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论抗战时期《大众日报》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经验与启示

孙树芳

[摘要]抗战时期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创立《大众日报》,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典型范例,适应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大众化的需要。作为党的机关报,《大众日报》始终秉持群众观点,依靠群众办报,不断创新办报方式。从内容上看,《大众日报》与时代同步,突出实践特色,凸显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力量;从形式上看,《大众日报》以通俗浅显的语言、生动鲜明的实例和独具匠心的结构体例安排,诠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深入研究《大众日报》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历史经验,对于推进当代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仍然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大众日报 抗日战争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国共产党紧密联系党的政治路线,更加重视党的建设。在1938年9月至11月召开的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向全党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任务。鉴于山东战场的战略地位和作用,毛泽东指示山东党组织,除了要极力争取国民党抗战外,主要是迅速动员组织人民,建立统一战线,积极准备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山东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先后在各地建立和发展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游击战训练班”等抗日团体,在各阶层中间广泛進行救亡活动,为抗日武装起义作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而在所有准备工作中,山东分局创办的《大众日报》成了建立和发展山东抗日根据地的中心环节。《大众日报》担负起了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历史重任,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大众化的重要舆论阵地,从思想上武装了山东广大军民,为发展和壮大抗日革命武装,建立山东抗日根据地,最后夺取抗战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历经抗日战争的血与火的洗礼,《大众日报》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典型范例。

一、《大众日报》创刊的时代背景及其原因

社会大动荡的时代,也是思想文化激烈碰撞的时代,《大众日报》就创刊于这样一个时代。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山东成了华北抗日的最前线。日本帝国主义在沦陷区加紧推行“奴化”教育政策,企图泯灭中国人民抗日的斗志和民族精神。在国内,国民党政府从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逐渐由积极抗战转向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在思想文化上,1938年7月,国民党政府公布《战时图书杂志原稿审查办法》及《抗战时期图书杂志审查标准》等法令,禁止进步书刊的出版和发行,推行文化专制主义,鼓吹“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和“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等陈词滥调。作为肩负抗战主要责任的中国共产党,必须重视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毛泽东指出:“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因此,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中国的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成为全党亟待了解并亟须解决的问题。”[1]p658-659他大声疾呼: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这实际上就是强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探索和开辟自己的革命道路,也就是毛泽东后来经常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毛泽东还具体阐述了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方法原则、实现途径等重大问题,为全党指明了方向。而报纸就是一个重要的宣传舆论阵地。1938年12月,中共中央山东分局成立后,急需一个阵地来宣传党中央和分局的大政方针,作为山东分局机关报的《大众日报》就应运而生了。1939年1月1日,为了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适应抗战的需要,满足读者的需求,《大众日报》在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八路军山东纵队指挥部驻地沂水县城西40余里的王庄创刊。它的创刊,开创了山东报业史的新纪元,并在中国现代新闻事业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大众日报》创刊号报头为武中奇书写,放报头中间。右报耳刊登“坚持抗战,克服困难,准备进攻”的口号;左报耳为本报订阅办法及本报广告价目。创刊号4个版共发表文章、通讯、消息、广告、启事74篇。一版头条文章是《应该警惕的二十八年的第一天》。一版正中间是发刊词,并附有两则启事:一则说明由于印刷机还没有完全整理及补充起来,所以暂出三日刊,争取不久成为二日刊以至日刊。二则说明青年报社同人全体参加大众日报社工作。《大众日报》从创刊伊始,就用通俗化的语言,向广大抗日军民宣传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重要舆论阵地。《大众日报》忠实记录了山东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与凶恶的日本帝国主义浴血奋战的战斗历程,起到了动员鼓舞齐鲁儿女前赴后继投身抗战的作用。

《大众日报》的创刊适应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需要。近代以来,先进的中国人,历经艰难困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许多仁人志士,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么书都看,在很长的时期内产生了一种信念,认为这些很可以救中国。面对西方各种社会思潮,有所谓的改良主义、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国家主义、新村主义、乡村建设理论、平民革命理论等等,不少的人良莠不分,都把它们当成了真的马克思主义,只是在经过反复的实验、失败后,经过反复的比较推求,中国早期的先进分子才集合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之下,这就是毛泽东所讲过的,什么办法都试了,结果都行不通,最后的结论是只有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作为奋斗目标才能救中国,别的办法都行不通。《大众日报》的创刊恰恰切合近现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需要。

