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隐形将军”韩练成

虞越

1955年9月,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授衔前,周恩来总理曾征求过韩练成的意见。根据他的坎坷经历和条件、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民党军长对待,可以考虑授予上将军衔。但如按他的入党时间和当时的职务,将被授予中将军衔。韩练成明确表态:“和平建国,我就该功成身退了,还争什么上将、中将?……再说,我干革命本来就不是为着功名利禄。”他坚持按自己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不仅没有接受对起义将领的授衔待遇,对发给他的按起义将领对待的奖金,连看都没看就一次性地交了党费。

“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北伐时,韩练成初识共产党人刘伯坚、刘志丹,并深受冯玉祥、白崇禧的信任和重用。1930年中原大战时,蒋介石设在归德车站的司令部遭敌奇袭,危急时刻韩练成率一个团为蒋解围。蒋介石大喜,提笔批:“韩练成准以黄埔第三期登记。”1935年春,韩练成晋升少将。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韩练成认识到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荒谬。他在国民党军队中很难看到革命的气息,感到十分苦闷、压抑和孤独。经认真观察,他看到只有中国共产党充满朝气、坚持抗战。1942年5月,韩练成由国民党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职上调入国防研究院第一期做研究员。这年6月,他经过缜密考虑后,委托无党派人士周士观通过他的女婿、中共地下党员于伶安排了与周恩来的第一次单独会面。由于韩练成与周恩来不是初次见面,加上“黄埔师生”关系,谈话直入主题。韩练成向周恩来简要介绍了自己的经历,谈了自己对当前军事、政治形势的看法,明确表示要投身革命,要求加入共产党。周恩来则谨慎地表示,目前国共合作,共产党不在国民党内部、国军上层发展党员,希望韩练成在国统区,在蒋、桂高层好好工作,为国家、为抗日统一战线作贡献。在谈话就要结束、准备分手时,周恩来突然问:“韩参谋长,你是桂系将领,刚才你说在西北军为焕公(冯玉祥)解围,是怎么回事?”听完韩练成介绍了他与冯玉祥的渊源后,周恩来又问:“那么,四一二政变前后,你也在西北军了?有一位,也姓韩,叫韩圭璋的人,你认识吗?”韩练成惊呆了,半晌才说:“我就是韩圭璋。”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你就是?”周恩来告诉韩练成,他是从刘志丹处知道韩圭璋的。

从此,韩练成确定了与共产党的同志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秘密工作。他严格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从整体战略高度,以人民解放事业的大战略为目标,直接参与制定或影响国民党的既定战略;并且只同周恩来和周指定的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联系。从此他下定决心追随共产党。

1943年5月,韩练成从国防研究院毕业,被蒋介石调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担任高级参谋,同时也担任参谋总长办公室参谋组长。蒋介石曾亲自介绍蒋经国、蒋纬国与他认识,他们称韩练成为“师兄”,韩练成自然而然地成为蒋介石的亲信将领,在大批黄埔将领中也建立起牢固的关系。

1996年5月,一位和蒋纬国私交甚好的台湾世家子弟告诉韩练成之子韩兢:“纬国将军说令尊是隐藏在老总统(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險的共谍……”

1944年7月,韩练成调回广西,任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在多次军事会议上,与第十八集团军(即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座位相连,互通情况更为方便。8月底,日军以打通桂越(南)公路为目标,向桂林、柳州进攻。第四战区以分区防御抗击日军。尽管国民党军奋力抵抗,由于没有新的增援部队投入,11月,桂林、柳州陷落。1945年2月,蒋介石乘“桂柳会战”失利、追究责任之机,下令撤销了第四战区、第十六(桂系)和第三十五两个集团军、第三十一军(桂系)、第三十七军番号,撤换了包括夏威(第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在内的11名将级军官的职务,而在蒋、桂两方面都深受信任的韩练成被任命为第四十六军军长。1945年3月,第四十六军编入第二方面军(司令官张发奎、副司令官夏威)。

5月下旬,韩练成率第四十六军反攻。月底,攻克宾阳。6月初,攻克迁江。6月底,与第二十九军配合攻克柳州。7月以后,第四十六军连续攻克镇南关、雷州半岛,打下廉江。

海南受降与“琼纵”演了一场“三岔口”

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韩练成率部渡过琼州海峡,以国民党军第四十六军军长身份兼任海南岛防卫司令官、接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集海南党政军权于一身,接受日军投降。蒋介石告诫韩练成,希望他以“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全局观念统御海南,在此阶段作出成绩,他要看韩练成“有没有做封疆大吏的能力”。

