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马、恩关于严肃党内政治生活的基本主张

陶元浩

确立党内平等与民主原则

作为第一个建立在科学社会主义基础上的国际无产阶级的秘密革命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亦即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雏形,自诞生之日起就强调同盟内平等。1847年,在马克思、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拟定的章程中,第三条明确规定“所有盟员都一律平等”。后来,恩格斯将这种平等界定为盟内成员之间权利与义务的平等,即“我们的章程只承认有一种在权利和义务上都平等的国际会员”。同时指出,“没有无义务的权利,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民主是早期无产阶级政党的重要组织原则。共产主义者同盟章程规定,同盟的各级组织和领导成员均须“选举产生”。1885年,恩格斯在《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一文中回顾总结:“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组织内部的重要决定,也遵循民主原则通过会议讨论做出。平等和民主原则一直贯穿于共产主义者同盟和此后的第一国际、第二国际,成为无产阶级政党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

强调服从权威与加强集中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工业化大生产时代,分工复杂化和联合活动导致组织起来成为必须,而组织起来的前提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权威。

1872年至1873年,恩格斯针对巴枯宁反对国家、反对权威的无政府主义思潮,专门写了《论权威》一文,明确指出要辩证地看待权威和自治的关系,“把权威原则说成是绝对坏的东西,而把自治原则说成是绝对好的东西,这是荒谬的。权威与自治是相对的东西,它们的应用范围是随着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而改变的”。在不否认支部自治权的基础上,应将一部分权力委托给上级组织及至中央组织,否则党的整体性无法体现,因此必须“把必然的民主主义和必要的主权结合起来”。之所以强调权威和集中,是因为它是保持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的重要因素,恩格斯指出,要使一切力量拧成一股绳并指向同一方向,“没有权威和集中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提出维护党内团结的辩证法

保持党内团结,是由政党的普遍规律和无产阶级政党的特殊规律共同决定的。马克思将团结视为党内生活的基本原则,他指出,只要我们巩固团结这个富有生气的原则,我们就一定会达到我们所向往的伟大目标。这不仅是由党的远大理想和艰巨任务决定的,还是对过去无产阶级运动正反两方面经验的总结。马克思表示,过去存在的忽视兄弟般的团结,将会“使他们分散的努力遭到共同的失敗”。

另外,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党内团结的“辩证法”,这在恩格斯同奥古斯特·倍倍尔的几次通信中得到充分表现。1773年,恩格斯在致倍倍尔的信中明确指出,党内团结不能建立在一味妥协丧失原则的基础上,否则,“气泡”总有一天会破灭。“在这种情况下,国际确实就会灭亡,会因‘团结而灭亡!”1882年,恩格斯在信中进一步指出,“在可能团结一致的时候,团结一致是很好的,但还有高于团结一致的东西”。这里共同指向了党内团结应是抛弃掩饰调和政策的团结,必须是“有原则”的团结。这里的原则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以民主促团结,“必须在民主的范围内团结一致”;另一个是以斗争和批评促团结,因为“无产阶级的发展,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是在内部斗争中实现的”,“没有批评就不能互相了解,因而也就谈不到团结”。只有实现了这个意义和基础上的团结,才是真正正确的团结。?

责任编辑 / 冷 波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