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红军过彝族地区

王太行

1935年5月中旬,红军巧妙地渡过了金沙江,准备过大渡河。

红军到大渡河有两条道。

一条是沿宁雅正道,上好的公路,但是有蒋介石20万重兵把守。1935年5月15日,蒋介石任命川军第二十军军长杨森为大渡河守备总指挥。同时调刘湘第二十一军王泽浚任旅长的第六旅,担任大树堡对岸富林之守备。川军杨森集团全部6个旅又3个团共2.4万余人,担任富林至峨边段大渡河下游防务;刘文辉第二十四军第四、第五两个旅,担负富林至泸定段大渡河上游防务,其中杨学端任旅长的第五旅防守安顺场至富林河段,袁国瑞任旅长的第四旅位于汉源一带作为机动。薜岳率中央军8个师和滇军5个旅共20万人,堵住了红军走宁雅正道去大渡河的路。

第二条路是通过彝族区到大渡河。当年诸葛亮在大凉山,打了半年仗,七擒孟获,彝王才臣服。清朝时,清军与彝民打了22年仗,伤亡了五六万人,后来把彝民头人的亲属抓来当人质,彝民才不敢轻举妄动。1857年太平天国内讧,翼王石达开带领队伍离开,路经大凉山,彝王挡住去路,石达开打了半个多月,死伤两万精兵,最终在安顺场全军覆没。

被蒋介石称为“当代卧龙”的首席军师杨永泰说:红军与石达开3点相似。一是在时间上都是猪年,都是5月江河涨水的季节,渡河十分困难,红军1935年5月24日到达安顺场地区,1863年5月14日,石达开率军来到安顺场;二是路线都是只能走彝区小路;三是人数都是3万多“残兵败将”。蒋介石说:红军过得了金沙江,过不了大渡河。红军一定会成为“石达开第二”。

1935年5月中旬,中央决定抢渡大渡河,刘伯承担任先遣队司令员,聂荣臻担任政委,率领杨得志团准备沿宁雅正道到大渡河渡河。1935年5月20日,先遣队到达松林,正准备向越西进军,冕宁地下党派来邓明鸿、李祥云等5个共产党员。李祥云说:冕宁的县长和川军团长听说四川名将刘伯承已经到了西昌,马上逃走了,冕宁现在是一座空城。蒋介石20万人在宁雅正道布下天罗地网等红军去落网。刘伯承给中央打电报,建议军委改变行军路线,走小路,从冕宁通过彝族区到安顺场。

张闻天不相信刘伯承能通过彝族区,任命左权、刘亚楼率领的红五团担任第二先遣队,走宁雅正道。

刘伯承说:每一个红军战士都要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绝不向彝民开枪,我们绝不当“石达开第二”。他首先派王耀南的工兵连先行前往彝族区探路。

去彝区的路上,王耀南看见几十个赤身裸体的人,王耀南问一个领头的人:“怎么回事?”这个领头的人说:“守冕宁县城的李德吾团长率领一个连,带着县长钟伯琴、团练局长邱为岗和一群女眷一共数百个团丁,逃进彝区,钟伯琴、邱为岗被打死,那个连也被缴了械,官太太们被脱得一丝不挂,逃了回来,李德吾团长被彝人吃了。”王耀南要求工兵连战士把多余的衣服捐给那些赤身裸体的人。王耀南对大家说:“这些人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让地下党的同志慢慢改造他们吧。”

5月22日清晨,先遣队从大桥出发进入彝区。尖刀连先行,工兵连紧随其后。尖刀连行军速度很快,遇到路况不好的地方就绕过去。工兵连却不行,要为大部队把路修好。不知不觉工兵连落后尖刀连10多里地,后面的部队又没有跟上来。在一个两山相接处的豁口,路中间堆积了不少树枝,工兵连的战士们主动上前清理路障。路边水池里漂浮着野兔、乌鸦等动物的尸体和牛羊的粪便,臭气熏天,战士们都在呕吐,王耀南的胃一阵痉挛,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幸好路边隔不多远有竹自来水管,把山上的泉水引到路上供彝民自己用。通信员小刘接了一缸子水。