去海南之前,韩练成接到周恩来的亲笔信:“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无损大计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做多少,由你酌定。”

当时,正是“三人小组”和平调处时期,在国内外政治形势的压力下,蒋介石还不能公然以武力去消灭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但海南是一孤岛,华南战区受降主官、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抓住这个机会,一方面在舆论界发表言论,不承认岛上有共产党,另一方面密令韩练成第四十六军加紧布置:在一个月内消灭琼纵。

韩练成只知道琼纵的负责人叫冯白驹和一个从中央派来的长征干部庄田,但无法联系,只好以“行政院特派海南区接收协调委员会主席”和“海南区受降司令官”的名义,强令广东省政府海口办事处主任蔡劲军把从日军手中劫到的琼纵被俘人员和资料交海口警备司令处理(海口警备司令时为第四十六军师长巢威)。在释放这批人员时,韩练成从中挑选了一个可能是县一级的干部,亲自同他谈话,并亲手把写给冯白驹的一封公开信交他带去。信的主要内容是说战争已经结束,要求琼纵派人出来,商谈整编游击队的问题。但那位干部文化水平不高,语言也不通,是否能理解,韩练成心里没底。

不久,琼纵派出琼崖抗日公学校长史丹与韩练成谈判。韩练成在公开场合和私下接触中,向史丹交代了需琼纵领导注意的事项,要琼纵暂时停止或减少零星游击行动,隐蔽自卫,等待时机。因琼纵电台丢失,无法与中央联系,并不信任韩练成,韩练成只得单方面采取行动掩护琼纵。

他先是限制蔡劲军指挥的海南岛保安团的扩编。张发奎、罗卓英要韩练成把当时只有1个团的3个县保安队扩编成3个团,并用缴获的日军武器充实它。韩练成用种种借口,拖延不办。对于警察部队,也是如此。

其次是解决詹松年的伪军部队。军统郑介民曾告诉韩练成,詹是他的人,陈诚已同意把这支部队改编成一个独立旅,暂时编入第四十六军战斗序列,作为对琼纵进攻的先头部队。韩练成冒了极大风险,借“整编部队”之名,把这支伪军部队全部缴了械,处死詹松年,并在当天遣散了该部1700多人。

当时,蒋介石在重庆召开重要军事会议,会议制定了对共产党的《全盘战争作战计划》,要求“在三个月至半年消灭共军”。韩练成的这两项举措被蔡劲军、郑介民二人报到蒋介石那里,蒋要韩练成到重庆说明情况。韩练成拿出詹部在日据时期助纣为虐的事实资料,强调杀詹以平民愤的必要,蒋只斥责韩练成“擅权行事”,命“下不为例”作罢。

1946年初,蒋介石电召韩练成去南京参加全军整编会议,张发奎指派广州行营副主任徐景堂、参谋长甘丽初指挥,以第四十六军为主力,编为15至18个加强营,分两个攻击波,对琼纵施行合围“扫荡”。2月底,第一攻击波正在进行中,韩练成返回海口,马上终止了对琼纵的“进剿”。韩练成因剿共不力,受到通报处分。

让蒋介石发动的反动内战彻底失败

1946年10月,蒋介石突然命令韩练成整编第四十六师改向青岛登陆,直接投入内战。

此时,韩练成试图向周恩来作汇报,周恩来通过秘密渠道转告他:“速去上海找董老谈。”韩练成立即转赴上海,趁白崇禧不在将董必武接到白崇禧公馆秘密见面。他把全部情报交董必武速转党中央,并向董必武请示:“我希望了解的是,党中央希望我做些什么?”董必武说:“中央认为,蒋介石全面内战的决心已定,我们为了达到和平建国的目的,必须首先打破蒋介石的全面进攻。中央曾在6月份作出了一个估计,蒋介石准备大打。大打之后,6个月可见分晓,如果我方大胜,才有和谈的基础,我军必须战胜蒋军进攻,争取和平前途。因此,恩来让我同你商量,是在战场上相机率部起义,还是长期隐蔽,由你自行决定。他让我向你转达的最后一句话是:生存就是胜利。”

两人约定了华东解放军和韩练成联络的暗号:“洪为济”。1946年底,韩练成所部整编的第四十六师刚到山东不久,华野派遣刚出狱的新四军干部陈子谷持“洪为济”的信来找韩练成,随之又有华东局秘书长魏文伯、华中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来联络,并在韩练成身边留下了杨斯德、解魁做联络员。此时,韩练成心中的目标已经非常明确:他要充分运用自己的特殊身份,让蒋介石发动的反动内战彻底失败!

