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旗开得胜俘敌首

王洁

洵口战斗是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开始后的第一战,被称为“运动战的经典之作”。它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进攻苏区的反动气焰,极大鼓舞了红军和苏区人民保卫苏区、战胜敌人的信心和决心。笔者自小生长在洵口,通过阅读史料对洵口战斗情况比较熟悉,同时对洵口的今日巨变有着深切感受。

狭路相逢勇者胜

洵口,位于抚州市黎川县城东北20公里处,是闽赣两省来往的要道之一,也是兵家必争之地。1933年9月25日,国民党北路军第八纵队3个师由南城硝石向黎川发动进攻,开始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由于当时黎川县城没有红军主力部队,9月28日黎川失守,中央苏区北大门洞开。为了夺回黎川,红三军团军团长兼东方军司令员彭德怀和红三军团政委滕代远奉命从福建火速回师御敌。28日,彭德怀、滕代远率东方军右纵队取道大干、桥头、泽坊,于10月4日抵达泰宁县新桥地区。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政委朱瑞率东方军左纵队,经将乐县的高滩、积善,于10月4日抵达泰宁县大田地区。10月5日,两纵队合拢统一向硝石进发,计划占领硝石,回师收复黎川县城。

此时,已攻占黎川县城的国民党中央军陈诚部第八纵队司令周浑元,根据情报得知洵口地区有红军千余人,并判断为非红军主力部队,乃决定乘胜“进剿”,派所部第六师第十八旅旅长葛钟山率第十七旅第三十一团和第十八旅第三十四团及第五师第二十七团与黎川保卫团一部开赴洵口。

10月4日午夜,敌自黎川轻装出发。5日晨,葛钟山指挥的先头部队第三十四团占领洵口后,因未遇到抵抗,立即扩大战果,向湖坊飞鸢方向警戒,并派出侦察分队。随后,敌第二十七团、第三十一团也先后到达洵口石峡一带。6日晨,葛钟山接到前线报告,得知红军从泰宁回师援赣,先头部队已到达距洵口15公里的飞鸢,当即命令第三十一团、第三十四团向飞鸢进发,企图阻止红军前进,第二十七团为预备队置于洵口待命。

向硝石急行军的东方军张锡龙、彭雪枫部,在经过飞鸢时,正好与敌第三十四团遭遇。红军战士发现敌情,立即抢占高地,向敌人侧翼运动。不久,主力部队赶到,几十挺机关枪对准敌人猛烈扫射,手榴弹暴雨般向敌人投去。在冲锋号声中,红军战士猛虎般冲向敌群,战斗到黄昏,敌军丢下几百具尸体,仓皇沿黎光公路向厚村溃退,一直退到洵口,与敌第二十七团会合,就地组织防御,企图固守待援。

这场遭遇战是东方军原先未曾料到的。决不能让这股敌人逃脱!东方军乘势围攻麇集洵口之敌。

当夜抵达际源(今黎川县三源村)的彭德怀和滕代远根据敌情变化,面对敌兵力态势,当机立断,决定将计就计,停止向硝石进发,集中优势兵力,立即消灭洵口敌人。當晚即向各部下达作战命令:张锡龙、彭雪枫率第四师由飞鸢东向西面攻击;寻淮洲、乐少华率第五师由际源向洵口攻击;粟裕率第二十师由飞鸢到横亭由北向南攻击;陈伯钧、宋任穷率第十三师,周子昆率第三师由极高经湖坊进抵梅岭、白沙间占领阵地,截断洵口至黎川城通道,并侧击黎川来援之敌;洪超、陈阿金率第六师,周建屏、吕振球率第十九师分别置于王秋窟、飞鸢,为预备队。

根据这个部署,红军各部于10月6日夜全部到达战斗岗位。7日拂晓,东方军第四、第五、第二十师向洵口之敌发起总攻击,“冲锋部队猛冲猛攻地跑步前进着,整营整连的战士们一起都冲上去,没有一个掉队落伍的,动作迅速,不上十分钟就逼近了敌人”。红军指战员个个冒着枪林弹雨,广大红军战士浴血奋战。激战至上午10时,红军完全占领了洵口,除当场击毙之外,大部分敌军被红军俘虏。