《大众日报》的创刊符合抗日战争的实际。日本帝国主义是近代中华民族遇到的一个最残暴的敌人,它不仅要灭亡我们的国家,而且要灭我种族,中日民族矛盾成了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特别是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各种矛盾空前复杂尖锐,中国的抗战进入了最为艰苦和困难的时期。一方面抗战的任务空前繁重,另一方面全党的思想状况还远远不能适应抗战的需要。这也是山东抗战面临的问题。早在1931年11月中央苏区第一次党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的建设问题决议案》中就指出:“党内教育工作与思想斗争也是很缺乏,一般党员对党的基本主张与重要策略的了解是很浅薄的。还有许多党员不认识党的阶级性,把党看成是工农或穷人党,相信党的个人甚过于相信党的组织。马克思列宁主义最基本常识的系统教育工作,尚未能引起党的严重的注意。”并提出要“注意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理论教育工作”[2]p467。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的队伍空前扩大,农民出身的党员又占多数,一些非无产阶级思想被带到党内来,这种状况也说明了加强党的思想教育的重要性。这些使得马克思主义的大众化尤为必要,《大众日报》这样的读物正是抗战实际的急需之物。

《大众日报》的诞生也是与各种反动学说进行斗争的需要。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过程,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而是与各种反动学说不断斗争的过程。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后,曾被称为“过激主义”“异端邪说”而受到打压。1927年国民党新军阀上台后,在中国宣传马克思主义被严加禁止,说成是十恶不赦的大罪,要遭到逮捕、屠杀。抗战开始后,国民党政府企图借抗战之机削弱共产党的力量。它为了巩固统治,维护其法西斯独裁统治,大肆攻击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蒋介石更是亲自赤膊上阵,鼓吹“力行哲学”的反动学说,抛出了《中国之命运》一文。一些反动文人也紧密配合国民党的反动宣传,比如李石岑、张君劢、张东荪等人的“唯意志论”,叶青的唯心主义,陈立夫的“唯生论”等,都是代表中国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学说,就其本质来说都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其目的就是蛊惑人心、扰乱视听。1943年共产国际宣告解散,蒋介石认为是进行反共的大好时机,鼓吹“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要求解散共产党,准备派遣胡宗南进攻陕甘宁边区,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中共中央对此进行了有力的批驳。毛泽东指出:“中国共产党人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子孙”,他们“必将继续根据自己的国情,灵活地运用和发挥马克思列宁主義”,“使得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革命科学更进一步地和中国革命实践、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深相结合起来”;“中国共产党人是我们一切文化、思想、道德的最优秀传统的继承者,把这一优秀传统看成和自己血肉相连的东西,而且将继续加以发扬光大”[3]p41。在此之前,毛泽东在1938年9月至11月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向全党发出了“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号召。《大众日报》正是适应这一斗争需要,担当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大众化的历史重任。

二、《大众日报》的传播途径和表现形式

《大众日报》创刊后,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一直坚持出版,因特殊情况不能铅印时,就出石印、油印报或书页式小报。创刊伊始,《大众日报》的定位就十分明确,即:第一条,这是个党的报纸,代表山东分局的机关报;第二条,是一个统一战线的报纸,一切消息、言论等等都要考虑到有利于统一战线;第三条,是群众性的报纸,要广泛发动群众。叫什么报纸好呢?报纸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叫《群众报》吧,也可以,《大众》吧,也可以,最后确定叫《大众日报》。办报的方针有三条:第一要广泛开展统一战线;第二要大力开展群众运动;第三要坚持宣传党的抗日战争的方针政策。宣传抗战,坚持抗战,解释抗战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增强抗战的信心。首先回答人民群众最为关心的普遍的问题,抗战能不能胜利?能不能坚持下去?历史已经证明,《大众日报》践行了党的宗旨,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那么,在战火纷飞的岁月,《大众日报》是通过什么途径进入人民群众视野之中的呢?

