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我们从南昌出发

李真波

1949年5月22日,陈赓指挥的部队解放了南昌。不几天街头上就出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第四分校招生广告”。设在原中正路警察局门前的报名处一时人如潮涌。我挤到桌前,招生的同志看了看我的证件,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对我说:“小同志,你还只有15岁不够格,我们只招18岁以上的。”原来这张民国三十八年春颁发的初中学业证书上,清清楚楚写着:学生李XX君现年15岁。我再三恳求接收,回答都是:战争还没结束,大半个中国还未解放,我们要行军打仗,你太小了,等等。6月初,第一次招生结束,接着第二次招生开始。有人跟我出点子,在八字头上加一横一点,使三十八年变成三十六年,这样,出生年份不就长两岁了吗?我照此办法进行,再经过一番软磨硬缠,终于走进了设在青年会里的考场。6月14日上午,青年会对面墙上红榜高贴,在144号下面是我的名字,我高兴极了,找到设在民德路省政府大院内的接待处立即报到。谢彬接待了我,发给了我一个出入证、一张草席、一副碗筷,就这样我入伍了。第二天临时编组,谢彬讲话要我们永远记住这一天参加革命、献身于人民解放事业的日子。接着饶寿石教大家唱第一首革命歌曲:《走,跟着毛泽东走》。

我们报到后的任务是白天出去做宣传工作,特别是动员那些考取了尚未报到的同学打消顾虑快来报到。当时社会上谣言不少,说什么共产党招的这批学生每人发四颗手榴弹开往吉安前线去打头阵等等。

在南昌住了一个多星期,报到的人已有两百多,我们就乘火车来到莲塘伍农岗,住在南昌乡村师范学校内。我被编入二大队六中队,是军大四分校组建的第一个中队。接着发夏季军服,衣料是浅黄色细布,比老同志穿的粗布军服要好。但军服的码子偏大,我和陈振华当时发的是最小号码的军衣,还是不能穿,只好请裁缝来量体裁衣。

考入军大的人大都是南昌各大专和中学的优秀学生,也有一些失学失业青年。我们六中队办墙报的编辑是原中国新报的编辑,生活委员是原银行会计主任,体育委员鲍文甫是省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文娱委员李原是中学美术教员,刘养正是音专的学生。我们那个班,有高工的学生李挺、周志贤等6人,工专1人是我们称之为大哥的查成弘,他笔名“黄河”,笔杆子很行,写过不少文章。这些人有的还是参加过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

开学典礼是7月20日举行的。这一天,二野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季陈赓、副司令员郭天民、副政委刘志坚、政治部副主任胡荣贵等首长亲临大会,会址设在南师大礼堂。当教育长范戈宣布我们的校长陈赓讲话时,全场鼓掌,欢声雷动。他站着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有几句话我至今未忘。他说:“你们投笔从戎,抓住了革命战争的尾巴,是你们的光荣。”“我们这所学校是为革命战争培养干部的,名叫军政大学,但我看叫它草鞋大学更好。因为现在还有大半个中国没有解放,我们要解放全中国,要打仗、要走路,你们要有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思想准备,要经得起战争的考验。”不知是敌特情报还是偶合,正在陈赓讲话时,几架敌机在莲塘上空盘旋,虽然没有俯冲扫射,但样子吓人。他對此习以为常,继续讲下去,并对敌机加了一句插话,“它们有多大的本事我知道,炸弹落下来我和你们在一起”。

校长热烈、深刻而又生动幽默的讲话,和在敌机来袭时镇定自若的大将风度,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我们在莲塘学习了近两个月的军事、政治,主要内容是制式教练和劳动,也学完了《社会发展史》。8月15日,开始了向华南进军。当时正值盛夏,我们顶着酷暑烈日,一边行军,一边学习,一边学做群众工作,宿营时帮助群众收割稻子。记得在吉安至赣州的行军路上,我们学习了新华社播发的《别了,司徒雷登》等几篇评美国对华关系白皮书的评论。《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出版后,才知道这几篇文章出自毛泽东主席的手笔。

我们接受的第一个考验是“天洗兵”。

8月20日中午,我们抵达吉水县城宿营,下午4时左右突然接到通知提前开饭转移宿营地。饭后出城来到一条满江大水的河边,一座被敌人破坏了的大桥还不及修复,我们这支千余人的队伍只靠几只小木船渡河,登上对岸时天已完全黑了。没想到上路不久就狂风骤起,一时飞沙走石,乌云压顶。接着是一场瓢泼大雨伴随雷鸣闪电铺天盖地而来。我们无处避雨也无雨具,只有在狂风暴雨中相互拉扶,走走停停,不时跌倒在坑坑洼洼的泥水中。这场大暴雨直到午夜才停下来。待找到新的宿营地时已近21日的凌晨了。这时我们这群浑身泥水的“落汤鸡”便奉命坐在老乡大门口等待天明。

9月上旬,我们抵达赣州。月底,我因年小体弱,被调到校卫生科。这里集中了20来个和我上下年龄的少男少女。

在赣州,我们和叶剑英、陈赓、方方、邓华等首长一起,迎接了共和国的诞生。

10月14日广州解放。我们10月22日离开赣州,11月8日抵达广州,驻佛山市叠窖镇。在佛山驻训期间,解放大军捷报频传,广西、贵州相继解放。12月8日,中央军委命令四兵团挥师西进,解放云南。时近仲冬季节,大家还身穿单衣,于是同学们到三水挑来棉布、棉花,自己动手缝制棉衣。12月9日,云南卢汉宣布起义。12月24日,全校师生从佛山出发,溯西江而上,在广西苍梧过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元旦日;然后经贵县、南宁、百色,穿过十万大山,在南盘江边的旧州过新中国成立后农历第一个春节。接着进入贵州省,经册亨、安龙、兴义,进入云南;又经罗平、师宗、陆良、宜良,于1950年3月20日到达昆明,驻云南陆军讲武堂旧址,胜利地完成了历时7个多月、途经5省50多县、行程6000华里的向华南、大西南进军的任务。

1950年5月20日,军大举行了隆重的毕业典礼。因战争和地方政权建设及军队的需要,我们提前毕业了。我们敬爱的校长兼政委陈赓司令员又来到了我们身边,这距他去年在江西莲塘、在敌机轰鸣声中出席开学典礼已整整过去了10个月。形势发展得太快了。仅10个月,从江西出发的陈赓兵团和兄弟部队一道,横扫两广,平定西南,把红旗插到了祖国南疆。面对通过了6000里战斗行军的锻炼,完成了由学生到革命军人的转变的3000多名来自赣粤两省的青年,陈赓校长显得非常欣喜和兴奋。他开怀纵谈天下大事,说过去,道现在,话将来,气贯长虹,妙语连珠。他指着我们说:你们终于抓住了革命战争的尾巴,这很不简单。你们一定要珍惜这段历史。最后,他勉励大家说,你们在确立革命人生观上虽有了很大进步,有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愿望,但还要继续努力在实践中去接受锻炼和经受考验。并希望同学们今后努力工作,刻苦锻炼,为加强国防建设作出贡献。

我们从南昌出发,昆明是我们这段历史的终点但又是一个起点。我们又从这个美丽的春城出发,走向边疆,走向祖国的四面八方。

(摘自《当代江西史研究》)

责任编辑 / 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