还没有等所有人喝上水,突然竹自来水管里的水停了。很快,所有的竹自来水管一节节从山上滚落下来。还没有等大家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大群小姑娘从山上飘然而下,嘴里乌呼、乌呼地乱叫。这变故把大家惊呆了。工兵连的战士把王耀南围在中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耀南定睛一看,小姑娘赤身裸体披头散发,脸上抹着鸡血,一蹦一跳,阳光透过树叶一照,很难相信她们是人。这帮小姑娘拿着棍棒刀叉把工兵连围在中间,还把指导员按在地上,扒光衣服。王耀南看着他无助的眼神,一股怒气冲上心头。他刚想拔枪射击,但转念一想,杀了彝人,工兵连可以脱险,那就会和彝人结下梁子,想化解仇恨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办不到,就是对空射击,也难免有人误伤百姓,那么大部队几天之内没法赶到大渡河。可是不开枪,整个工兵连也许要全部牺牲。两害相衡取其轻,关键时刻还必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王耀南心一横,大喊一声:总部有令,不许开枪。大家无奈地执行了命令。不一会儿,整个工兵连被扒了个精光。这时候,通信员小刘高举挎包,嘴里大喊:李大将军在此!李大将军在此!那些“面目狰狞”的妇女纷纷后退,不久便消失在原始森林里了。通信员小刘是个彝人,大家都喊他“小蛮子”。平时,大家看见“小蛮子”挎包上绣的大绿蛤蟆不以为然,有人还嘲笑他。“小蛮子”酗酒、吃生肉,头上还留一小把头发,叫什么“天菩萨”,身上抹的又是油又是剩肉,肉一腐败就臭不可闻,没人喜欢他。今天“小蛮子”竟能赶退“妖婆”,使工兵连没有一个人受伤,大家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人们纷纷问“小蛮子”,为什么你一举挎包她们都吓跑了。“小蛮子”说:我挎包上的神像是李文学大将军。李文学大将军是观音菩萨金鱼池里的蛤蟆精下凡。清妖20年不敢到大小凉山,后来观音菩萨把李大将军收回金鱼池。大小凉山的人都听李大将军的号令。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杨得志率领一团赶了上来。一团的同志看见工兵连一个个赤身裸体哈哈大笑,杨得志说不许笑,说完他自己也笑了起来。团政委赶紧让大家发扬阶级友爱精神,把多余的衣服给工兵连的同志。一营营长孙继先脱下裤衩递给王耀南,他笑着说:同志哥,再脱我也光了。

大家正准备向大渡河方向前进,突然漫山遍野的彝民向红军跑来,杨得志还没有转过弯来,一团所有的人回头就跑,谁也不想被扒光衣服。工兵连更是被扒怕了,跟着跑。杨得志控制不住,大家都跑。一口气跑到一个小山上,数万彝人把这座小山围了起来。彝人不往跟前靠,双方相距有1000多米。彝人在路上挖陷阱、埋竹钉,别看彝人不识字,他们常年打家劫舍勤于学习,对汉人强盗的使绊、下套、打闷棍那一套烂熟于心。王耀南知道这是彝人在熬红军。红军一上午急行军40里地,到现在没有喝过水,什么也没有吃,这么热的天熬不了多久就垮了。一群彝人不断试探着前进,离先遣队还有200米左右停下来,不断地向红军开枪,一些红军战士倒下了,红军战士向天开枪示警,双方形成相持局面。彝人在等机会。红军也在考虑出路,如果撤回冕宁那就是承认失败。

这时,刘伯承坐在一块石头上,闭目沉思。他有个习惯,思考的时候,左手食指有些弯曲,其他手指贴在大腿上,食指轻轻地有节奏地叩击大腿。聂荣臻则一直走个不停,其他人都傻傻地站在旁边等命令。大家都在等着看“军神”刘伯承对这局死棋怎么妙手回春。

王耀南向山上走去,“小蛮子”紧跟其后。他来到山顶,放眼看去,山的西南方向,有一个小山头,山头后面是另一个山头。这个山的半山腰有一大块平地,比一个足球场还大。有3群人呈品字形分布,人群之间相距起码有50多米,看来他们互相防着对方。“小蛮子”说:中间突出的是老伍家,他们家头人的伞盖是白色的,老伍家最反对红军;右边黑色伞盖是我们果基家的;左边红色伞盖下面是罗洪家的头人。本来罗洪家来打我们果基家想吃掉我们,老伍家力量最大,想吃掉我们两家。红军要是帮助我们果基吃掉其他两家,我们果基就给红军上供。