(一)通过报刊本身直接传播

在传播媒介非常匮乏的年代,报纸本身就是最为通行的传播媒体。《大众日报》作为党的机关报,其重要职责就是及时传播党的政策,成为广大军民“万事不畏难,万事抢先一步”的精神支柱:“及时综合情况,进行时事分析,让军民在对敌斗争中头脑清醒、及早应对。同时,对实际斗争和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展开批评,引导军民吸取教训。这对于强化大众日报的指导性,提升在读者中的影响力,发挥了重要作用。”[4]p16-17《大众日报》中的重要内容,主要是通过社论的形式发表。社论常态化,是《大众日报》的一大特色。《大众日报》创刊后的第一篇社论是《加紧肃清亲日派汉奸托匪的工作》,刊发于1939年1月4日,也就是报纸第二期,时为三日刊。在残酷而紧张的战争年代,《大众日报》几乎每隔一两期就有一篇社论。社论是宣传党的政策、指导实际工作、反映群众意愿的重要方式,同时由于形势紧张、复杂多变、时机紧迫,干部群众迫切需要听到党的声音,社论能够为干部群众提供政策解读、形势分析、局势判断的服务。为了体现出权威性,重要社论都由大众日报社社长和《大众日报》总编辑亲自完成。1939年2月11日发表社论《关于抗日游击根据地》,指出:必须纠正“等待主义的太平观念”和“游击主义的观念”,“把建立、巩固与扩大根据地问题,提高到第一位”。文章最后强调,“必须着重指出:根据地内绝对不是太平的和平景象,而是充满了活跃的、紧张的、战时的抗敌情绪与活动”,“如果在那里有着太平和平的现象,那就等于消灭了它的灵魂。它将不是策动抗日力量的根据地,而是消磨抗日力量的赘疣了”。

抗战爆发后,1938年1月,山东党组织发动了徂徕山起义,建立了山东第一个抗日根据地。但由于日寇的进攻,徂徕山根据地于1942年失守,使在此坚持近五年的党政军民失去了立足之地。1942年9月25日,《大众日报》在一版以半个多版的篇幅发表社论《接受徂徕山血的教训》,及时对这一“莫大的损失”和“惨痛的血的教训”进行了总结。社论认为,根据地的领导机关骄傲自满,麻痹大意,没有把工作与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真正连在一起,群众没有得到好处,所以,“对我们只是有普通的感情,而无同生死共患难共荣辱的决心”。社论强调,光是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还不行,还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教育,组织群众开展政治的武装的斗争,武装群众,在斗争中一点一滴地巩固胜利。否则,群众“即使过去对我们再好,形势恶化的时候,也是靠不住的”。社论要求各级党委赶快警惕起来,好好检讨,否则徂徕山血的教训还会再现。文章最后说:“我们要记着徂徕山给我们血的代价:谁麻痹,谁倒霉;谁侥幸,谁也要倒霉。”这篇社论刊发后,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向山东全体党员发了通知,要求认真学习,对照社论检查工作,还要求各级党委把社论念给群众听,同群众一起讨论,提高认识,制定对策。这些社论,全面宣传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武装了广大群众,鼓舞了山东军民抗日的斗争意志,成为打败日本法西斯的精神力量。

(二)坚持群众路线和群众观点

在巩固山东抗日根据地与反“扫荡”的残酷斗争中,《大众日报》始终秉持群众观点。1939年1月9日发表的题为《广泛开展自卫团突击运动》的社论中,开宗明义地指出:“武装民众参加抗战,不特为当前的急务,而且早已成为我们进行民族自卫战争中的中心课题。”因为一年零六个月的抗战教训完全证明,“没有千百万民众的参加,是不能取得最后胜利的”。1943年10月19日发表的题为《战斗动员起来粉碎敌人的扫荡》的社论中,要求各级干部“只有同群众结成血肉相联的关系,才能保全群众和保全自己,没有脱离群众脱离战争而能独自安全的”,“再没有比这时干部依靠群众、群众依靠干部更加重要了”。

