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中央苏区植树运动研究

钟军

[摘〓要]中央苏区时期,中国共产党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领导苏区军民开展的植树运动,在健全的政策引导、科学的组织形式、热烈的宣传鼓动、严格的保护措施下取得了巨大成果,为缓解苏区经济、支援红军战争、巩固苏维埃等发挥了重要作用,是新中国生态建设的初步探索。

[关键词]中央苏区 植树运动 生态建设

绿化祖国离不开植树造林,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需要大力植绿增绿。“青山常在,永续利用”是多年来我们孜孜以求的目标。早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人便领导苏区军民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史无前例的全民植树运动。

中央苏区地处赣南、闽西、粤北一带,多为丘陵山地。受封建统治及连年战争的影响,地瘠民贫,植被破坏严重。再加上一些地方存在乱砍滥伐、浪费树木、过度用林等问题,苏区一度出现山林荒化、水土流失,水旱灾害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人民的生活。为了改变这一现象,让被破坏的山林植被尽快地恢复,让茂密的山林再次成为苏维埃绿色的铜墙铁壁,苏区开展了广泛的群众性植树运动,取得了良好效果。

一、健全的政策引导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便设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土地部山林水利局,负责领导苏维埃的山林水利工作。从此,苏区林业工作有了统一领导,林业发展的政策、法规相继出台,苏区林业蓬勃发展。

1932年3月,“为了保障田地生产,不受水旱灾祸之摧残,以减低农村生产,影响群众生活起见”[1],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人民委员会第十次常会通过《人民委员会对于植树运动的决议案》,号召苏区军民开展植树运动,具体执行方式为:“一、由各级政府向群众作植树运动广大宣传,说明植树的利益,并发动群众来种各种树木。二、对于沿河两岸及大路两旁,均遍种各种树木,对于适宜种树之荒山,尽可能的来种树,以发展森林,必须使旷场空地都要种起树来。三、在栽树时,由各乡、区政府考察某地某山适合栽种某种树木,通告群众选择种子。四、为保护森林和树木发育起见,在春夏之时,禁止随意采伐,免伤树木之发育。五、这一运动最好用竞赛来鼓动群众,以后要注意培养树木种子,在每年春天来进行此种运动。”《人民委员会对于植树运动的决议案》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份关于植树运动、发展林业的重要文献,它的颁布,随即在中央苏区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植树运动。

植树运动的决议案颁布后,得到各级苏维埃政府和苏区军民的热烈拥护。此后,关于植树运动的政策法规与宣传文章不断推出,植树运动在苏区广泛开展。4月,时任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共青团苏区中央局书记的顾作霖在《青年实话》上发表《提倡植树运动》一文,提议将每年的“清明节”定为苏区的“植树节”,倡议“从这一次植树节过了以后,要使植树成为一个经常的群众运动”[2]。从此,每年的“清明年”便成为中央苏区不成文的“植树节”。1933年春,福建省工农民主政府发出号召:“培植森林。栽种树木以蓄养水源,特别是河坝两岸要多栽树木”,“每人最少种十株茶油树,或最少种十株松树”[3]p63,将植树运动作了更细致的安排布置。1933年10月,江西省苏维埃土地部发布第一号紧急命令,提出要注意培植树木保护山林,号召群众多积肥料,准备春季植树。1934年1月中央土地部发表《猛烈开展广大植树运动》一文,对怎样进行植树运动及栽植树木的方法进行详细的介绍,将植树运动推向高潮。毛泽东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會上,从经济建设的角度特别强调了植树运动的重要性,指出“森林的培养……也是农业的重要部分”[4]p131,强调“山林的保护,应该更有计划的开展”[5]p78,提出“发起植树运动,号召农村中每人植树十株”[6]。之后,《山林保护条例》的正式颁布使得苏区植树运动有了更系统、更科学的指导和规划。

二、科学的组织指导

为了推进植树运动的开展,对于植树运动具体开展的组织形式,中国共产党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也作了具体的安排布置。

