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军使用过的文物

刘小花

在历史的长河中,起义将士们浴血奋战、挥斥方遒的英雄形象在立体的时空场景中渐渐定格,最终凝结成铿锵年月中的永恒记忆。起义战士当年使用过的文物,真实再现和记录了起义战士们的光辉形象。

起义军使用过的带红十字标志的马灯

该马灯以煤油作灯油,外有玻璃罩,上有红十字作为起义标志,外面的铁架已锈迹斑斑。当年起义军就是提着这样的马灯参加南昌起义的。为了保证起义能顺利打响,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将起义的时间确定在1927年8月1日凌晨4点(后因叛徒告密,起义改为凌晨2时举行)。

由于起义是在夜间秘密情况下进行的,如何保证战士们能准确辨别敌我就显得极为重要。为此前委规定,起义前夕战士们统一颈系红领巾,臂扎白毛巾,并在马灯和水壶上画红十字作为标志。标志红、白两色,在夜间很醒目。起义军的红色领巾代表着与旧时代的决裂,象征一支红色的军队;马灯是夜间照明工具,预示着南昌起义即将照亮中国革命的新方向。

由于起义军都佩戴着红领巾,马灯上画着红十字,所以当时的南昌老百姓都称起义军为“红带兵”,并流传着一首关于八一起义歌谣:“八一大天亮,老百姓早起床,昨夜晚机关枪,其格格其格格响啊,它是为哪桩?原来是共产党武装起义,原来是红带兵解决了国民党,啊嘻哈!嘻哈!嘻哈!我快活笑嘻哈!”由此可见,红领带、红十字等这些起义的标志已经深入民心,成为南昌起义军的形象代称。这首歌谣,也生动地将南昌起义过程与民众欢庆起义胜利的场景描绘了出来。

起义军遗留下来的子弹壳

这些子弹壳,是1927年10月初南昌起义将士在广东三河坝战场遗留下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这些文物从三河坝战场纪念碑附近挖出,后征集到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向观众展出。

1927年9月中旬,起义军部队南下行至广东大埔三河坝地区。军事参谋团决定起义部队第二十军、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向潮州、汕头地区挺进;第二十五师和第九军约2000余人由朱德率领,留守三河坝,以监视梅县方面的敌人,保证起义军主力在潮汕建立革命根据地的计划顺利进行。

9月底,敌钱大钧部已补充到10个团近2万人的兵力,气势汹汹地向起义军扑来。10月1日下午,三河坝战斗打响了。朱德背着斗笠,脚上穿着草鞋,在河滩竹林旁边向士兵动员道:要坚守三河坝,牵制敌人兵力,为向潮汕进军的部队创造有利条件。在朱德的鼓舞下,起义官兵士气大振,表示誓死坚守三河坝。在随后的这场战斗中,起义军官兵表现得无比英勇和异常顽强。据当时的报载:江水被血染成红色,江面上漂满尸体,当地居民长时间都无法饮用江水。新中国成立后,当地农民整理这块土地的时候,仍然发掘出几百战士的遗骸和子弹壳。在三河坝战场遗址田家祠堂墙壁上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标语“誓死杀敌”。但是由于兵力过于悬殊,在与敌军奋战两昼夜后,朱德决定率部主动撤离三河坝,向赣闽粤边界转移。随后发动和领导了湘南暴动。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点燃了土地革命战争的燎原之火。

起义参加者董朗使用过的碗

这只白色圆形瓷碗,口径为10厘米,底径为6厘米,高为8厘米,碗已裂开成两半。这只碗的主人就是南昌起义参加者董朗。1928年3月,董朗率领起义军余部经过陆丰南万大岳坑村时,在激烈战斗中将碗不慎丢失。后由陆丰县陈杏收藏并捐赠给广东军区,1959年移交至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

董朗,原名董嘉智,1894年出生在四川简州。1923年7月至9月间,董朗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11月,党在广东肇庆建立了以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为骨干的独立团,叶挺任团长,董朗任团参谋,并与叶挺、周士第组成党支部干事会,董朗任组织干事,协助叶挺指挥作战,率师北伐。

南昌起義时,按照前委部署,担任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第七十团团长的董朗指挥部队向驻守在南昌市百花洲戍卫司令部等处的敌军发起猛烈进攻,全歼守敌,缴获大批枪支,并释放政治犯100多名。10月初,起义部队南征广东遭遇军事失利。董朗与颜昌颐率领突围出来的战士1000多人撤往海陆丰,与当地农民结合,坚持开展武装斗争,并建立了海陆丰革命根据地。

责任编辑 / 陈 洪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