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东固:创造“绝对的党领导”制度

汤家玉

编者按:90年前,在江西诞生了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这支部队拖不垮、打不散,敢于向一切困难和敌人挑战,战胜了无数的艰难困苦,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红色江西,不仅走出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伟大军队,还形成了具有鲜明中国特色、健全严明、运行高效的新型军事制度,而它的灵魂就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南昌起义爆发90周年之际,本刊专门约请军史专家就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撰文解读。

毛泽东说,他一生最难忘记的地方有三个,分别是井冈山、东固和延安。名不见经传的东固,是什么让毛泽东终生难忘呢?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绝对的党领导”的制度。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独立创建人民军队,始于1927年8月1日爆发的南昌起义。1927年9月,毛泽东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余部,在江西三湾进行改编,确立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制度,从组织上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然而,“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实践经验,既不来于南昌起义部队,也不来于秋收起义部队,而是来于东固革命根据地。

东固,是一个寓意深刻的地名。因其地处江西庐陵(吉安的古代地名)边境之东,当地前贤希望后辈日益兴旺发达,基地日益巩固,故取名“东固”。东固革命根据地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开创的最早的革命根据地之一,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大体上同时形成。当时江西老表们说:“上有井冈山,下有东固山。”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不同的是,东固革命根据地完全由江西老表们自己开辟的,他们不仅创建了一支红军,还创建了“绝对的党领导”制度,而把這一制度带出东固、推向全国的,则是毛泽东。

1929年初,国民党军队3万多人分5路,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新一轮大规模的“会剿”。时值隆冬,狭小的井冈山经济十分困难,缺乏足够的战略纵深,坚守十分困难。在敌我力量极为悬殊的情况下,毛泽东决定实行“围魏救赵”策略,由彭德怀、滕代远指挥红五军主力和红四军第三十二团留守井冈山,由毛泽东、朱德、陈毅率红四军主力3600多人出击赣南,以便解决由于敌人的军事“会剿”和经济封锁造成的困难,以内线和外线相互配合的办法打破敌军的“会剿”,保卫和发展根据地。

红四军离开根据地后,流动作战,吃尽了苦头。虽然也打了一些胜仗,但沿途既无党组织接应,又无群众支援,红四军官兵疲惫不堪,各种困难接踵而至。部队连续作战又得不到应有的休息,非战斗减员增多,伤病员无法安置,兵员、物资得不到补充,经常连简单的吃饭都成了大问题。一次战斗后,毛泽东饥肠辘辘,出于无奈,只得向曾志“讨饭吃”。

眼看红四军就将“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却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1929年2月19日,颠沛流离的红四军主力转战到达永丰县龙冈,迎面走来一支队伍。红四军官兵急忙作好战斗准备,对面为首的人却冲着他们喊道:“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也是红军!”喊话的人就是李文林。

李文林,原名周金堂,后改名周郁文,江西吉水水田乡石鼓村人。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上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即投身北伐战争,此后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失败后,潜回家乡,与曾炳春、段月泉等人秘密恢复中共党组织,并发动东固暴动,建立了江西红军第七、第九纵队。1928年9月,第七、第九纵队合编为江西红军独立第二团(红二团),李文林任团长兼党代表。后又组建了江西红军独立第四团(红四团)。他们开创了以东固为中心的五县交界地区的革命根据地,即东固革命根据地。随着游击战争的广泛开展,根据地不断得到扩大,全盛时期面积达2200平方公里,人口约15万,后来成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

李文林得知朱毛红军艰苦转战到达龙冈,立即带了一个连,星夜从兴国莲塘坪赶来迎接。他紧紧握着毛泽东、朱德的手,简单地介绍了东固革命根据地和他自己的情况,毛泽东、朱德兴奋不已。虽然东固革命根据地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之间的距离算不上遥远,但由于国民党军队重重封锁,彼此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联系。现在两支队伍见面了,官兵之间有说不出的喜悦。

