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瑞金:探索最高军事领导权与指挥权制度

梅叶

军队的最高领导权与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由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集中统一行使对军队的领导权与指挥权,这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最本质的特征。

建军之初,党中央虽然设立了军事部或军事委员会,但侧重于政治指导,而不是对军队的集中统一领导与指挥。1928年7月,周恩来在中共六大的军事报告中还强调说:“红军一定要在苏维埃政府指挥下,绝不能单独受党直接指挥。”六大通过的决议案强调要“巩固军队中的党的指导”。各地省委甚至地区一级的党委,都可以领导与指挥部队。红四军的“八月失败”,与“政出多门”的军事领导体制有重要关系。当时,红四军既受中共湖南省委领导,也受中共湘赣边界特委领导。有时,它们发出的指示竟然互相矛盾,让红四军无所适从。这种军权分散的领导体制,对红军和根据地的发展造成了严重障碍。随着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形成与发展,建立统一集中的领导体制,越发显得重要了。

红四军离开东固后,转战在闽西、赣南地区,攻占了多座城市,开辟了闽西、赣南革命根据地,红四军发展为红一军团。1930年8月23日,红一军团与湘鄂赣红三军团合组为红一方面军,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前委书记兼总政治委员,彭德怀任副总司令,全军共3万余人。1931年1月15日,中共苏区中央局在江西小布成立,周恩来任书记(周恩来到任前,项英为代理书记)。9月,红一方面军粉碎敌人的第三次“围剿”后,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

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人在全国各地领导多次武装起义,建立了多支红军,开辟了多个革命根据地。主要有:

赣东北革命根据地。1928年开始,方志敏、邵式平等领导赣东北人民闹革命,1929年形成了信江特区苏维埃区域,1930年初步建立了赣东北革命根据地,7月成立了工农红军第十军。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1928年初,贺龙、周逸群回到湘鄂西,先后开辟湘鄂边和洪湖革命根据地,湘鄂边于7月建立红四军(以后改称第二军),洪湖于1930年2月建立红六军。1930年7月,两块根据地发展成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红二、红六军合编为红二军团。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在先后开辟的鄂豫边、豫东南、皖西革命根据地的基础上,1930年发展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同时成立了工农红军第一军,随后又成立了红十五军。

湘鄂赣革命根据地。1928年7月,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发动平江起义,建立了工农红军第五军,并着手开辟湘鄂赣革命根据地。1930年6月成立了红八军,同时将红五军和红八军合编为红三军团。同年7月又成立了红十六军。

湘赣革命根据地。在赣西南(包括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区域)、湘东南所建立的根据地的基础上,逐步发展成为湘赣革命根据地。1930年10月湘东成立了独立师,不久改为湘东南独立师,随后发展为湘赣红军独立第一师。接着又成立了湘赣红军独立第三师。

左右江革命根据地。1929年12月,邓小平、张云逸、韦拔群、雷经天等领导百色起义,成立工农红军第七军。次年2月,邓小平、李明瑞、俞作豫等又领导龙州起义,成立工农红军第八军并且建立了左右江革命根据地。

据统计,到1930年夏,全国已经建立大小十多块革命根据地,红军发展到约7万人,加上地方革命武装,共约10万人,分布在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河南、安徽、浙江、江苏、四川等十多个省份,呈现出燎原之势。另一方面,国民党军队中原大战已经结束,蒋介石集团取得了主导地位,国民党军队派系之间的战争基本上结束,他们联合起来,向各革命根据地疯狂地发起一轮又一轮的大规模“围剿”。如果全国各地的红军继续各自为战,很可能被国民党军各个击破。

如何统一指挥全国各地的红军,共同对敌斗争呢?中共中央开始从组织上统一领导与指挥全国的红军。1931年11月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后,25日组成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既是临时中央政府的军委,同时也是中共苏区中央局的军委。规定全国红军受中革军委领导与指挥。朱德担任中革军委主席,王稼祥、彭德怀担任副主席。取消了红一方面军总司令、总政治委员,红一方面军由中革军委直接领导,称中央红军(1932年6月以后,又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11月2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毛泽东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项英、张国焘为副主席。这是我们党首次在政权系统中设立最高军事领导机构。

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成立之前,1931年3月,中共中央向各根据地派遣中央代表或代表团,派往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中央代表“三人团”由任弼时、王稼祥、顾作霖组成。但由于他们推行了中央的“左”倾冒险主义,给各根据地建设造成很大损失。1931年6月,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主席向忠发被捕叛变。经共产国际远东局提议,产生了以博古为首的临时中央。1933年1月,临时中央转移到中央苏区。1933年5月,临时中央决定,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同红军总部分开,把在前方随军行动的中革军委移到后方瑞金,在前方另行组织红军总部,任命朱德为红军总司令兼红一方面军总司令,周恩来为红军总政委兼红一方面军总政委,增加博古、项英为中革军委委员。并规定,当朱德在前方指挥作战时,由项英代理中革军委主席。不久,临时中央又决定,临时中央与苏区中央局合并,称中共中央局。这样,中革军委成了中共中央局属下的最高军事领导机构,履行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的职能,把最高军事领导权与指挥权集中于中共中央,加强了中共中央对红军的直接领导与指挥,初步形成了党的最高军事领导权与指挥权制度。中共中央、中革(央)军委通过部队的各级党组织对各部队实行集中统一的领导。这一制度延续至今,对人民军队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从南昌起义开始,到中央红军离开江西,经过数年的努力,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制度基本形成了,主要包括最高军事领导权与指挥权制度、党委制度、党支部制度、政治委员制度、政治机关制度等。在其后的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中,这些制度在某些形式上有所变化与发展,但基本精神是一致的。这一制度经受了革命战争的洗礼,显示出多方面的优越性与科学性。诞生于江西的党对军队的絕对领导的基本制度,随着党的事业的发展而发展,经历了不断的改革、丰富和完善,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形成与发展的坚实基础。?

责任编辑 / 张荣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