粟裕擒贼先擒王

战斗至7日下午1时,葛钟山统率的第三十四团1个营据守山岭土寨,负隅顽抗。根据战场变化,粟裕及时调整部署,立即命令包围土寨,由一营正面向上进攻,务必在天黑前结束战斗。

由于敌人在山顶构筑了工事,用两挺机枪交叉射击,雨点般的子弹封锁了上山的道路,进攻受阻。粟裕在前沿阵地用望远镜观察,见山左有一条蜿蜒崎岖的小道可达山顶。于是命令警卫排长黄福根,挑选10个精干红军战士组成敢死队,从小道披荆斩棘,向山顶攀登。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敢死队慢慢地攀上了山顶,冲到葛钟山藏身的山寨前。

红军战士吴忠海踢开寨门,遇到葛钟山副官李小虎殊死抵抗,受伤后退回用手榴弹轰炸山寨,逼出葛钟山。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彻云霄,寨内浓烟滚滚,一片惨叫声,寨里的敌军终于用竹竿挑起一块白布,不断晃动。一脸尘土的葛钟山举起双手,低头走了出来。

就在我方部队在洵口围歼葛钟山旅部时,葛钟山通过无线电发报机频频向黎川县守敌第八纵队司令周浑元呼喊救援。周浑元当即从黎川县城和硝石调集援军,火速向洵口增援。10月9日9时,增援敌军行至白沙以北的马鞍岭、鹅峰岭时(离洵口10多里),被东方军第五师寻淮洲、乐少华部顽强阻击。下午,洵口守敌被全歼后,红军乘胜向白沙进发,阻击部队向增援敌人发动猛烈进攻,敌人溃不成军。

至此,红军歼灭国民党军3个团,俘敌旅长葛钟山以下1100余人,缴获迫击炮两门、机枪29挺、长短枪1084支及无线电台1架,洵口战斗胜利结束。

洵口战斗的胜利说明,敌人刚试行其堡垒主义新战略阶段,红军依然有机会寻求运动战消灭敌人。11月11日出版的苏维埃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第二版用了1/3的篇幅,报道了洵口战斗胜利的经过。红都瑞金召开了隆重热烈的祝捷大会。12月2日《红色中华》刊登的前线通讯《热烈战斗的祝捷大会》中称:“此次胜利……是粉碎敌人五次‘围剿的胜利开端!”

今朝洵口更好看

洵口战斗的烽烟散去至今已83年,洵口人民在当地党委和政府带领下,始终不忘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既立足本地资源又不断锐意进取、奋勇开拓。洵口镇各种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据国家有关部门勘探,花岗岩石储量在500万立方米以上,优质矿泉水和钨、锡等矿藏蕴藏量丰富,极具开发价值。近年来,洵口借着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春风,顺势而为,脱颖而出,成为新型城镇的代表。

近年来,洵口镇域经济持续发展,经济总量不断扩大,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主要经济指标全面实现。在巩固粮食作物、烤烟种植等传统产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食用菌、毛竹、生猪养殖等特色产业;加快了农村点上平台建设,成立了多种专业合作社,扶持壮大生态农庄的发展,有效促进了农民增收。2015年洵口镇农民平均纯收入8740元,比2011年的4100元增长113.2%;招商引资工作实现新突破,近5年来,共引进投资5000万元以上企业4家,其中外资1家,实现投资16亿元。

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力度加大,投资2250余万元完成中小河流治理工程,兴建镇集中供水工程解决洵口村民用水困难问题,水库、护堤等均得到及时的维修。交通建设实现跨越式发展,投入3009万元对资(溪)洵(口)线公路进行建设,完成石圩桥的建设等,实现村村通公路、组组通水泥路目标。聘请专业的城市规划设计研究人员对镇进行未来16年总体规划,对镇新区进行了详细规划。新农村建设扎实推进,农村村容村貌、生产生活条件发生较大变化,2012年度洵口镇被评为“新农村建设工作先进乡镇”。

如今,走在洵口的田间地头、大街小巷,处处呈现的都是一片安宁祥和的画面,当地群众脸上挂满了笑容。山青、水秀、人安乐的洵口“今朝更好看”,明日必将更辉煌。?

题图 洵口战斗碉堡遗址

责任编辑 / 彭月才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