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进”时期湖北省的血防工作

施亚利 陈安琪

[摘〓要]在中央血防九人小组的指示下,中共湖北省委提出了湖北“血防大跃进”的目标和规划。湖北省的“血防大跃进”分为两个阶段,所取得的成绩带有极大的浮夸成分,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

[关键词]“大跃进”时期 湖北省 血防工作

为了推动“农业大跃进”,1958年2月,中央血防九人小组提出了“血防大跃进”的目标和任务。中共湖北省委积极贯彻中央指示,提出了湖北“血防大跃进”的目标和规划。1957年冬到1960年,湖北省的血防工作出现了“大跃进”运动。

一、湖北“血防大跃进”的规划

1957年10月,中共中央公布了《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國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以下简称“纲要”,又通称“农业四十条”),其主要精神是迅速发展农业生产力,对粮食和棉花产量提出了不切实际的高指标。“修改后的农业四十条,实际上成为发动农业大跃进的纲领。”[1]为了推动“大跃进”,毛泽东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中共中央要求国家各个经济部门,各个科学、文化、教育、卫生部门和政法部门,也都应当根据本纲要,重新审订自己的工作规划[2]。

1958年2月9日至14日,中共中央防治血吸虫病九人小组在上海召开第四次全国防治血吸虫病会议,提出了“鼓足干劲,全面跃进,苦干三年,加速消灭血吸虫病”的血防大跃进目标,并且提出了1958年防治工作任务[3]。

会议要求各省、市应制订出1958年的规划,同时制订出短则一年以上、长则不超过五年的基本上消灭血吸虫病的规划。凡是一年内能够基本上消灭的,就不要拖到两年;凡是能够在两三年之内基本上消灭的,就不要拖到两三年以上[3]。

3月1日至3日,湖北省委召开防治血吸虫病工作会议,提出了“三年苦战,两年扫尾”彻底消灭血吸虫病的规划和本省1958年的任务,要求1958年内在15个县市中基本消灭血吸虫病,灭螺150万亩,治疗病人30万人[4]。

8月12日,湖北省委发出《关于加紧苦战、加速消灭血吸虫病的指示》,要求动员全党全民,鼓足干劲,加紧苦战,争取于今明两年,在全省范围内基本消灭血吸虫病。为此,省委决定抓住当年秋冬两季,组织两个大规模的防治运动:8月、9月、10月三个月,开展高功效治疗运动,把全省60万病人都治疗一遍。10月、11月、12月三个月,结合围垦湖荒、兴修水利、严整土地的工作,开展围剿钉螺运动,保证完成全年灭螺200万亩的计划[5]。

1958年10月9日至12日,中央血防九人小组在上海召开第五次全国防治血吸虫病工作会议,提出从现在开始到1959年国庆前,全党动员,全民动手,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除尽“五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和钉螺),消灭“四病”(血吸虫病和疟疾、钩虫病、丝虫病),向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献礼[6]。

10月24日,湖北省委下达《关于今冬明春基本除五害、灭四病的指示》。对于血吸虫病,要求年底前把血吸虫病人治疗一遍,明春对疫区人民进行全面复查,把查出的病人再治一遍。今冬还要把患有血吸虫病的牲畜治疗一遍。要做好管粪灭卵工作。今冬明春要基本消灭钉螺,特别是群众生产、生活所接触的地方的钉螺,必须消灭[7]。

25日湖北省委发出《关于当前除害灭病的紧急通知》,提出:目前已基本做到消灭血吸虫病的远安、通山、咸宁和浠水等县,要求在今年年底达到根除,要求荆门、沙市、应城、云梦、鄂城、当阳、黄石市、南漳等县市,在年底做到基本消灭或彻底消灭,其他县、市要求在明年春节达到基本消灭[8]。

