毙200余人,但未俘1人。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