李文林亲自走在最前面,带领红四军官兵,翻山越岭,来到东固。村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幼,早就聚集在村口,焦急地等候着威名远扬的朱毛红军。

“来啦!”村民们看到山路上飘扬的红旗,欢呼着迎了过去。

村民们和红四军官兵们相互拥抱着,许多人激动地流下了泪水,这就是著名的东固会师,是朱德、毛泽东宁冈会师之后红军的又一次重要的会师。随后,东固村人纷纷把红四军官兵领到自己家中休息。他们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杀猪宰羊,犒劳远道而来的红四军官兵,让疲惫不堪的红四军官兵舒舒服服地休整了几天。

次日,红四军与东固根据地军民在村中间举行盛大的联欢会。李文林向东固群众介绍了朱毛红军的情况,盛赞朱毛红军开辟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极大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毛泽东在大会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他挥舞着一双有力的大手,说:“东固的人民群众克服各种困难,搞出了这么一块根据地,了不起!东固山很好,是第二个井冈山。我们要把东固山和井冈山联合起来。红四军是‘铁军,红二、四团是‘钢军。同志们,军阀之间又要爆发战争啦,只要我们抓住这个机会,乘势扩大红军,扩大根据地,我们一定会打败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会场上,掌声雷动。紧接着,朱德开始讲话。他说:“国民党反动派天天叫打倒朱毛,朱毛打倒了没有呢?现在不仅没有打倒,而且越来越多。今天你们又变成朱毛了。”会场上爆发出欢快的笑声。陈毅则即兴赋诗一首:“东固山势高,峰峦如屏障。此是东井冈,会师天下壮。”

东固村,沉浸在欢乐的气氛里。

夜里,战士们已经酣然入睡,呼噜声此起彼伏。在昏黄的灯光下,李文林与毛泽东、朱德促膝而谈,兴致正浓。李文林说得眉飞色舞,毛泽东、朱德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地问话和记录。

李文林告诉毛泽东,东固是一个山区,处于吉安、永丰、吉水、兴国、泰和5县交界处,离5个县城都有100多华里。这里“五不管”,是国民党反动势力薄弱的地区。东固群山环抱,地势极其险要,北有东固岭、钟鼓山,东南有“狐狸十八歇”,南有大乌山、方石岭,西南有白云山、观音崖,西北有九寸岭、东固山,腹地有养军山。山峦重叠绵延百里,周围只有5条羊肠小道通向山外,易守难攻。山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盛产大米、茶油、竹木、药材等,可以自给自足,即使断绝了外面的支援,也能生存一段时期。

李文林说,东固有良好的群众基础。东固山区以东固圩为中心,纵横30多里,散布着罗坑、六渡、黄沙、南龙、三彩等290多个大大小小的村落,3200多户,15000多人,居住在1000多个山窝里。东固山区人多地少,大部分土地归地主所有,农民只有很少的土地,不得不给地主打长工,受地主的剥削很重,农民和地主的矛盾非常尖锐,群众的革命积极性很高。这里的群众绝大部分是明末清初从广东、福建迁徙来的客家人,富于革命斗争的光荣传统。大革命时期,共产党员赖经邦在东固秘密建立了第一个党小组,同时还建立了九区农民协会。大革命失败后,党小组在农民中做了大量工作,组织农民开展“抗租、抗债、抗苛捐杂税”的“三抗”斗争,赢得了农民群众的支持。1927年11月,赖经邦、李文林等人发动暴动,建立了根据地。在斗争中,党员队伍不断扩大,已经拥有党员300多人,建立了多个党小组和党支部,成立了东固区委。还建立了自己的武装,队伍发展到1500多人,枪约800支。