1959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中央血防九人小组在上海召开南方十三个省、市、自治区的除害灭病工作会议,指出:今后一年,南方十三个省、市、自治区,凡是血吸虫病流行地区,必须以防治血吸虫病为重点,要有50%以上的公社做到第三步要求(即彻底消灭),30%以上的公社做到第二步要求(即缩小),其余公社做到第一步要求(即控制)[9]。

11月10日至17日,湖北省人民委员会召开除害灭病行政会议,制定了1960年的除害灭病规划。决定抓紧今冬明春大规模兴修水利、开垦和积肥的有利时机,在全省提前实现中央血防会议所确定的除害灭病的任务[10]。

二、湖北省“血防大跃进”的开展

1957年冬到1960年,在中共中央和湖北省委的领导下,湖北省的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出现了“大跃进”运动。整个运动分为两个阶段。

从1957年10月纲要公布到1958年国庆节,这是湖北“血防大跃进”的第一个阶段。

纲要公布后,湖北省委认为,血吸虫病不加速消灭,就会成为农业生产大跃进的严重障碍。应当随着农业生产的大高潮和大跃进,来组织血防工作的大高潮,实现血防工作的大跃进[11]。

1957年冬,湖北省各疫区把冬季开荒、兴修水利与灭螺运动结合起来,灭螺运动声势浩大。潜江县22个乡进行群众性的灭螺、管水、管粪工作,到12月底,灭螺74714亩,出现了1个无螺乡、23个无螺社、52个无螺队。阳新县出动11000多人的灭螺大军,开荒灭螺5500多亩,完成了全部任务15000余亩的1/3以上[12]。

1958年初,湖北各地随着生产大跃进的劲头,血吸虫病防治运动搞得热火朝天。已经宣布基本消灭钉螺的谷城县,结合冬季生产进行复查和复灭,彻底消灭了残存的钉螺[13]。潜江县杨市乡把血防工作纳入积肥、水利生产规划。每天有800多人投入积肥灭螺,每月有300多人进院治疗[14]。黄冈专区发动16万人投入灭螺运动,白天时间不够用,就挑灯夜战,灭螺面积达1.2亿平方公尺。这个数字等于过去一年又九个月灭螺面积总和的4倍[15]。

1958年4月,黄冈县学习湖南省岳阳刘锦桃的“三日疗法高工效”经验,在徐家楼血防组办试点,5天治疗103人。5月,省委血防领导小组在此召开全省三日疗法高工效现场会,授予徐家楼血防组为“湖北第一先锋组”称号。30日,省委批示,在全省范围内推广所谓的“锑剂三日疗法”。

7月11日至17日,为使防治工作再来一个“大跃进”,省委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和卫生厅召开全省防治血吸虫病工作现场会议,提出要在年底前治完全省的血吸虫病人。会上各专、县、农场开展了竞赛,表示加速消灭血吸虫病的决心[16]。

会后,湖北省出现了一个治疗“大跃进”的局面。据《湖北日报》报道,7月、8月、9月三个月,全省治疗人数约212900人[17]。

在治病高潮时期,各地改变了以分散治疗为主的方式,以县为单位组织医务人员,分成若干治疗小组,到农村设点收治。例如松滋县,1958年6月,全县组织89名中西医务人员分赴农村,首次搞大队办院,1年治疗4389人,超过前3年治病的总和;仅9月份1个月治疗2023人,比1956年全年治疗数多1倍以上。广济县88个血防干部组成治疗、粪检、防疫三个大队,治疗大队采取分片集中和巡回医疗形式治疗病人,后来发展成“货郎子医院”,医生康作昔一人在12天里,跑遍4乡7社37垸,共51公里,收治82名病人。这一时期,全县治疗10907人,受到中央和省有关部门的表扬[18]p116。

省及武汉市医学院和医疗单位先后组织血防大队分赴疫区。其中,武汉医学院及附属第一、第二医院107人赴蕲春、汉川、黄梅县治疗血吸虫病人2万余。武昌医士学校组织341人于4月中旬赴潜江,70天,粪检151145人次,发现阳性病人20520人,治疗7437人[18]p119。