除中央成立山林水利局专门管理苏区林业工作,地方上为了加强对植树运动的组织领导,“在各乡组织配置森林的委员会,专做培植山林事宜”[7]。1934年中央土地部还对植树运动中的机构设置作了具体安排:“各乡设立一个植树委员会,在乡苏下选择乡苏代表及群众中积极分子组织,在必要时,村亦应组织分会。植树的宣传计划与布置动员群众栽培,都由该委员会负责。”[8]同时,对于各地应种植什么树木、如何分配种植任务等事宜,党和苏维埃政府也作了具体的部署。《对于植树运动的决议案》中指出:“在栽树时,由各乡区政府考察某地某山适合栽种某种树木,通告群众选择种子。”明确了各地政府要根据实际情况引导群众因地制宜植树。1933年春,结合福建省的实际情况,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发出号召:“每人最少种十株茶油树,或最少种十株松树。”并决定:“省政府拿出一百元钱来,去江西买茶子。”[3]p66正是在苏维埃政府的细致组织、科学指导下,苏区植树运动得到蓬勃发展。

此外,党和苏维埃政府还通过以生产竞赛的形式,调动群众参与植树运动的热情和积极性。毛泽东在作长冈乡调查时,便注意到长冈乡革命竞赛的情况:革命竞赛分为全区内乡与乡竞赛,本乡内则村与村竞赛。竞赛条约上写明:“竞赛项目,最高标准,某村与某村竞赛,奖品的种类及数目(分为第一等,红旗;第二等,信纸百张;第三等,信纸五十张),竞赛的时间,负责人与公证人。竞赛期内,乡代表会开了检阅会议,由值日代表报告情形,知道各村做到了什么程度。会后主席等(即公证人)到各村去巡视,看值日代表的报告是否‘打花(扯谎)。”[9]p331长冈乡的革命竞赛,明确了竞赛项目、竞赛标准、竞赛时间、竞赛的公证人、奖项、奖品等,周密详尽,且易于操作。毛泽东对此给予了充分肯定,指出,“为了争取工作的速度,革命竞赛的办法应该在每个乡里实行起来”,并强调要在苏区加以宣传推广。1932年植树运动一发起,党和苏维埃政府就特别强调“最好用竞赛来鼓动群众”[1]。在党和苏维埃政府的宣传推广下,苏区各乡根据自身的条件和特点,开展革命竞赛,群众植树的热情得到很大提高,植树的效率得到极大提升。

三、热烈的宣传鼓动

植树运动关系到苏区军民的生活环境,关系到苏区的经济发展,与苏维埃革命的胜利发展更是息息相关。因此,在执行过程中,党和苏维埃政府往往把植树运动提升到政治高度来宣传,最大热情地将苏区军民吸引到植树运动中来。

在具体宣传工作中,党和苏维埃政府多次强调要“加紧植树运动的宣传”,“由各级政府向群众作植树运动广大宣传,说明植树的利益,并发动群众来种各种树木”[1]。顾作霖在《提倡植树运动》一文中指出:“要向青年群众指明,植树造林,这是为了发展苏维埃经济,帮助红军和革命战争。”[2]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开展植树运动中,要求各级政府在一切群众会议上,特别是贫农团的会议中,要作积极深刻的宣传鼓动工作。中央土地部指出:“动员群众植树,要从组织上去发动,把植树的利益广泛的宣传给群众听,使这动员能够深入。”[8]总之,就是反复强调要注意动员群众,把植树的意义详尽地与群众解说清楚,让植树运动成为苏区家喻户晓、全员参与的大事,让群众自觉地把植树运动与苏维埃建设联系起来,积极主动地投身到植树运动中。

四、严格的保护措施

党和苏维埃政府在猛烈开展植树运动的同时,还十分注意对现有树木资源的保护。

早在作寻乌调查时,毛泽东便了解到寻乌县山林的管理是由群众组织“禁山会”为主,实行封山育林,每年有计划地开采。后来,毛泽东在兴国调查了解到,兴国县在山林分定后,为保护山林树木,规定“树木只准砍树枝,不准砍树身,要砍树身须经政府批准”[9]p237。这些调查,为苏维埃政府此后制定山林政策奠定了基础。