李文林如数家珍似的向毛泽东、朱德汇报东固革命根据地取得的成就。

1927年11月12日,东固党组织发动了赣西南地区的第一次革命武装暴动——东固暴动。

1928年9月,建立了江西第一支地方主力红军部队——江西工农红军独立第二团;1929年2月,建立了江西工农红军独立第四团。

1928年9月,创办了革命根据地第一所平民小学,不久改称列宁小学,实行免费教育;兴办了农民识字夜校和读书班,开展各种红色文化娱乐活动。

1928年秋,开办了第一家红色贸易机构——东固消费合作社,与白区进行商业交流,促进了根据地的经济发展;开办了第一家红色金融机构——东固平民银行,发行了第一张红色金融纸币——东固平民银行纸币;创办了红军第一所正式的医院——东固山红军医院。

……

如今,根据地没有一个乞丐,没有一个悠闲人员,没有一分荒芜土地,真正做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毛泽东、朱德啧啧称赞。他们最感兴趣的是,在这块狭小的地区,东固党组织采取什么形式保存力量,开展对敌斗争的?李文林向他们一一作了详细介绍。

紧紧依靠农民群众,是东固革命根据地生存与发展的根本原因所在。东固人口有限,很难发展大规模的正规军,也很难抗击国民党正规军大规模的打击。根据这一情况,东固根据地把公开的武装斗争与秘密的武装割据结合起来。所有的党组织、群众组织都采取秘密的形式存在,军队也采取秘密的形式存在,平时生产,战时打仗。这样既隐匿了党和军队的目标,便于保存和发展力量,又不脱离生产,减轻了人民负担。割据政权的公开形式是农会,由它行使政权职能,管理一切公共事务。这就模糊了苏区与白区的区别,苏区与白区的邮电、通讯、贸易、交通等一切照旧。

听到这里,毛泽东兴奋地说:“你们这个经验非常好,值得井冈山根据地学习。在接近总暴动之前这种形式是最好的。”两个月后,毛泽东在给湘赣边界特委的信中说:“这番我们到东固,则是另一种形式,反动势力已驱逐了,政权完全是我们的,但公开的政权机关和固定的赤卫队都没有。邮路是照常的,商业贸易是照常的,边界所受到的痛苦此地完全没有。敌军到来寻不到目標,党的组织和群众的组织完全秘密着。”

李文林说,这些成绩的取得,关键在于实行“绝对的党领导”制度。根据地形成了完整的党的组织体系。红二团建立了13个党支部,党员占全团人数近30%,党组织是部队领导的坚强核心,各种人员、所有工作都在党组织的绝对领导下进行。李文林把红二、红四团的这些制度规定及军官花名册递给毛泽东。毛泽东仔细地看了各种材料,赞不绝口,说:“你们解决了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就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制度巩固部队。我对这个问题思考很久了,一直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你们找到办法了!”

毛泽东说,自秋收起义以来,红四军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遭遇过多次严重挫折,最大的一次莫过于1928年的“八月失败”,红四军损失了一个多团的兵力,根本原因是,党组织关键时刻没能掌握好部队。红二、红四团“绝对的党领导”制度,不正是根治这一顽症的灵丹妙药么?不久,毛泽东在一封信中,由衷地赞扬东固革命根据地红二、红四团说:“至于二、四团,四军的同志见了他们真是惭愧万分,他们是指导员支配军官的,前五册上军官的名字列在指导员的后面,一个子弹不问过党不能支配,他们是绝对的党领导。”

在东固休整期间,传来井冈山失守的消息,红四军原定回师井冈山的计划落空了。毛泽东经过思考,决定“以赣西南闽西20余县为范围”,实行“公开苏维埃割据政权”的战略决策,并向中央建议,放弃以湖南、广东为中心的战略计划,以争取和经略江西为战略重心。红四军把伤病员妥善安置后,2月25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离开东固,向闽赣边境出击,正式拉开了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序幕。

后来,毛泽东深情地说:“如果当年没有东固的一个星期休整,红四军将被拖垮,更不可能开创赣南革命根据地了。”随着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开辟,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东固革命根据地创造的“绝对的党领导”制度,从东固走向全军。这一制度的核心理念就是:党指挥枪,决不允许枪指挥党。践行这一制度的根本要求是,对党绝对忠诚。?

责任编辑 / 张荣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