1958年国庆节,湖北省宣布,有3个县送走了“瘟神”,8个县基本消灭了血吸虫病,22个县市治完了血吸虫病人,6个县基本治完了耕牛血吸虫病[19]。由于浮夸风盛行,各县市纷纷报喜,宣告基本消灭血吸虫病。除谷城、襄阳经过验收外,其余县均未验收。10月,省委将血防领导小组和除四害领导小组统一起来,组成了除害灭病领导小组,由省委书记王延春担任组长。各专区和县的党组织相继成立了除害灭病办公室。

从1958年10月到1960年,在省委除害灭病领导小组的领导下,湖北省的血吸虫病防治工作作为除害灭病运动的一部分继续进行。

10月下旬,湖北省委发出《关于今冬明春基本除五害、灭四病的指示》后,全省组织医务人员和医学院师生1万多人,分赴各地农村、工地和城镇,协助开展除害灭病工作。天门县杨林人民公社在公社党委的安排下,40多名医务人员和1万多社员,两天中疏通沟渠10条,灭螺1100亩,积肥126万担[20]。

1959年春,全省各湖区全面展开防护准备工作。汉阳、汉川、天门、阳新等县委和公社党委组织公安、农业、水产、水利等部门成立防护指挥部,大队设分部,大队以下设小组,并将准备下湖的群众编成大队、小队和小组,固定负责人。各地利用地方工业和旧有设备,并做好防护药品准备。例如孝感专区,预计下湖打草的有245202人,已经准备好绑腿77446双、泥袜22836双、套裤4000条、松香1016斤、酒精10895斤、茶子饼41451斤、桐油16948斤[21]。

1959年5月,省寄生虫研究所李永生等与武汉市和黄冈、荆州专区14个县的专业人员组成工作组,在黄梅、嘉鱼县建立了安全带试点。首先在居民生活、生产常到的疫区内抓好治病、灭螺、控制感染,达到安全生产,对大面积外滩季节性生产活动区,暂划为禁区,有计划的进入时,作好防护,然后逐步扩大安全带,压缩疫区,达到完全消灭血吸虫病。到1960年,湖北省建立了20个安全带。洪湖县建“带”前,钉螺最高密度为190只/平方市尺,钉螺感染率0.7%,建“带”后,未见感染螺,病人感染率由32.7%下降到5.12%[18]p120。

1960年,汉阳县从8月10日到30日止,结合开荒,消灭钉螺12.8万多亩。黄梅县在3月间,全县干部和群众积极投入灭螺战斗,到6月底,全县共消灭残余钉螺5344亩,治疗血吸虫病患者200多人[22]。

三、湖北“血防大跃进”的评价

1958年9月,湖北省委向中央报告,1958年1月至6月,湖北省共治疗病人118704人,比1957年1年还多几千人;消灭钉螺达430576482平方公尺,出现了5个基本无螺县和157个基本无螺乡;有253个乡、1850个社进行了管粪灭卵;有500304人下疫水生产做了个人防护,占下疫水人数的71.5%[23]。

上述湖北省报告的防治成绩带有浮夸成分。“大跃进”时期,全国各地追求高指标、高产量,在汇报成绩时,弄虚作假,浮夸风盛极一时。湖北省也不例外,在制定血防工作规划时,提出不切实际的高指标。向上级汇报时,报喜不报忧,一味地夸大成绩,隐瞒真相。

一是隐瞒了较为严重的急性感染情况。1958年,根据16个县市的报告,从4月到12月,湖北省共发生急性感染4205人,死亡71人。石首县7月至9月完成水产任务时,没有抓好防护,以致1000多人下水,有700多人急性感染。该县团山公社领队人带人到天心乡捕鱼时,当地干部告诉他该地区是严重疫区后,仍满不在乎,致发生大量感染。这些地区医务人员把血吸虫病急性感染误诊为流感、伤寒、痢疾、疟疾等病,延误了治疗,有的为时两三个月,造成无法救治[24]。