在植树运动发起时,党和苏维埃政府就反复强调“保护山林,禁止烧山”。“为保护森林和树木的发育起见,在春夏之时,禁止随意采伐,免伤树木之发育。”[1]强调植树运动要注意“一方面不断的种植,把那些荒山荒地种满树木;另一方面要向农民群众做广大的宣传,不要砍伐小树木”[2]。在党和苏维埃政府的宣传下,苏区军民的山林保护意识不断增强。

1934年2月,针对“近来各地,时常发现乱砍树木甚至放火烧山的事情”,同时为了杜绝乱砍滥伐树木森林现象,结合在植树运动及森林保护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及在山林保护中的具体经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人民委员会正式颁布《保护山林条例》,指出:“凡违反条例的规定,任意砍伐树木的依照以下规定处罚:(甲)按照树价加倍赔偿该项树木的所有者。(乙)砍伐树木的主要负责人处以一个月以上的强迫劳动。(丙)如因砍伐树木而发生严重的情形者,处以一年以上三年以下的监禁。(丁)各级政府如不负责任随便批准砍伐树木,依照丙项处罚之。”[10]《保护山林条例》的颁布,有效地巩固了苏区植树运动的成果,使得山林保护从此有法可依。

有了严格的法律保护,苏区境内一旦发生毁林烧山情况,必将受到严厉处罚。会昌反动分子放火烧山受到法律制裁一事,《红色中华》作了报道,以反面教材警示群众,呼吁一定要保持警觉,注意保护山林。1934年4月,会昌县高排区五乡地主钟三寿,因自己的茶山木梓山都被分给雇农贫农,不能再依靠山林来剥削群众,便以放火烧山来实施报复。先后纵火烧去169块山林。中央土地部调查发现后,予以严厉惩处,于1934年4月6日枪决。此外,苏维埃干部失职引发的山火,也同样进行严肃处理。会昌县原区苏劳动部部长王九根,提着火笼去巡视工作,经过高排区第二乡某地,不听劝说,把火笼里的炭火倒在山上,结果引起火灾,一大片可摘1000余担的木梓山被烧毁[11]。事后,区苏维埃政府严肃处理,给予王九根撤职处分。

从1932年起,中央苏区开展得轰轰烈烈的全民植树运动,在党和苏維埃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在苏区军民的热情支持与拥护下,取得巨大成绩。据统计,1934年,瑞金植了603700多株。兴国植了389800多株,就是多山的福建,也植了213800多株,并且还收了木梓种1699斤[12]。植树运动的巨大成果,为缓解苏区经济、支援红军战争、促进苏维埃建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短短几年,在苏区军民齐心协力下,绿树取代了荒山,苏区军民的生活环境得到极大改善;郁郁葱葱的森林成为红军作战的天然掩体,成为守卫苏区的绿色铜墙铁壁;林产品的生产开发也为苏区换回了军民急需的食盐、布匹、药材等必需品,为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巩固苏区的红色政权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央苏区的植树运动,是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国家,在连年战争环境中,着力开展的全民林业建设。它是新中国生态建设的源头。新时期,我们要学习先辈的开拓精神,发扬革命传统,继续高度重视植树造林工作。“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13],再次自豪地高声吟唱“风景这边独好”。○

参考文献:

[1]人民委员会对于植树运动的决议案[J].红色中华,1932-03-23.

[2]顾作霖.提倡植树运动[J].青年实话,1932-04-05.

[3]古田会议纪念馆.闽西革命史文献资料(1933年1月—1934年12月)第8辑[C].2006.

[4]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5]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9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6.

[6]毛泽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与人民委员会对第二次全国苏维埃大会的报告[J].江西社会科学,1981(1).

[7]闽浙赣省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土地问题决议案(1933年4月24日).见: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根据地法制文献选编(第4卷)[C].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

[8]猛烈开展广大植树运动[J].红色中华,1934-01-19.

[9]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10]增植树木 保护山林[J].红色中华,1934-02-16.

[11]会昌反动分子放火烧山[J].红色中华,1934-04-19.

[12]春耕运动总结 夏耕运动的任务[J].红色中华,1934-05-28.

[13]胡锦涛.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N].人民日报,2012-11-09.

责任编辑/马永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