王耀南一听,就知道这个情报太重要了,马上拉“小蛮子”去见刘伯承。刘伯承听完“小蛮子”的介绍,眼睛一亮,马上说:分化瓦解,争取果基。他对“小蛮子”说:你去对果基头人说,红军和果基是一家人,我们要买路到大渡河。王耀南知道地下党在冕宁、大桥反复宣传红军不打彝民,现在打了彝民,将来恐怕会有人给下令打彝民的人身上泼污水。王耀南想了想,对刘伯承说:我来下命令吧!我是三人团的参谋,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王耀南来到炮兵营长赵章成身边,对他说:军委有令,消灭阻挡红军北上抗日的反动分子。你抱着炮,跟我来。王耀南领着赵章成到山顶上,指着白色伞盖说:把白色伞盖下的反动派全部消灭掉!赵章成口中念念有词:“不怨天不怨地,我是奉命射击,冤鬼不要找我。”迫击炮弹划了个弧线,正中白色伞盖下的人群,十几个老伍头人不死即伤,其他两拨头人作鸟兽散。“小蛮子”看得目瞪口呆。王耀南对“小蛮子”说:你去告诉你们头人,红军有过山找人炮,红军想打谁,躲到什么地方都能打死。李大将军和红军是好朋友,小叶丹不帮助红军到大渡河,李大将军就不保佑小叶丹。小叶丹如果帮助红军到大渡河,红军给小叶丹3万块袁大头。“小蛮子”跑着去给小叶丹传话。

不一会,“小蛮子”把两个人领到刘伯承面前,一个是小叶丹家的巫师沙玛尔,此人非常有政治头脑,另一个人是小叶丹的四叔。他们见了刘伯承,摘下自己头上的帕子,刚要下跪,刘伯承走上两步,拉着他们的手说:红军和彝人是兄弟。巫师说:刘司令必须和小叶丹结拜成兄弟,我们才能护送红军到大渡河,不然就坏了我们彝人的规矩。刘伯承满口答应。

小叶丹的四叔非要看神炮弹怎么隔山打人。王耀南对小叶丹的四叔说:用炮打人不行,可以打羊。你去牵10只羊,咱们隔山打羊。小叶丹的四叔马上吩咐娃子去办。

一会工夫,羊牵来了,王耀南吩咐一军团工兵连长陈正峰和军委工兵连长何力斌把羊拴好,羊头对羊头围成一圈,羊头中间放200克TNT药。你们两人亲自操作,等小叶丹四叔的小旗一挥,你们就按起爆器,炸死羊咱们吃烤羊肉。

刘伯承一看王耀南的安排,就知道王耀南弄假要欺骗小叶丹的四叔。

刘伯承把王耀南叫到身边,严肃地批评王耀南:“兵行诡道,我们对敌人可以欺骗,绝对不可以欺骗少数民族的同胞,越是关键时刻,越要讲诚信。你既然答应神炮弹表演,就要兑现诺言。”

王耀南说:“现在,迫击炮弹非常珍贵。”

刘伯承说:“我们共产党人和红军就要立规矩,讲诚信。”

王耀南只好把两个工兵连长撤了回来。赵章成知道要用真迫击炮弹炸羊,急得直跺脚。王耀南赔了好多个不是,赵章成没有办法只得浪费一发迫击炮弹。

真要打了,大家到山头上看,山头两边一边是10只羊围成一圈在吃草。山头另一边,赵章成摆出了准备发迫击炮的动作。远远看去,赵章成与迫击炮构成一个整体,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像。

王耀南让小叶丹的四叔拿着小红旗,告诉他一挥小红旗,就可以看到神炮弹隔山找羊了。小叶丹的四叔非常激动。他的嘴微微颤抖,小红旗也在抖动。他定了定神,举起了小红旗,使劲一挥,只听得轰的一声炮响,山林里所有的鸟都受到惊吓,飞向天空,炮的回声不绝于耳。10只羊躺到了地上。小叶丹的四叔兴奋异常,在场的红军干部都长长地舒了口气。