1947年2月,韩练成率领的整编第四十六师与第十二军、第七十三军合编为北线兵团,由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指挥,按照蒋介石“以临沂为主战场,歼灭共军陈毅主力”的战役设想,投入了“鲁南会战”。2月中旬,陈毅部主动放弃临沂,秘密北上求歼李兵团,蒋介石、陈诚却误认为“陈毅所部溃败,向西渡河逃窜”。韩练成极力坚持蒋、陈的错误判断,一再干扰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李仙洲、韩浚等人“李兵团应立即由莱芜向吐丝口、明水突围”的决心,直到李仙洲在2月21日夜下令突围时,他仍然强调自己“未部署妥当”,硬是推迟行动一天,为解放军合围进攻提供了最佳战机。

2月23日凌晨6时,李兵团突围开始,韩练成在与陈毅商量后,采取放弃对整编第四十六师指挥的办法,使李兵团陷于混乱。战至17时,国民党军7个整编师、56000余人被歼灭,李仙洲、韩浚等21名将级军官被俘。我军取胜之快、歼敌之多,在解放军战史上是空前的。

当日下午,韩练成由华东野战军派出的联络员引导到达新华社前线分社驻地。黄昏时分,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政治部主任唐亮赶来,三人相见甚欢。韩练成向陈毅提出,自己的身份尚未暴露,他要回南京去,再为共产党和人民做点事。陈毅经请示周恩来,同意了韩练成的请求,并派人与他一起仔细地研究了各种应对方案。

1947年2月底,韩练成带着一名联络员张保祥日夜兼程,经青岛、上海回到南京。蒋介石见到他大喜过望,不仅没有怀疑,反而称赞他“一俟跑出,即刻返京,极其忠勇可嘉”。韩练成未受到处分,还被任命为第八绥靖区副司令官兼整编第四十六师师长。

3月底,蒋介石亲自下令,任命韩练成为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这是他第二次在蒋的身边参与机要。从4月起,蒋介石举行军事会议,研究战局,甚至飞赴各个战场,韩练成常在随行之列。送蒋看的战报最后要经韩过手,蒋批出的命令最先经韩过目。

5月11日,蒋介石召开鲁中会战分析会。会后,蒋介石把韩练成叫到办公室:“鲁中会战已经打响了,一兵团的对手还是陈毅的部队,你对他的战法熟悉,我想单独听听你的想法。”韩练成说:“共军善打运动战,我们在鲁南就是吃了这个亏。我比较倾向以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为中心,吸住共军主力,再发动10至12个整编师围歼共军这个方案。以整七十四師固守一地应该没有问题。关键是,一定要保障外围后续部队的强力增援!”听了他的分析,蒋介石下了决心,决定叫张灵甫择地固守!结果蒋介石遭到了又一次惨败。

10月的一天,韩练成的好友、新任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关麟征告诉韩:杜聿明向蒋介石密报,说韩有“通共”的嫌疑。蒋知韩素与杜不睦,并未置信。杜聿明发牢骚说:“如果韩练成不是共产党,倒还罢了;如果是,那咱们的计划、战报都在他皮包里,他又天天跟在校长左右,这个仗,咋个打法?”

1948年4月上旬,蒋介石单独召见韩练成,决定派他去做甘肃省的保安司令,要他利用过去的关系,在西北巩固自己的地位,抓紧补编部队。不管这个仗怎么打下去,第一,不能让共军西窜;第二,更不能让它南下四川!韩练成欣然受命,他想利用这个机会,用蒋介石的钱再拉起一支部队,如果自己手中能有4至5个保安旅,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在西北决战时起作用。4月中旬,韩练成飞赴兰州,向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张治中报到。只可惜1948年10月,何应钦确切掌握了韩练成在莱芜战场“通共”的情报,将他调回南京,准备向他下手,韩练成的计划未能实现。

在友人的帮助和地下党的掩护下,韩练成机智地利用国民党上层各派系的矛盾,终于躲过了特务的追捕,取道香港秘密北上,于1949年1月辗转到达河北省平山县,先后受到朱德、周恩来、毛泽东的单独接见。朱德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泽东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1950年1月,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张治中曾当着彭德怀、习仲勋的面说,我问过周总理:韩练成“是蒋身边的红人,并非常人从表面上看到的‘杂牌军人,也不是受排挤、没出路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也会跟共产党走?”周恩来答:“这正是信仰的力量。”

周恩来委托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做韩练成的入党介绍人,1950年5月,韩练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题图 韩练成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