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我所了解的“情报三杰”之一


曾被周恩来誉为我党早期“情报三杰”之一的胡底(另两位是李克农、钱壮飞)曾经两度和我在一个机关生活、工作和战斗,既是战友,又是我的领导。他虽然离开人间半个多世纪了,但在我脑海中的印象依然深刻。他在生活上与大家同甘共苦;工作中富有远见,善于团结同志;在对敌斗争中立场坚定,机智勇敢。

胡底,安徽舒城人,受过高等教育,谈吐幽默,思路敏捷,多才多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北京、上海等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20世纪30年代初,他奉命打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在特务头子徐恩曾手下任职。1931年,顾顺章叛变,胡底秘密到达江西中央苏区红都瑞金。在瑞金,我曾看过胡底演出的文明戏(含话剧、歌剧、活报剧),演技高超,人物刻画逼真。一次他饰演国民党军一个士兵,把劳动人民受欺凌、被强迫去当兵的内心痛苦表达得淋漓尽致。又一次,他饰演汉奸,使汉奸的丑态毕露,当时便激起台下观众的强烈愤怒,高呼“打倒汉奸走狗!”足见其表演的感染力之大。

俘获少校副官

胡底先在国家政治保卫局任侦察部部长,后又先后兼任国家政治保卫局中革军委分局侦察部部长、执行部部长(前任分别为李一氓、谭政文)。这时,他和我同住一室。他天资聪明,兴趣广泛,工作之余,拉二胡消遣,有时自拉自唱,哼一段京戏,有板有眼。1934年10月,胡底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

1934年底,中革军委保卫分局改称红军工作部,部长李克农,侦察科科长胡底、副科长毕占云、技术书记刘琦(即笔者)。下设侦察队,队长张明远。侦察员共编成4组,每组14人,每人配一支驳壳枪或手枪,这是一支真正的尖兵队伍。侦察科的主要任务:一是调查前进驻地及其附近敌情(包括人员、编制、装备等);二是绘制驻地周围路线图(包括山、水、桥梁、船只、道路情况和距离等),并找向导;三是进行社会调查(包括沿途的村庄、人口、房屋、粮食、商店、社团等)。一般在宿营当晚11时左右,要将绘制的较为复杂的路线图和敌情等呈总参谋长参阅。

胡底科长领导有方,大家虽然感到工作疲惫艰辛,但心情舒畅、干劲十足。在他的领导下,侦察科在长征途中起到了一定的耳目作用和助手作用。红军威逼昆明时,我率10名侦察员化装为国民党军,奔袭昆明东北约40华里的杨林镇,一下子闯到了龙云部一个少校副官面前。他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答曰:“薛岳部打前站的。”他说:“你们来得好快呀!”高兴得立刻电话报告龙云的副官长,并通过他把假军事情报传递过去,迷惑了敌人。未几,红军后续部队和机关到达了,街上熙熙攘攘,引起他的惊疑,便问:“你们到底是什么部队?”答曰:“红军。”这下可把他吓坏了,意欲逃走。我们对他说:“不要怕,按照我们的意思回答昆明,决不伤害你。”后来,他在与副官长的一次通话中,对方说:“据飞机侦察,共军已到杨林,你是在共军监视之下,是叛徒!”电话从此中断。这台戏就这样收场了。

无独有偶。1949年8月,原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在香港宣布起义。1951年,他由广州乘火车来北京。他和夫人及其随行人员与我们去北京办事的人同坐一个包厢内。闲谈时,龙云颇有感触地谈及当年红军在云南战斗的经过,并盛赞红军俘虏政策的宽大,提到在杨林被俘的那个少校军官被放回后颇有影响。我笑着说:“老主席,对不起,那是小老弟干的。”龙云随即起身同我握手,表示敬意。

找船渡金沙江

1935年4月下旬,在云南禄劝县属的团街,总参谋长刘伯承下达给侦察队一项紧急任务:迅速找到船渡过金沙江。当即,胡底科长进行工作布置,派张明远队长率领4名侦察员,化装成国民党军,插到团街以北的皎西乡公所,声称:“我們是中央军,找你们的乡长说话。”接待人员看是“中央军”,毕恭毕敬地说:“乡长有病在家休养,我是代理乡长,老总有什么事情请吩咐,我照办。”张说:“可否把船借给我们一用?”该代理乡长便叫身旁的一个人带我们去弄船,不料此人途中逃跑了。张明远于是直扑皎平渡,一位船老大叫张朝寿的老汉在看守船,看到后便问:“你们是干什么的?”答曰:“做小买卖的。”张老汉打量一番后说,“你们不是做生意的,也不是中央军,是共产军。听说共产军要来,我们不怕,他们对我们穷人好。”他还告诉我们,南岸这里有两只船,还有两只船在江北岸,由四五十个税警守护着。经过张老汉传话,马上来了14名艄公。当张明远把南岸两只船弄到手后,便率侦察员过江,由于事先已摸清了情况,由向导带路,偷袭了税警,一枪未放便缴获了税警的全部武装,并立刻把江北岸的两只船撑回南岸。干部团三连过江后,立刻占据了江北岸的制高点。这时,兄弟部队也找来了两三只木船,使中央红军主力和中央机关约3万余人顺利渡过金沙江北上,又一次摆脱了大量敌军的围追堵截。

为了能迅速完成找船任务,胡底科长要我率部分侦察员分头行动。我们没有找到船,上级命令星夜赶到皎平渡。日行百余里,既累又饿,在离皎平渡约10华里的地方稍事休息,做饭吃。由于缺乏生活经验,我们错把桐油当菜油炒菜吃了,一个个呕吐不止,行动困难,倒于路旁。刘总参谋长得悉后,立刻派人来接应。这就是传闻中的侦察员吃桐油的故事。

1935年懋功会师后,张国焘闹独立、进行分裂,侦察科的同志对这种恶劣行为极为不满。当时食粮特别困难,有一天,侦察员捡回一些野蘑菇,其中有毒菌,我们一些人食后不同程度地中了毒。我被送进了医院。胡底食毒菌后神志不清,说了两句对张国焘不满的话,被安插到侦察队进行监视的张国焘的心腹听见,不几日胡底被捕,后遭到暗害。

一个曾在敌特心脏活动的虎胆英雄,对革命忠心耿耿,坚决拥护党中央正确路线的同志,就这样牺牲了,令人殊为痛心!他那坚贞不屈,赤胆忠心,献身于革命事业的精神将永世流芳!

(本文作者曾任中革军委侦察科技术书记,第六、第七届全国政协文史委副主任)

责任编辑 / 彭月才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