二是灭螺成绩弄虚作假。1962年7月,省委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坦承,湖北省原有4563万亩钉螺面积,已经消灭了2359万多亩,占原有钉螺面积的51.97%[25]。应城县1958年还有钉螺8489亩,病人260人,全县病情、螺情并未查清,即上报基本消灭,血防站改地方病防治站。通山县1958年宣布根除血吸虫病,10月撤销机构,只留3人,1959年4月普查,发现钉螺3145亩。蕲春县1959年宣布消滅血吸虫病,血防站与卫生院合并,1960年至1963年,钉螺扩散了1377亩,人群感染率1963年比1960年增加了9.3%。嘉鱼县有螺6935亩,1958年消灭5900亩,1959年上报基本无螺,1962年又回升5621亩[18]p84。

三是治疗方法违背科学规律,治疗成绩不可信。1958年5月湖北省委推广的“锑剂三日疗法”是怎样做的呢?黄冈县徐家楼血防组以万耀华医生为首的3名医务人员(医生、护士、化验)打破了防治手册的规定,大胆地在技术上进行了所谓的“十二项改革”,即:1.简化病历。2.改变医、护、检各项业务的分工,改为医、护、检必须互助协作。3.医生每日查房,由全体检查,改为一般只看黄疸,听诊心脏二尖瓣。4.锑剂注射时间,每针10分钟改为每针1至2分钟。5.原以葡萄糖稀释锑剂,改为不加葡萄糖。6.由禁止晚间注射改为必要时采取晚间注射。7.将治疗结束后三天出院,改为注射完毕第二天出院休息。8.三大常规检验及肝功能试验,改为检查血色素、尿蛋白、寄生虫卵。9.检查尿蛋白,将加热醋酸法改为乙醇醋酸法,是阳性反应再作镜检。10.量血压由每日二次,改为入院时量一次,治疗中途一般不量。11.注射卡片由每人一张,改为每病室一张。12.注射器消毒,改为不用包巾,直接放入蒸笼内消毒。

通过上述“改革”,徐家楼血防组3名医务人员9天治疗了335个血吸虫病人。过去该组10名医务人员1月只治疗80个病人,平均每个医生月治8人。现在,3名医务人员1个月可治疗670人,平均每个医生月治233人,比以前工效提高了27倍以上[26]。

为了推行“锑剂四小时疗法”,湖北省组织调查组选择黄冈和阳新两个县作试点。阳新县治疗4429人,死亡3人;黄冈县治疗2221人,死亡11人。调查组得出的结论是:“四小时疗法”可以节省大量财力、人力及时间,治疗后劳动力恢复快。病人出院后,第一天有10.6%的人出工,第二天31.5%,第三天28.8%。四小时疗法死亡率与三天疗法死亡率差别不大。从死亡事故来看,属责任事故的多,而主要是医护人员工作不负责所造成[27]。

正是采用三日疗法、锑剂四小时疗法这种“高工效”的治疗方法,1958年1月至9月,湖北省就治疗了337058人,超过过去8年治疗总数的61.6%[24]。上述治疗方法是违反科学规律的,因此治疗效果是可疑的,治疗成绩是不可信的。

“大跃进”时期,湖北省各地的灭螺工作,大部分是结合农业生产和兴修水利进行的。各地动辄出动几万、十几万人,广大群众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大规模的垦荒灭螺运动中。这些行为,恰好符合灭螺工作的需要,也推动了围垦开荒,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

1957年至1960年,在全省围垦开荒灭螺的高潮中,省、地、县三级在基本解决水患的荒湖低洼地带陆续建起了78个国营农场,其中省、地属农场41个。这些农场多数地处“血吸虫病窝子”,杂草丛生,钉螺密布。