《大众日报》在其发表的文章中,为了动员群众参军参战,时刻关注群众利益,突出强调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这种自觉的群众观,是《大众日报》自创刊之日起就坚持的核心理念之一。1939年1月1日《大众日报》发刊词中写道,《大众日报》要“为大众服务,成为他们精神上的必要因素之一,成为他们自己的喉舌,更成为他们所热烈支持的最公正的舆论机关”。1943年1月3日,《大众日报》刊发的《大众日报四年来的奋斗》中指出该报“开始成为名副其实的党报,成为山东人民的喉舌,成为指导山东抗战、指导根据地建设的重要武器”。《大众日报》非常重视对党的土地政策的宣传,其有理、有节、有力的论述,得到了地主士绅的认可。1945年夏天,《大众日报》记者在一个高姓地主家里,看到一叠《大众日报》,其中《向地主士绅们进一言》那篇社论上,“被划了许多浓圈密点,旁边还批了八个端端正正的字:‘字字良箴,句句珠玉”[5]。1946年9月1日,《大众日报》刊登的中共中央华东局关于加强《大众日报》工作的指示中说:“大众日报是华东中央局的机关报,是山东人民忠诚的代言人。”为人民代言,為人民说话,这在《大众日报》战时办报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三)在人际和群体间的宣传推广传播

《大众日报》的诞生和发展,与沂蒙山革命老区的群众作出的巨大贡献和牺牲是分不开的。据统计,先后有160多人为了帮助报社埋机器、藏纸张、掩护伤员而壮烈牺牲。他们中间有老人,有孕妇,也有未成年的孩子。报纸从印刷发送到设备保存,报社干部职工从生活起居到战斗转移,无不得到群众的倾力支援。《大众日报》初创时,报社无处办公,加之日寇的封锁,根据地物资非常紧缺,油墨、纸张和铅字等都是通过地下党从济南、泰安等地历尽曲折弄来的。报社印刷厂设在云头峪村新婚不久的牛庆禄家里,身体强健的张之佩成了数百位交通员的一个代表。《大众日报》在沂蒙深山出版,就靠交通员们越过千山万水,冲破重重险滩,发往全省各地及大江南北和革命圣地延安。在沂蒙人民的支持下,《大众日报》不仅成为山东人民喜爱的报纸,而且也成了许多兄弟抗日根据地的干部和群众喜爱的一份报纸。据说,曾经有一个时期,有些兄弟根据地的干部和群众,以能经常读到《大众日报》为快事。《大众日报》为其他兄弟抗日根据地的同志所欢迎,主要的原因是:一、言论和报道能比较正确地反映当时党的政策精神。二、文字较生动,编排较活泼。三、在任何战斗情况下都能坚持出报,坚持送报。《大众日报》的这些特点,是非常宝贵的,值得我们传承弘扬。

(四)努力创新办报方式

一是学习列宁办《火花报》的经验。《大众日报》重视培养党报观念,认为从事党报工作是很崇高的事业。为了加强党报思想教育,报社编辑还翻译了列宁如何办《火花报》的有关章节,在《大众日报》上发表,连载4期。从办报一开始,就强调党报的重要性,加强党报、人民报纸的教育。二是报社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工作队、战斗队和编辑队。在任何条件下坚持出报,坚持把报纸送到读者手中,是党交给《大众日报》的战斗任务。《大众日报》的同志们没有辜负党的期望,他们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战斗任务。报纸成了战斗中鼓舞人心、鼓舞士气的最好的工具之一。紧张的战斗一来,敌人的“扫荡”一开始,《大众日报》的全体人员就和八路军部队一样地动员起来了。他们组成了工作队、战斗队、编辑队、印刷队、发行队,既要和敌人搏斗,又要做群众工作,还要坚持出报、送报等等。《大众日报》就是在这样一次一次的战斗和反“扫荡”的实际斗争中锻炼、发展、成长起来的,许多忠勇的同志为抗战的胜利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