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老一辈革命家勇于自我批评

毛泽东“向大家赔个礼”

1942年至1943年,我党展开了整风学习运动,这是一次全党范围内的普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运动,这次整风运动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但是,在整风后期,当运动转入审干阶段以后,曾经一度出现过偏差,主要表现在错误地估计形势,夸大敌情,将来自白区的同志列为“特嫌”进行审查。特别是当时具体负责审干工作的社会部负责人康生在延安搞的“抢救失足者”运动中,大搞逼、供、信,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毛泽东及时发现了这种“左”的倾向,亲自起草了《关于审查干部的决定》,对受迫害的同志进行了彻底平反。不仅如此,毛泽东还亲自出面,向被整错的同志赔礼道歉。

1945年8月的一天,在延安中央党校礼堂开会,毛泽东说:“这个党校犯了许多错误,谁人负责?我负责。我是校长嘛!整个延安犯了这许多错误,谁人负责?我负责。我是负责人嘛!”“我们共产党人是革命者,但不是神仙。我们也吃五谷杂粮,也会犯错误。我们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犯了错误就检讨,就立即改正。今天,我就是特意来向大家检讨错误的,向大家赔个不是,向大家赔个礼。”

说到这里,毛泽东恭恭敬敬地把手举在帽檐下,向被整错了的同志赔礼道歉。他还诙谐地说:“我向你们赔礼,你们也该还我一个礼吧?你们不还礼,我这手就放不下来了。”大家以长时间的热烈鼓掌向他答礼,许多同志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邓政委“追牛”

1947年下半年,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开辟了大别山革命根据地。12月29日,政委邓小平路过商南黑河村时,住在了一个老乡家。这位老乡说,前一天解放军在湾子里打土匪,把他的牛牵走了。邓政委问老乡怎么回事,老乡说,牛原先是土匪抢走的,解放军在打土匪的过程中,土匪把牛扔下逃跑了,所以牛让解放军给拾到了。可等这位老乡去部队认领牛时,部队已经走远了。邓政委听后便答应老乡一定调查此事,“追回”他的牛。

第二天,邓政委翻过九峰尖大山,来到金寨县地区,宿营时遇到了在这儿开辟工作的工作组,这个工作组恰巧前一天在黑河剿匪,并且确实牵来了一头牛。邓政委马上把工作组的负责人陈科长找来,叫他们立即把牛送还老乡,并批评他们说:“你们怎么不去想一想土匪的牛是哪儿来的?凡事一定要多动脑筋,对群众有利的就做,否则就不做。一切行动都要以维护群众的利益为出发点,在新区工作,尤其应特别注意这一点。”

两天以后,邓政委又亲自向有关同志询问陈科长是否把牛送还老乡,后得知陈科长已经亲自送还了老乡,并且当面道了歉。他这才点点头,温和地说:“这样就很好,不要认为这是件小事。严守纪律,关心群众,这是关系到我们能否在大别山立足生根的大事。破坏纪律,脱离群众,就是自掘坟墓。”

董必武为六角钱作检查

1941年,由于国民党发动的反共高潮影响,重庆红岩村的生活条件极其艰难。红岩机关的财务开支由中共南方局常委、南方局统战工作委员会书记董必武掌管。

为了改善红岩村的生活状况,董必武对红岩机关的伙食开支实行严格管理和监督,要求办伙食的同志既要想办法改善领导和同志们的伙食,又决不能乱花一分钱。

有一个月,在月底伙食费结算时,账面上有六角钱的开支平不了。为此,董必武十分自责。他对身边的同志说,我们党的经费来得不容易,每分每厘都是同志们用血汗甚至生命换来的,我们只有精打细算的责任,没有浪费铺张的权利。之后,他执意在机关大会上作了检查,并向中央写了检讨信。

彭德怀时常自省

彭德怀一生襟怀坦白,从不争功诿过、文过饰非。他要求别人严,要求自己更严,时常自警自省。1948年2月28日至29日,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的正确指挥下,经过30多个小时的激战,在瓦子街地区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取得了歼敌24000人的巨大胜利。对于这次战斗,彭德怀很是满意。在从前线阵地回指挥所的路上,彭德怀一向严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一边哼着湖南小调,突然,他停住了脚步,把皮带往左手掌上一打,自言自语地说:“彭德怀啊,可不敢骄傲,不敢骄傲啊!”

在西府战役中,我军有的部队打得不顺手,遭受一些损失。彭德怀在总结战斗经验的会议上,首先进行了严格的自我批评。他右手指着自己的额头说:“彭德怀呀彭德怀,你学的马列主义哪里去了?怎么只看到胡马两家有矛盾的一面,却忽视了胡马两家在反共问题上的一致性。嘿嘿!我们在看问题上,就不像毛主席那样辩证,还要好好地学啊!”他的自我批评精神令人感动。

刘伯承为几棵树作检查

1949年4月,南京解放,刘伯承任南京市军管会主任、南京市市长。不久,刘伯承接到中共中央命令,率第二野战军进军大西南。正当他准备挥师西进时,收到了一封群众来信,反映南京西善桥一带树木亂砍滥伐严重,要求人民政府予以制止。此时,刘伯承已没有时间亲自调查处理,只好将此信批示给了有关部门。

在进军大西南的千里征途上,刘伯承始终没忘记此事,并决定给党中央写一份检查。当时有人劝他说:“司令员,算了吧,砍几棵树算不得什么大事,更何况你已离开南京。”他一听,严肃地说:“南京的一草一木都是人民的财产,我没有保护好人民的财产,是工作上的失职,应该作检查。”说完,他动笔给党中央写了一份检查报告,诚恳地作了自我批评。

陈毅“道歉亲上门”

1940年10月,江苏省东台县开明地主、苏北参政会参政员施文舫向陈毅提意见,指出东台县的一个叫谭启民的区干部贪污腐化,欺下瞒上,言语间有批评陈毅偏听偏信的意思。陈毅听后有些不高兴。施文舫见此情景,只得悻悻离去。事后,陈毅认识到自己的做法不妥,心里很不安,夜里也没睡好。

第二天清晨,陈毅一起床,早饭也不吃,就带着警卫员步行来到施文舫家登门道歉,作了自我批评。施文舫非常感动,留陈毅吃午饭。后来,陈毅嘱咐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主任对谭启民进行查处。谭启民被降职后劣性不改,后以私印抗币代价券及贪污腐化等罪被枪决。

24年后,陈毅还记着这件事。他在诗中写道:“难得是诤友,当面敢批评。有时难忍耐,猝然发雷霆。继思不大妥,道歉亲上门。”

(本刊编辑部辑自《党史博览》与《红色延安的故事》)

责任编辑 / 陈 洪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