1958年,黄冈县出动25000人、15台拖拉机、810头耕牛,大面积垦荒灭螺。到1959年3月,已将白潭湖、黄草湖的荒滩面积围垦种植达60%以上,建立了一批农场,灭螺55800余亩,灭光面积44441亩,占有螺面积的79.33%。同年冬至1960年春,县委发出“向荒山进军,向荒湖要粮”的号召,大战一冬春,复灭钉螺25201.7亩,灭光9629亩。1961年调查,全县有螺面积下降到17658.2亩,占原有面积的24.73%[18]p105。

谷城县运用开新沟埋旧沟的办法,不仅灭掉90%的钉螺,还扩大了灌溉面积,使2800多亩“望天收”的坏田获得丰收[13]。黄梅县通过灭螺扩大开荒。全县仅一个月就灭螺1858亩,其中1329亩通过灭螺变荒原废土为好田好地。城关张湖农场组织100名劳力的灭螺垦荒战斗队,大战13天,将职工经常接触的水潭、塘垱和零星的小块荒地所残存的133亩钉螺全部歼灭,垦出113亩水田或旱地,种植水稻、豆类和芝麻。由于经过灭螺而反复铲草、削岸、平整土地、石灰浸杀和多次耕耙,“精耕细作”,作物生长良好[22]。

1958年至1960年的湖北“血防大跃进”,造成了两大严重后果。

第一,血防机构、人员大幅度减少。

1958年在防治工作中普遍出现浮夸风,大部分地区轻易宣布消灭了血吸虫病,大批地裁减或撤销了防治专业机构和队伍。血防机构、人员大幅度减少,详见下表:

第二,血吸虫病卷土重来,急性感染非常严重。

湖北省大跃进后,粮食逐年减产,农村食物短缺,群众严重营养不良,造成浮肿、干瘦、子宫脱垂、闭经病流行。1959年至1961年,湖北省集中主要力量防治新四病,除黄梅、南漳、嘉鱼等少数县外,大多数地区血防工作基本停顿。

1960年至1962年,湖北省血吸虫急性感染人数激增。1962年10月底,全省已有7058人急性发病,这个数字为1958年急性发病2400人的2.94倍,为1959年急性发病2528人的2.79倍,为1961年急性发病2986人的2.36倍[28]。1963年1月至9月,全省发生急性感染4000多人[29]。

1963年8月,湖北省委承认,当前疫情仍然十分严重。全省原有41个县、市流行血吸虫病,钉螺面积344.4万亩,病人74万人。现在尚有钉螺面积181.6万多亩,未治疗病人、新发病人和重复感染病人约40万人,仍有39个县、市流行血吸虫病[30]。○

参考文献:

[1]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

[2]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

[3]鼓足革命干劲,全面跃进,加速消灭血吸虫病![B].江苏省档案馆,3119-短期-631.

[4]關于湖北省疫区血防会议向中央九人小组汇报情况[B].湖北省档案馆,SZ115-04-0008-003.

[5]湖北省委关于加紧苦战、加速消灭血吸虫病的指示[B].湖北省档案馆,SZ1-2-448-3.

[6]中央防治血吸虫病九人小组关于第五次全国防治血吸虫病工作会议的报告[B].江苏省档案馆,3119-短期-631.

[7]中共湖北省委员会关于今冬明春基本除五害、灭四病的指示[B].湖北省档案馆,SZ1-2-448-6.

[8]省委关于当前除害灭病的紧急通知[B].湖北省档案馆,SZ1-2-448-6.

[9]反右倾,鼓干劲,轰轰烈烈地开展大规模除害灭病运动——南方十三个省、市、自治区一年来除害灭病工作的情况和今后一年的任务[B].江苏省档案馆,3119-短期-631.

[10]省人委召开除害灭病行政会议布置今冬明春工作[N].湖北日报,1959-11-22.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