1935年5月22日,中革军委总参谋长刘伯承根据彝民的风俗习惯,同彝族果基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刘伯承和小叶丹来到海子边上,他们面前摆着两只滴过鸡血的酒碗。刘伯承和小叶丹跪在地上,由巫师主持结拜仪式。刘伯承说:“上有天,下有地,我刘伯承与果基小叶丹今天在海子边结义为兄弟,如有反复,天诛地灭。”说罢,喝了一只碗里的血酒。随后,小叶丹端起另一只碗激动地说:“我果基小叶丹今日与刘司令结为兄弟,如有三心二意,同此鸡一样死。”说罢,将血酒一饮而尽。随后,刘伯承将写有“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沽鸡即果基)的红旗和自己身上带的小左轮手枪以及一些步枪送给果基小叶丹,嘱其在红军走后同敌人作斗争。果基小叶丹也将自己的一匹骡子送给刘伯承。

仪式刚结束,小叶丹就派人给红军带路,聂荣臻率红一团和工兵连向大渡河的安顺场急进。

红军在与果基建立关系后,又使老伍家中立,对受敌人利用与红军对立的罗洪家耐心地说明了中共的政策。在广大彝族同胞的帮助下,5月23日,红一方面军主力顺利通过彝民区。

5月25日,红一团17名勇士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赵章成三发炮弹消灭了河对岸的敌人,保证了红军占领安顺场战斗的胜利。

毛泽东和中央领导来到大渡河河边,刘伯承走了过来。

毛泽东问刘伯承:“诸葛亮七擒七纵半年才使孟获心服。你怎么一下子就说服了小叶丹?”刘伯承说:“主要是我们严格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毛泽东又问:“你跟小叶丹结拜,真的跪在地上起誓吗?”刘伯承回答:“那当然。彝人最讲义气。他看我诚心诚意,才信任我们。”毛泽东还问:“彝人下跪是先跪左腿,还是右腿呢?”刘伯承正在想怎么回答,周恩来帮刘伯承解围说:“后续部队通过彝区时,小叶丹打着‘中国红军夷民沽鸡支队的旗帜出来迎接。你们把彝区赤化了。”朱德忙说:“先遣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功劳不小。红军和平通过大凉山,为抢渡大渡河、粉碎蒋介石的战略企图,赢得了时间。”

毛泽东看见王耀南正在指挥部队按次序登船渡河,他招手叫王耀南过来。王耀南安排何力斌连长代替自己指挥。他跑到毛泽东面前敬了礼。毛泽东看见王耀南穿了个小裤衩,哈哈一笑。毛泽东问:“你真的被彝人扒光了?”王耀南说:“这个裤衩是孙继先营长给我的。”毛泽东又问:“160多人都被扒光了?”王耀南说:“是。”毛泽东问:“听说是被小姑娘们扒光的?”王耀南点头承认。毛泽东问:“你当时想没想去给彝人当上门女婿?”王耀南脸一红,极力否认有这种想法。毛泽东笑着说:“你要是带着人跑去当彝人的上门女婿,那我们的损失可就太大了!”在场的中央领导难得看见毛泽东这么轻松地开玩笑,也都跟着笑了。王耀南想:不知道谁多嘴,在中央领导面前出我的丑。

王耀南看见毛泽东高兴,就说:这一个连的工兵都是原来守筠门岭红二十二师的干部,因为打了败仗,被处分,到工兵连当战士,他们一个个表现都很好,是不是恢复他们原来的职务。毛泽东说:现在部队减员很厉害,可以撤销处分,就算带职到部队体验生活吧。

安顺场渡口河宽300米,水深处30米,流速每秒3米,最高达每秒4米,河水冲在岩石上,惊起很高的浪花。红军22名勇士乘着小船,迎着激流巨浪和枪林弹雨向对岸划去。

红军与石达开在大渡河擦肩而过。

1935年5月29日清晨,敌人抢先占领了泸定桥河对岸的桥头堡。在神枪手的掩护下,王耀南指挥工兵渡河失败,还牺牲了3个同志。当刘伯承率1个师向泸定桥急进时,敌人弃桥而逃。红军顺利地飞渡铁索桥。

(作者系王耀南将军之子)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